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20章、云涌千岩不现,风起万顷俱白

若有高手争夺惊门,花膘膘等人结阵对敌必然会把惊门放在阵中守护,那么这十二名高手就无法保护受伤的成天乐,总不能也把成天乐放在阵中、受那斗法威力的波及吧?假如大有宗想对成天乐下手的话,就有机会了!

大有宗也想得到神器惊门,但他们不必急于出手,等待众高手斗个两败俱伤之后再出面,反而能坐收渔人之利。在如今的雪山碧玉湖中,大有宗可是最强大的、有组织的力量,所有弟子都未撤出,已在准备好的地方隐匿起来随时待命。

刘大有问道:“无欢,你训练的那一批禽妖如今可安顿好了?”

燕无欢答道:“冰雪狂飚就要到来,他们在那种天气下也无法发挥作用,所以我已经命他们撤出山外待命,就留在高原上众人离开的必经之路附近。”

刘大有又问道:“今天走了四百多人,若不算大有宗弟子还有聚集在他们那边的七十多名妖修,这盆地中还剩下不到三百名修士。其中有些高手就在等待机会,还有一些人过几天可能会遇险,大有宗可以组织施救。昨日一番杀戮,恐怕有很多人已经对万变宗心寒了。”

燕无欢:“那天向成天乐出手的,也有三十余名大有宗弟子,当场被斩了一半,逃回了十五人,请问这十五人该如何处置?”

刘大有:“他们能被认出来吗?”

燕无欢:“有七人可能会被认出来,另有八人应该认不出来,他们当时以禽妖原身飞在天上,第一时间就逃走了。”

刘大有:“是你下令让他们出手的吗?”

燕无欢赶紧道:“我已经对师尊解释过了,当时的事情也出乎我的预料,我根本没有下任何命令,都是他们在那一瞬间头脑发热自主的行为,实与大有宗宗门无关!”

刘大有冷哼道:“我大有宗也有门规,擅自如此妄为,也是不允许的,那几个人恐怕不知你已清楚,你传一道命令下去——大有宗绝不能容门下有如此行止,昨日袭击成总者,请速去万变宗驻地自领其罪;否则被宗门查出来的话,定不轻饶。……嗯,你就看着办吧。”

燕无欢点头道:“好的,我自会传令,也会将消息送到万变宗那边,就看那些人自己怎么选择了!”

刘大有突然又问道:“无欢,那山崩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可清楚端倪?在我看来,不可能是天然形成。”

燕无欢摇头道:“我没看见,那崖顶太高太远,当时在我的神识之外。”

刘大有:“那你猜呢?”

燕无欢:“无凭无据之事,不好猜测也不必猜测,难道我们还要帮万变宗去追查凶手吗?”

刘大有微微一笑:“你就算心中有怀疑对象,也不会说出来的,对吧?……成天乐冲出谷口之后,谁又趁乱大喝——神器惊门在他身上呢?”

燕无欢低头道:“当时情况太乱,我也没有看清。”

刘大有:“无欢,我太了解你了,看你答话的神情,就清楚你能猜到是谁。”

燕无欢仍然低头道:“这种事情怎可以乱说,就算是追查之人指认也必须有铁证,否则后果太严重了。”

刘大有:“可是我已经查过了,当时是出自一只孔雀之口,而据我所知,孔琦和孔翎那天也都去了,你认为是孔琦还是孔翎呢?”

燕无欢:“我查证的结果,确实也是一只孔雀之言。但当时我本人既没有看见更没有听清,当然无法断定更不能妄断,其实此番来到雪山碧玉湖的孔雀妖有五、六只,也不能断定就是孔琦或孔翎。”

刘大有看了燕无欢一眼,正想再追问什么,却突然间脸色一变又望向天空。盆地中起风了,并不是正午时那带着些许暖意的荡漾微风,而就像万籁所发、盘旋交错,无数尖锐的哨声仿佛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渐渐越来越近、越来越高亢,是风声!

随风而云舞,那皑皑的雪山仿佛在晃动,就似无数的冰雪被卷到空中成为涌动的云层,这是一种错觉,但感应天地灵息,连神识仿佛都在晃动。云层在盆地上空堆积,雪山已不见踪影,阳光被遮蔽,盆地中一片昏暗。紧接着那翻卷的云层也看不见了,因为风中飞起了雪,形成白茫茫的一片狂飚。

……

风势刚起时,水中的范妖王就感觉到上方湖面的光影变化,及时率大阵离开湖中。众高人结阵抵御盘旋的狂风,终于在冰雪狂飚暴发之前赶回了洞府之中,而温描俊等妖修也及时避入了附近一带临时开凿的巢穴中。

三鲜在洞府最深处的静室中定坐,而众高人都在入口处仰望与感应天时。年秋叶曾在孔雀河上的雪山中遭遇白毛风暴险些殒命,而此刻所见的冰雪狂飚比当时更要凶险得多。他们刚刚从激流险恶的湖底回来,而此刻仿佛整个盆地都变成了冰雪呼号的海洋,那一道道狂飚就似一股股激流交错盘旋。

视线根本看不清远方,所见就是白茫茫一片,连神识都无法穿透风雪感应太远。年秋叶暗暗思忖,就算以她今日的修为,假如穿越这种冰雪狂飚,恐怕也走不了太远。

而云端午则惊叹道:“我昨天夜里还是说大话了,以为手持凤凰毛就可自如来回,可是看这种天时,我想凭借神器飞天也异常艰难,就算勉强坚持也飞不了太远太久,必须得及时找地方藏身。……我只是听成总说此地冰雪狂飚之严酷,却没想到会这么厉害!”

史天一:“成总只是听大雪转述,而大雪不会用神念,无法描述得身临其境,更何况每年到这种天气,他已经冬眠了。……亲眼看见这种天象,就算我已突破真空妙有之境并有神器化龙池护身,也没有十足把握能独自走出去。”

任道直皱眉道:“以我的神通倒是能离开此地,但那么做也很冒险,冰雪狂飚中神识不能及远,有很多突发的情况感应不明,说不定会遇到险恶疾风一头撞到哪里。”

史天一没有把握能出去,任道直尽全力的话应该可以出得去,在场众高手也都自我衡量了一番,恐怕只有范采耀和仰玉人在这种天象中能安然离开雪山碧玉湖。剩下的只有一位易塞北,他也有可能出得去,只是用得时间会长一点,沿途随时需要找地方躲避涵养恢复神气。至于其他人尽管皆已修为大成,若无万分必要还是不要冒这个险的好。

花膘膘有些忧虑地说道:“希望梅长老来时,天时不是这般恶劣,否则他也可能很冒险。”

任道直:“梅兰德长老修为不俗,况且身为地气宗师也擅感天时地气之变。如今他不仅服用了陆吾神仑丹而且又得到了神器飞螭爪,应修为精进更胜从前,其人行事一向谨慎,想安全到达这里应该不会有问题。”

泽真:“听大雪的说法,这冰雪狂飚也不是无始无终,就算严冬之时,偶尔也会有风势较小的晴天,他也会醒过来出洞看一眼、活动活动筋骨的。”

众高人并没有在洞口处久呆,那一片白茫茫也没什么好看的,惊叹一番后便进入洞府各自定坐。卫星电话当然不可能再打通了,冰雪狂飚已经封山,这里真真正正成了与世隔绝之地。冰雪狂飚升起之时,距成天乐落湖仅仅过去了一天一夜,但就这一天之内,发生了太多的变故。

各派高人各怀心思,但对于万变宗几位大成执事而言,还有另一番感受。花膘膘、石双皆未度过真空劫,但在此时此地,却有了那么一丝朦胧的感悟。万变宗开宗立派以来,第一次没有了成总坐镇,这不仅是他们的真空劫到来之兆,更是整个万变宗的“真空劫”。如果成天乐要在湖底潜藏很久,那么没有了成总的万变宗又该怎么办呢?

……

刘大有与燕无欢仍站在洞府门户处看着这一片白茫茫的世界,燕无欢说道:“雪山碧玉湖已被天时封锁,在我大有宗中有把握能出得去的,恐怕只有师尊与我还有两位妖王长老四人而已,至于其余高手,勉强穿行出山恐怕都很冒险。”

刘大有:“你将那批禽妖提前布置到山外,确实是明智之举。再想进入这里的人,只能是高手了,但这冰雪狂飚也不是终日不绝,偶尔天气晴好之时,我们是否也组织人手入湖搜寻成天乐?”

燕无欢摇了摇头道:“那湖面冰封就是最好的屏障,我们不必去冒这个险,有人恐怕比我们更着急将成天乐找出来,静观其变就是。”

盆地中冰雪狂飚卷起,一连三天四夜未歇,到了第四天下午才风势稍小,抬头于云层中终于能见天光洒落。温描俊率领一批妖修从巢穴中钻了出来,在寒风中抖了抖身子运转法力御寒,赶紧清理洞口外的积雪,却不小心一脚踩空陷进雪中半个身子。再远看雪山盆地景象,令他目瞪口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