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26章、斩退路以证道,辞太幽入江南

当日成天乐一入湖中,便放松了身体直坠而下,然后就卷进一道潜流被带向湖水深处的昏暗中,他连续几次凝聚法力挣扎着于水中改变方向,从一道潜流中脱身又被卷入另一道潜流中,目标就是更深、更暗、更不容易被人发现的地方。他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潜入了多深,直至那强大的水压使他的炉鼎筋骨一时已不能承受,才被一道漩涡抛出来,撞向了湖底一侧的峭壁。

成天乐原本已接近神气法力耗尽的状态,当他入湖之时,就很自然的开始炼化吸收左臂曲池穴中的那枚玄牝珠,以自身的玄牝珠融合运转之。这枚玄牝珠他已在神气中滋养体悟很久了,已像一件法宝可以施展其妙用,成天乐借助它不仅善疗各种伤势,而且此时在水中真的就似一条鱼。

得到一枚妖王的玄牝珠而炼化吸收,以自身的玄牝珠去运转融合之,是否就可以得到一位妖王的神通法力呢?当然不会有这样便宜的事情,一旦开始炼化吸收的过程,玄牝珠中所凝炼的神通法力便不断地消散,相当于一位强大的妖王以毕生的修为在施法。

其中有多少能够收为己用,不仅要看成天乐本人的修为有多高,也要看他对这位妖王所修炼的法术了解到什么程度、对其神通能感悟到什么程度,这就是成天乐以自己的神气法力祭炼、体悟这枚玄牝珠这么长时间的原因。

成天乐最终停留的地方并没有达到湖底最深处,在深度大概有三百多米处,他躲进了一处水底岩洞中,这条因侵蚀形成的岩洞很幽深,成天乐在黑暗中仅凭神识感应,蜿蜒曲折潜游了数百丈也未见尽头。他立刻转身又游回去了,在离洞口不远处运转玄牝珠消散时释放的神气法力,击向岩层导致了一场水底的局部山崩。

洞穴入口处的岩层在水中缓缓崩塌,成天乐则迅速又向深处潜游而去,身体不小心擦在锋利的岩壁上,留下了几道伤口。这让成天乐意识到,自己曾经强悍无比的“原身”如今已变得很柔弱,如果神通法力不足以护身御敌,他简直就像一头待宰的小羊羔。

范采耀当时随即入水也没有找到成天乐,是因为追错了方向。水中还有成天乐留下的一丝淡淡的血腥味,被这头敏锐的鳄鱼妖王察觉到了,当他顺着这丝血腥味追去的时候,其实是进入了成天乐被卷入的第一道潜流中,离成天乐最终到达的地方是越来越远,而且他也没有潜那么深。

成天乐最终所至的水底一片黑暗,由于湖水遮蔽、使神识不能及远,范采耀也没有察觉湖底很远的地方有一场山崩。不仅高原上有流石滩地貌,其实湖底也有,那陡峭的岩壁受水流侵蚀和地质运动的影响,也会断裂崩落,所以都带着或新或旧的塌陷痕迹,后来人就算看见了也不会有特别的注意。

岩层塌陷已经将洞口彻底封死,碎石和巨大的岩块足足堆积了几十丈厚,而成天乐又往曲折幽深的洞内潜游了数百丈,外人根本就发现不了他的存在。

理论上来讲成天乐其实已经不在湖中,而是在湖底一侧塌陷的峭壁深处。这样一来,别人虽然找不到他了,但同时也导致了另一个问题,成天乐自己也出不来了!如果他没有脱胎换骨成功、拥有更强大的神通法力,将不可能在塌陷中的岩层中开出一条通道重见天日,可能会被永远封死在那里。

成天乐很清楚自己的处境,换骨劫已至,他要么成功历劫、求证脱胎换骨修为,要么就在劫数中殒落,已没有别的选择。而在外面的世界,还有那么多未尽之事在等待着他,成天乐第一次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放得下”,他也必须放下一切,潜心历劫才能引来新生。

这就是真真切切的置于死地而后生啊!在修行中已没有退路的情况下,成天乐在湖底的现实世界里也没给自己留退路。

成天乐入水时就莫名想起当年的老蛤蟆于道阳,想当初于道阳在换骨劫中被镇妖门的剑仙暗算,原身受伤玄牝珠亦损,因此枯坐于辽东洞府中五百年未得解脱,假如成天乐再晚去几十年,恐怕那老蛤蟆的寿元已尽。

后来于道阳才领悟到脱胎换骨的真正含义,它就象征着一种新生,所以才有了如今的蛤蟆妖于忠肃。于忠肃在前几日已随第一批大成修士撤出雪山碧玉湖,他虽尚未玄牝大成,但这只蛤蟆解悟脱胎换骨的真正含义。从于道阳到于忠肃是如此,从当年的毕明俊到如今的任道直何尝不也是如此呢?只是他们还需要在修行中去求证这种超脱的成就。

成天乐今天的处境与当年的于道阳很类似,不脱胎换骨便不得脱身,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就是于道阳的传人,其实湖外的刘大有也是,继承了各自的缘法。而成天乐又有自己独特的福缘与修证的成就,与当年的于道阳截然不同。他虽身受重伤,但自身的玄牝珠未损,左臂曲池穴中还有一枚现成的玄牝珠可炼化吸收,且其凝练的天赋神通就有疗伤之妙用。

成天乐这个人,心里从来就没什么阴谋、也不需要什么阴谋,他开始疗伤应劫。

当外面的世界中梅兰德等人炼制那幅赝品画卷时,成天乐正定坐于冰冷的水中,四周是绝对的寂静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但假如有人在近前能看清成天乐,会发现他的身体并不是直接与那冰冷的水相接触,而是包裹着一层亮晶晶的薄膜,仿佛是置身于一个人形气泡里,黑暗中偶尔还有一道道光华闪烁。

成天乐不仅在炼化吸收那枚黑鱼妖王的玄牝珠,也在运转玄牝珠消散时所释放的神气法力,不仅抵御阴寒的侵袭,同时也给自己疗伤。如此利用这枚玄牝珠,是成天乐事先没有想到的,但此刻他也不需要多想,正是最恰当的选择。

成天乐在定坐中想起的,首先是那卷三梦宗送给万变宗、据说是抄录自忘情宫讲解物类之修的典籍,其中有关于证入换骨劫的种种描述。定坐中的他忘记了时间,飞电石手串仍戴在左腕之上,凤凰毛和画卷都已经不见了,当然是重新融入了形神之中,而身上的衣物早已破烂不堪。

他怀中唯一的东西是一个小瓷瓶,瓶中有三枚陆吾神仑丹。这三枚可不是普通的神丹,而是前不久加入温心寒玉髓、以新方炼制的“特效”神丹。他外衣下穿的皮裘也是特制的,在湖岸混战中多少也帮他抵挡了一些攻击,虽破烂不堪却未完全破碎,所以怀中的小瓷瓶还没有掉出去。

七天七夜过去了,环绕在他身形周围的“薄膜”缓缓消失,形神中那枚黑鱼妖王的玄牝珠已彻底被炼化,其中大部分的神气法力已经消散,被成天乐用于在湖中潜游、轰塌岩层、抵御阴寒、治疗伤势。

成天乐本人的神气法力并没有因此增长多少,但这么长时间的滋养祭炼之功并没有白费,用自己的玄牝珠尽量融合这枚玄牝珠之后,他也相当于掌握了那位黑鱼妖王的某些天赋神通,不仅擅长疗伤,而且自愈能力极强。

成天乐的伤已经好了,这个恢复的过程很奇异,既有玄牝珠之功,也有换骨劫本身的玄妙。换骨劫甫至时最凶险,宛如重创加身,应劫不慎便有炉鼎崩溃之忧,成天乐这一关是挺过去了,进入了历劫的“知常”状态。

此刻的他很柔弱,在没有度过换骨劫之前,炉鼎如新生婴儿一般。想当年的于道阳也是炼形多年、服用过九枚陆吾神仑丹,原身之强悍难以想象,本不至于受那样的重创;而那位镇妖门的剑仙董伯川,恰恰是在这种情况下偷袭了于道阳。

而五百年后的成天乐可不想重蹈于道阳的覆辙,所以才会选择与制造了一个这么“绝”的地方。就在他证入换骨劫“知常”状态的那一瞬间,成天乐做了一件很自然的事情,就是进入画卷世界。

自从那谷口山崩的瞬间,他切断了与小韶的神念感应,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没有与小韶神念沟通。小韶不清楚他发生了什么事,一定会非常担忧。此刻刚刚在换骨劫中能守“知常”,如婴儿般的成天乐就进入了那属于他与小韶的姑苏世界。

成天乐进入画卷世界已经不知有多少次,就元神的体验而言,便如真切地走了进去,但那也仅仅是一种元神世界,他本人仍定坐于现实世界中,而成天乐并未刻意去分辨其中的区别。但是这一刻,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宛如打开了一扇通向另一个空间的门。

冰冷的黑暗中,成天乐所穿的衣物、怀中的小瓷瓶、腕上的飞电石都缓缓落地,有一幅画卷却静静地展开于水中。那原是融于成天乐形神中的画卷,此刻却莫名的浮现,因为他本人不见了,已离开此地进入画卷里的姑苏——这是成天乐第一次真正的形神皆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