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22章、迎冰雪似开悟,历狂飚而应劫

声音中带着神念,解释了这位地气宗师进入雪山碧玉湖时所观察到的情况。就算此刻冰雪狂飚暂歇,但盆地中的旋风并没有完全停下,仍在时大时小不停地刮着,只是不再像前几天那样遮天蔽日。

这片盆地很大,已足以形成各种局部气象,远望某些地方风其实仍不小,不同方向的流风对撞甚至在盆地中卷起了一道道雪柱,大多集中在通道入口处附近。据梅兰德观察,因为此处特殊的地势,冬季里在盆地上空始终形成较高的气压带,高空冷冽的气流不断盘旋下沉于盆地中形成回旋的疾风,就算此时在营地这边感觉不明显,但另一些地方风仍然很大。

这片盆地只有一个出口,便是雪山间那条似硬生生被劈出的笔直通道,因此那里也成了最为猛烈的风口。假如从山外那片小盆地过来,会发现通道中向外吹的风势之疾难以想象,只要落在入口处就会被吹飞出去,速度就似出膛的炮弹一般。所以在这个季节再想从通道走过来几乎不可能,假如有那等修为,还不如翻越周围的雪山更轻松。

梅兰德便找了一条最容易的路进来了,所谓容易其实也是千难万险,这位长老说话的语气虽然轻松,但神情中也带着深深的疲惫,身上的皮裘隐约可见多处破损。这里有人以前没见过梅兰德,此刻赶紧上前行礼互相引见一番。

梅兰德看见不远处扔在雪地里的七头兽妖尸体,皱眉问道:“那又是怎么回事?”他方才走近时只听见高朴、高拙二位长老的谈话,却不清楚燕无欢过来说了些什么。

众高人纷纷以神念介绍了刚才的事情,当然不局限于这点内容,还尽量详细的讲了这几日所发生的各种状况。这时温描俊也跑来向各位高人打招呼,同时向新来的万变宗客卿长老梅兰德行礼,他一看见那七头兽妖尸体便皱眉道:“我认识那几个人,那天他们也向成总出手了,却不清楚他们原来是大有宗弟子!”

梅兰德立即追问道:“他们已经化为原身,你是怎么认出来的?”

温描俊:“我认识他们穿的衣服!……你们看,是不是眼熟?”最后那句话是对身后的众妖修们说的。那几头兽妖显然是刚刚被大有宗所斩,身上还包裹着原先的衣物呢。

梅兰德又问道:“那他们当时站在什么位置,有什么特别需要注意的情况?”

温描俊挠了挠后脑勺道:“让我想想……有什么特别的?对了!当时有人喊了一嗓子,说神器惊门就在成总身上,我虽没有看清楚是什么人,但声音传来的方向就在这伙人附近。”

梅兰德点了点头没再问什么,却以神念暗中向诸位高人道:“前几日斩杀凶徒之举,当然万分必要,那些人绝不可放过,不如此也不足以震慑妖邪!可是你们杀得太干净了,没有抓几个活口回来好好审问,有些事情是要追查到底的,比如是谁喊的那一声?看样子那燕无欢知道些什么,却已经杀人灭口。”

花膘膘暗道:“事发突然,来不及那般处置,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如今仍躲在盆地之中、我们可以认出来的凶徒仍还有数十人,可以找机会搜出来细问。”

他们暗中说话,而温描俊是有事向诸位高人禀报与请示的。三天四夜的冰雪狂飚过去之后,原先七十多名妖修中,又钻出巢穴活动的只有四十来人,剩下的大部分是躲到巢穴深处冬眠了,竟然还有少数几名妖修在此地历风邪劫!

雪山碧玉湖中的经历,若能沉浸其中去感悟,则是很好的破关机缘。那些可能在某道关口徘徊已久的妖修,此时迎来一丝明悟之机,并不令人感到太意外。有几位山野妖修早已凝炼妖丹化为人形,却迟迟无法修行圆满堪破风邪,此刻终于水到渠成。

度风邪需有安全的洞府,最好是有人护法,花膘膘便吩咐温描俊统一组织分派人手,照顾这些冬眠与正在历劫的同道。虽然在来到雪山碧玉湖之前大家可能素不相识,但共同经历了这些事,将来也可能都是万变宗的同门。

正在说话间天空又飘起了飞雪,远处传来此起彼伏的呼啸哨声,雪不仅是从天上往下落,更从地面向天空扬起,那是被交错的流风所卷。雪山盆地中只是稍微平静了小半日,冰雪狂飚又至,众妖各回巢穴藏身。众高人也回到了那座营地中央的洞府中,让一路法力消耗很大的梅兰德暂且涵养神气。

……

山中有妖修历风邪劫,而在苍茫雪山之外,也有人在历此劫。夏季里偶尔能见到花草生长的流石滩此刻已完全被皑皑冰雪覆盖,高山上的雪线向下延伸,一片万里冰封景象。狂风带着几乎令人绝望的深寒在青藏高原上呼啸肆虐,杳无人迹峭壁间,不时有雪崩发生。

当风势稍小、天光见晴的时候,坐在隐蔽的岩洞中,偶尔也能听见有冰雪夹杂着风化的岩石崩落的声音。丹紫成坐在山洞口,背靠一块大石头在晒太阳,此处避风,那高原上的寒风恰恰只能吹起他的衣角,他还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仿佛一直都没动过。

在山洞的深处,半间以法力开凿出穹顶的静室中,宇文珂珂正盘膝定坐,不远处的火光隐约照亮她的容颜,而她手中仍握着那枚温火玉。宇文珂珂几天前就闭关了,此刻正在历风邪劫。丹紫成在为她护法,且时刻照看着静室外山洞大厅中的火堆,一直没有让火灭了,否则此处夜间将降至零下几十度的极寒。

当山外的风势渐小时,丹紫成突然一弹指,山崖下的雪堆里飞出几根干柴,飘进洞府又加在那火堆之中。火堆并不大、火势也不旺,但恰恰就是维持不灭,保持环境温度不至于太寒冷,让定坐中的宇文珂珂可以承受。

……

丹紫成将宇文珂珂拦在雪山之外,而宇文珂珂始终没有放弃进入雪山碧玉湖的想法,可是碰上了软硬不吃的丹紫成也只得徒叹奈何。就在前几天,在山洞里远远地望见有很多禽妖从雪山碧玉湖方向飞了出来,接着又有一批批的修士撤离了此地。

丹紫成见此情景便飞天离去,宇文珂珂却愣住了。丹紫成已经堵了她一个多月,她骂也骂了、闹也闹了,却始终没法闯过这一关。现在远望很多人离开了雪山碧玉湖,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丹紫成就这么突然走了,已经没人再拦着她的路,她也随时都可以溜走,若还想去雪山碧玉湖,此时便可以逆着那些撤离的修士们所走的路进去。

就算她想脱离丹紫成的“魔爪”,此刻也是最佳的“逃跑”良机,但不知为何宇文珂珂却没走,而是站在洞口处骂道:“丹紫成,你这个混蛋!堵了姑奶奶一个多月,现在说走就走,连声招呼都不打吗?你到底干什么去了!……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可就走了,你想找都找不着了!”

宇文珂珂喊了半天要走,却始终站着没动,在洞口的寒风中脚都快站麻了,接近天黑时才见丹紫成飞天而回。一见宇文珂珂,丹紫成便笑道:“你怎么还在这里啊?”

宇文珂珂一跺脚道:“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用得着你管?……你刚才干什么去了?为何有那么多人撤出雪山,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神器惊门已经现世了吗?”话虽然说得挺横,但毕竟已没有了底气,说到后来声音已经很小了。

丹紫成答道:“神器惊门并未现世,这些同道都是为了避险,深山盆地之中将起冰雪狂飚……我还见到了令尊宇文霆,他也率领一支大成修士队伍撤离,跟随他们共同撤出险地的有一千五百多名同道。”声音中带着神念,解释了今天所打探出的消息,最后问道,“珂珂,你还要去吗?”

宇文珂珂默然良久,终于低下头小声道:“你……告诉我爹了吗?”

丹紫成微微一笑:“我只是看见了宇文长老,并没有上前说话,他也没有看见我。”

宇文珂珂:“这高原上的路非常难走,来时还是草甸与碎石滩,现在完全被冰雪覆盖,我需要定坐涵养神气,以最佳的状态才能安然无恙地走出去。”说完话转身进了山洞,在最深处这几日开凿了一半的静室中定坐。

丹紫成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子扔过去道:“珂珂,风邪将至,你需在此地闭关历劫了。这里有几枚黄芽丹,可助你洗炼形神。”

宇文珂珂接过此瓶,小声说了句谢谢,但她的声音太小了,简直比蚊子哼还细,就似昏暗中只是做了个口型。丹紫成正背手望向洞外并没有看见,仿佛也没有听见。

宇文珂珂便在此地闭关历劫度风邪,而丹紫成守在洞口为她护法。风邪劫中最易招外邪侵袭,需要绝对安全的环境,这里显然不是合适的地方,但有丹紫成在便无问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