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24章、釜底抽薪绝患,袖里乾坤乱真

梅兰德说着话一挥手,两只袖子里各自飞出一幅画卷,分别在空中展开。左边的画卷有些人曾见过,就是梅兰德近年来所凝炼的法宝、一幅天下山水灵枢图;而右边的画卷有些人也眼熟,画中竟是姑苏山塘街。

花膘膘与任道直齐声道:“这是成总的画,我见过!”想当年成总在外汇交易部当总经理的时候,那幅画就挂在总经理办公室的座位后的墙上,当时还叫毕明俊的任道直是外汇交易部的后台老板,花膘膘是交易部的客户,他们当然都见过那幅画。

梅兰德叹道:“这不是成总那幅画,是我紧急找到万变宗弟子罗克敌,我们用两天三夜时间赶出来的一幅赝品,所选材料都是天材地宝,但尚未祭炼完成,便着急赶到了此地。希望众位高人能合力相助,将这幅画祭炼成最简单的法宝,同时赋予一种特别的妙用。……而成总那幅画就是神器惊门,多年前便已在他手中!”

訾浩亦叹道:“真没想到,神器惊门其实我们早就见过!……而梅长老真是国手啊,他拿出这幅画的时候,我若不以御器之法感应,差点没看出来是赝品!”

成天乐在山塘街字画店买回来的那幅画,其实真是一幅唐代古画,但没人会做出这种鉴定,因为画中的山塘街完全是一派现代景象,竟然还有京沪高铁横穿而过。李万在上海文庙听朋友风君子的建议买下这幅画的时候,画中还是古代风景,可是后来在电视鉴宝节目的现场,打开之后却变成了这个样子。

当时的鉴定专家是罗克敌的导师、有鬼手之称的周逍弦,而现场的情况已经不需要专家做鉴定了,人们一阵哄堂大笑。可是周逍弦心中也有疑惑,因为他分明感觉这幅画卷本身是古物,假如有人用这么珍贵的东西造假的话,为何会画上那样的内容?周逍弦事后还因此找到了李万的联系方式,特意给李万打过电话。

说到对这幅画最了解的人,当世之中除了成天乐之外恐怕就是梅兰德了。梅兰德当初为了借画观摩三日,将苏州那座宅院借给成天乐三年;三年后他又想借画再观,得到陆吾神仑丹后,干脆就把宅院送给万变宗了,那古宅如今已成为万变宗的宗门道场。

画内另有一个姑苏世界,梅兰德曾被成天乐带进去过,他还见到了小韶。如今听说神器惊门现世、又获悉当日具体的情形,梅兰德立刻就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当初梅兰德亲眼见到的画卷,与传说中神器惊门的描述并不符,但他也清楚那是一件可随形神变化、已由成天乐亲手祭炼的神器。

梅兰德先后两次观画,三年间画卷的妙用有了很大的变化,已一层层被打开,很显然是随着成天乐的修为精进、不断祭炼的结果。所以梅兰德就很自然的推导出结论,成天乐的画卷就是传说中的神器惊门,之所以当年没有那么神奇,只因为这件神器没有祭炼到那一步,而如今它恰好现世于雪山碧玉湖。

梅兰德既然见过神器惊门而且还潜心研究了那么久,他本人又是世上最高明的字画造假大师,和罗克敌一起以两天三夜时间加工了一幅足以乱真的赝品,所用的材质都是可炼器的天材地宝。

众人听闻这段秘辛往事,皆震撼良久,有大成修为者当然都不笨,看见这幅赝品都反应过来梅兰德想干什么了。泽真皱眉道:“梅长老是想以假乱真,让人误以为神器惊门已经被我们找到。可是世间修行高人并非逛古董摊的顾客,哪能这么容易被打眼?”

梅兰德解释道:“仅凭这幅赝品当然绝无可能,还需要抓紧时间将之祭炼成真正的法宝,并赋予其一种很特别的妙用。然后嘛,就看訾浩总管演得像不像了,也要看诸位高人怎么配合。……訾浩,你变化为成总的样子让大家看看!”

訾浩摇身一变,站在众人面前者赫然是成天乐的形容!这当然不是訾浩化形后的本来面目,只是一种最简单的灵体变形术。在场众高人皆一眼就能看穿,就算他与成天乐的相貌一模一样,但神气感应完全不对,假如再以神识查探,更能当场发现此并非原身。

年秋叶微微一皱眉:“这又能骗得过谁?”

梅兰德笑道:“假如在四神十二时大阵中,切断了外界的神识感应,他人只能从外面去看,谁又会认为他不是成总?”

訾浩曾经就相当于成天乐所凝炼的妖丹,在其形神之中滋养了很长时间,他如果变化成成天乐的样子,那自然是一丝不差。运转四神十二时大阵将其环绕守护,使外人不能以神识查探、只能凭肉眼去看,那么他们所看见的就是成天乐——这便是梅兰德的安排。

花膘膘赞道:“梅长老真是妙计!如果没有訾浩总管的话,想这么做,恐怕只能由我来扮成总了。”

梅兰德却摇头道:“花道友不行,你所擅长的是惑人之术,扰动元神让人误以为看见了成总,而这一手对当世高人是无效的。况且若以四神十二时大阵封闭神识感应,你的法术对外界同样是失效了,别人看见的仍然是你花膘膘。假如是那样,我们必须得另想办法,那就太难了!

而訾浩总管不同,他是灵修,就是真正的变形为成总的相貌,无论什么高人只要不能破阵,都不会看出破绽来。而另一方面,只有訾浩才能完成最关键的步骤,就是让人看见成总从画卷里飞出来,这一点除了訾浩,我们谁都办不到。因为我这幅赝品画卷,毕竟不是真正的神器惊门。”

梅兰德的计划其实并不复杂,选择一个晴好的天气,众高人结阵在湖面上凿冰开出一个窟窿,并继续结阵施法,不仅维持这个出入口不会封冻,而且也给入水者以强光等某种特别的指引,让人很方便地在黑暗的湖中找到出口。

现在又多了一名大成修士梅兰德,事情就好办了,让范采耀入湖去搜索成天乐,身上藏着事先准备好的赝品画卷,而訾浩就在画卷中。当范采耀回到水面上时,众人定要保持十二万分警惕,全力运转大阵掩护。范采耀展开画卷,成天乐从画中飞出,这才是最精彩的一幕!

梅兰德向众人演示了他自己的那幅江山画卷,这幅画卷在祭炼成法宝的过程中,也参照了神器惊门当年的妙用,画中山河可以摄人元神。但梅兰德的画卷毕竟不是洞天神器,不可能真的把一个人收入画中世界,可是在场偏偏有一位灵修,訾浩倒是可以进去的。

那么当范妖王在大阵中展开那幅画的时候,人们看见的便是“成天乐”飞了出来,这场面真真切切就似成总从洞天世界中回归。所以真正经典的“赝品”不是那幅画卷,而是訾浩所变化的“成总”。只要出现了这一幕,所有人都会认为万变宗已经找到了神器惊门与成天乐!

众高人不必向外界透露任何消息,更不可能告诉任何人这件事情,表面上反而要尽一切可能保密,一切就像一次幸运的偶发事件,就当作意外找到神器惊门与救出成天乐那样对待,但同时也要设法让周围的窥探者能够得知。——这才是大家需要好好商议的细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