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16章、冰峰焰燃血色,玉湖光碎金波

假如一个人单独进谷搜索,想找出那些凶徒肯定相当不容易,可是十二名高手结阵展开神识,后面又跟着七十多位化为原身的禽妖兽妖,沿盆地转圈地毯式扫过,躲在各处的行凶者纷纷被搜了出来并当场斩杀。幽谷中不时传出求饶与呼号之声,偶尔夹杂着短暂的斗法轰鸣。

搜遍大半个谷地,连斩近二十名妖修,竟然还意外的搜得好几枚落雷金。他们是呈螺旋状由外向内环绕搜索,当又一次接近谷口时,爆发了最猛烈的一次斗法。剩下的十余名凶徒来自昆仑仙境的同一个地方,也相当于一个小团伙,他们原本钻入地下藏在一处。

这些人眼见躲不过去了,于是蹦出来做最后的生死一搏。四神十二时大阵正好小试牛刀,各色光华劈落、轰鸣声连连震响,片刻之后烟尘散尽,这十余名妖修皆已伏诛,至此,逃入谷中的行凶者一个都没跑掉!但那红发金乌并未出现,她可能已不在此处。

此刻再统计一番,曾向成天乐出手的三百一十六人中,只有百人逃窜入盆地潜伏。其中有些人是可以认出来的,有些人却不太好辨认,要么是因为没人看清其形容,要么当时他们是以原身飞在天上的禽妖。

并非人人都有成天乐那等本事,就算是成天乐也不可能在那种场合将所有人的生机律动特征皆分辨清楚。那些禽妖若落地化为人形,众人恐怕也不会认识。他们当时逃窜的速度也是最快的,大部分见机不妙都溜走了。但无论如何,众高人今天表达了明确而坚决的态度,那就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再谋害成天乐——否则这些被斩者就是榜样!

当众人再度走出谷口时,天色已近黄昏。半轮落日浮于远方的雪山之巅,霞光将山脊线染成了一片火红,宛如白雪燃烧着映出了血光。湖面上荡漾着淡金色的碎波,而上方以及东边的天空,色调由深蓝渐渐过渡到浅黛,湖光山色仍如此之美!

可是再看近处,从谷口到湖滩这短短几里之地,一片狼藉散落着各种禽兽的残尸。方才很多人都已经撤走,可此刻又有不少人悄悄回到了这里,就在方才的“战场”上翻拣着什么东西,他们一见众高手出谷,又纷纷悄然退避。

他们是在找“宝贝”,那些被斩者的法宝以及随身携带的各种东西当然也散落此地,更重要的是,这里有各种妖物的原身遗骸。妖修原身自古以来就是很重要的天材地宝来源,其中有很多材料具备天然之物所没有的特性,若能以之炼制成器,甚至可发挥其原身天赋的某些神通妙用。

平日在世间遇到一位妖修都很不容易,就算斩杀之,其原身骨骸未必就已修炼成天材地宝。但在此时此地,有很多平时根本见不到的珍禽异兽被斩杀,必然有大量别处难寻的天材地宝,恐怕是很多人做梦都没想到的情况,于是又有人跑回来搜寻。

见此情形,范采耀皱眉道:“趁机想拣便宜的还真不少!花师兄,泽真、玉人二位道友,我们是否要打扫战场呢?”

仰玉人微微一蹙眉没有说话,这位窈窕秀媚的女妖王也是一家大公司的高管,她或许觉得这么做有些不太合适,那些妖物都已经斩了,难道还不放过他们的尸骨和遗物吗?花膘膘看了跟随在后面的七十多名妖修一眼,然后又望了望大家,他虽然也没说话,但众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泽真面如寒冰道:“诸位,你们当中想必有人早已知道,想当初成总拜访正一三山时,我师尊和锋赠送他一枚玄牝珠,得自师尊多年前亲手斩杀的一位黑鱼妖王。那妖王在人间作恶多端,我师叔和霞也不幸殒落于他手,你们可知我师尊斩妖之后是怎么做的吗?采其原身中的天材地宝带回正一三山,交由刚刚修习炼器之道的晚辈弟子试手,最终全部损毁、挫骨扬灰!”

这位真人话一出口,余者都不好吱声了,而且泽真的声音很大,就像故意要让大家都听见。范妖王回头朝那七十多名妖修喊道:“你们没听见吗,还傻站着干什么?有谁若想打扫战场,现在就抓紧时间,赶在天黑之前!”

众妖大喜过望,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既不会矫情也不懂矜持,甚至也没有很多顾忌,闻言随即各展身形奔向方才的战场。还有十余人则转身又跑回了幽谷之中,方才在谷中搜斩那三十名藏匿的凶徒时,这些人也出手了,他们当时就想打扫战场来着,可是当着这些前辈高人的面,没好意思也不敢先伸手“抢”东西。

在他们看来,就算要搜拣“战利品”,也应该是这些以大神通斩妖的前辈高人们先来,剩下的东西才轮到他们。但现在众人又都反应过来了,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在场的前辈高人们亲自动手呢,他们自当代劳。

不过范妖王可不是让他们代劳的意思,这位昆仑仙境来的妖王和其他大成修士多少有点不一样,他明白这里很多妖修的脾气与行事习惯。今日众妖多次出手相助且一直追随,那也不能总干脏活累活而没有好处吧。方才众人刚一进谷,盆地里就有不少人溜回战场拣便宜了,既然如此,还不如让这七十余名妖修来打扫战场呢,必然能搜刮到一大批平日根本见不到的好东西。

仰玉人看了雪山上的落日一眼,突然说道:“那我们也去打扫战场吧,最后出手的那位红发妖王打出了一百零八枚法器,散落湖滩并未收回。我等尽量将其找全,或许能从中发现那只金乌神通手段的某些端倪。”

今日当湖岸边突然出现姑苏人烟景象时,潜藏于人群中的金乌妖王突然出手,打出的法器竟是一副麻将,应该就是最近在雪山碧玉湖中所炼制。其中一百零五枚就以最纯粹的御物手法击出,飞出去就没打算收回;而另有三张幺鸡则是以御器手法控制,当那人烟景象碎灭之后,化为飞火流星直击成天乐,却被仰玉人等三名长老施法所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