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25章、道不可离须臾,卷不释手今生

众人连连点头,皆认为梅兰德的计划是可以尝试的。假如成总和神器惊门都已经不在雪山碧玉湖中,那么也就没人会继续入湖搜寻了。这才是真正的釜底抽薪之计,彻底化解了成总所面临的外界风险。

仰玉人有些不放心地问道:“梅长老,真的能做到毫无破绽吗?”

梅兰德:“这幅赝品惊门尚未炼制完成,但可以用我这幅江山画卷暂且演示一番,大家看看可不可行?”众人就在这洞府大厅中结成四神十二时大阵,梅兰德一抖手将訾浩收进画中,然后再将画卷展开,那画卷山河中飞出一道虚影,落地即化为“成天乐”。

泽真点头道:“这根本骗不了布阵的我们,但我们若运转四神十二时大阵,隔绝神识将訾浩守护其中,外人定然看不出任何破绽,此法绝对可行!”

花膘膘也说道:“那么为今之计,就要尽快将这赝品惊门炼制成功,使之成为可御器的法宝,同时有困人元神的妙用。梅长老既然炼成过这样的画卷,那么就由您来亲手炼制。您也学过四神十二时大阵,就由您来主阵,以众人的神通法力相助,应该不难成功。”

史天一补充道:“计划如此,具体该怎么做还需要商量很多细节。比如救出成总、找到惊门之事必然要保密,却又要‘不小心’让外界得知。这些倒不难,因为当时我们可能只是一次不抱太大希望的尝试,或者只想搞清楚冰封后湖底的情况,却意外幸运的找到了成总。

只要我们在冰面上有所行动,必然引起此地有心人的关注,他们会尽一切可能窥探监视。而成总意外被救出、神器惊门也被找回,我等当时也不及掩饰,只能运转大阵全力警戒,并迅速掩护成总带着惊门离开湖面。

最关键的问题还在后面,当窥探者知道神器惊门已在我们手中,必然想找机会抢夺,届时又该如何应对?成总回来了,应该仍身受重伤,我们又该如何保护他?这些都不能露出破绽来!我们会将麻烦都吸引到自己身上,又与外界联系不上,所以决不能久留此地。”

梅兰德点了点头道:“不着急,慢慢来,理论上在碧玉湖解冻之前完成就行,虽越快越好,但也要选择合适的天气。我们可从长计议,商量得越周全越好。将赝品画卷祭炼完成并非难事,利用这段时间,还要在这雪山盆地中查清楚另外一些事情,同时也要注意是否有人正在打成总的主意、盯好那冰封的湖面。”

在“救出”成总之前,众高人还要做另外一些事,首先是把那些曾向成总行凶者尽量都给抓回来,其次是追查两件事——究竟何人搞出了那场山崩、又是何人喊出神器惊门就在成总身上?

盆地这么大,那些人躲起来该怎么找呢?梅兰德提供了一条思路,如今仍留在盆地中的人已不多,大有宗想救援都可以救援,那么就看他们没有救援哪些人、或者哪些人没有跟万变宗的救援者走?

要么是已经露了行藏的行凶者、他们到大有宗准备好的营地里避难,等于暴露自己给万变宗杀上门;要么就是根本不需要大有宗帮助的潜伏高手,他们此前虽未显山露水,但修为神通足以自保,正在暗中等待机会。而这两种人,都是需要重点关注的。

当冰雪狂飚暂歇之时,众高人可飞天巡视整片谷地,茫茫雪原中有人活动的痕迹很容易发现,除非有人就躲在雪堆下面、整个冬天丝毫不露声息。另一方面,仍不能排除有高手想进入冰封的湖中打成天乐主意的可能,万变宗既然已经放出话来,那么发现了就要处置!

但是这些事,在冰雪狂飚肆虐时无法进行,众高人便留在洞府中助梅兰德祭炼那赝品惊门。冰雪狂飚整整又在盆地中盘旋呼啸了三天三夜,有这么多高人合力相助,只祭炼一件简单的法器,而且梅兰德已轻车熟路,当然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三天之后就成功了。

如此仓促炼成的法宝,尽管能困人元神,但妙用威力十分有限,斗法中用来对付高手几乎没多大作用。而梅兰德本就没指望这件法宝的威力能有多强大,也没打算用来与谁斗法,只要它有这种妙用就行!

众人又做了一番私下演示,这次是梅兰德与众人在洞府中结阵环护,让范采耀拿着新炼成的赝品惊门展开,然后“成天乐”就从“画卷世界”中飞了出来,在外人眼中绝无任何破绽。而除了众位高人之外,没有任何外人清楚万变宗的总管訾浩已悄然来到雪山碧玉湖。就算在姑苏的宗门道场中,万变宗晚辈弟子也只知訾浩总管不知在何处正闭关修炼。

完成这件赝品法宝之后,梅兰德叹道:“其实原本可不必如此麻烦,但我得知神器惊门竟是成总那幅画卷之后,才意识到事情真的很棘手,因为成总不可能释手!”

这话是什么意思?成天乐是贪得天下神器之人吗,当然不是!神器惊门若原非成天乐之物,成天乐也是无心争夺的,那也就没有了危险。那些居心叵测之人,目标应是神器惊门而非成天乐这个人。假如换做梅兰德的话,可能当时就以别的方式应对了。

当日的袭击是因为一声喝而引起的,有人故意指鹿为马,让人误以为成天乐的飞电石手串就是神器惊门。假如成天乐心眼够快、心机够狠的话,直接摘下手串扔入人群,谁爱抢就让谁抢去,等争夺者一番血拼之后,可以回头再慢慢算账,甚至还可以背着手从容旁观、看清楚都有哪些人在抢自己的法宝?

可是成天乐没反应过来,当时的情形他也不太可能反应过来,因为那人喊的是“惊门现世啦!被成天乐摄去!”成天乐甚至没有意识到大家盯住的是飞电石手串,随即各种攻击就到了。

后来当神器惊门真的出现时,成天乐恐怕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祭炼多年的画卷,就是传说中的神器惊门。否则在梅兰德看来,也可以有另一种选择,就是直接将画卷扔到人最多的地方,先让那些凶徒们斗个你死我活再说,也让那些潜藏在暗中的高人都主动跳出来。

不论成天乐想不想得到这件神器,哪怕真的想抢夺它,等众高手斗过了,他再出手抢回来反而更容易。在成天乐和这件神器之间,更重要的当然还是成总本人,万变宗的所有高手也都是这么看的。

可是成天乐既来不及反应那一声喝指的是飞电石手串,也不清楚自己的画卷就是神器惊门,所以没有做出这种应对,梅兰德的设想也只能事后诸葛亮了。而清楚神器惊门是何物之后,梅兰德也知道就算救出了成天乐,但想让成天乐抛出此物引发众人争斗的计策也是施展不成的。

那本就是成天乐的东西,而且是他以神气法力和莫大心血祭炼多年之物,更重要的是,画卷中有他的世界、世界里有他的小韶。在这种情况下,成天乐绝对不会让画卷出任何差错,也绝不会让任何人夺走它。

众人从梅兰德这里了解到成总与神器惊门的渊源之后,皆感慨良久,尤其是年秋叶,她的感触当然是更加复杂,恐怕也只有她自己才能体会。

众人已知成总不可能也没有理由释手惊门,所以梅兰德所策划的釜底抽薪之计便是最好的选择。那就让成总在湖底深处安然疗伤或历劫吧,而让那些居心叵测者皆以为神器惊门与成天乐皆已不在湖中。

……

这么多人折腾了这么久,而这一系列风波中最关键的当事人成天乐又在干什么呢?范采耀等高人结阵入湖,并未来得及探明那座大湖究竟有多深,但当时他们下潜的深度已有二百多米,远超出普通人类裸潜的极限,且是在那么复杂而凶险的水流中。

其实以范采耀之能也很难从容潜入湖底,这座大湖最深处有近千米,宛如雪山盆地中一个巨大的天坑,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深处,生活着很多闪烁着荧光的浮游生物。至于湖底岩壁上那复杂的裂隙与孔洞与地下水系相通联,更不知通往何处。

在湖底深处还有不少泉眼,有温泉与冷泉流出。青藏高原本就是地热活动活跃地带,地底深处有温泉并不意外,而温度奇寒的冷泉则更为奇异,很少能见到。些许温泉当然改变不了偌大巨湖的水温,这里的湖水是咸的,因此冰点比淡水更低,冬季时的水温在零度之下。

就算修为高深的成天乐可以在水下停留,但也必须时刻运转法力御寒,这对于恢复伤势并无好处。众人当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才会为他的处境担忧。而成天乐并没有进入湖底最深处,哪怕他再大的本事,也不会到那种最不适合生存的地方去疗伤。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