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803章、郁虑长戚戚,求仁便赐仁

成天乐倒把正在议论的众人都给笑愣了,他为何要这样笑?大家纷纷好奇地望了过来。只见成天乐施施然向着大家拱手朗声道:“我听闻神器惊门即将在此现世,便率领门人来到这雪山碧玉湖,主要是想提醒各位同道此地的风险。而来到此间之后,才得知大有宗率众最早到达,并主动维持此地安宁、调解众人纠纷,避免混乱争斗。

大有宗行此功德之举,为吾辈楷模,当大力褒扬之!成某正不知如何向刘宗主表达敬意,却恰好听闻大有宗在搜集陆吾神仑丹的残方。此地这么多同道皆感大有宗之功德,成某及万变宗也深为感佩。便有高人建议我将神丹的丹方赐予大有宗,以彰表其行,成某欣然而从。”

说着话成天乐从怀中取出一卷以法力处理过的兽皮,居高临下走到刘大有的身前,双手平端、躬身呈到他眼前。

所有人都愣了片刻,随即又爆发出轰然的喝彩声与恭祝声。简直太出乎意料了,成总刚才并不是要质问刘大有什么,而是想当着各派同道的面,将如此珍贵的丹方赠予大有宗!

喝彩者当然是在夸赞成天乐,而恭祝者则是在恭喜刘大有。有很多修士这几日得到了大有宗的指点与帮助、对刘大有很有好感,他们可不清楚别的事情,是真心为刘大有及大有宗高兴啊,同时也由衷的赞叹成天乐的高风亮节,一代妖宗果然名不虚传!

刘大有本人也愣住了,定定地站在那里,好半天没有伸手去接丹方。只听成天乐的声音又穿透众人嘈杂议论之声再度响起:“刘宗主,这卷陆吾神仑丹的丹方,万变宗是真心赠予你以示敬意。也能省却大有宗众同道一番心血,不必再苦苦搜集残方拼凑,也不必耗费岁月与灵药去试炼摸索。此乃众望所归之事,刘宗主就不要客气了,快接过去吧!”

围观的众人也纷纷喊道:“恭喜刘宗主,佩服成总!……刘宗主,您快接丹方啊!”

不仅是围观的门外修士,就连刘大有身后那几名大成妖修也以神念暗中提醒道:“宗主,众望所归,您就别再矜持了,赶紧把丹方接过来吧!……这么多人都看着呢,再不顺势拜谢就失礼了!”

这几位大成妖修皆来自昆仑仙境,被大有宗先后招揽为门中护法。他们修为高超、在大有宗中的地位也很高,但并不清楚刘大有当年之事,也不知道大有宗早有陆吾神仑丹。刘大有搜集神丹残方,他们也觉得成功的希望实在很渺茫,但内心深处也是支持的。

因为若大有宗若有了陆吾神仑丹,他们也会有机会优先得到、能极大的助益修行,就是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而今日万变宗竟然将丹方送上门来,他们都是惊喜万分啊,当然会提醒刘大有赶紧接过来,并理所应当要好好感谢成天乐。

刘大有的反应看上去也算正常,在外人眼中,他是太意外了、太惊喜了,甚至感动得连话都说不出话来,如此珍贵的馈赠,一时不敢伸手去接,甚至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是别人哪里知道,刘大有简直郁闷得想吐血,心中如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

这是多么隆重而正式的福缘相赐啊,成天乐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刘大有今天特意聚众而来以壮气势,并满心期待着更添声威名望,却万没想到成天乐竟来了这么一出,轻飘飘将本应属于他的风头都给抢了过去。不知刘大有是否会在心中狂呼——“这里的主角本应该是我才对啊!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众人的喝彩与恭贺声不绝,但在刘大有听来,是多么的尴尬与难堪。这算哪门子事?就像幼儿园大班里有个叫刘大有的小朋友,他很有出息的做了某件好人好事,被笑眯眯的园长成天乐阿姨奖励了一朵小红花,外加大大的一颗糖。刘大有是越想越别扭,差点没受内伤啊!

但在众目睽睽之下,这张丹方他却不得不接,接过之后又不得不恭恭敬敬的行礼拜谢。众人都能看见,刘宗主激动得脸色都变了。这场面太感人了,很多人都被感动了,将来必然是昆仑修行界的一段佳话啊。

刘大有收起丹方之前,还是忍不住展开看了一眼,然后差点真的吐血了,因为成天乐给他的竟然也是一张残方!

这可不是成天乐故意藏私,成天乐得到的丹方是什么样的,写给刘大有的丹方就是什么样的,内容比于道阳所传只多不少,甚至还加了御神之念解释。因为于道阳当初在石狸像中留下的神印里,陆吾神仑丹的丹方原本就不完整。

十八味灵药的配伍以及炼制、服用之法,当然完整无缺,有谁采齐了灵药自可依法炼制,但还有些很关键的内容缺失。有那么几味很罕见的灵药在哪里能采取,成天乐所得的丹方中没有。至于药引落雷金,于道阳留下的神印中既没有说它是什么东西,更没有说如何能采得,只是留下了一个名字而已。

于道阳留此丹方的目的不是让人能炼成,这也是他的诱饵之一,得到石狸像中法诀传承者,若能玄牝妖丹大成,必然也想炼成陆吾神仑丹,那么便更想去辽东找他,正好踏入陷阱。可是于道阳万没想到来者竟是成天乐,五百年的苦等白费心机。丹方中有多味灵药不是成天乐与万变宗自己采取的,至于如何采取落雷金,是后来成天乐亲自问的于道阳。

而在成天乐给刘大有的这张丹方中,添补了对落雷金的介绍,以及在哪里能找到、又要如何采取。成天乐说赐丹方就是真的赐丹方,没必要再打什么埋伏,行事很是坦荡豁达。况且他刚才已经说了,曾为炼制陆吾神仑丹到此地采取药引落雷金,那么在丹方中就应该写清楚。

刘大有当年得到的才是真正完整的炼丹之方,所有的灵药都有介绍,也有五百年前能在何地以何种方式采取的记录。与成天乐这张丹方相比,所缺省的内容就是服用时如何更好的炼化吸收药力的一些讲究,而这些内容与炼制神丹并无关系。

但成天乐还是有所保留的,比如在原方中添加一味药引温玉髓的炼丹之法,并没有写进丹方。一方面因为这种新方是万变宗独创并试炼成功、并非古方所传,而且只侥幸成功了一次,远没有掌握成熟,稍有不慎就会损毁整炉丹药。更重要的另一方面,此法得自武陵乡秘传的饵药丹典记载,未征求武陵乡的意见,不便自作主张泄露给他人,这是修行界自古以来的规矩。

刘大有并不清楚成天乐手中这张丹方的来历,见到上面有很多残缺的内容,感到很愤怒,甚至怒发冲冠!他认为成天乐故意在耍花样,给了他一张看似完整实则极难炼成的残方。可就算他再愤怒,也说不出任何话来,因为除非他早就见过更完整的丹方,否则怎能说成天乐故意赐予残方呢?

况且成天乐这张丹方就算拿给各派高人看,也没人会认为它是残方,只是有些灵药没写产地和采取之法罢了,而很多丹方都是这样的。那些灵药并非不可知之物,修行各大派中就有,想打听全能打听到,只是很难求得与凑齐。

这些倒是其次,反正大有宗已能凑齐灵药,刘大有其实并不需要这张丹方。更令人忿恨的是,成天乐将大有宗将来送人情、赐福缘的机会也给掐住了!成天乐赠丹方之举,是大福缘厚赐,更添一代妖宗威望,但刘大有今后却无法这么做。哪怕成天乐改天一高兴,又将丹方再赐他人,大有宗也不能效仿。

因为按照修行界约定俗成的规矩,大有宗若不征求万变宗的意见,便不能擅自将丹方泄露给他人。除非大有宗能证明,那丹方不是得自万变宗的秘传,可刘大有又怎能证明呢?他人所赐之福缘,不是随便让你去送人情的,比如三梦宗的九转紫金丹丹方得自轩辕派,若不征求轩辕派的意见,也不能擅自将丹方传于他人。

不仅如此,假如大有宗“炼成”了神丹,还不能自己全留着,至少第一炉得拿出相当一部分来“答谢”万变宗,这也是修行界的传统礼数。而不论大有宗能不能炼成神丹,既然接受了这么珍贵的馈赠,也必须另有隆重的回礼。

此刻的刘大有深深地感觉到——成天乐这个人太可怕了,好事都让他给做绝了!还给不给别人留活路了?然后他又听见成天乐在面前笑道:“刘宗主,我们就不要站在这里说话了,请进营地品茶。”

该当众说的事情都办完了,也不能总站在野地里让人围观吧,该进去坐下好好谈谈理想和人生了。刘大有却退后一步,神情端庄而凝重,对成天乐深鞠一躬道:“成总,多谢您今日的恩赐,刘某今生没齿难忘,定会加倍报答!不敢再打扰您与众道友的清静了,我这就告辞,回去后好好研究神丹之方。”

刘大有来时那么大的场面,而走时也这么干脆,连营地都没进去,多少令人有些惊愕。也有人在暗中猜测,刘宗主是因为太高兴了、喜悦与期待的心情也太迫切了,所以想赶紧回去研究丹方,有些许失仪也是可以理解的。

假如换一种情况,刘大有肯定不会拒绝成天乐的邀请,这正是表现他的谦逊风度的大好良机,而昆仑修行各派的大成修士就站在那边,此番聚首也是随缘结交的好事。可他现在已经提不起这个心思了,只想离成天乐尽量远些,最好是永远别再看见这个人。

如果不能当场把这个人给宰了,那就躲远点吧,每次和成天乐打交道,刘大有都感觉很受伤。而成天乐站在坡上躬身长揖道:“恭送刘宗主及诸位道友,您走好!”

而在斜坡顶端,叶铭掌门以神念悄然对女儿叶知秋道:“成天乐这傻小子,啥时候变得这么精明了?这一手玩得太漂亮了,高明之至啊,令我老人家都不禁拍案叫绝!”

叶知秋暗中笑道:“您就别再叫人家傻小子了,好歹也是一代妖宗了!就算成总自己想不到这些手段,他身边那些大成妖修可不是懵懂的山野妖兽,个个在人间摸爬滚打多年,都是人精啊。”

刘大有就这么走了,可是围观的众人还有疑问没解开呢,人丛中有人又忍不住叫道:“成总,您既然对雪山碧玉湖一带这么了解,那么可知神器惊门何时会现世?……就算不知道,给大家猜猜也行嘛!”

成天乐怎会知道这些,况且这种事情哪能随便猜?话既然是乔彩凤说的,要问也应该去问乔彩凤本人啊。成天乐正要开口,突然神情一怔抬头望向了天空,而他身后的大成修士们也几乎同时向高空望去,已走下土坡的刘大有同样定住了脚步抬头看天。

紧接着,空中盘旋的那些飞禽不由自主全都落了下来,纷纷化为人形,众修士皆感应到一股强大的存在出现在雪山碧玉湖上空。这种感觉并不是威压,就像普通的妖禽发现了灵禽毕方飞在云端,也自然会生出一种特别的感应。

有一人不知何时从高空飞来,毫不掩饰的完全展开了修为法力,站在那形如华盖的奇云边缘,现出身形喝道:“今天,我要告诉大家一个准信,神器惊门就将在今年之内现世!……不要再派人天天去烦我了!”

在场大部分修士都认识此人,纷纷惊呼道:“是彩凤大仙!……大仙终于开金口了!……原来惊门就将在今年现世,顶多再等几个月……”

而乔彩凤也没理会众人是什么反应,转身化为一道流光向着远方的雪山之巅飞冲而去。他就是来说这句话的,说完了立刻就走。又有一道飞天流光御风而至,一条威风凛凛的大汉现身于云端喝问道:“乔彩凤,你说的是阴历还是阳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