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21章、闻灾变而起兴,何阴损其居心

众妖这三天四夜出不得巢穴,整个盆地完全已被冰雪覆盖,沟壑与低洼处的积雪竟有数米之深。雪本是很松软的,可是堆积了这么厚,其底部已经压实板结如冰层一般。温描俊暗暗庆幸啊,他们原本在密林中也准备了巢穴,可如今看来那种巢穴并不足以越冬,幸亏随众位高人迁到这里安营。

他们的洞府选择在数丈高的岩壁石隙中,洞口并未被积雪掩埋,但一脚踏出去就陷进深雪里。再看那片曾经打麻将的草甸,已完全成了一片雪原,远方的丛林在冰雪覆盖下宛如起伏的白色丘陵,而那三十里方圆的湖面以及周边的湖滩,更是呈现出前所未见的奇观。

湖面已不是平的,狂风刚刚出现时卷起了巨浪,巨浪拍上湖滩随即在急剧降温的湖滩上凝结成冰,而湖面也在惊涛骇浪中不断凝结,冰层在凝结过程中随巨浪而碰撞碎裂,直至完全冰封,竟形成了一片类似冰塔林的景象。晶莹剔透的冰造型各异,参差错落,有不少冰柱冰堆有数丈之高。

湖面在巨浪中结冰渐渐彻底封冻,形成了奇异的冰塔林,而这冰塔林随即又被积雪所覆盖,只有顶端才露出雪面之上,简直就像严寒中的奇幻世界。泽真等人也走出洞府远望碧玉湖,暗暗倒抽一口凉气,不知那积雪下的冰层有多厚,恐怕连阳光都照不透,冰层下的湖水中应该已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世界。

在这么寒冷的气温中,就算以大法力在冰层上凿出一个洞,涌出的湖水恐怕也会立刻封冻,想在此时入湖搜寻,非当世高手不可为,否则进去了也出不来。当风雪短暂停歇的时候,他们也看见了茫茫雪原上有人活动的痕迹,在这一片银白世界里远远的很好辨认。任道直振翅飞了出去,他是想看看其中是否有曾向成天乐出手的凶徒?

恰在这时,远处有一只鹰振翅飞来,刚刚飞出去的毕方一个盘旋,在半空将那只鹰截住喝道:“来者何人?”

黑鹰落地化为一身玄衣的燕无欢,他拱手道:“任道友,诸位高人,是我,大有宗总管燕无欢。成总遭遇的变故,大有宗上下十分遗憾,我当时就在现场却未能挽回事态,亦万分抱歉!混乱之中,也曾有大有宗弟子向成总出手,此非宗门之命,而是他们擅自妄为。

大有宗初创未久,新入门的弟子难免良莠不齐,正需借此机会好生整顿以严肃门规!刘总已下令,当日凡擅自向成总出手者,请自行到万变宗驻地领罪;否则若被查出,定当严惩!有几人已被我查出,大有宗先行处置,这便命人送至此地。”

说话间就有一队妖修扛着七只兽妖的尸体穿越雪原而来,扔在众人的营地外围,然后行了一礼便退去。花膘膘等人暗暗惊叹这位燕总管的手段,其实大有宗若不把人送来,将来若被万变宗发现,一样会出手宰了他们的。

但燕无欢此刻主动这么做,显得很是光明磊落或者说很有耍光棍的风格,也避免了两派之间可能因此产生的冲突,同时隐约传达出一种信息——万变宗杀气太盛了,就连大有宗也不得不如此处置。花膘膘拱手还礼道:“有劳燕总管费心,大有宗何苦自造杀业呢?将他们送来便是,由我等来动手,说不定还能问清楚当时发生的情况。”

燕无欢答道:“他们既是大有宗弟子,造业之举,也应由大有宗自担,怎敢再劳各位高人亲自动手。”

年秋叶突然问道:“燕总管,大有宗尚未撤离此地吗?你们留在这里,还在等什么呢?”

燕无欢看了她一眼,不动声色道:“除了众位高人以及追随你们的同道,散居盆地各处的还有近三百位道友。他们有可能在冬日里遇险,大有宗应提供救助。况且冰雪狂飚已至,大批门人再想撤离已经来不及,只能留在此地越冬,而大有宗也早有准备。若诸位高人有什么需要协助之处,也可燃烟火为号,大有宗弟子便会赶来。但发信号应在这种风暴暂歇之时,否则大有宗弟子也难以看见或赶至。”

说完这些,燕无欢便匆匆离去。望向盆地中那些于远近活动的人,有不少都是大有宗弟子。他们从盆地各处纷纷钻了出来,救助那些在冰雪中受困遇险的同道。三天四夜不歇的冰雪狂飚过去之后,有很多人才发现自己所营建的巢穴根本不适合越冬或者选错了地方,依仗神通法力苦苦支撑了这么久,此刻好不容易能求援,被四处活动的大有宗弟子收拢、带到事先准备好的地方。

泽真沉吟道:“就事论事,大有宗如此也是功德之举。”

一直很少说话的武陵乡长老高朴却皱眉道:“看这个样子,他们好像早就清楚这里会发生什么、提前就做了各种准备,并不仅仅是因为成总来到此地后的提醒。”

其弟高拙附和道:“是的,大有宗精锐尽聚此地,在盆地中设立了众多营地,远超过了自身所需,再多容纳两、三百人没有问题,好像早就清楚有大批人需要救助。”

高朴又说道:“若不是成总到来,向大家声明了此地入冬后的凶险,各派高人又决定分批率队撤离,那么今日困守雪山中的同道不知还有多少。就算大有宗做了这手准备,也救助不了太多的人。”

高拙继续附和道:“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们就有所挑选了,可能早就重点关注了某些人,在他们遇险之后及时找到并施予恩惠。那么这些人将来也会对大有宗感恩戴德,要么拜入其门下效忠,要么成为江湖上的同盟。”

高朴:“看现在的景象,就更容易断定了。各路修士在何处安营,大有宗弟子好像都很清楚、很方便就能找到他们,有些人甚至是在毫无标记的雪原上直接被挖出来的。”

高拙:“我们刚到此地时,就发现很多人安营之处是受大有宗的指引,大有宗告诉他们应该去哪些地方落脚。就算有些人没有听从,一定也受到了大有宗的监控,知道他们住在哪里,也清楚其中有什么样的人届时可能需要救助,等灾难来临之时便施以恩惠。”

这一对妖修兄弟在云端午之前便来到了雪山碧玉湖,他们也四处行走了解此地情况,对这一带发生的很多事情都清楚。这两人平时虽说话不多,可是今日一开口,就像唱双簧似的将情况大体剖析明白,并做出了最符合实情的推断。

泽真倒吸一口冷气道:“如此说来,大有宗应早知此地的险情,却故意不提前声张,等到此时来施恩救人。若不是成总来到这里,遇险者恐怕就太多了,大有宗尽可挑拣对自己有用者或有意招揽者救助,剩下的人便只能自生自灭。”

仰玉人眉头紧锁道:“成总知道此地入冬后的状况,自有其原由,但看现在这个样子,大有宗又是怎么知道的?……若说救人,其实成总救的人比大有宗此刻多太多了!而如今还留在盆地中散居者,说实话,就算遇险也不值得同情!”

忽有一个声音从高处传来道:“此地天时之险,也不是什么宗门隐秘,既然成总有机会得知,大有宗也未尝不能。事情已很明显,大有宗确实早就清楚雪山碧玉湖会陷入怎样的险境,他们正等着这个机会去做好人呢。既做足准备挟难施恩,又怎会事先提醒众人?

君不见世间就有不少人,闻灾祸便暗自手舞足蹈、兴奋莫名!因为有世人遭难,便意味着他们又有谋取名利之机,这一幕幕总在上演。有人每闻世间灾变则大喜过望,恨不得弹冠而庆,即现身于众人眼前时又收拾嘴脸,借所谓慈善之举,竭尽博名挑望之能事。

善行不论何人所为,皆当为世人所敬!但有人却待灾起兴,闻之惊喜难掩,其人则殊为可厌!而成总救人确实最多,撤离此地幸免于难者,可以说大部分都是为成总所救。我很了解成总,其人天性淳厚,从无那等阴损心眼!”

众人急忙回头,任道直惊讶道:“梅长老,您竟然已经到了?走到这么近的地方,我们才发现!”

来者正是手持飞螭爪的梅兰德,从头到脚都包裹着一身白色的皮裘,就连露在外面的眼睛也罩着一副反光的护目镜,在雪地里几乎分辨不出行迹。他不是从盆地入口方向走来的,而是莫名出现在众人身后的高处,就沿着这条伸入谷地的山峰余脉,自犬牙交错的乱石丛中走了出来,接近营地外围的警戒法阵时才开口说话。

梅兰德飘然走到近前,收起飞螭爪向众人行礼道:“这里的天气不好,我是找了另一条路翻越雪山进来的,那入口处的通道已很难再通过。利用天时之变借助地气灵枢潜行,本意就是不想让太多人发现,为了尽量赶时间,来的多少有些仓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