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18章、知神器既已现,非图之何淹留

梅兰德得到飞螭爪之后便携带陆吾神仑丹隐迹而去,昆仑修行界谁也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他可能是在闭关修炼某种神通或堪悟修为境界,因听到神器惊门将现世,闻讯之后刚刚赶到万变宗。

梅兰德正在内堂中询问訾浩最近发生的事情,正巧訾浩就接到了花膘膘的电话。梅兰德在旁边全听见了,当即拿过电话语气阴沉的交代了一番。梅兰德的建议首先是——尽量封锁消息不要让外界得知,以防止再生更多变故。

在万变宗中,目前也只能有总管訾浩和主事的执事甄诗蕊知晓,暂时不要告诉其他弟子,否则消息难免会传开。而此时此刻,从雪山碧玉湖撤出的前两批修士还在穿越青藏高原的路途中,也不可能清楚后来盆地中发生的事情。

碧玉湖一带很快就要被冰雪狂飚封山,非当世高人无法出入,这是绝佳的天然屏障。成总所面临不仅是他自身的伤势与那湖底的凶险,从外界因素来看,那些仍留在碧玉湖中居心叵测之人与闻讯赶去的高手才是更大的威胁。

很多高手可能并没有在雪山碧玉湖傻等,以他们的本事可以自如出入,听到神器惊门现世的明确消息之后再动身或动手不迟。如今神器惊门已现世,却随重伤的成天乐落入大湖深处,为这件事平添了太多的变数,难免有高手听闻消息赶去浑水摸鱼,所以暂时必须封锁消息、得知者越少越好。

至于仍留在雪山碧玉湖中图谋不轨者,众大成修士则须重点防备,无论如何要挺过这几天。梅兰德最后说道:“我需要三天时间准备,将在五天之内赶到那里,自会设法化解成总所面临的外界凶险。”

通完这个电话,众人并没有留在大帐中商议,都来到营地旁的土坡顶端围坐。星空下的碧玉湖景色仍静谧而美丽,而成天乐却在那湖底深处不知正经历怎样的凶险。年秋叶低声道:“幸亏我没有跟随第一批人撤离,否则此刻还正在路上,不清楚成总竟出了这样的变故!”

而石双却皱眉道:“方才梅长老决定封锁消息,不让宗门道场中其他弟子得知,暂时也不转告昆仑修行各派,但盆地中有些人还是可以与外界联系的,这不是我们单方面能做到的。”

云端午反问道:“这里与外界根本联系不上,我们带着卫星电话原本是多此一举,没想到这几日宁静的天象中恰好能用上。你觉得有多少人穿越青藏高原以及茫茫雪山,还会背着这么笨重的电源设备呢?如果有的话,也只可能是大有宗,但他们会对外界泄露消息吗?”

花膘膘皱眉道:“若大有宗对神器惊门有想法,必然不会泄露消息,那样的话只会引来更多的高手争夺。况且他们未必带着卫星电话,就算此时没通知任何人,事后也好解释,这里确实与外界联系不上。”

云端午又说道:“可是雪山屏障却挡不住某些高手,比如我手持凤凰毛现在就可以飞出去,这里必定潜藏着窥探成总及神器惊门的高人。再比如那只金乌妖王,她说走便可以走,也可能将消息泄露给外界。”

仰玉人却摇头道:“这种可能性很小,既然是那等高手悄然潜入此地,这么多天来都未露行藏,必然是为了神器惊门而来。如今惊门已现世,却落在湖中深处,他们必然不会轻易泄露出去、引其他的高手来与自己争夺,这些人的心思不难揣测。”

任道直站起身道:“那么此盆地中的其他人呢?假如他们就在这几日中撤离,一样会将消息散布出去。按梅长老的意思,又如何能封锁得住?难道我们要封锁盆地入口通道,不许任何人离开吗?”

泽真突然开口道:“只要不是曾向成总出手的凶徒,各派同道当然仍可自如来去。仍留在此地的修士,若是现在撤离,反倒是一件好事。梅长老希望暂时封锁消息,但我们不可能也没有理由封锁此地。更何况那些能自由出入的高人,我们想防也不可能防得住,只能尽量警戒吧。”

雪山碧玉湖中至少还有八百多人驻留呢,若有人这几日就撤离,为什么是好事呢?因为此间众人皆为神器惊门现世而来,或是心存妄想、或是就为了开眼界凑热闹。有人还没走是不甘心这么长时间的苦苦等候,不想在神器惊门尚未现世之前就离开,这种心情也完全可以理解。

可如今神器惊门既已现世,他们还留在这里想干什么?只能是两个原因,要么就是没有把握能安然穿越寒冬中的茫茫雪山,所以不得不留在这里过冬;要么就是仍对神器惊门有企图,知道成天乐携惊门重伤落湖,仍不死心想找机会谋夺之。

所以从此刻开始,离开雪山碧玉湖的人越多,就说明居心叵测者越少,对成天乐而言当然更安全。外面的路可不好走啊,从中印边境的喜马拉雅深山还要穿越冬天的青藏高原,若无飞天之能,想到达有人烟并能与外界联系的地方需要很久。

等这些人将消息泄露出去,有心怀叵测的高人闻讯赶来的时候,恐怕至少也过去五天了,这应该就是梅兰德约定五日之限的原因。至于梅兰德会以怎样的方法化解成天乐所面临的风险,电话中并没有详谈,总之这位客卿长老要用三天时间做一番准备,一旦准备好就会持飞螭爪飞天赶至雪山碧玉湖。

这时范采耀眉头一皱道:“说撤离就有人撤离,此刻便有不少人要连夜离开。”

星空下的雪山盆地,夜色风景依稀可见,众人正在说话时,营地两侧的草甸上已经有不少人匆匆向那通道处走去,半空中还有禽妖飞过,他们正在连夜撤离。泽真皱眉道:“想走就走吧,走得越快越多越好,冰雪狂飚就快来了!我等只须留意是否有凶徒混杂其中,一旦发现便就地斩除!”

十二位高人在夜色中隐匿身形,结阵飞天缓缓飘往那出入盆地的通道上空,悄然观望着连夜撤离的众人,空中也不时有禽妖飞去。年秋叶暗叹道:“有些行凶者我们认不出来,假如他们就在此时离去,我们也只能看着。”

花膘膘劝道:“能斩除多少凶徒就斩除多少,我们主要是为了震慑邪魔不敢轻举妄动,这样成总才会更安全。”

这一夜直至天明,雪山碧玉湖中的修士又分批撤离了四百多人。神器惊门已现世,他们若不想谋夺,那么仍留在此地等候严酷的冰雪狂飚已毫无意义,趁着天气晴好就赶紧走吧。有很多人的确是被白天发生的事情所震慑,终于放弃了染指神器惊门的想法,做出了虽不甘心但也是很明智的选择。

其中又有二十多名行凶者想趁着夜色逃离,他们没本事翻越周边的高耸雪山,只能从这条通道走,结果当然是被众人发现、当场斩杀。

天亮之后,仍不断有人离开,但已没有行凶者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就这么出现了,其实无论借不借夜色掩护,他们穿过通道时也逃不脱众高人的监视。到了中午时分,太阳升至大湖上空,盆地中竟荡漾起温暖的微风,已不见有人再穿过通道离开,决定走的人都已经走了。

范采耀望着阳光下的碧玉湖,突然说道:“我等结成四神十二时大阵不仅可以飞天,更重要的是神气法力一体运转,施展出的神通威力比单独任何一人都要强大得多。我们也不仅能以此斗法,还可以用于查探,昨天在幽谷中搜索藏匿的凶徒、在湖滩上搜寻散落的麻将,感应比平日都要敏锐得多。

此阵既可飞天,当然也可入水。那湖中深处我去过,环境异常凶险复杂,就算以诸位道友的修为,恐怕也不能长时间安然潜游、并施展神通四处查探。湖底不比空中,神识感应以及神通威力都会受到极大限制,我等若结阵入湖,应能查探得更清楚。”

任道直:“范妖王精熟水性,仍然由你主阵,拿着成总的拂尘。那拂尘不仅与成总的飞电石手串是一体的法宝,也是以成总的原身之物炼制,本门自有查探感应的秘法。”

花膘膘:“拂尘上的长丝虽是成总的原身之物,但也要在神识可及之内才能确定其原身位置。而成总这么长时间没出现,必然是收敛神气躲在十分隐秘处,除非碰巧离得非常近才有可能发现。以御器之法感应飞电石手串,恐怕还要更容易一些,就是不知成总是否还戴着手串?若是我躲起来不想让人找到,既已失落了拂尘,必然也不会将手串继续带在身边。”

范采耀:“那就交替以两种办法都试试,若我们这样都找不到成总,那恐怕就没人能找到他了。”

年秋叶:“既然如此,那我们还等什么?赶紧结阵入湖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