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806章、长城邀血战,四方决雌雄

刘大有眉头紧锁道:“没想到他竟会将这张丹方给我,这无疑也是一种试探,就算他不清楚我的来历,也必然在猜忌我是否与当初的刘漾河有关。假如大有宗很快就宣布已拥有陆吾神仑丹,不是坐实了他这种猜测吗?”

燕无欢却摇头道:“师尊,无论大有宗能否炼成神丹,人家已经在猜忌了。那就让他去猜忌好了,请问有证据吗?您如今已不是无名之辈,昆仑各派高人包括成天乐本人都与您公然打过多少次交道了。既然没人认出您就是当初的刘漾河,那您就是刘大有。

成天乐不可能不猜忌师尊,可他根本不知道要找的人就在眼前,若想从您身上查出刘漾河的行踪,便是最大的失误!就算成天乐将来知道了,也无法再说出来,因为那也等于让各派高人同道蒙羞;若没有铁证,他与万变宗更是自取其辱。

师尊,您当初孤身涉险拜访万变宗,用意不就是如此吗?无欢当时很为您担忧,但心中也万分钦佩师尊的大智大勇。今日万变宗故意送上丹方,我们既得之便用之,师尊怎么反而踌躇难决了?

大有宗不可能等到很多年后才宣布炼成陆吾神仑丹,我们必然不能等太久,与其这样还不如尽快,越快越好!我看这张丹方上详细记载了落雷金的产地以及采取之法,且众人皆已知它就出自此地。那我们便立刻采取落雷金,然后就在此地炼丹、公然让所有人得知,也就让人无可非议了。”

这个提议显然让刘大有有些吃惊,他看了燕无欢一会儿才点头道:“好,就这么办!公然采得落雷金之后,大有宗就在雪山碧玉湖开炉炼丹,此消息只要不保密,便自会流传。明天我们便去采取落雷金,大家都能看得见、也会知道我们在干什么。”

燕无欢突然说了一句:“师尊曾特意对我提到的、武陵乡那位妖修孔琦,他也到了雪山碧玉湖,我已安排人协助与保护他。”

刘大有眼神一亮:“好的,很好!这个人对我们有大用,无欢,你明白该怎么做了吗?”

燕无欢点头道:“是的,弟子已经见过他,三言两语便明白了。”然后低下头,语气略有些吞吐的又说道:“师尊,孔翎姑娘也来了。”

刘大有又皱眉道:“她来凑什么热闹?”

燕无欢仍然低头道:“听说神器惊门即将现世,孔翎姑娘当然也想见识一番,我也没法拦着呀,只有命人小心护送。”

刘大有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来就来了吧,凑热闹也不多她一个,说不定也有用呢。既然你都安排好了,她当然不会有什么危险。”

……

雪山碧玉湖中连续多日再无他事,但这么多妖怪闲聚,自己就会生事,大小规模的纠纷冲突又发生了好几起,但都被大有宗迅速的摆平了。无所事事的各派修士与各路妖修们,很快又被一个新的消息吸引了注意力。

大有宗得到了成总所赐神丹之方,很快就在此地采到了那味叫落雷金的药引,其出产地就是盆地边缘那片恐怖的山谷。来到盆地中的很多修士当然早就发现那片雷云密布、终日落雷不断的幽谷了,也有很多人曾进去“探险”。

那片山谷才是千年前真正的须弥洞天道场遗迹,有人还怀着妄想,希望能在那里找到什么宝藏。更有人自作聪明的猜测,神器惊门必当出现在非常之地,那么这片落雷幽谷便是雪山碧玉湖中最特别的地方,说不定惊门就在幽谷中某个地方埋着、等待被发现呢!

在漫天落雷偶尔不那么密集的间歇时分,很多人都涌进去了,可惜那片幽谷里只有各种怪异的焦枯树木、坑坑洼洼的土石坡、杂乱生长的植被,却什么“宝贝”都没有。谷中的碎石很多是铜矿石,其中有不少品相很高的孔雀石与绿松石原矿,但众人想找的显然不是这些东西。

如今幽谷中又多了几十具各种禽兽和几名修士的尸骸,他们当然都是殒落于意外的雷击,随身法宝也不知被谁取走了。落雷幽谷岂能擅闯,那落雷有些时候仿佛并不密集,可是雪山间的天时变化极快,往往转眼间又会雷云密布,若进入谷中太深,等察觉不妙已经来不及了。

有些妖禽想速度快点,当然也可以飞,可是在那种地方飞起来无异于自找雷劈。先后共有几百人进去了,其中有几十人再没能出来,且大家都是一无所获,渐渐地也就远离了那片恐怖的山谷。等大有宗采得药引的消息传开,众人这才恍然大悟,纷纷在心中暗道——原来是这样,我早也应该能想到啊,难怪那神丹药引之名就叫落雷金!

刘大有亲入幽谷找寻落雷金,由两位妖王长老陪同,另带着几名天赋神通特异的妖修弟子。刘宗主与两位长老以特殊的法宝、施展强大的神通引开落雷,那几名弟子便于地底深处采得了这种天材地宝。

有不少人听说消息又涌入了落雷幽谷,想观摩落雷金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又怎样采取?这些人大多神通不弱,而且对躲避漫天落雷也有了一定的经验。但进去的人多了,总会发生意外,看似只是各人的运气问题,可太多人暴露在危险中,便成了一个几乎必然的概率问题。又有人遭遇雷击而殒落,但也有人很幸运的采得了落雷金。

万变宗与大有宗虽然先后都提出了警告,但也拦不住所有人。

落雷金中蕴含着雷电精华,打开卵石的瞬间要以大法力封存,这也是一种秘传手法,很多人并不清楚其中奥妙。有人采得落雷金悄悄揣起来并不声张,回去后打开了那碧蓝色的卵石,里面随即有一道雷光劈出。除了大有宗之外,第一个找到落雷金的人便是这样身亡的。

幽谷中时刻都有生死考验,而落雷金又极难找到与采得,所以就算有人侥幸得到了落雷金,数量也是很少。

成天乐在第一时间就听说了大有宗采得落雷金的消息,等过了几天之后,他也带人进入幽谷采取。成天乐这一动身就热闹了,因为各派大成修士都很感兴趣,纷纷要求一道前往、现场观摩,就连三鲜道人都坚决要求参加“组织活动”。

成天乐当然不好拒绝,却不可能让太多人同时进入落雷幽谷。若一大群人走在一处,地势起伏间很难完全遮掩,那就是引雷的靶子啊。

于是大家商议之后决定,成天乐分批带人进去,每批七人结阵而行,施展神通随时引开落雷,以便从容采得落雷金。成天乐每天进入幽谷一次,每次身边都有六名高手结阵相随,雪山碧玉湖中的众多同道也都看见了。

大家看见的是七个人,其实进谷的是八位修士,还有一只蛤蟆在成天乐的宽袍大袖中。没有外人清楚成天乐是怎么采得落雷金的,他只是祭出一柄拂尘,万道青丝展开如罩,一根白丝直指天际,偶有惊雷劈落,化为丝丝电光皆被引开。

成天乐的法宝飞电石是拂尘与手串的合器,曾就在此地以天雷淬炼,当然也有引雷之妙用,而诸位修士则结阵展开法力相助。只见成天乐以大袖拂地,然后就不断地从地底深处摄出一枚又一枚的碧蓝色卵石,落雷金便包裹在其中。

成总的袖子竟如此神奇?神奇的其实是躲在袖子里的那只蛤蟆,成天乐用袖口罩住地面,别人是看不见它的。

成天乐并没有在落雷谷中着急打开那些卵石,而是带回营地中再处理。各派大成修士都跟随成总去过了落雷幽谷,大家也都收藏了几枚落雷金,有的已经打开、有的还是那碧蓝色卵石的原貌,纷纷笑曰这是雪山碧玉湖之行最好的纪念品。

在幽谷中偶能见到一些最近留下的焦枯残尸,众人都叹息一番顺手掩埋,也只有他们有这等本事,能在谷中从容的做这种事情。刚开始也有不少人对成天乐这支队伍很好奇,跟进谷中想看热闹,但后来却越来越少,谷中最后只剩下了他们这么一批修士。

因为这种热闹可不好看啊,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成天乐每次都以神念劝阻那些想进谷中围观的众人——这么做太危险了!因为他们往往是在惊雷最密的地方采取落雷金,随时施法将落雷引开,那么对于想靠近围观的人来说,则是最危险的处境。

至于刘大有,自从成天乐进入幽谷之后,他便不再亲自出现了。大有宗由两位妖王长老领着几名大成修士进谷,掩护有特殊天赋神通的弟子继续采取落雷金。就在这段时间,雪山碧玉湖中又传出一个消息——大有宗就在此地已经开炉炼制陆吾神仑丹!

大有宗的动作怎会这么快?原因其实很简单,大有宗既有炼制神丹之心、遍搜神丹残方,当然也早就开始搜集灵药了。大有宗以前虽没有完整的丹方,但是神丹中要用到哪些味灵药并不是什么绝对的隐秘,比如成天乐就曾经向各派同道打听过,只要是有心人,必然能通过各种渠道得到消息,而某些残方中也会提及。

近来有大量妖修从昆仑仙境广袤蛮荒涌入人世间,他们也带出来不少瑞草灵药,加上大有宗此前的收集,拿到丹方后便发现其实已经凑齐,只是缺一味药引落雷金而已。多亏了成总的指点、落雷金又恰好产于此地,他们随即就采到了,择日不如撞日,便立即开炉炼丹。

这种说法也不知真假,但就在雪山盆地中迅速流传,而好事者向大有宗弟子打听,也求证确实有这么回事,大有宗并不隐瞒。此事听上去倒也顺理成章,谁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很多人扪心自问,假如自己得到了丹方又凑齐了灵药,宗门精锐恰好齐聚此地,肯定也会立即动手的。

大有宗采得落雷金已开始炼丹,而万变宗与各派修士正轮流入谷采取落雷金,至于盆地中其他的修士们每日无事,打架的、打洞的、打鱼的……干什么的都有,后来居然还有打麻将的。这项运动一经出现,推广普及的速度极快,迅速在众妖中流行开来。

起初是一位来自成都的人间妖修,就地取材用木头加工了一副麻将,教会了几位新结识的昆仑仙境妖修一起玩。他们在一片乱石丛中,以法力削出石桌石凳,摆开场子玩“血战到底”。很多来自昆仑仙境的妖修都很好奇,纷纷跑来观摩学习,然后他们各自以兽骨石头等材料制作出五花八门的麻将,在附近各寻地方稀里哗啦的玩了起来。

在这种聚众生闲的环境中,打麻将恐怕是打架之外最好的消遣娱乐。既然各派高人不让斗殴滋事,那么就在麻将桌上一分高下吧。而在这里出现一桌桌麻将,其实还另有玄机,与人间别处不同!

当乔彩凤宣布了惊门将于何时之前现世的准信之后,很多人闲得没事,便在讨论这件神器的归属问题,进而起了各种争论——假如神器惊门就从天上掉下来、啪嗒落在大家眼前,该归谁呢?这种还没影子的事情,却引起了不少争吵甚至争斗。

当足够多的人有足够长的时间聚在一个地方,就可能出现各种拉帮结派的情况,更何况很多妖修原本就是结成小团伙来的。比如被三鲜道人救起的施大善等六人,便同来自昆仑仙境小次山。随着拉帮结派的情况出现,各股势力之间也展开了各种协商谈判。

看上去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事先斗法定输赢,假如谁赢了,到时候另一方就不得与之争夺惊门,甚至要助之取得惊门。既然不便聚众斗殴,那就在麻将桌上赌输赢吧,这帮妖修也够能搞怪的,但话又说回来,他们本来就是妖怪嘛!

成天乐曾去过武陵乡那种地方,今日见雪山碧玉湖中竟会出现这种状况,感觉倒也不是太过意外。

但这些妖修打麻将,并不完全是世间凡人那样的赌博,而就是一场场斗法,上了桌个个都是大小赌王!因为他们有神通法力啊,很多人根本不用看,就能用神识感应到每张牌是什么,这麻将还怎么打呢?

当然也可以打,比的就是谁的神识感应更敏锐,不仅能看到对手的牌,还能施展法力掩住自己手中与桌上的牌、不让对手看见。再后来又有炼器高手,用高明的手法“研制”出特殊的麻将,修为不足者根本感应不出是什么牌。其他人见了纷纷效仿以增加难度,比的是各种高明手段。

当然了,也有人会恼羞成怒掀桌子,引起一番混乱争斗,盆地中一度经常能见到二饼与八条共舞、幺鸡随九万齐飞的场面。

在雪山盆地的西北角,有一片布满各种岩石的开阔草甸,当天气晴好的时候,是最适合打麻将的天然赌场。每天都有几百号妖修在这里各自凿削出桌椅鏖战不休,大老远就能听见一片搓牌的声音,简直令人恍惚错以为进了成都人民公园。在叶铭等人所住的洞府外,远远地就能看见这片地方,也颇令众高人哭笑不得。

鉴于众妖打麻将时不止一次引发了斗殴事件,还导致了各种伤亡,各派高人纷纷现身提出警告——大家打麻将可以、赌输了打架可不行!燕无欢还专门派人就在那片草甸盯着,这才扭转与稳定了雪山碧玉湖中的赌场秩序。

日子一天天过去,很快就入冬了。成天乐每天远远地看见大湖斜对岸那些热热闹闹打麻将的妖修们,不禁暗自叹息——果然至今都没有人离开啊!

就在入冬后的第三天,又有一个消息在雪山碧玉湖中传开——大有宗成功炼制了一炉陆吾神仑丹!此事千真万确,成丹之时的异香在盆地中某片区域飘散开来,很多人都闻到了。大有宗很会自我制造焦点啊,在这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总能不断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

不想再见到成天乐的刘大有,终究还是又见了成天乐一次,他亲自拜访了万变宗所在的营地,亲手奉上六枚陆吾神仑丹以示谢意。大有宗显得很大方,第一炉神丹送给了万变宗一半。刘大有当然也不能小气,他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看见、都知道!反正已决定迟早置成天乐于死地,且先让这小子再得意几天吧。

大有宗炼成神丹的速度之快、姿态之高、过程之公开,完全出乎成天乐的意料,他也不禁暗道一声佩服!

其实无论大有宗与刘漾河有没有关系,既然成天乐有所猜疑、已在试探,而大有宗想的就是早日拥有陆吾神仑丹,那这么做在既有情况下便是最佳的回应。这让成天乐除了感谢与祝贺之外什么话都不好说,等到将来就更不好再说什么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