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14章、举凶必有重谢,续恶定诛不饶

有些惊慌四散的小妖不走运逃错了方向,比如见泽真杀来却逃向了左侧,恰好迎上了年秋叶的剑光与范采耀的长尾。而从中间向两侧奔逃的,又陷入了化龙池的纠缠或花膘膘祭出的飞沙迷雾之中。

更搞笑的是,有人张牙舞爪的乱跑乱叫,叫了半天却发现没事,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根本没对成天乐出手,年秋叶等人现在也不会向他们出手,白白的担惊受怕了半天。很多人都意识到这一点了,所以他们并未惊慌,就站在原地不动或者赶紧远离那些曾向成天乐出手者,大开杀戒的众高手就更加容易确定目标了。

行凶者四下逃窜,又被杀至的高手追击,他们祭出各种法宝企图防身保命,其实下场还不如赶紧逃呢。也有成伙的妖修惊慌之后企图组织起来反击、包抄这些高手的后路形成围攻,但别忘了后面还有仰玉人、高朴、高拙、云端午、易塞北等五名大成修士在掠阵呢。

这五人没有主动冲出去大开杀戒,只是在后方掠阵缓缓向前推进,凡是冲向这边企图逃入湖中者,一律被他们喝止;继续前冲想动手的,他们也毫不留情的斩杀,算是让前方七人无后顾之忧。

有些人站着不动、有些人听命逃离,还有人则出手相助众大成修士,他们就算不能斩杀那些行凶者,也三五成群结阵祭出法宝,阻止那些人逃窜。这番一边倒的厮杀,自年秋叶挥剑开杀戒始,也是至年秋叶与范妖王从湖滩边直杀到那山崩阻塞的幽谷入口处止,众高人所过之处是尸横遍野!

参与者不仅有七名大成修士及后方掠阵的五位高手,先后还七十多人也出手相助了,他们主要是结阵阻止行凶者逃窜。逃窜者只要略一斗法纠缠,随后就被杀来的高手给宰了。这一番冲杀之战,众大成高手共斩了一百六十二人,其中有一百五十八人是妖修。

还有很多人原先是在那幽谷之内,当谷口处突然山崩,他们当然也尽量远离避入山谷深处,后来发现外面的动静不对,有好奇者想冒险翻越烟尘尚未散尽的谷口出来看动静,能飞的就飞出去,不能飞的便翻越堵塞谷口那几十丈高的巨石堆。

可是谷中人还没有来得及出去,就见有些禽妖展翅飞窜入谷,然后又有不少兽妖连滚带爬的翻越谷口逃了进来,询问之下才知道外面出了什么事情,而各派高人与万变宗已大开杀戒。

年秋叶一直冲杀到谷口处,还想越过那堆崩落的巨石继续追杀进谷内,却被范妖王及时拦住。冲进狭长的谷口太冒险了,在另一端很容易遭遇埋伏被人围攻。这幽谷是一处绝地,只有这么一个出口,假如继续追进去,必然会引起聚集在那里没有退路的凶徒们誓死反扑,而且里面还有五百多名不明状况者。

最重要的是,众人的神气消耗都很大,杀了这么多人当然也累了。再回望湖滩,留下了那么多具兽妖、禽妖的残尸,有一百多人傻傻地站着,另有七十多人走了过来缓缓聚在一起,他们都是方才出手帮忙的。

花膘膘一看,其中大部分人都眼熟,他们要么曾去过万变宗参加宗门道场凿建、得到过万变宗的指点与帮助,要么就是前些日子曾于风暴中遇险、被万变宗营地所救,但还有二十多号人是生面孔,以前从来没见过。

花膘膘收起法器上前拱手致谢,并询问他们为何会出手相助?

有一位陌生的妖修上前答道:“这谷口山崩之时,我们就站在成总身边,若不是成总施展大神通阻挡巨岩坠落,我们这些人都已经没命了。可能只有我们看得清楚,是成总腕上飞出的法宝手串于空中布下玄妙大阵,才给了我们活命的机会。

可是等我们脱离险境之后,却发现方才同样被成总所救之人,竟然出手围袭成总!我等深感义愤也曾出手帮成总抵挡攻击,只可惜势单力薄没有起到太大作用。但既然已经动手了,又见诸位杀至,也当继续相助,不仅仅是为了报恩!”

云端午等人也与众修士在谷口外聚合一处,他点头道:“原来如此!可惜当时我们都不在场,仰玉人等三位长老站的位置太远,三鲜急于救护成总,并未来得及仔细观察都有何人出手,而你们也在场就更好了。多谢诸位今日的义举,斩妖除魔之事不必勉强,但请大家都细述所见——当时都有哪些人向成总出手?”

这七十多人也都是见证者,他们纷纷开口描述了各自所见,汇总所有信息核对的结果,今日谷外先后出手袭击成天乐者共有三百一十六人。被成天乐当场斩杀与撞死了五人;后来欲冲向湖边,被云端午和任道直在空中斩杀了十七人;方才七位高手大开杀戒、又斩杀了一百六十二人。

也就是说三百一十六名凶徒中,有一百八十四人已伏诛,还有一百三十二人逃走了。方才场面很混乱,众人分别只看清了一部分情景,回头总结分析,逃进幽谷的行凶者应有三十余人,还剩下百来号则已窜入苍茫盆地中。

石双在万变宗中一直沉默寡言,今日化为猛虎原身一番厮杀,那天性中的凶悍霸气毕露,此刻低吼道:“绝不能让那些人生离雪山碧玉湖!首先就从这幽谷中开始清洗,既然只有三十人,那就让他们一个都别跑掉!”

泽真点头道:“该当如此!但谷中还有数百修士可能不明状况,先通知他们发生了什么事,请无关者暂时撤离幽谷,我等绝不会为难。但那三十人是绝对不能再放走了,出谷者则斩之,就算躲在里面不出来,我们等人走光后再冲进去搜遍谷地。”

任道直、范采耀飞天进入了幽谷之中在高空上展开法力传音,告知犹停留在幽谷中的众人发生了何事、万变宗为何要开杀戒、要杀的又是哪些人,请无关者暂时撤出幽谷。若是敢包庇或回护凶徒者,万变宗也一样不会客气。

这完全就是要赶尽杀绝的架式,并非万变宗以往一贯的行事风格,但事出有因,谁也不能说他们不可以这么干!假如有成天乐在,他们可能不会如此行事,可如今成天乐偏偏不在场,万变宗群妖无首,也都被一番血战激发了天性中极为凶悍的一面。

这些大成妖怪可不是家养的宠物,平时看上去人畜无害的样子,可一旦发起狠来,有哪个是好惹的?若没有成天乐约束,他们的凶性发作时恐怕谁也拦不住。而今天这种场面,偏偏又是那些行凶者自找的。成天乐所率领的这一队大成修士,原本是要掩护盆地中的众人安然撤离的,此刻却成了大开杀戒者。

乔彩凤与石野等当世高人都曾感叹——有很多人将走不出雪山碧玉湖了。但恐怕没人会想到,今天这么多人并非死于严酷的冰雪狂飚,而就是在这宁静祥和的晴日中、风雪未来之际,便自寻死路被斩落。

万变宗众妖表现得还算克制,任道直虽率先杀人,但只是阻止一批禽妖冲入湖中追击重伤的成天乐,当时并没有主动冲出去。可今日在场有组织的大成修士实际上分两拨,一拨是花膘膘、任道直、范采耀、石双等四名万变宗大成执事,另一拨是仰玉人、高朴、高拙、云端午等四名武陵乡长老。

这两拨人各自都会共同进退,但他们谁也约束不了另外四名来自昆仑修行各派的大成修士年秋叶、泽真、史天一、易塞北。易塞北与成天乐私交不错,但曾经也仅有一面之缘,他与武陵乡众长老守在后方掠阵,后来也是他在照看晕迷的三鲜。

率先开杀戒的不是万变宗,而是逍遥派弟子年秋叶,接着冲出去的是泽真与史天一,在场众人谁都没办法,万变宗四人紧接着就开杀出去了。而云端午与武陵乡众长老以神念紧急商议,他们虽没有大造杀业,但也跟随掠阵,不让人从后方逃窜。

燕无欢曾说过,假如万变宗没有了成天乐,必然群妖无首。而就在此时此地,这支大成修士队伍失去了领队者成天乐,也一样有短暂的混乱。别看成天乐成天笑呵呵的并不爱指手画脚,可是只要他在,这些人就会听从统一的指挥、等于有了主心骨。

十二名大成修士加上一名晕迷不醒的三鲜道人,另有七十多名妖修聚集,向盆地中的众人发了话,然后就在谷口外列阵守候。很多人分批走出了幽谷,迎面就看到了尸横遍野的场景以及杀气腾腾的一众高手,不禁心惊胆战。

但众高人并没有随意出手,而是继续以神念传达讯息,表示今日之事不涉无关之人。花膘膘等万变宗大成执事经过紧急磋商,也发布了悬赏与警告:尚有百余名凶徒逃散于盆地各处,若有谁知道这些人的踪迹或藏身处,只要能提供消息,万变宗必有重谢!同时也严正宣布,若有人还想潜入湖中欲对成总不利,万变宗定斩不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