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809章、留缘谋造化,尽事取祸福

各派高手发出的撤离通知已经遍传雪山碧玉湖,按照前两天的经验,这第三批高手队伍出发的时候,应该会有大量修士聚集在营地周围等候,这已是能相对最安全稳妥地离开雪山盆地的最后一次机会。但今天的营地外却冷冷清清,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可是盆地中至少还滞留了近千人呢,其中绝大多数是妖修,他们怎么都没来?

三鲜道人叹道:“已经决定要走的,昨天就已经走了;此刻还没有走的,应该就不会走了!他们都在落雷幽谷那边聚着呢,要么采取落雷金、要么等待惊门现世。”

成天乐准确预言了此地的天时变化,很多人完全相信了他的警告,又见各派高人都撤了,于是也决定撤离。但成天乐的预言中却没有提到一个意外——就是当风暴散去之后,那幽谷中的雷云也会散去。

盆地很大,只有靠近幽谷入口处的十余里方圆才能听见谷中传出隆隆的雷声,如果在远处隔着苍茫的丛林和大湖,当然是听不到的。而谷中土生土长的禽兽,都有一种回避危险的本能,自然会远离那片幽谷、不敢轻易靠近。

大雪当然不会在那落雷幽谷附近越冬,多年来的活动范围也离那个地方很远。每年一旦风暴停歇,大雪会抓紧时间猎食,大吃一顿并顺手打些猎物扛回巢穴附近埋起来,以备严酷寒冬中的不时之需,然后就要开始漫长的冬眠了。它根本不会想到跑进那落雷幽谷再看一眼。所以大雪并不了解这一情况,成天乐当然也不知情。

当风暴停歇、奇云散去时,雪山碧玉湖一片宁静祥和,远处的人们并没有意识到那幽谷中的惊雷也停歇了。第一天,驻留在大湖这一侧的很多人并不知情,他们当即就跟随第一支队伍撤离了。

而盆地更深处,在幽谷入口附近活动的人们看见天生异象,随后也发现雷声停止,便纷纷涌入了幽谷,然后这个消息才在盆地中传开。有些人本已经打算走了,因为听说此事,所以当天并没有离开。

早就有人猜测,天地异象的出现便是惊门现世的征兆;更有人猜测,惊门现世的地点一定很特别,十有八九就在那惊雷密布的奇异幽谷中,可那恐怖幽谷不是能随便进入的。如今天地异象出现,而幽谷中雷云竟散去,很多人便一拥而入,希望在撤离之前能看见惊门现世。

人们在等候惊门现世的同时,也想趁机采取落雷金。一天一夜过去了,别说神器出世,这里什么动静都没有。而绝大多数人大耗神气忙活了一整天,甚至连一块落雷金都没找到,更别提采得了。此时谷中虽没有落雷,但想成功采取落雷金仍困难异常,不仅需要运气,且只有少数神通广大或天赋特异者才能得到。这也是一种机缘,不是你的就得不到。

很多人又想起乔彩凤的话,看来惊门出现恐怕真要等到年底了,无论是阴历阳历,都不是他们所能等得起的。所以到了第二天,跟随各派高手撤离的人是最多的。仍然留在此地的人,要么自负修为高超或神通特异、要么就是不甘心,都是自己不想走的,所以成天乐率领的第三支队伍是一个人都没等到。

可三千多修士,不论是来自人间各派还是山野妖物,撤离了两千余人,这已经比先前预料的情况好太多了。假如不是成天乐来到雪山碧玉湖讲解此地天时凶险,再加上各派高人前辈做出了这样的安排,估计其中有绝大部分人不会走、不敢走,或者根本没想到要离开。

成天乐望着大湖对岸一直在苦笑,又抬头看了看太阳,他打算尽量再等等,但到了正午时一定要出发。这时三鲜道人又说道:“成总,他们既然不想走,那就让他们自留此地罢。大家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无论有没有人来,时辰一到你们就动身便是。三鲜就不远送了,我且去那边看看情况,难得滞留者齐聚,也最容易打探各种消息。”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那你就过去看看情况吧,若发现有些同道尚未听说消息,或者并不完全了解事态,你就把各派高人撤离的计划以及用意再向他们介绍一番。我们最多等到中午,无论有多少人来,到时候一定会走的。”

三鲜道人领命而去,众人整理好行装,最后两顶帐篷也被收起。成天乐又看了看天色,离正午还有一个时辰,而三鲜道人已经去了很长时间,但还是没有人过来。他苦笑着摇了摇头,取出凤凰毛转身对众人道:“知天命、尽人事、谋造化、留缘法、取祸福。我去和此间众修最后再打一声招呼吧,若他们最终还是自择留此,就不必再多理会了。”

云端午劝道:“成总,您这又是何苦呢?有人如果连自己的死活都不知在意,在世上恐怕也不会在意他人的死活,这种人就让他留下自生自灭吧。若谁自有本事留下,我们也不必多管闲事。”

成天乐:“我只是做我的事,因为我很清楚,对有些人而言生机只在此一念之间。还有些人应该是能于此地安然越冬的,撤离的人越多,他们便会认为自己越有机会得到神器惊门,那就等吧!我其实也是想看看,到底还有哪些人留在这里?……诸位稍待,我去去就来。”

说着话,他祭出凤凰毛化为飞天玄鸟,越过绵延起伏的丛林和碧波荡漾的大湖,来到那幽谷入口之外。盆地的形状略不规则,这一侧的边缘离湖岸最近,谷口外的碎石间流出一条小溪,与盆地中的其他几条溪流汇合,向前蜿蜒穿过一片怪异的灌木丛,于几里外流入大湖中。

成天乐落在碎石密布的河滩上,见谷口外至少聚集了三、四百号人,三五成群热热闹闹的就像个大型农贸市场。每当有人从谷中出来,就有不少人围上去问道:“有没有采得落雷金?……想不想拿来换别的东西?”

有不少人修为有限或者天赋神通并不适宜采取落雷金,所以守在这里想与人交换,但是成功采得落雷金的人,大多又不愿意做交换。若不是大有宗总管燕无欢就在谷口外的空旷处孤零零的站着,估计这里恐怕也会出现很多抢夺争斗事件。

各派大成高手都走了,很多明智的同道也都跟随撤离了,但是大有宗没走。他们留在此地的原因也顺理成章,因为刘大有早就放出话来,要维护此地秩序、调解同道纠纷,自然要信守承诺坚持到最后。其实对于大有宗来说,修行各派高手的撤离是求之不得,这样也意味着他们得到神器惊门的把握更大。

当得知成天乐也要率队撤离的消息,刘大有与燕无欢的心情是复杂的。如果成天乐走了,也就等于放弃了争夺神器惊门的机会,这也是刘大有所希望的。可是另一方面,刘大有也不希望成天乐能活着离开这里,可惜在目前情况下,他实在没有办法伏击成天乐。

可是在场并没有人清楚,如果成天乐真的离开了这里,哪里还能有神器惊门现世!假如是那样的话,不知乔散人或者乔彩凤会不会吐血?

而成天乐偏偏来了,他做出这个决定看似只在一念之间,但或许这就是傻乎乎的成天乐一贯的风格吧。燕无欢远远看见成天乐飞天而至、落在河滩上的时候,瞳孔忍不住在收缩,神情很是复杂,但他一动未动,只是这样远远地看着。

假如换做平日,被燕无欢这样一位高手这么盯着,成天乐定会自生感应。但今天成天乐却没注意到燕无欢,因为他那样飞天而来,早就被无数道各种各样的目光盯着了。有人在心中疑惑——成总不是说好了要走吗,怎么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难道是改变主意想留下来等机缘?

假如是这样,那么这位万变宗的宗主可是太有心机了!他做了一系列事情,将各派高人和两千多名修士都引走了,在最后的时刻自己却留下来了。

三鲜道人也在人群之中,他见成天乐来到并未现身上前,而是暗中发来一道神念:“成总,您怎么亲自来了?我已问过一圈,这里的人都已听说了入冬后的风险与各派高人撤离的安排。既然他们今天没走,那就说明已做出了决定。”

成天乐暗中答道:“这我清楚,只是最后再打声招呼,以示我万变宗做事善始善终。”他穿过人群向幽谷中走去,运转庞然的元神之力,向遇见的所有人发送一道神念,也是离开雪山碧玉湖之前最后的道别。

幽谷内部有二十里方圆,但入口处却很狭窄,两侧是高耸千丈的峭壁,宛如雪山间的一道巨大的裂隙,正对着盆地彼端似硬生生被劈出来的缺口通道。不仅地面上聚了很多人,出入谷口的天空上也有各种妖禽乱飞,其中还有生活在热带的孔雀,成天乐也将神念清晰的发送给它们。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