《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27章、发硎利剑在掌,篱雀自投罗网

成天乐本人或许也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玄妙的变化,其实在他前几天疗伤时,也一直将画卷融入形神中祭炼,就伴随着他证入换骨劫的过程中自然的神气运转。成天乐并没有刻意这么做,这已是他多年来早已养成的习惯,就如普通人的呼吸与心跳般自然。

他的修行历程就是祭炼神器画卷的过程,合二为一并无分别。这一幕的发生也意味着画卷打开了另一重更神奇的妙用,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其实成天乐在湖岸边遇袭,那姑苏人烟风景突然展现在众人眼前时,就已意味着这幅画卷所发生的变化。

……

成天乐历换骨劫之地,并不是暗无天日的阴寒湖底,而是荡漾着山水灵动神韵的画里姑苏,那里有他的小韶,甚至可享双修之妙欲,也无外患之袭扰。假如梅兰德知道这一切的话,也用不着费那样一番工夫了。可是众人并不知情啊,只能按照最好的期望、做最坏的打算、制定最周全的计划。

当盆地中的冰雪狂飚再度停歇时,梅兰德、任道直、范采耀先后飞出了洞府,他们呈品字形环绕着整个盆地上空盘旋,运转法力发出呼声,告知那些仍留在盆地中未走的凶徒,假如主动到万变宗所在的营地去“投案自首、认罪领罚”,那么还可以留下一条性命。

他们同时又重申,若有人知道这些凶徒的藏身地点向万变宗举报,万变宗也将表示感谢;最后再次强调,在这冰封时节,此地任何人莫要入湖打成总的主意,否则被万变宗发现绝不会客气!

这是梅兰德与众高人商议后做出的决定,目的当然是想尽量抓活口以查清楚某些事情。这三位高人绕着盆地上空盘旋传音的时候,也在观察这雪原盆地中众人活动的痕迹,看看哪些人已经转移到大有宗准备好的营地,而哪些人还留在原处、更有哪些地方可能还有人潜伏?

三位飞天高手在盆地里盘旋了好几圈,除了四处喊话,最后还“顺手”抓回来五名妖修。这五个人躲在厚厚的积雪掩埋下的巢穴里,冻得瑟瑟发抖,原本已经钻出来了,可是远远地见到三位高手接连飞天而至,他们又躲了回去。

首先是梅兰德发现了雪堆下的异常,然后又通知了范采耀和任道直,三人一起出手将这五名妖修揪了出来,果然是曾向成天乐出手的凶徒。于是便将他们带回营地打算好好审问,让温描俊等人清理出来一个较大的山洞关押。

年秋叶、易塞北等人也想进入审问现场,梅兰德却劝道:“这些人死有余辜,其实杀也就杀了,但如果审问的话,有些场面还是有碍观瞻的。”最终只有梅兰德、范采耀、任道直、花膘膘、石双、云端午等六人进了山洞。

这六人是万变宗的执事以及两位客卿长老,而万变宗还有一位总管訾浩,但梅兰德却禁止他露面,为了绝对的保密,訾浩暂时连那座洞府都不能出。不让宗门外的同道旁观审问并不是不信任,有些场面还是不要让他人亲眼目睹更好。

来到山洞中,梅兰德没有问那五位妖修的姓名来历,而是面无表情地直接说道:“你们这几个家伙,当日是否出手袭击过成总?”

有一位妖修看样子是这伙人的小头目,见审问者都是生面孔,便开口狡辩道:“诸位一定搞错人了!我们一向仰慕成总,怎么会出手袭击他呢?”

梅兰德冷冷一笑:“你怎么知道我们搞错人了?”

那妖修反问道:“当时你们谁都不在场啊,怎么可能看见?肯定是道听途说或有人栽赃陷害我等!我们都是老实巴交的妖修,从来没干过伤天害理的事情。”

洞中这六位高人当时确实都不在场,可是其他大成修士的神念转述,能将当时的情形展示得清清楚楚,只要看清了就绝对不会认错的。这时又有一人走进山洞道:“事到如今,你们还想抵赖?我当时就在现场,亲眼看见你们几个出手了!”

说话者是三鲜道人,他两天前就已经从洞府最深处的静室中走了出来,伤势虽还没有完全恢复、动用神通法力也会受到限制,但表面上已无什么大碍,只要不再受到意外的伤害,就可以慢慢涵养直至痊愈了。只是如今盆地中的环境太恶劣,对他的伤势恢复并不是很有利,估计还要用上一段时间。

那妖修一见三鲜便有点慌神,但仍然嘴硬道:“当时的情况那么乱、现场有那么多人,你怎么就敢保证自己不会看花眼?或者是见我们五人落了单、故意指认我等,借此继续向众人立威。但盆地中还有那么多修行同道,万变宗怎可肆意妄为?”

众高人闻言皆有怒意,刚想开口却发现那妖修已经“碎”了。原来他话音未落时,一道剑光已从梅兰德袖中飞出,自他的胸前斩过,并没有明显的法力波动传出,也没看清这位梅长老施展了何等绝技,事先甚至连一点动手的征兆都没有。

那妖修一声都没来得及吭,当即化为一头山魈的原身委顿于地,倒地时身子竟摔断成三截。尽管众高人皆修为不俗、见多识广,此刻也不禁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啊!梅兰德的剑意中有好凌厉的阴煞之气,哪怕只是留下一道小伤口,都可以侵入形神取命,而且被斩者的尸身瞬时干枯朽化、倒地而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尘土。而这可是妖兽的原身啊!

其余四妖齐声发出杀猪般的惊叫,梅兰德冷冷的呵斥道:“叫什么叫!难道没见过杀人吗?……我之所以没在外面当场宰了你们,就是想问点事情,既然你们五个当时是在一块,那么我要一个活口也就够了,谁先开口、饶谁不死!”

四名妖修争先恐后道:“上仙,您快问吧!我说,我说,只要是知道的全都告诉您!”

三鲜勉强运转法力,以神念暗中提醒道:“梅长老,这几个人我有印象。当时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说神器惊门被成总摄去。听声音传来的方向,离他们所在的位置应该不远。”

梅兰德想问的就是这些,很快就审清楚了。据其中两人回忆,他们当时扭头看了一眼,说话者应该是一只孔雀。当时谷口内外聚集了不少人,兽妖皆以人形出现,还有很多禽妖则为了来往方便,以原身在空中飞来飞去。他们听见这一声喊,扭头恰好看见一只孔雀振翅飞走。

这两人的修为当然皆未大成,也无法以神念准确的描述当时的详情,所以也说不清那孔雀有什么独有的特征,况且听见这一声喊之后,他们又赶紧去看成天乐了,只是匆匆一瞥而已,并没有来得及把孔雀看得太清楚。无论梅兰德再怎么追问,那几名妖修恨不得将自己生下来到现在所有知道的事情都交待出来,但也只能是这个结果了。

梅兰德只得又问了一句:“公的母的?”

答案是一只雌孔雀,却没法确定究竟是何人。花膘膘以神念道:“此番进入雪山碧玉湖者累计有三千之众,就我所见到在天上飞的孔雀,同时出现过的至少也有五、六只,雌雄皆不是唯一。但对成总有这种恶毒心眼的,恐怕只能是孔翎了,而孔翎如今已加入大有宗。”

梅兰德皱眉道:“我也认为是她,但若没有铁证,就算猜到也没用。仅仅是一只雌孔雀,我们就去大有宗兴师问罪,如果大有宗同时找来好几只雌孔雀,我们岂不是成了笑话?心中有数便行,日后再慢慢追查吧。”

石双开口道:“梅长老,这几人如何处置,让我吃了吗?”

几名妖修吓得直哆嗦,赶紧跪地求饶道:“我们都交待了呀!不是说能饶性命吗?上仙,您说话一定算数啊!”

梅兰德板起脸道:“我可以不杀你们,但并不代表万变宗不会惩罚你们。我看这样吧,这就将你们废去修为、打回原身赶出去,是生是灭只看运气了。”

那几名妖修都吓软了,颤声道:“在这冰雪狂飚肆虐时节,将我们那样赶出去,与杀了我们又有何区别?”

梅兰德突然扭头问道:“我知成总有一门绝技,叫做缚灵印,可将妖物打回原身并锁住神通变化,不知诸位执事可会?”

任道直答道:“当我突破真空妙有之境后,成总曾将缚灵印传授于我。我虽施展得不像成总那般精妙,但也可以试试。”

梅兰德:“那就有劳任道友了,将他们暂时打回原身锁住神通,就关在这里。如此他们的修为仍在,也不至于在冬日里冻死。待到明年此地春暖花开之时,再废去修为、彻底打回原身,就放之山野任其自生自灭吧。……你们四个只要老实呆着、不企图逃走,我便不会杀你们。”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