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23章、大患为吾有身,无身吾有何患

宇文珂珂一连定坐数日,丹紫成虽一言未发但心中也感慨连连,想当初他们接触修行的时间差不多,父辈皆是昆仑修行界的高人,他出身于轩辕派而宇文珂珂出身于听涛山庄,想要修炼的话,其实什么条件都不缺。

而丹紫成幼年有先天不足之症,根本无法迈入修行门径,有幸得九转紫金丹移炉换鼎之助,他才捡回来一条命并拜石野为师。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他已拥有脱胎换骨的修为,而宇文珂珂却刚刚还转神气圆满、迎来风邪劫。

若是以妖修的境界衡量,宇文珂珂相当于尚未度过风邪劫的小妖,更别提玄牝妖丹大成,而丹紫成却已是脱胎换骨的妖王了。这差别虽令人感叹,但也是修行中最正常不过的情况,重重考验岂能那般容易度过?哪怕只是一道关口,就可能终身难以堪破,这趟雪山之行所遇,其实也是宇文珂珂的机缘。

……

在雪山碧玉湖,梅兰德稍事休息恢复神气法力,众高人便在洞府大厅中围坐商议。年秋叶问道:“梅长老,你说要用三天时间准备,五日之内便会赶到,如今提前一天便来了。您究竟有何办法,能化解成总所面临的风险?”

梅兰德看了看四周道:“此处说话,是否绝对隐秘?”

花膘膘答道:“梅长老尽管放心,除了正在静室疗伤的三鲜道人,此地没有任何外人,我们说的话也绝对不会传出去。”

梅兰德一挥衣袖,飞出一团朦胧的半透明光影。此光影在空中幻化变形,尚未落地便听一人以神念嚷道:“梅长老,你怎么现在才让我出来?差点没把我憋死!”

众人皆大吃一惊,仰玉人、高朴、高拙这三位长老甚至都跳了起来,而其余众人也全都站起身道:“訾浩总管,你怎么也来了?”

那光影落地化为人形,正是万变宗的总管訾浩,他一边向众人行礼一边说道:“是梅长老把我带来的,并且吩咐我绝不能露出行藏,非绝对可靠之人不可得知!我方才就听见你们说话了,可是被梅长老用画卷收着,一直不让我出来啊!”

花膘膘惊道:“如今万变宗众大成执事中,有一人正闭关历劫,余者皆跟随成总来到雪山碧玉湖。如今连訾浩总管都来了,宗门道场只有甄诗蕊一人主事,恐怕应付不过来啊。”

梅兰德:“花道友不必担忧,黄裳、吴燕青两位大成执事已经撤离此地,他们并不清楚雪山碧玉湖中的变故,不日就将返回姑苏万变宗。我已经留下口讯和详细的计划,他们也会清楚这里的安排。至于訾浩总管,此番却是非来不可,只有他才能助成总脱险!”

众人诧异道:“只有訾浩总管才能助成总脱险,梅长老此话何解?”尤其是第一次见到訾浩、并不清楚其底细的仰玉人、高朴、高拙等三位长老更是一头雾水。

梅兰德却答非所问道:“泽真道友,依你所见,成总有几分可能在此地应换骨劫?”

他没说“历劫”而是说“应劫”,泽真沉吟道:“我虽尚无脱胎换骨之能,但也有所悟,情况很可能如此。成总在形神中祭炼了一枚黑鱼妖王的玄牝珠,随时可炼化吸收之,所以我并不担心成总的伤势。事发的当天上午,我与成总有过一番关于修行的交流,也清楚他即将迎来脱胎换骨的考验。”

年秋叶揪心地说道:“那日入湖搜寻之时,泽真师兄为何没有说得这般明白?若果真如此,在那险恶的湖底深处,如婴儿暴露于利齿獠牙之下,就太危险了!成总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脱胎换骨成功?”

梅兰德:“我这么长时间没有音讯,就是因为服用陆吾神仑丹之后历换骨劫,已有切身的体会。一旦应此劫数,要么殒落、要么脱胎换骨成功,并无别的选择,至于多长时间可就说不定了,有的人可能在闭关中直至寿元已尽。我历换骨劫用了近半年,范妖王,您当初用了多长时间?”

范釆耀答道:“我也是突然遇险受伤而应劫,急忙逃回洞府中藏匿,前后用了十年有余,如今想来还是心有余悸。”

梅兰德又问道:“仰玉人长老,您呢?”

仰玉人答道:“我当年之修炼是功力圆满水到渠成,便在武陵乡中闭关之所堪破门径,历换骨劫一年有余。”

其余众人再度惊诧不已,梅长老多日不见,原来已度过换骨劫。这位以术入道的地气宗师,如何在修行中堪破这一门径,其经验很值得诸位大成修士借鉴,但此刻大家最关心的显然不是这个问题。梅兰德又说道:“我们三人中,最短的用了不到半年,最长的用了十年有余,若是成总应此劫,多长时间谁也说不定,我们只能做最周全的计划。”

神念中自有详解,不论成总是否在湖底应劫、不论他需要多长时间,众人当然希望成天乐能历劫成功、再出现时便有脱胎换骨之修为。那么就按着最好的希望去准备,同时也做最坏的打算。假如成天乐像范妖王那样需要十年呢,万变宗众人又该如何守护?

如今冰雪狂飚已至,碧玉湖也彻底被冰封,非当世高人无法进入此地、更不可能下湖去搜索成天乐,天时就是最好的保护。可是到了来年夏天呢、假如是年复一年呢?这个消息肯定是封锁不住的,有太多人都可以再来到这里,入湖搜索者也不知会有多少高手。人只要足够多,那么会发生怎样的小概率事件可就说不定了。

万变宗不可能永远组织这么多高手守在这与世隔绝之地,更不可能永远封锁这座大湖不让人进入。别说十年八年或三年五年,哪怕就是明年此湖解冻之后,这里恐怕就会再度热闹得跟下饺子一般。而万变宗也根本没把握能在其他人之前找到成天乐,还能及时将之救出并保护起来。

那么为今之计,就必须要在明年碧玉湖冰封解冻之前解决这个麻烦,绝不能拖延更久。梅兰德还顺便简单介绍了自己度换骨劫的感悟,修行中的各种考验,是追求更高境界修为所必须经历的,一旦过不去那就是过不去,但另一方面,它也不是想来就能来的。

若修行功力不得圆满、修为心境不得堪破,根本就无法修证更高的境界成就,那考验劫数更无从谈起。甚至有些人修为到了一定的境界,能享受诸般神通之妙,却并不知道该如何修证更高的成就,或者不再追求更高的境界,那么也不会迎来劫数。可这样的修士并不多,既然已经踏上修行之道,当然希望能拥有更高的修为。

泽真很清楚成天乐的修行已到达什么境界,迈出一步便能证入换骨劫,成天乐原可以从容准备,然后迎来考验,自己主动捅破那层窗户纸。可是事情并不是像成天乐所期望的那样,他证入换骨劫时并非是以自己所选择的方式,如此机缘就只能称为“应劫”了。

“换骨劫”的凶险,与修行之初经历的“身受劫”有类似之处。在身受劫中是诸多隐疾旧伤一起发作,需洗炼形神退病,最终拥有完全健康的身体。而换骨劫其实就相当于炉鼎重生,对于妖修而言,若度过此劫便不仅仅是化为人形,也等于真正修成了原本只是假合神气的人身。

更玄妙的是,假如一个人原本有残疾,比如缺胳膊断腿,在脱胎换骨时会重新长出来,恢复到理想中的完美状态,这简直超出一般人的想象!从某种意义上讲,它相当于旧的炉鼎受创而解、新的炉鼎凝炼重生。所以在丹道中换骨劫之前的境界被称为胎动,换骨劫之后的境界被称为婴儿。

婴儿新生之时,也是最为柔弱之际,虽然神通法力仍在,但自身的防护能力也是最弱的、最容易受到各种伤害。况且历劫之人还要运转法力凝炼炉鼎新生,对外界的侵袭就更加难以抵挡。成天乐强悍到不可思议的原身炉鼎,一直是他最大的倚仗之一,所以证入换骨劫远比其他修士更艰难,历劫之时当然也更凶险。

凶险首先是劫数本身的考验,而对于此时此地的成天乐,更重要的是外界可能出现的伤害。人们之所以会入湖搜寻成天乐,是因为他身受重伤还带着神器惊门,要想解决这个麻烦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尽快找到成天乐,将其救走并保护起来;要么就让所有人都确信——成天乐与神器惊门皆已不在碧玉湖中。

众人追问道:“我们已经入湖尝试,发现想找到成总实在太难,只能靠碰运气,绝不能保证抢在别的高手之前发现成总。可是依梅长老之言,又如何让人确信成总已不在碧玉湖中呢?”

梅兰德微微一笑道:“不仅是成总已不在湖中,对绝大多数人而言,更重要是神器惊门已不在那里。这就是我带訾浩总管来的原因,也是来此之前所做的准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