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807章、云散星空灿,浮日变幻天

大有宗说炼就能炼成神丹,在成天乐看来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刘漾河就在这里;要么就是大有宗早为此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已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丹方与药引。如今看来,后一种可能性显然更大,成天乐的试探并未有结果。

但成天乐也没什么好失望的,就算他有所猜疑,也并不是真的希望刘漾河与大有宗什么关系。而如今一下子得到了六枚陆吾神仑丹,这对万变宗来说也是好事啊!拿到神丹的当天,成天乐就将其中四枚分别赐予范采耀、禇无用、袁大雪、于忠肃。

第五枚神丹则赠予三鲜道人,感谢他这段时间以来帮助万变宗管理道场营地、救助遇险同道、约束与指点在此避难的妖修们。三鲜是欣喜若狂,他倒也不矫情,当场就收下了,在拜谢时顺势提出了请求,希望能拜在万变宗门下、跟随成总回到万变宗,可以继续维护道场秩序、指点与约束那些参与宗门道场凿建的各路妖修。

成天乐很开心地点头答应了,等返回万变宗之后便正式为三鲜举行入门仪式,其身份为与他平辈的大成执事。万变宗如今道场规模扩大了,而这些年还将不断有各路妖修参与凿建,也确实需要这么一名大成执事管理后勤和秩序,这段时间三鲜在此营地中就干得很不错。

第六枚神丹则赠予史天一,这是两派宗门交好之缘。他们之间有些话已不必明说,待回到苏州之后,云端午就要拜入题龙山门下、得授其正传法决。而云端午已得到一枚神丹,就是成天乐送给武陵乡的,此番再赠予题龙山掌门一枚。

成天乐在很多方面很节俭、很会过日子,但他也是真大方,做事干脆爽朗,六枚如此珍贵的神丹转眼就像发糖豆般全部用掉了。这才是真正的物尽其用,神丹本就不是用来吊谁胃口的,就是助益修行的。成天或赠或赐,得者也都各有其缘法。

至于范妖王,他是目前万变宗中的第一高手,这也是他拜入宗门后所得的第一枚神丹。袁大雪是成天乐新收的关门弟子,以前也没有得到过陆吾神仑丹,此时正好赐予。

至于蛤蟆妖于忠肃,在度色欲、身受、丹火、魔境、风邪等劫数时,已先后服用了五枚神丹,他人并不知情,这也是他人所不拥有的福缘。如今这第六枚则公开赐予,因为此番连日入谷采取落雷金,可把这只蛤蟆累得够呛。这枚神丹让他破妄大成时再服用,以助其巩固修为境界。

至于禇无用,是万变宗元老级人物,此前已服用过一枚神丹,而成天乐此次赐丹之时,又特意单独叮嘱与交代,此丹应该何时服用、怎样服用为最佳。神丹的灵效虽然强大,但修为境界仍需自己去堪破,这趟雪山碧玉湖之行,便是证悟良机。

禇无用拿到神丹后,回到帐篷里定坐沉思良久,忆起修行路上所走过的一幕幕,同时也在思考到达雪山碧玉湖以来的所见所闻。成天乐这几天也带他进入落雷幽谷了,最重要的并不是观摩如何采取落雷金,而是见证那天雷之威。

禇无用在定坐中忘了自己所求,却在思索那谷内谷外诸多修士来到雪山中所求,于定境中隐约窥见一线灵光。就在这时,他却被营地中的某事惊扰,出离定境走出了帐篷,以神识拢音喝道:“你在洞里这样生火,难道是想找死吗?”

入冬之后,天气一天比一天更冷,就算营地中可以避风,但夜间也是深寒刺骨。有一位最近才被救入营地中避难的小妖,效仿三鲜道人那座洞府的样子,也在坡壁上打了一个洞,夜里实在冻得受不了了,于是想在洞中生火。这个洞离禇无用所在的帐篷最近,所以被禇无用发现了。

营地周围的土坡上,已经被打了几十个洞了,后来的众妖都是参照三鲜那座洞府的样式凿建巢穴。入口处弯着腰可以走进,倾斜往上走几米长的通道,最底部有三米见方的静室,这种因地制宜的格局非常实用,已成为一种制式,甚至被小妖们称为“三鲜府”,听上去就像某种品牌的饺子或馄饨。

三鲜府虽好,但毕竟只是一种临时的小型洞府、接近于野兽的巢穴。在这营地外垒起的土坡中,也无法凿建复杂的大型洞府、布置循环通风系统,这样的洞穴中是不能生火的。但这小妖白天就拣了不少柴火回来,晚上先在洞口外生了一堆火,发现没什么作用,在寒冷的微风中热量随即散去,根本传不到洞穴深处的静室。

然后这小妖又把柴火抱进洞里了,打算就在那三米见方的静室中点火,禇无用察觉之后立刻出帐阻止——难道他想熏死或者闷死自己吗?禇无用教训了这小妖一顿,这小妖便以请教的语气道:“褚前辈,请问这样的洞府怎么才能生火取暖呢?”

禇无用:“有一身神通法力,好好的生火干什么?”

小妖:“天气越来越冷了,也不能日夜施法御寒啊。我修为低微,又不会冬眠,假如继续留在此地,迟早肯定是扛不住的。”

禇无用:“扛不住就走呗!”

小妖:“就算现在我想离开碧玉湖也不敢了,已经入冬,出了这片盆地便是连绵雪山,我在这里都冻得难受,哪还敢轻易再出去?”

禇无用:“再过几日这盆地中天时一变,各派高手便会结队撤离,也有不少同道必定会跟随。你可以跟着大家一起出去,这样是最安全稳妥的。”

小妖:“我就是这么打算的,但是也不妨碍现在做做试验嘛,您说这几天该怎么生火取暖呢?”

禇无用看了看那座洞府也来了兴致,笑道:“你是仙境蛮荒中来的,看样子还是没有生活经验啊,我就教你一个法子吧。”

反正闲来无事,禇无用就施展法力将那三鲜府做了一番改造,在洞口一侧挖开、垒出一个既像土灶又似火炕的结构,还有一个弯曲的烟囱通向上方的坡壁。火塘是朝外开的,就在洞外添柴生火,烟火不会进入洞府,但热力对流却能保持那静室中的温暖。

凡是见过火炕的人都能知道,这只是根据巢穴形状做出的一种改良结构而已,但那小妖却惊叹不已。大雪与禇无用住一顶帐篷,在定坐中听见动静也跑出来了,他身高力大便出手帮忙,到后来禇无用只是动嘴指点,动手的事情全是大雪干的。这头巨猿妖非常开心,最后还赞叹了一句:“褚师叔,您真是太有生活了!”

从雪山碧玉湖中走出来的雪人,居然能冒出这么一句台词式的话来,可见人间旅程也没有白行啊。他们大半夜“搞工程”,成天乐等人当然也听见动静了,纷纷走出帐外观看,听见大雪这句话时全都笑了。

营地中其他的小妖们见这般改建的洞府很温暖,纷纷表示也想改造自己的洞府,三鲜道人笑道:“大家在这里也住不了几天了,区区几日寒意,正可打熬筋骨。我传你们一套法诀吧,试试运功驱寒,也可修炼神气运转。”

三鲜道人早已玄牝妖丹大成,修为突破真空妙有之境,传几手小法术给小妖们当然没有问题,众小妖欣喜拜谢。然而就在此时,那营地外的风暴呼号声却变小了,那新修灶炕中的火焰仍在燃烧,风暴却渐渐完全沉寂,雪山盆地中一片宁静。

成天乐忽有所感,抬头望天,只见一片璀璨的星空。这是众人进入雪山碧玉湖以来第一次看见星星,这里的星空竟如此美丽、令人心旷神怡。

还没有到日出时分,风暴却突然停歇了,成天乐所说的天时异象终于到来!在这一刻,无论于盆地中何处藏身的人们,哪怕正在洞府深处定坐,也都有奇异的感应,纷纷走了出来在星空下放眼四望。

这里是青藏高原,感觉离天极近,周围的雪山仿佛插入天穹之中,并无人烟红尘中的污染且大气稀薄,星光是格外的明亮。成天乐走上了土坡顶端,远见盆地中央的大湖平滑如镜,倒映着星空与雪山,终日笼罩在上空的那朵华盖状的奇云也无影无踪,仿佛是已随风暴一起散去。

形神莫名舒爽,身心内外一片安宁与祥和,仿佛有某种无时无刻、无处不在的无形重压倏然消失了。并非仅仅是因为夜色风情的改变,也蕴含着天地灵息自然的玄妙变化,像成天乐这种高手,元神中自有清晰的感应。

此处的天地灵息自然就带着一种冷峻严酷的无形威压,人们之所以不会意识到,是因为它始终就是存在的。当它突然消失之后,这种美妙清灵的感觉是难以形容的;就像人们长年在都市雾霾中生活,却突然到了空气清新无比的地方,才会意识到呼吸时身心是多么的畅快。

这一刻的雪山碧玉湖仿佛时空倒流,似千年前的须弥道场重现,就是一片修行洞天,给成天乐的感觉甚至不亚于正一三山那等仙家福地。此处天地灵息曾经如此,难怪当年莲华生大士会选择在这里凿建道场;可惜如今,此等景象每年只有这么短短几天时间。

成天乐背手站在星空下,恍然间甚至已忘了呼吸,展开元神似感应非感应,沉浸在一种奇异的定境中,仿佛形神已完全与这天地灵息融为一体。星空下的雪山盆地中,众生族类之修这一瞬仿佛皆已入定,或坐或立,皆沉浸在某种似是呼之欲出的意境中。

在盆地中隐秘的某处,燕无欢化为原身站在树梢上,望着天空恍然出神。而在他身后不远,刘大有手持攸往辕静立,闭上眼睛也在默默体悟着什么。远在盆地边缘的另一处,岩隙纵横的峭壁中飘出一朵流云,妙法群山长老樱舞儿脚踏轻云凌空而立,无声遥望星空下的灵湖……

来到此间者皆有神通修为在身,他们当然明白天地灵息的玄妙变化也是修行感悟的良机,天地之间蕴含着某种稍纵即逝的关窍,要沉浸其中去体会。

正一门弟子泽真也站在坡顶离成天乐不远的地方,背手望着东方,仿佛在等待日出。他们是在群山环绕的盆地中,当然不会看见太阳于地平线上升起。先是远方的雪山顶上出现一片朦胧的白晕,然后沿着山脊描出一道淡淡的金线,金线越来越明亮化作霞光射出,霞光又染红了半边的天幕,而雪山则折射显现出各种层次的色彩。

美景变幻莫测,令人目眩神驰,忘了自身的存在,仿佛这是另一个世界的出现,而身心又伴随这个世界诞生。在这天地异象来临时,众人都在体悟着那天地灵息的层层演变,从风暴停歇众人走出藏身之处,到阳光照进谷地之前,竟无人开口说一句话。

泽真有一种感觉,或者说一种感应,他修行至今所寻的某种意境,竟在这玄妙的一刻渐渐地清晰,仿佛就随着那浮出雪山的红日而呈现,太阳升起的时候,雪山碧玉湖正在经历似脱胎换骨的蜕变。

当太阳终于升起、阳光照入营地时,成天乐突然扭头问道:“泽真道友,你的神气意境有变,恭喜!脱胎换骨有望了吧?”

泽真出离定境,回了一道神念,将自己方才的感悟转述成天乐,同时答道:“破关已近在眼前,这便是我此番雪山碧玉湖之行的收获,非为神器惊门现世而来。”泽真的修为早已突破真空妙有之境,却未窥见脱胎换骨门径,但在今日太阳升起时,他却悟透了那妙不可言的玄机。

这并不意味着他就能立即脱胎换骨,修炼上还差了那么一丝火候,但他已清楚这一丝火候在哪里,回正一三山后就可闭关修炼,功夫圆满自然便会证入换骨劫,就看度劫能否成功。接着他又问成天乐道:“成总,方才我也有所感应,您随时可以迈出那一步,我甚至感觉您仿佛已经拥有脱胎换骨之境。”

成天乐微笑道:“那只是日出的一瞬间,形神融入天地灵息时的感应,并非是我自身的修为。但我确实已经堪破心境,只待迈出那一步便证入换骨劫,但此时此地却非历劫良机。天地异象已现,今天我们就得忙了,且回营地中等候各派道友吧,他们很快就要来了。”

当他们转身走入营地,回过神来的众修士纷纷发出各种惊叹,只有大雪在傻傻地四下张望,因为他每年都会见到这种景象。这景象在盆地中不是用来欣赏的,土生土长的禽兽们见到了,皆知是一种危险即将来临的信号,它们会赶紧最后大吃一顿填饱肚子、回巢穴冬眠去。

大雪身边的禇无用,仍静静地站在那里恍然入定。成天乐展开神识略一感应,随即眉头微皱道:“老褚,恭喜你了!”

禇无用微微一怔,这才回过神来行礼道:“成总,多谢您允许我跟随您此番远行!没想到修炼多年,竟在这一刻窥见入妄之门。”

花膘膘闻言走过来道:“成总,看来我们得留人在这里过冬了。机缘难得,老褚就在那事先预备好的洞府中闭关吧,您看万变宗留下谁护法合适?”

禇无用辛苦用功多年,在这一刻终有瞬间的顿悟,而雪山碧玉湖中的天地灵息变化少则三日、多则七日,这是稍纵即逝的天赐机缘啊!窥见入妄之门是一回事,而证得化妄之功必然得在闭关定境之中。禇无用好不容易跟随成天乐来到这里,所追求的不就是这一刻嘛!机缘到了怎可错过,应赶紧择福地闭关,将那心中的感悟体会清晰。

至于入妄之后能否化妄,化妄之后能否破妄,这是谁也没办法保证的事情,也不清楚禇无用要用多长时间。万变宗众人本已决定跟随各派大成修士一起撤离,此刻却出现了一点意外的状况。

众人都认为禇无用该留在这里闭关,但这片营地当然不是合适的地方。万变宗来到雪山碧玉湖前后都做了各种充足的准备,自有合适的闭关洞府。叶铭等人也要撤出雪山碧玉湖,他们所住的那座洞府当然也可以,但为了安全清静,还有另一处隐秘的驻地更为合适。

当初成天乐并不能肯定万变宗众人就一定会在入冬后全部撤离,假如因什么意外某些人必须滞留此地越冬,那么为了隐蔽安全计,还安排了一处不为外人所知的地方,那里可以闭关潜修或藏身疗伤。

那座洞府离叶铭等人如今的驻地并不远,也在起伏密林中的乱石丛中,入口处极为隐秘,内部很深,尽头呈天然的葫芦形有内外两间静室,只需以神通法力稍加凿建。可让禇无用就在那里闭关,同时安排人留下护法。

禇无用若破妄大成,可以等到明年初夏自己走出雪山,万变宗也可随时派人护送他们出去。在这雪山中的严冬,有神通能自保无虞,又有把握穿越冰雪狂飚自如出入者,万变宗目前有三人,就是范采耀、任道直与宗主成天乐。

那么安排谁留在此地护法呢?大雪这段时间和禇无用同住一顶帐篷,感觉非常亲近,他当即表示愿意留下来。大雪是这里土生土长的妖修,越冬自然毫无问题,况且是给人护法也不必到处跑,他只需在洞府中好生清修。

大雪留在这里应该很稳妥,可成天乐还是不放心,因为大雪见知与修为尚浅,遇事恐不能照顾周全。三鲜又说道:“成总,我在此地既为护法侍者,那么就继续为之。况且我已拜入万变宗门下,应为宗门效力,眼下就是机会,请求留在雪山碧玉湖为褚师兄护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