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15章、结大阵共安危,随高人同进退

守在谷口外等候的时候,众人才有时间细聊别的事情。万变宗几位大成执事则向仰玉人、高朴、高拙等三位武陵乡长老再三表示了谢意,若不是他们在最后关头出手掩护,成天乐断不能逃脱那位红发妖王的毒手。

武陵乡有二十五位长老,成天乐曾在当地见到了十六位,另有九人常年驻外,极少有人知道他们的身份。这次三位长老接到了武陵乡长老会的通知,特意来到雪山碧玉湖接应,假如是云端午得到了神器惊门,那当然是好事,他们需要协助掩护云端午安然离开此地。如果是与云端午同行的成天乐等人得到了神器惊门,他们也会出手协助。

武陵乡在外的妖修不少,比如成天乐曾认识的靳晓夜,这次来的也不仅是仰玉人等三位长老,但其余人已经在前两天就撤离了,只有这三位长老留了下来,因为云端午还没走。他们接到的武陵乡长老会的命令就是——在云端午之前到、在云端午之后走。

云端午叹息道:“原本我们今天便要离开,却没料到会出这种事,我暂时不会走了,既然身为万变宗的客卿长老,就要与众人一道留下来守护成总安危。”

仰玉人答道:“我平时工作挺忙的,为见证众生百态而入世,找了个大公司干了好几年,成天在各个城市出差,也难得有机会闲下来于这雪山之中度一个假期。”言下之意,她也要留在这里与众人共同进退。

高朴、高拙这两位长老很特别,形容相类看上去就是一对人间兄弟,而实际上他们还真是兄弟!一窝所出的山野兽类,竟先后都开启了灵智,这已经是个奇迹了。他们当年被武陵乡的前辈长老同时带回村中,也先后修为大成、如今皆已突破真空妙有之境,简直堪称一段传奇。这两位长老既是奉命而来,当然也决定与众人一起留下。

众人正在说话间,泽真突然侧身一弹指,一柄长剑从背后飞至半空,一道闪电惊雷随即劈落。谷中众人正分批走出来从两边撤离,方才逃入幽谷中的行凶者也听说了状况,知道有一批杀神正堵在谷口呢,假如不赶紧溜走恐怕就逃不掉了,于是就躲在人群中企图蒙混过关。

众人虽在交谈,其实时刻都在关注着谷口的动静呢,旁边还有七十多名妖修瞪着眼睛盯着,两名混在人群中的行凶者刚出来就被发现了。泽真出手是最快的,而且神霄天雷剑劈得极准,中剑者眉心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焦痕,全身上下别无任何伤口,随即倒地而亡化为一头兽妖的原身,而他身边之人丝毫未受波及。

还有一名行凶者见此场面赶紧急转,又向谷内飞奔而去,泽真弹指一引,那空中悬剑又发出一道惊雷霹雳正中此人后心,将之斩杀于谷口。泽真弹指斩二妖面不改色,但那些正向谷外走的其他人却都大惊失色,赶紧脚下生风飞遁远离,唯恐被误伤了。

泽真冷笑道:“想这么溜走,简直是白日做梦!”

花膘膘亦说道:“等谷中众人撤空,我等将入谷搜索余孽。他们已无路而逃,所以才混入人群想侥幸脱身,如今生路已断,恐成困兽之斗,待会儿我们也要小心点。”

仰玉人也说道:“花道友所言极是,如今成总安危未定,我们这些人就是他的倚仗,可千万不能再出什么意外,否则成总就无人守护了。……需要重点防备的并不是那三十名凶徒,我亲眼看见最后出手的那位红发妖王也退入幽谷,此人至少有出神入化之能,修为在我们任何一人之上。如果我们落单与之遭遇,也是非常凶险的。”

花膘膘眯起眼睛道:“如今非常时刻,我有一个建议,不知老范、道直、石双你们是否赞同?我想就算成总在此,他也会点头的。”他的建议就是将万变宗秘传四神十二时大阵也传给泽真、年秋叶、易塞北、史天一等人,这样一来众高手就可以结阵对敌、飞天搜寻。

事情也真的很巧,除了伤重昏迷的三鲜之外,此刻在场的大成修士不多不少正好十二人,且有两位有飞天之能的妖王,恰好能布成飞天之阵。四神十二时大阵的秘传,也是成天乐赠送给武陵乡长老会的“礼物”,仰玉人、高朴、高拙三位长老虽未来得及修习,但此刻得授也是顺理成章。

况且就算不经过今日一战,大家原本也都是自己人。花膘膘临时做出这个决定,任道直等人当然没有反对,万变宗众大成执事当即就讲解了四神十二时大阵的演化之妙。这样一套复杂玄妙的阵法,在短短半个时辰之内当然不可能悟透,但众人皆是大成修士,可用神念心印交流。

神念心印中留下整套阵法的玄妙,日后可慢慢参悟,有些阵法运转之道还需要实际演练才能掌握透彻。而此时此地,大家只重点解悟一个内容,便是如何结阵飞天、攻守一体,以满足目前的需要。

此阵不可轻传,不仅因为它是万变宗的宗门之秘,而且必须得是完全能信得过、彼此可性命相托的自己人才能一起施展。比如十二人结阵飞天,假如有一个人心怀犹豫或者不可靠,突然将神气法力一收撤出阵式,那么其余十一人也就等于脱离了整体攻防,假如他们正在高空的话,那么其中不会飞的就会当场从天上掉下去!

待阵法传授已毕,又重点讲解了结阵飞天、攻防一体之道,众人推修为最高的范采耀主阵,待会儿入谷之时,仍然让易塞北抱着昏迷的三鲜。既然是结阵,就没必要让每个人都单独出手,易塞北飞天之时抱着三鲜就可以,只需运转法力协助其余十一人形成整体攻防。

花膘膘最后点头道:“我们这样进谷,就算遇到那红发女妖王,也可以应付了!”

年秋叶却说道:“其实我最担心的并不是在谷中遭遇,那妖王有出神入化之能,自可飞越雪山绕道而去,不必从这道谷口里走出来。她若早已退走,此时恐怕又潜入盆地之中,找个隐蔽之处进入深湖,我等也发现不了。……就怕她已在水中搜寻成总!”

毕方恨恨的摇头道:“秋叶仙子不必太担心,就算她已经入湖,应该也找不到成总,连范妖王都不能,她就更不能了!”

范妖王皱眉道:“我之修为离苦海岸边尚有一步之遥,就这一步却如万里之难;而那人早已度苦海劫证出神入化,甚至可能有阳神显化之能。任师兄为何如此说,难道已认出她的原身是何物了吗?”

毕方咬牙切齿道:“若是别的妖物,我只远远地看了一眼,当然不可能认出来。可那娘们是只三条腿的火鸡!同为天地化生之灵禽,我怎会没有感应?”话中说的虽是火鸡,但神念中有更清晰的解释,那红发女妖王的原身是一只金乌。

同为天地化生之灵禽,天赋神通又都是炎火之精,可是毕方只有一条腿,金乌却有三条腿,更何况她还是重创成天乐的原凶,难怪毕方提起来会咬牙切齿。既然度苦海有出神入化之能,其人的修为早已不受原身之限,想入水搜寻成天乐当然也可以;但另一方面,在那阴寒的高原深湖中,金乌也同样发挥不了最擅长的天赋神通。

掌握内息者皆可入水、能潜游很长时间,已有脱胎换骨修为者超脱众生族类之别,在水中潜游更是没有问题。但是由于天赋神通的不同,原身更精熟水性者自然也更能发挥神通威力,在水中的神识也比同等修为者运转得更为自如,范妖王便是如此。

那红发女妖王的修为虽比范妖王更高,但在那种环境中,天赋神通威力此消彼长,她想搜寻成天乐未必比范妖王更容易。成天乐刚入湖,范妖王紧接着在第一时间就入水,他都没找到人,又过了这么长时间,那红发金乌再进去恐怕就更找不着了。

年秋叶闻言心下稍安,而幽谷中众人也走空了,再没有人继续出来。易塞北抱起昏迷的三鲜,范采耀主阵,十二名大成修士结阵缓缓飞起。谷外还有七十多名修士呢,他们也喊道:“众位高人前辈,也让我等跟随吧!”

花膘膘点头道:“多谢诸位有心,那你们就步行相随吧,正好可以变幻原身协助搜索凶徒。”这七十余人先后出手救助成天乐、帮助众大成修士,在雪山碧玉湖中已经形成了一个同盟。出手的同时也等于树敌,他们此刻也不便分散四去,继续跟随众大成高手共同进退是最佳、最明智的选择。

那落雷幽谷也不小,周围是壁立千丈的雪山,只有一个谷口可以出入,在这雪山碧玉湖相当于绝地中的绝地。众高手结阵,沿着盆地边缘飞过,展开强大的神识搜索。那些行凶者已纷纷躲到了岩隙山洞等隐蔽之处,有的还化出原身钻到了土层之下。这两天此地被那些找寻落雷金者挖了很多坑,正好可以藏身。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