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805章、行不言之教,施不仁之仁

待事情商量得差不多了、酒也喝尽兴了,于苍梧收起葫芦起身抱拳道:“诸位同道,石盟主之托已完成,于某告辞,若有缘于别处再会!”说着话御风飞天而起,就在这漫天风暴中离开了雪山碧玉湖。

三鲜道人既羡慕又佩服,他在这风暴中想穿行一夜都颇感吃力,而于苍梧竟然就这么飞走了。他这趟雪山碧玉湖真没白来,这顿酒更是没白喝,不仅大开眼界结交各派高人,也是堪悟更高修为境界的机缘啊。

天明之后风暴停歇,各派高人亦散去,热闹了一整天的营地终于恢复了平静,三鲜道人率领众小妖清理篝火痕迹,将帐篷周围的空地打扫得干干净净。接下来这段日子里,众人就是在雪山碧玉湖中守候,夜间仍偶尔救助于风暴中遇险的同道,但是此时再进山的人已经很少了。

他们都希望神器惊门能立刻现世,不要让众人等太久,可是雪山盆地中除了偶有妖物聚集滋事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难道真要等到天时异象出现吗?

……

昆仑仙境,连绵广袤的妙法群山中,也有一处群峰高耸入云,积雪终年不化,时常有风暴卷起,很像雪山碧玉湖一带景象。险峻的雪峰之上,却有一片殿阁楼台,宛如仙境中的玉宇琼楼。

在那最高的楼阁之中,昆仑盟主石野正在凭窗煮茶赏雪。桌案的对面坐着一位女子,曼妙窈窕含媚动人,脸上却带着如轻烟般若有若无的面纱,使人看不清形容五官。她便是妙羽门的掌门羽灵,也是一位出神入化的高手。

昆仑仙境中的宗门道场和人世间不一样,通常范围非常广大,妙羽门的道场自古被称为妙法群山,外围还有很多妖修及散修驻足。于是人们也用道场之名来称呼这派宗门,妙羽门被人称为妙法群山。

那么多修士聚在雪山碧玉湖中等待惊门现世,而昆仑盟主石野却跑到妙法群山中赏雪看风景。只听羽灵掌门悠悠道:“乔彩凤的众妙飞舟始终没有停,但听说他这几日也常常感叹——能看见很多人坐船过去,却没机会坐船回来了。”

石野叹息道:“乔彩凤也应该很清楚,他放出这个消息之后,必然有很多人赶往那世外绝地,其中有不少人最终是回不来了。据羽灵掌门看,他的用意是什么?”

羽灵端起茶杯却没有饮,而是隔着面纱看着杯中的茶沉吟道:“首先是神器惊门真将现世,他只是实话实说,指出了时间地点。但石盟主已经派人去过忘情宫询问,多少了解此神器的渊源,那就有另一种可能。神器惊门就在某位修士手中,可本人并不知情。而此人听说消息之后,也必然会赶往雪山碧玉湖。”

石野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假如是这样的话,其实乔彩凤随便说什么地方都可以,却偏偏说了那么绝的地方,可见此人并不想惊扰红尘。但他开通众妙飞舟放了那么多山野妖修涌入人世间,又是为了什么呢?”

羽灵:“石盟主既然见过他,猜疑他恐是生而知之,那么他做的事情,恐怕就与此世与生俱来的宏愿有关。想当初为平定两昆仑之乱,你师父和你先后灭了昆仑仙境中的万法宗与太道宗。虽有陶然客前辈联合散修同道另成一股力量,但短时间内各路修士恐也无法完全约束蛮荒中的众多妖修。

有瑶池结界为屏障,绝大多数妖物也闹不到人间去,要乱也是在昆仑仙境中作乱;顶多出去一批强大的妖王,让人间修行各派去头疼。而乔彩凤倒好,莫名打造出一艘众妙飞舟来,八位最令人头疼的妖王让他给扣住了,却把那么多小妖都放出去了。如果昆仑修行界处置不当,将是一场大麻烦;如果处置得好,也是众生族类的一场大机缘。”

石野苦笑道:“无论付出多大代价,也必须处置妥当。幸亏有了一位妖宗成天乐、有了那么一个万变宗,否则的话真的很麻烦。只是成天乐如今还嫩了点,也与我们熟知的高人都不太一样,连我都不太清楚他究竟会怎样应对这些事,感觉颇有些妙不可言啊!”

羽灵又说道:“我没见过成天乐,若是换另一位尚未脱胎换骨的修士,简直不可能引起这样的关注。……我们还是说乔彩凤吧,他利用惊门现世的消息,将那么多妖物都引到雪山碧玉湖,这不也是在解决麻烦吗?就算没有神器惊门现世,那些将走不出雪山碧玉湖的妖修,就能走得出人世间吗?”

石野点头道:“那些必然走不出雪山碧玉湖的妖修,恐怕也走不出人世间。他们若来到人烟红尘中,内心深处不会真的愿意接受管束,也很难听从万变宗与各派的规劝,日久必定祸乱丛生,各派将不得不出手清洗。但这也是一场大麻烦、造业极重。”

羽灵以神念道:“若他们困在昆仑仙境中,其实也是一样的情况,只是不会惊扰人烟红尘罢了;但那些出神入化的妖王仍然会率领群妖而去,推演一番,人烟红尘中的麻烦也不比现在小多少。如今两昆仑藩篱已开,可自如往来共守散行戒,这是一件大功德。可当年立约的只是我们各派修士,广漠蛮荒中的很多妖修并未参与,甚至没有听闻。

得有一场机缘,让那些化形现世的妖修们都知道,至于是否愿受约束,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他们可以仍在蛮荒中修行,但既要进入人烟红尘,就必须知道如何在红尘中行事,否则要么别去、要么就回不来。众妙飞舟的出现、那些曾乘坐飞舟者的遭遇,其实就是最好的机缘与劝诫,胜过一切其他的手段。”

石野又叹息道:“如今因神器惊门现世,将人都引到雪山碧玉湖,其中那些原本会在人间为祸、或者自取不归路的修士,大多数也就不会再回来了。这也的确是在解决麻烦,还能免去人间动乱、众人造业。如此说来,其实我们该谢谢乔彩凤,但有些话却不太好说。”

羽灵意味深长道:“此人看待世事的眼光与常人不太一样,有些地方让我想起了你师父。”

石野微微一怔:“我师父?”

羽灵微叹道:“你师父未自封神识之前,看待世事世人无意中带着怎样的眼光,恐怕没人比你更清楚。还记得当年的昭亭山之战吗?昆仑仙境中的飞天高手就被他当场斩杀了三十五位,趁乱滋事的东昆仑各派弟子也殒命八百七十一人。”

石野忍不住长叹一声:“有些话,各派高人事后也只会在私下里说,这是不仁之仁。那些人自寻死路,留着只会给世间带来更多的祸患,而我师父就以昭亭山之战为局将之剪除。待到我安定两昆仑之时,也就免了最大的麻烦。”

羽灵:“当日关注昭亭山之战者众多,那么多人都没事,就这九百多人殒落了。而如今在雪山碧玉湖中,你我都清楚将有很多人回不来,难道是谁逼他们去的吗?个别人的遭遇恐值得叹惋,但绝大多数皆是咎由自取。”

石野又点头道:“其实我已隐约明白了,只是羽灵掌门今日点破了。”

……

“我一定要宰了他!”这是刘大有返回秘密驻地之后,所说的第一句话,在场只有他和燕无欢两人,燕无欢当然清楚宗主说的是谁。

燕无欢正在看刘大有扔过来的那卷丹方,叹息一声道:“可惜在十万大山中,让他给走脱了。”

刘大有:“这一次,绝不能让他再有机会走出雪山碧玉湖,我不想再看见这个人!”

燕无欢:“我也不想再看见这个人。”

然后师徒两人都沉默了,他们当然一百二十万分的希望成天乐走不出雪山碧玉湖,可是怎样才能如愿呢?燕无欢仍然低头在看着丹方,仿佛想从这上面研究出什么玄机来,过了一会儿才说道:“这张丹方,对大有宗其实也有大用。”

刘大有:“当然有大用,有了这张丹方,我们将来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宣布炼成了陆吾神仑丹。”

燕无欢:“这上面还详细讲解了服用之法,如何最大程度的吸收与发挥神丹的灵效,比您原先那张丹方上详细得多。”

刘大有叹息道:“是的,可惜拿到它有点晚了,我已经服完了九枚陆吾神仑丹。倒是无欢你,尚未服满九枚之数,若是脱胎换骨之时,按此丹方所指点继续服用神丹,对修为稳固有很大的帮助。”

燕无欢劝慰道:“师尊也不必叹息,我们当初服用神丹之时,也等于在以身试炼灵效,刚开始可能并不太了解这些讲究,但神丹药力也吸收了大半,到后来渐渐摸索出玄妙,服丹之效也和这张丹方所载差不了多少。而天下有福缘能连服九枚神丹者,恐也寥寥无几!

这张丹方上补全的内容,再加上我们服丹的经验总结,对大有宗其他弟子非常有用。比如金华、宣威二位长老,还有诸位大成护法们,都可依此法服丹。师尊,既然丹方已经到手,您打算什么时候宣布大有宗已拥有陆吾神仑丹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