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19章、隐潜处于太阴,怅神宵而蔽光

范妖王郑重道:“且慢,入湖之前我得交代清楚水底的状况。在那险恶寒流之中潜游,可不像飞在天上那么轻松,结阵时神气法力消耗极大,若任何一人难以坚持,我等就必须立刻撤回,否则其他人就会有危险,所以切不可久留。……今日的天气是最佳良机,所以我才想到结阵入湖搜寻。”

众人又结成大阵,主阵者范妖王取出青丝拂尘,大家各守方位运转法力,飞天而起来到大湖之上,没入荡漾的碧波中不见。除了范采耀之外,其余众人皆是第一次进入湖中。比如任道直这样的毕方,尽管以其修为已经不畏水,但由于天性的原因,若不是为了成总,他根本就不愿意跑到这种地方来,而且这里的环境也确实极大的限制了他的天赋神通。

毕方不是水禽,其天赋神通是炎火之精,在这样激流密布的阴寒深湖中感觉当然不会好受。而这次来到雪山碧玉湖的各派修士自不必提,就算是各路妖修中出身水族者也是极少,有的鱼或许能离开水面短暂的活动,比如黑鱼,但有谁听说过什么鱼会爬山吗?而且是青藏高原上的喜马拉雅山!

就算水族化形成妖超脱族类,可以离开水在人世间生活,但这种事情也不是水族之妖所喜好,更不是他们的天赋神通所擅长,所以此地精熟水性的妖修极少。除非已有脱胎换骨之能、超脱众生族类之别的妖王,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但喜马拉雅雪山上的环境同样限制了他们的天赋神通发挥。

而且众人只听说神器惊门将在喜马拉雅深山中现世,谁又能想到它最终会随成天乐落入这如碧海般的大湖深处呢!

众高手结阵初入湖中,并没感觉到什么凶险,就似进入了一片荡漾的、巨大的、难以想象的天然翡翠中。阳光透过湖面洒下,看水面外的雪山风景别有一番神姿。湖中的世界与盆地中截然不同,下潜到十余米至几十米深处,这里的水流已很少受湖表风浪的影响,相对较平缓的湖底生长着茂盛而多姿多彩的水生植物。

这里是人间生存环境最为严酷的世界屋脊,但它同时也是低纬度、高海拔地带,阳光辐射异常强烈,所以在十几米至几十米的深处湖底,水生植物的生长环境非常好,有的水草飘扬能长到几十米高,在水中密密麻麻一望无际,仿佛热带丛林,其中栖息着大量的鱼类和其他动物,宛如来到了另一个生机盎然的世界。

有的人比如年秋叶,满心期待入湖之后可以借助大阵与拂尘很方便的搜寻成天乐,但一进入湖中看见这密密麻麻的水下丛林就眉头紧锁。在这里神识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就算借助四神十二时大阵集合众人之神通,能感应的范围也比任何一人在外面要小得多,视线又受到如此茂盛的水草阻挡,还有如此之多的水生动物扰动,想找一个人实在太难了!更何况是一位刻意收敛神气的高手呢?

众人见到了不少五彩斑斓的鱼类,湖底的水草间还有奇异的虾蟹,渐渐往深处潜去时,远远地甚至偶见数丈长的大型怪鱼甩尾一闪而过。范采耀以神念道:“这是湖中最平静的地带,继续往深处潜游,大家就要小心了。”

湖底的地势也非常复杂,有些地方的坡度很缓,而有些地方则陡峭崎岖沟壑纵横,当潜入百米深处,光线已渐渐变得昏暗,水草不再那么茂盛,水流也变得复杂起来。虽然看不清楚,却能感应到附近有许多复杂的漩涡,深水中活动的鱼类渐渐变少,但体型却相对更大。

众人结阵各守方位,在水中呈一个环形,范采耀刚刚出声示警没多久,大阵就突然在水中打旋,于阵法中心带起了一个漩涡。原来是大阵一侧恰好触碰一道激流,众人运转法力这才重新稳住。仰玉人以神念道:“难怪范妖王几乎是紧跟着成总入水,却也没有找到人,这湖底暗流如此之险急,成总必然是直接随暗流去了深处。”

泽真也以神念道:“成总遁走之时自然可以如此做,可是我们搜寻之时却必须稳住身形环绕湖底而行,尽量不要放过每一片可能的地方。”

花膘膘问道:“以我们这种速度,何时才能搜遍?这湖太大了!”

范采耀则苦笑道:“搜遍?恐怕搜不遍,你再看看更深处就明白了。在那里别说是运转神识搜人,能自保就不错了,我们今天入湖只是来碰碰运气。”

沿湖底继续深入,感觉这座大湖几乎深不可测,陡峭的岩层裂隙密布,其中还有复杂的孔隙构造,与山体中的地下河道相通,也在湖中形成了交错的潜流。光线渐渐地暗下去,在几十丈深处几乎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只能凭神识感应周围的情况,众人竟没有探明这湖究竟有多深!

越接近大湖中央,湖底则越陡峭,宛如高原上的天坑一般,四周以及下方一片黑暗,抬头望湖面,只是一片朦胧恍惚的光亮。史天一以神念道:“进入湖中搜寻,才清楚只能碰运气而已,假如不是恰好到了成总的藏身处附近,我们根本不可能找到。如此既更觉担忧,但也松了一口气。”

他担忧的当然是湖底深处的环境如此险恶,成天乐身受重伤能不能挺得住?松了一口气是因为成天乐若真的找一处岩层裂隙躲了起来,刻意想把他找出来确实如大海捞针一般困难,就算神通广大也只能靠运气。

泽真又说道:“史道友倒不必过于担忧成总的安危,他在这水中应能无事,你们已经清楚我师尊和锋曾赐予成总一枚黑鱼妖王的玄牝珠,而据我所知,成总已用独门神通滋养祭炼这玄牝珠多日,随时可吸收融合之,以助脱胎换骨。”

年秋叶问道:“泽真师兄,你是说成总可能在湖底某处度换骨劫吗?假如真是这样,那太危险了,无人为他护法,哪怕一条鱼怪都是莫大威胁!”

泽真:“成总未必是在湖中历劫,但想在水中潜藏自保应无问题,他习练的既是妖修之法、号称一代妖宗,也应有吸收融合玄牝珠之秘法,此时恰好可用来疗伤恢复。若是真的在历换骨劫,那也一定会选择任何人都找不到的地方,不历劫成功则不会再出现。”

在这水底自然无法开口说话,众人只能以神念交谈,恰在这时范妖王突然抬头道:“湖面上光影动荡突变,必定是起了大风,盆地中天时已变,我们得立刻离开。”

……

当众高人结阵入湖的时候,在盆地边缘的一处高崖峭壁间,也有一个利用天然山洞经人工凿建的洞府,入口处悬空于绝壁上。刘大有与燕无欢正站在这里远望,只听刘大有道:“他们想入湖搜寻成天乐,你看能不能找到呢?”

燕无欢:“我非水禽,在那湖中也不能畅游搜人。金华、宣威二位长老昨天夜间已入湖搜索,发现要搜遍湖底深处不太可能,除非是运气特别好才会找到成天乐。他们说成天乐很可能已经殒落,而神器惊门却不知在湖中何处。”

刘大有:“那小子命大得很,不能就认为他已经死了,说不定正猫在哪条石头缝里疗伤呢。但只要他无脱胎换骨之能,就不可能长期在水里呆着,总有一天是要冒头的!阴寒水底可不是疗伤的好地方,要时刻运转神通法力护身,说不定会让伤势越来越重。……我只是有点奇怪,既然接应他的大批高手已到,这小子怎么还不出来?”

燕无欢:“当时我在现场看得清楚,成天乐落水时恐怕已神识恍惚,也料不到后来的情况。他若不肯放弃惊门,未确认安全或伤愈之前是不会再出现的,最后出手的那位金乌妖王就绝非他所能敌!”

刘大有眯起眼睛看着远方的大湖道:“入湖者有成天乐的心腹手下,他们之间可能有独特的感应方式,说不定真能把他给捞上来!”

燕无欢:“那样反而更好,也省得我们一番麻烦!”话中带着神念解释——

如今最大的问题就是不知成天乐带着神器惊门躲在哪里,如果他被众高人救出来了,也等于一块石头落了地。在这个与世隔绝、无法与外界联系的雪山盆地中,发生什么事情都有可能。从成天乐浮出水面的那一刻起,可能又会出现一连串的争夺。

据大有宗得到的消息,可不止一位高人暗中潜入此地,仅仅是从昆仑仙境中来的妖王就有好几位,而那只金乌应该是其中最厉害的。神器惊门现世的瞬间,出手最快的也是那只金乌,但并不代表其他人没有想法。

若惊门再度浮出水面,必然会引起二次争夺,万变宗那一批高手虽然不弱,但能不能保得住惊门仍是两说。而且燕无欢想到了另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他对四神十二时大阵也略有耳闻,此阵虽然强大,但那批高手也只有十二人,想同时保住惊门与保护成天乐,必然是两难局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