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17章、禽兽从类纳聚,君子慎乎所立

那妖王是以法器直击,原以为万无一失,没能得手完全是意外,她最后遁走时不想纠缠,所以连那三枚幺鸡也放弃了。金乌女妖王御器的神识一断,这三枚法宝就让仰玉人顺手收去,此刻她又想到了另有一百零五张麻将牌仍散落于湖滩各处,找回来研究其炼器手法及法宝妙用,或许能对那名最具威胁的对手有更多的了解。

在那么强大的法力激荡碰撞中,小小的麻将牌早就不知道飞出多远,但可以肯定并未落入湖中,只要仔细搜寻,就连碎片也应该能找回来。将三鲜放在一个舒适的软草垫上,众高人又结阵缓缓飞起,于离地面不远的半空地毯式搜索,以那最后的斗法处为中心扇面形扩大区域,居然将一百零五张麻将牌都找了回来,一枚都没有少!

众人又聚在三鲜周围,取出这一百零八张麻将仔细参详。它就是一副牌,看上去质地和手感完全一样,可高人以御物之法感应其妙用,还是发现了区别。后找到的一百零五张麻将是同一种材质,就取材于雪山碧玉湖出产的某种天材地宝、地底深处的一种石头。

那位金乌妖王并未赋予其多余的神通妙用,就是以大法力凝炼、令其坚韧无比,在那么强烈的法力交击中竟然一枚都没损坏,看来就是准备好要当暗器的。但是最后那三张幺鸡,却是以某种兽骨炼制,不仅坚韧无比还蕴含着很特殊的神通妙用,既与这种材料的物性有关,炼器手法中也包含了那金乌的天赋神通,看来早就预备成暗算时的杀手锏。

众人皱眉道:“这是何种材质呢?仿佛是妖兽之骨,可从来没见过种东西。”

这时有一人以虚弱的声音说话了:“我认识,这是狸力之骨所炼化,因为我的原身就是狸力。”开口者是三鲜道人,他此刻又悠悠醒了过来。

《山海经》有云:“柜山有兽焉,其状如豚,有距,其音如狗吠,其名曰狸力。”这种异兽的样子像小猪,但有分开的脚趾若爪,叫声又很像狗。成天乐以前没见过,所以第一次见到三鲜时,虽能够分辨其生机律动特征,却不知其原身为何物。

任道直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三鲜道友,你还是先歇息吧。”说着话他一拂袖,三鲜又晕过去了。这回可不是三鲜自己晕的,而是任道直施法让他进入一种休眠状态,以便更好的涵养、恢复神气。

然后那三枚幺鸡从任道直手心中盘旋着飞到了半空,飞舞的轨迹渐渐现出了火光,兽骨制成的麻将牌竟呈透明状渐渐变形,成了三根带着炎火之精的羽毛,羽毛随着火光的威力渐盛,又化为了三只烈焰飞禽。很显然这三枚幺鸡是一体的法器,合为一件法宝,不仅带有狸力之骨的物性妙用,那金乌妖王又以原身火羽熔炼其中。

毕方的天赋神通与金乌类似,都是炎火之精,所以他感应其妙用最为透彻。众人见此情景对望一眼,然后又不约而同地看向昏迷的三鲜,都点了点头。成天乐失落了飞电石法宝中的拂尘,被三鲜拣了回来,但三鲜自己的法宝却为了保护成总而损毁,本人也受到了重创。如今这三张幺鸡既是狸力之骨所炼制,那么正适合三鲜使用。

花膘膘沉吟道:“把这副麻将先收起,回头就交给三鲜吧。这其中还有金乌的天赋神通妙用,三鲜师弟还需下一番工夫才能体会掌握,任师弟可以帮他。”

任道直点头道:“不仅如此,此法宝并未彻底祭炼完成,还可以炼制得更加精妙。回头我亦用炎火之精助三鲜道友最终炼器成形,同时也教他如何操控使用,确实是一件趁手的法器。”

这时太阳已落山,天色渐渐黑了下来,那七十多名妖修打扫完战场又聚集到众高人身边,其中一人上前道:“诸位前辈,我等搜得一百二十七件尚未损毁的法器,另有大批妖修原身之物,或可入药或是难遇之天材地宝,尚需以法力进一步炼制加工,方可收存以待将来使用,请问该如何分派?”

此人来自昆仑仙境长右山,名叫温描俊、绰号病猫君,他是那一带二十多名妖修的小头目,此刻在这七十余人中隐然成了出面说话的首领。范采耀答道:“既然是你等所采得,那就由你等留着自用吧。”

温描俊赶紧摇头道:“我等并非为此而助成总,今日之举是为了报恩。况且斩杀群魔乃是众高人之力,这么多东西,我们怎么可能占尽便宜呢?方才大家都已经商量了,这些就是投门之礼,进献给万变宗收存、留待将来宗门中备用。这样一批东西,恐怕再难有机会搜集了。”

花膘膘心念一转,又想起了泽真方才说的话。和锋前辈当年于境外斩杀黑鱼妖王,不仅夺了其玄牝珠,而且取其原身中的天材地宝带回正一三山。那样一位神通广大的妖王凝炼多年的原身之物,往往是炼制威力强大的法宝的绝佳材料,可是和锋真人却交给刚刚入门的晚辈弟子试手修习炼器之道,最后全部损毁了。

这看上去好像很可惜,但也显示了和锋前辈对那位妖王的挫骨扬灰之恨。而对于那些刚刚炼器入门的正一门弟子而言,一上手就能以这么珍贵的材料修习炼器之道,是世间其他修士做梦也想不到的锻炼机会,也只有正一门这样的豪门大派才有如此手笔。若是换做万变宗,可万万没有这等家底。

如今这七十多名妖修既然在雪山碧玉湖出手相助并追随众高人,意思已经很明显,他们也想拜入万变宗受到庇护与指点,那么这一批搜集之物便是投门之礼。而万变宗如今也有责任和义务收留他们,无论是为了报答还是保护。

花膘膘想了想便点头道:“那么尔等就各挑一件趁手的法宝自留,余下之物以法力处置以便收存,暂时仍由你们保管。其余的事,且等成总脱险后再说。”

温描俊代表群妖致谢,先每人寻一件法宝自留,其他东西还是由他们先保管着。说话间天色渐黑,仰玉人道:“该带他们寻驻营之地了,不能停留在这里过夜,也不知这盆地中的冰雪狂飚何日会至。”

这七十多名妖修没有再解散,他们跟随众大成修士去了早已准备好的营地,就是原先叶铭等人所居住的洞府一带。那座洞府原是大雪所建,在盆地东北侧一条延伸入湖的山体余脉中,密林间乱石密布、石隙岩洞极多,而洞府入口处也非常隐蔽,前段时间还被叶铭等人在外围布下了警戒法阵。

三鲜原先就打算在这里越冬,守望禇无用的闭关之处,同时打探惊门现世的消息。如今众高人都决定留下来守护成天乐脱险,他也正好就在这洞府中疗伤。这座洞府最多只能容纳十余人清修,还要给三鲜留单独的静室,当然不可能住下如今这么多人。

好在附近的情形众高人早已摸清,有不少天然的石隙、岩洞经过一番凿建,也可以成为众妖的临时洞府,至少在众高手的照应下大家越冬是没有问题的,聚在一起也更加安全稳妥。不知那冰雪狂飚几时会至,反正就是这几天的事了。

赶紧组织众妖就在附近一带选择合适的地点凿建安身之处,尽量赶在明日之前全部能够容身。至于各处临时洞府中的细节,比如如何能住得更舒适、更适合定坐清修,可以回头慢慢再弄。

留三鲜于那座核心大型洞府中养伤,七十多名妖修则于外围周边一带各建安身之处。花膘膘等高人虽信任这些妖修,但也知分寸,并没有告诉他们大雪与禇无用也在这里,指引众妖所凿建的临时洞府,也都刻意避开了褚无用的闭关处附近。

从众妖建立的越冬营地,穿过乱石堆和树丛,远远地能望见湖边的草甸上有一片巨石密布的地带,便是前段时间盆地中众人聚集打麻将的“赌场”。再往前望,可远眺碧波荡漾的大湖全景,这里也便于观望和监视。

十二名大成修士安顿好众妖之后,并没有留在此地过夜,他们结阵飞天又回到了那片被土坡环绕的营地中。今日事发突然,年秋叶等人穿过大湖赶往冲突地点时,行李装备还全部丢在营地里呢,包括已经收拾好的帐篷、各人携带的背包等等。

当即又搭起大小两顶帐篷,请仰玉人、年秋叶这两名女修入小帐休息,可是她们却不愿意休息。在大帐中又取出卫星电话接上携带的电源,花膘膘联系上了万变宗,那边是总管訾浩接的电话。得知盆地中的突发变故,訾浩大惊失色,甚至一时不知所措,恨不得组织万变宗的所有弟子立即杀到雪山碧玉湖。

恰在这时,电话又被另一个人接了过去,说话者竟是许久没有音讯的万变宗客卿长老梅兰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