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一部:灵台一念
第812章、妖魔恶迹已彰,庇者同为一党

众人说话间已将昏迷倒地的三鲜道人救至湖滩,施法将之唤醒。三鲜道人法宝被毁、形神受创,经救治虽暂无性命之忧,但恐怕得调养很长时间才能恢复,短时间内动用不得神通法力。三鲜昏迷时手中还紧握一物,便是成天乐落于碎石间的拂尘,当时是被他捡了回来。

三鲜一睁眼看见这么多人,便问道:“成总何在?”

正在运功稳定其伤势的石双答道:“成总受了伤,却及时避入湖中。”同时发送了一道神念,告诉三鲜后来的事情。

三鲜终于松了一口气,又闭上眼睛道:“这是成总的拂尘,与那手串是一体的法宝,凭借御器时的反应,或许能容易找到成总。”说话的同时也伴随着神念,将他刚才所见到的情形告诉了诸位大成修士。这道神念几乎耗尽了三鲜勉强凝聚的最后一丝法力,他当即又晕了过去。

而其余众人正在与刘大有等人对峙,花膘膘与任道直先后申明——此刻闯入湖中者,万变宗将格杀勿论;而云端午也警告在场所有人——勿越雷池半步。

刘大有已经意识到不好再轻举妄动了。可在场的是什么人都有,就有围观者于人群中嚷道:“就因为成天乐掉进湖里了,这湖就成了万变宗的吗?你们想救人尽管救人,但禁止任何人再入湖中、否则就要大开杀戒,当着这么多同道的面这么做,未免太霸道了吧!”

他身边又有一名同伴跟随起哄道:“我们不关心成天乐如何,但成天乐落入湖中时手中握着神器惊门,假如他已经死了,难道万变宗也要阻止他人找寻惊门吗?惊门于此地现世,虽被成天乐拿到,但他尚非惊门之主,而今日现身于此地者皆有机缘。你们现在这么做,难道是说除了尔等之外,众人皆不应得到神器惊门吗?”

这番话很有煽动性,万变宗那边只有十一个人,而这边有数百号人呢,其中不乏像大有宗刘大有、燕无欢这样的高手,假如他们真的一拥而上,那十一人也不能尽数阻止大家进入湖中。

就在混乱将起未起之时,忽听一声厉喝:“找死!”

此人出手比说话更快,当那率先开口挑事者听见声音时,一道匹练惊鸿已斩至眼前。他来不及祭出法器相抗,甚至来不及发出惨呼,便被这剑光斩入眉心顺势一劈两半。率先出手者是年秋叶,人群中发出一片惊骇声,然而年秋叶的飞剑出手就没想再收回去,光华横扫又斩向方才另一名开口起哄者。

那名妖修飞跃而起祭出一片光幕护身,却被年秋叶凌厉无匹的一剑连着光幕一齐拦腰斩断,一头水獭的原身伴随着血雨从半空洒落。周围众人纷纷祭出法器叫骂着四散惊逃,当剑光再度飞起斩向另一名妖修时,突然被一声龙吟所阻,刘大有飞身出现在前方道:“秋叶仙子不要冲动,切莫再挑起混乱纷争,这样对谁都不好!”

年秋叶此时已冲到近前,粉面寒霜一言不发收回宝剑,看上去她是被刘大有喝止便停手。没想到她收剑在手,随即运转最强大法力祭出一道剑光冲天而起,带着开山裂石之势就向刘大有当头斩落,连话都没多说半句。

剑意中却有神念,告诉刘大有也是告诉在场其他的人,她刚才斩杀的两妖此前曾在混乱中向成天乐出手,此等凶徒定然不能放过。无论是谁包括刘大有若敢庇护凶手、拦她的剑,便是凶手的同谋,她就一起斩!

年秋叶眼圈都红了,她才不管刘大有想摆出什么姿态呢。刚才她想入水搜救成天乐,却被众人劝阻,那雪山神湖深处不仅奇寒无比且暗流险恶,就算是年秋叶这样的大成修士也难保不会出危险,假如是那样的话不仅帮不了成天乐,反而会让众人分心去救她,所以年秋叶才留在了岸上。

混乱之中究竟有多少人曾出手袭击成天乐,一时也无法确切的统计,但数百人肯定是有的。而就仰玉人、燕无欢、三鲜先后发出的神念中,其中有些人已经很清楚的能确定。有人偷袭过成天乐尚未被查出;有人已经悄悄溜走了;还有人已能被认出来却仍留在此地围观,差不多有二百号呢,包括方才开口说话的两个人。

年秋叶当年的脾气那是相当的火爆,她为了追缉刘漾河,曾咬牙抗命不回师门、在江湖中苦苦追了一年多,就连孔雀河上的雪山绝地都去了。后来她被成天乐所救,心性改变了不少,修为也突破大成,但并不意味着这位仙子就好说话,此刻她含愤出手,剑锋所斩绝无犹豫。

燕无欢就站在旁边呢,众目睽睽之下他哪能让人伤到刘大有,当即挥袖祭出一片黑光如箭,不仅挡住年秋叶的剑、也袭向她本人,同时以神念喝道:“秋叶仙子切莫波及无辜,刘总及大有宗众人并未向成总出手,只是想维护此地秩序、不要再起混乱。谁是谁非我都看得清楚,自可从容查究,你快住手!”

然而燕无欢刚一动,就听一声霹雳炸响,一道电光惊雷自半空向他劈落,便是正一门大名鼎鼎的神霄天雷剑。只听泽真亦以神念喝道:“尔等就歇了吧,要么动手要么滚!降妖除魔乃我辈之责,此刻妖魔恶迹已彰,枉庇者便同为妖魔一党!”

神念信息并不等同于说话,泽真的意思还挺复杂,带着一种悲愤的嘲笑。大有宗聚集精锐门下最早来到雪山碧玉湖,先入为主、仿佛成了这里的东主,自己站出来要维护此地秩序,防止混乱争斗。可是今日众人尽数聚集的场合、惊门现世最关键的时刻,大有宗却没有半点作为。

等成天乐出事之后,刘大有才姗姗赶来,还想“主持大局”,企图以仲裁者的身份决定事情该怎么办,泽真等大成修士与万变宗众人还会答理他吗?这岂不是一个笑话!年秋叶并未滥杀无辜、泽真也不会滥杀无辜,虽然有多少人曾向成天乐出手并未查清,但在场有些人是确凿无疑的,该斩除的就是这些人。

若大有宗在这种情况下还要阻止的话,那便是包藏祸心与妖魔为伍,泽真才不会买账,更不会留半点情面,刘大有与燕无欢如果自愿站在凶手一边出手,那便别怪泽真拿他们当凶手一般对待。泽真在昆仑修行界也是出了名的不好惹,比年秋叶可厉害多了!

这位真人的脾气刚正严厉、疾恶如仇,比他师父和锋年轻时甚至还要刚烈耿直,昆仑修行界若自有劣迹者对这位真人都是闻风退避,从来不敢触这个霉头。而泽真师教极严,也从来不会乱出手,但他只要动手了,也就没什么回旋余地了。

想当初成天乐结识泽真之时,就眼见这位道爷很干净果断的斩三只豺妖于当场。此刻年秋叶出手斩凶徒、被刘大有阻止,年秋叶再出手斩刘大有、燕无欢又跳了出来,泽真便毫不犹豫随即出手,并提出了严正的警告。

年秋叶与泽真这两位是说了话的,还有一位是没说话的。史天一见年秋叶与泽真都已经动手了,一言不发祭出化龙池便冲入人群。只见一片浪涌翻腾,那湖滩上的细沙与碎石仿佛都化为了翻卷的流沙和沼泽,龙吟声从四方传来、遮蔽神识使人不知置身何处,而忽有沙石成浪卷至,让某人陷落其中被撕成碎片。

题龙山的掌门信物化龙池,最适合发出这种大范围混乱攻击,在混乱中专挑曾袭击成天乐者斩杀,而史天一出手也是最狠的!若论私交,他与成天乐之间渊源可是太深了,而且他欠万变宗及成天乐的情分也太多了。刚才史天一已经悲愤难抑,恨不能代替成天乐受此劫难,此刻既为成天乐报仇,当然是杀戒大开。

刘大有与燕无欢出手化解年秋叶与泽真的攻击,随即向后飞退而去,刘大有同时下令:大有宗所有弟子撤离此地,莫要参与混乱争斗。而年秋叶与泽真也没有再理会他们,随即与题龙山史掌门一道杀了出去,斗法声激烈阵阵、惨叫声此起彼伏、众凶徒四散奔逃。

这个场面就算大有宗有心想阻止也阻止不了,除非他们不惜代价与这一众高手死磕,但那样做既得不偿失又毫无意义,大有宗到底想、又能够为此殒落多少人呢?“维护此地秩序、阻止混乱争斗”之言,已经彻底成了一个笑话,甚至是莫大的讽刺!

对面的高手可不止来自万变宗啊,还牵涉到正一门、逍遥派、武陵乡及妙法群山,就算大有宗能不惜代价将之一举歼灭,但他们敢吗?更何况大有宗未必能做到这一点,而就事论事,泽真等人也并未滥杀无辜,谁都没办法追究什么。

于是刘大有做了出一个很明智的决定,大有宗撤出混乱、只在远处观望,他又以神念劝说众高人莫要滥杀无辜、导致更加混乱的场面,便飞天离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