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13章、冲战大开杀戒,当斩除患务绝

其实在刘大有的内心深处,也希望这些人能斗个两败俱伤,他甚至还可以继续做好人,事后去救助死伤者,并趁机派人入湖找到成天乐并得到惊门。可惜事态并非像刘大有所期待的那样发展。

三名大成修士冲出去杀人的时候,湖面上扑哧一声响,一头巨鳄跃到半空,正是范妖王的原身。范妖王向花膘膘等人发来一道神念:此湖太大、太深,湖底地势太过复杂,深处宛如陡峭的天坑,崖壁上孔洞裂隙遍布,激流交错有无数漩涡。他虽然从成总落水处及时潜入,还能感应到水中留下的一丝血腥味,却找不到成总的半点踪迹。

前方混战方起,花膘膘正眉头紧锁满脸忧虑,闻言心中松了一口气,但同时忧色更深,以神念大喝道:“老范、老任、石双,怎能只让各位高人同道出手?我万变宗也开杀戒吧,能斩除多少凶徒算多少,尽量将后患断绝于此时此地!”

行事一向稳重、老谋深算的花膘膘为何也突然变得这么冲动,号召万变宗几位大成执事一起下杀手?花膘膘不是不想冲出去动手,他刚才已经忍得很辛苦,但他第一念是要保护成天乐的安危,期望范采耀能在第一时间把成总从湖中救出。

假如是那样的话,场面很可能会起二次混乱。因为成天乐不知下落也就罢了,如果又看见了成天乐,很多人可能还会出手抢夺神器惊门,谁也不知这里暗藏的高手还有多少?比如最后重创成天乐的那位妖王至少有出神入化之能,她这么多天来在雪山碧玉湖中却从未显露真容。

所以比救起成天乐更重要的是,如何带着身受重伤的成总安然离开?在花膘膘眼中,成总当然比神器更重要,若实在万不得已,宁愿放弃神器惊门也要安全带走成天乐。而范采耀入湖并没有找到成总的踪迹,花膘膘反而暂时松了一口气。

以范采耀之能,抢在第一时间入湖都没有搜索到成天乐,只能说明两件事:要么成天乐被湖底的激流带到了凶险不可测之处;要么成天乐自己躲起来了。因为成总入湖之时很多人看得清楚,虽身受重伤却没有失去意识,而后一种可能性更大,否则范采耀不可能找不到。

成天乐入水之时不清楚后来的状况,当时有那么多人围袭,其中甚至还有出神入化的高手,他的第一反应必然是要借助湖底地势躲避追袭。成总要躲,肯定就不想让人找到,哪怕是出神入化的高手都不可能轻易发现,所以连范采耀都没找到。

而花膘膘随即就意识到另一个问题,他们这些人在湖岸边布下防线,却不可能真正挡住想入湖搜寻者。这湖太大,方圆有三十里之广,仅仅是湖岸线就有百里之长,周围分布着流石滩、草甸、丛林和起伏陡峭的乱石山崖,就他们这几个人,不可能完全阻止众人于某个隐蔽处潜入湖中。

假如在天气晴好的情况下,还可寻高处远眺碧玉湖全貌,但就算看见了有谁穿过湖滩入水,也来不及赶过去阻止。若等到天气有变、风雪呼号之时,就更不可能知道有谁入湖了。众人此刻布下防线拦在湖边,是因为特殊的情况,因为盆地中的众人都聚集在此地,恰好看见成天乐带着神器惊门就在这里落湖。

但肯定也有人反应过来了,并不硬闯这条防线,而是绕到远处从别的地方悄悄潜入湖中,刚才有不少人已悄然离去,包括那位红发妖王亦飞退入幽谷不见踪影。那么现在的第一选择,就是尽量不能让这些心怀歹意者离开,那些当斩之人,能杀多少便杀多少!

这也是难得的机会,否则哪里还能再将这些人聚到一处呢?万变宗当然不能滥杀无辜,可在场至少有二百来号人已确定曾出手袭击成天乐,那就不能放他们走了,否则等此地众人一散,难保他们不会悄悄下湖去搜寻成总,万一碰巧找到了怎么办?

今日这幽谷内外聚集了上千号人,可以说仍留在雪山碧玉湖的修士,除了大有宗一干高手之外,其他的人都来了。但事发时并非所有人都在场,山谷外有五百来人,而山崩之后,还有五百来人在幽谷之内,并不清楚谷外发生的事情。

那幽谷内的五百来人中,也难保没有居心叵测、肆意妄为之徒,他们没向成天乐出手是因为并不在现场,假如听说了消息,未必不会打成天乐的主意、找机会潜入湖中企图杀人夺宝。而在湖底深处干这种事,有两个最大的好处,就是难以被人发现、事后他人也不好追究。

假如某人得到了神器惊门,藏匿了很久才现身,完全可以宣称他在湖中只找到了神器,而不知成天乐的去向。成天乐要么是入湖之时因为伤重松手失落了惊门,要么是已经殒落了,反正这些都是有可能的情况。

所以今日必须开杀戒,杀的人越多越干净越好,这样不仅能给成总留的后患最少,而且也能震慑那些想动手却没有动手的人,他们乱打主意之前也得仔细掂量掂量——万变宗是什么手段、对成天乐出手者又是什么下场!

老狐狸的脑筋转得极快,一见年秋叶、泽真、史天一等三人已经动手,而范采耀在湖底又没找到成天乐,立刻招呼万变宗的大成妖修们也杀了出去,同时在神念中解释了自己的想法,告诉大家出手一定要狠、不能有半点犹豫,既然动手了,也就没得选择了!

史天一展开化龙池,泥沙土石成浪涌动困住不少妖修,浪涌卷出发出一波又一波攻击。有人四散奔逃,有人定住心神祭出法器对抗还击。这时就听一声虎啸,尖牙利齿光影与生风虎尾在浪涌中袭来,幻化的血盆大口将那些发起还击者不断吞噬撕碎。空中也传来一声长鸣,一头毕方展翅而至,十八支带着火焰的金色飞刀笼罩漫射,将那些企图飞起或者逃离者格杀当场。

年秋叶连连挥剑,带着纵横四射的光华杀入了人丛,凡是曾向成天乐出手、已被确认者,剑剑凌厉斩之毫不容情,剑光中秀发飘飞身形曼舞,她杀人杀得最美!但她冲到了人群最密的地方,很多妖修欺她是一个女子,并没有尽数惊慌逃散,而是祭出法器相斗。所以年秋叶的处境反倒是最危险的,可她咬牙不退挥剑起舞步步上前。

这时传来一声震吼,一条巨鳄腾空而来,挥起带着板甲巨齿的长尾当场扫落几只企图从空中偷袭年秋叶的禽妖,接着长尾化出无数道带着巨齿的幻影,扫向四面八方,斩杀那些见势不妙开始四散奔逃者——这是范妖王采耀掩杀而至。

范采耀化出原身在空中飞得并不高,立刻吸引了很多法宝的攻击,他怒吼声中祭出无数獠牙状的光环盘旋护体并发起还击,有些攻击也穿透了护体光环直接打在他的原身上,可这位范妖王的原身之强悍与成天乐也是不相上下,硬生生地接下继续攻敌。

花膘膘最怕年秋叶再出什么意外,所以让修为最高的范妖王去掩护策应年秋叶。至于史天一那边,因为是用神器化龙池发起了大范围群攻、缠住的对手最多,所以同时让任道直与石双两人去配合。而这只老狐狸自己祭出一支长索,呼啸展开抽在地上,土石飞溅、烟尘四起,其中夹杂着摄魂迷雾,长索中还射出无数道锋利的飞针。

花膘膘向来都喜欢玩心眼,很少见他动手斗法,但他出手时也很符合自己的风格,搞得飞沙走石搅乱神识,却趁机以迷雾惑人,并暗中散射细如毛发的飞针取命。花膘膘是跟着泽真一起杀出去的,专门拣漏,有不少人四散惊逃却恰好落入烟尘迷雾之中。

泽真祭剑于身前,走得看似不快,却每一步都踏出很远,神霄天雷之威从天劈落,一步便斩一人,他前行的方向无人敢抵挡锋芒,而是一哄而散便向四下里奔逃,花膘膘则趁势收割。

这三路高手分三个方向呈扇面形杀了出去,年秋叶与范采耀于正中对着那幽谷入口直行,另外两路则分别从左右两侧包抄。远处高崖上的刘大有,当然想看见众人合力斗这批大成高手、最终两败俱伤的场面,可是他越看越失望。

刘大有率大有宗高手撤走之后,很多人见势不妙也逃离此地,但年秋叶等人动手的速度太快了,那里少说还有三百多号人呢,而杀过去的只有七名大成修士。假如那三百多人团结一致,论整体实力未必不是对手,可斗法中的实力却不能以此衡量。

那三百余人并不是一个整体,散落在从湖滩一直到幽谷入口的各片地方,来不及也不可能组织起整体的防御或反击阵式,有些小规模的抵抗也是一触即溃。当诸位大成高手杀过来的时候,行凶者惊慌之下四散奔逃,就像古战场上已被冲得七零八落的败军之阵,根本无法形成有效的抵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