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804章、离危墙之下,则众人以身

成天乐身后的各派大成修士纷纷惊喜道:“是海天谷于掌门来了!”

而乔彩凤的声音仿佛从远远的天际传来:“于师兄,你别追我啦。我承认你很厉害,不跟你玩了,我今天还要赶回昆仑仙境开通众妙飞舟呢,再晚就来不及了!……我也不知道是阴历还是阳历,总之不是阴历就是阳历!”

时间已经是十月中旬,假如按阳历算的话,神器惊门最迟会在两个半月内现世,若是阴历相差不远,最迟会在二零一九年二月四日之前现世,也就是在这三个多月之内。

乔彩凤早就出发了,怎么到现在才飞到雪山碧玉湖呢?昨天他察觉于苍梧寻来,便化为遁光,但过了不久等他速度稍一放慢,又发现于苍梧御风追之。乔彩凤每次全速飞遁,总能把于苍梧甩开,可是当他稍慢下来就又会发现,原来于苍梧还跟着他,并没有真正被甩掉。

乔彩凤心中暗道这位昆仑修行界有数的高手果然名不虚传,就算境界比他还稍差了一层次第,也绝不容小觑啊。乔彩凤这个人本来就爱逗乐子,不禁又起了好胜嬉戏之心,于是一转方向又加速兜起圈子来。

他没有直奔雪山碧玉湖,而是在青藏高原上东飞西窜,又跑到喜马拉雅山脉中盘旋四走,雪山间,哪儿风暴猛烈他就往哪儿钻,就看于苍梧能不能追得上他、或者什么时候会被甩掉?结果乔彩凤却打错了算盘,在风暴越猛烈的地方于苍梧则追得越紧,其人极擅御风之法。

于苍梧清楚乔彩凤是故意的,但他也不说什么。每当乔彩凤自以为已把他远远地甩掉、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就会发现这位海天谷掌门又从天际御风而来。两人就这么在高原上兜了一天一夜,乔彩凤最终也不得不惊叹于苍梧心志之坚韧、修为之浑厚、法力之绵长,不愧是真正的苦行出身。

乔彩凤终于没脾气了,于是不再兜圈子直接飞到雪山碧玉湖上空发出了“通知”。而于苍梧随后就追来了,又追问了一句是阴历还是阳历?但乔彩凤也不知道啊,因为乔散人并没有告诉他。

今天已经是星期一了,按照乔彩凤自己定下的规矩,要从昆仑仙境向人世间“发班车”,现在时间已过中午,的确要快点赶回去了。于苍梧闻言不再追他,反正想问的答案已有,心中也是惊叹不已——乔彩凤以如此神通在高原上飞天盘旋了一天一夜,居然还能赶回去开通众妙飞舟,这家伙太强大了!

于苍梧从云端落下,众修士都迎了上来问候。他们已知道于苍梧受石盟主之托去追问乔彩凤,却没想到于苍梧竟将乔彩凤直接给追到这地方来了。

成天乐是第一次见到于苍梧,眼前是一条魁梧的大汉,空着手并没有拿法器,身上的衣服已洗得发白、很旧但是很干净,赤着脚穿着一双草鞋,腰间悬着一个白色的葫芦。当他走过来的时候,仿佛每一步都落地生根、稳如磐石,但神气内敛毫不逼人,眼神中带着一丝淡淡的落寞,当看见叶知秋以及后面的叶铭时,又流露出温暖的笑意。

众人互相通名介绍,彼此问候互道久仰。海天谷原本只是一派小宗门,远在西北边陲之地,但当代掌门于苍梧可是如今昆仑修行界响当当的人物,成天乐也早有耳闻。成天乐在叶铭的引见下抱拳行礼时,于苍梧很豪爽地拍了拍他的肩头,然后微微惊讶道:“成总,你好硬朗的身子骨啊!”

于苍梧就是随便拍了一下,未运用任何神通法力,更没有试探成天乐修为底细的意思,他怎么会说出这句话呢?年秋叶在一旁好奇地问道:“姐夫,你是怎么知道的?”

于苍梧笑道:“成总形容斯文儒雅,可是我拍在他的肩上,感觉却像拍中了金乌磐龙杖。”

那边辛语奇很调皮的伸手,也在成天乐肩上拍了一巴掌,然后眨着眼睛道:“不对呀,成总的手感很好、很正常啊!”

于苍梧忍不住哈哈大笑道:“我说的是元神感应,并非你摸成总的手感啊!”众人都笑了,气氛很是轻松欢洽,成天乐赶紧请大家都到营地中畅谈。

这么多人,七顶帐篷肯定坐不下,于是就在帐外席地幕天而坐,点起了好几堆篝火,在这种地方开宴席是不可能的,那就因陋就简搞个篝火烧烤晚会吧。到了黄昏之后,雪山盆地中再度风暴呼号,但营地里却能避风,而冰雪也不知被哪位高人的神通法力随时卷开,落不到土坡之内。

众位高人就在这漫天风雪环绕中畅饮漫谈。此处可没有商店卖酒,而从外面穿越茫茫雪山带进来的物资,每一份都异常珍贵,酒并不是必需之物。但谁叫他们神通广大呢?万变宗还真有酒!成天乐只担心不够这么多人喝。

不料于苍梧从腰间解下那个白色的葫芦,挥手祭在空中飞来飞去、不断给众人倒酒,成天乐留意算了一下,这小小的葫芦里先后倒出来上百斤酒,却像总也倒不完似的。这也是空间神器啊,要用特殊的天材地宝、以出神入化的神通才能炼成。

有小妖好奇地问于苍梧——这葫芦是什么宝贝?于苍梧笑着答道就是酒葫芦,以海天谷特产的雪葫芦炼制,他是受到了一位前辈高人的启发而效仿,出神入化之后好不容易才炼成了一个,勉强还能凑合着用吧。它其实不仅能装酒,拿来收收小妖怪啥的也是可以的。

坐在成天乐身后不远的年秋叶小声对叶知秋说道:“携带如此空间神器,还能这般施展不着痕迹,看来姐夫不仅已拥有出神入化之能,而且也修得阳神化身成就了。”

叶知秋悄声道:“数年前苍梧便已修证阳神显化境界,但海天谷法诀另有玄妙,走的倒不是丹道一路。若说化身五五境界,苍梧正在堪破之中、尚未求证,不敢与石盟主等当世高人比肩。”

年秋叶掩口道:“你这话说得也太谦虚了,石盟主可是公认的当今天下神通第一啊!”

她们两人的私语并没有回避成天乐,成天乐也在暗自琢磨。各派法诀有不同的次第讲究,但从修为境界上都是可以互相参照的,而正一门的三十六洞天是最明确清晰的印证体系。就拿成天乐所习的妖修法诀来说,境界是以劫数划分的,假如能脱胎换骨,修行中的下一道门槛就是出神入化。

但同样是出神入化的境界,在三十六洞天丹道中也有修为次第境界的细分,先后是苦海出摄、阳神显化、化身五五,直至世间法尽头的待诏飞升。于苍梧已修成阳神化身,也就是阳神显化的境界,但其功底之扎实、法力之深厚,连乔彩凤都不得不惊叹啊。

听说于苍梧是海天谷苦行修士出身,成天乐不禁又想起了同为苦行出身的刘漾河,这两个人给别人的感觉可大不一样。刘漾河总是一副苦大仇深、时刻期待苦尽甘来的样子,而眼前的于苍梧却如此爽朗豪放,人跟人确实没法比啊。

如今也不知那刘漾河去了哪里,这么长时间都销声匿迹。成天乐将丹方赐给了刘大有,也是一种试探,想看看大有宗能在多长时间内宣布炼成了陆吾神仑丹?而众人则在饮酒时纷纷夸赞成天乐——赐丹方之举简直太有风度了,难怪年纪轻轻就能有如此成就。

当有人问起于苍梧的酒葫芦,讨论到空间神器,话题很自然的又转移到即将现世的惊门身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惊门也是一种空间神器,但它却不仅仅是空间神器那么简单,包含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洞天世界。

实在想象不出那件神器究竟是什么样的,众高人虽见多识广,但凭空推测也是不得要领。惊门现世的时间已经有准信了,就在三个半月之内。可这样又有了一个新的问题,因为再过半个多月此地就要入冬了,无论是阴历年底还是阳历年底,都已经到了冰雪狂飚封山的时候。

假如神器惊门在冰雪封山之前还不出现,有很多自负修为高超或天赋神通强大的修士可能会选择留下来等待到底。

于苍梧说道:“若到了每夜风暴突然停歇的时候,我建议在座的大部分人也应该撤离。并非是小看诸位的修为,但没有必要困于险境中越冬。而且很多人见你们这些高手尚且都走了,才会下定决心撤离此地的。”

众高人纷纷点头,已经做出决定,届时这四支大成修士队伍将合在一处,其中大部分人将公开结阵撤出雪山碧玉湖,至于有谁还想留在此地,那么就自己留下来吧。他们这么做还有一个用意,到那时肯定有大批修士也会撤出雪山碧玉湖,沿途可出手救助那些不慎遇险的同道,因为出山的路比来时更为艰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