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802章、处心积煊赫,一笑惹清秋

有很多人成天乐早就认识,比如易塞北、王欣怡夫妇,也有不少修士是第一次见面,比如海南派的明杖长老。大家互相通名见礼、问候寒暄,成天乐也将万变宗众妖介绍给各派高人。这临时的聚会,也是很重要的结缘场合,对题龙山掌门史天一而言尤其如此。这位刚刚升座不久的掌门,难得有这样一个机会结交各派高人。

不论各派大成弟子有没有飞天之能,以他们的神通修为,从盆地各处赶来的速度也是最快的。刘大有则有意要壮声势,所以等消息传开之后才出发。燕无欢与两位妖王并未随行,他率领六位大成妖修从湖对岸结阵脚踏碧波而来,大老远就能看得见。

天空有不少飞禽追随,它们都是跟着刘大有一起去打探消息的,更多的修士则是从盆地各处涌向成天乐所在的营地周围。当刘大有登上湖岸、穿过苍茫的丛林,于正午时分走到营地外,这周围已汇聚了浩浩荡荡上千人,其中有各派修士与江湖散修,但大多数都是妖修。

叶铭等人当然看见了,这位德高望重的前辈高人就算见多识广,也从未见过这么多妖怪啊!

这声势让刘大有简直有一种错觉,仿佛只要他一声令下,就可将成天乐所在的营地轰平为齑粉!但他心里也清楚,这些人只是来看热闹、探究竟的,并不是他所率领的大军,至少目前还不是。因为刘大有要拜山,所以这么多人涌来,对成天乐无形中也是一种骚扰和威压,刘大有也必须当众做出一种姿态来。

那土坡就是刘大有当日帮助叶铭等人垒建,顶端有五米多高,朝外侧的斜坡有近三十米长,当他走到坡下时便展开法力朗声道:“刘某今日拜访万变宗成总,答谢成总昨日提醒此地风险的善意。各位同道皆久仰成总的风采,自发汇聚而来,但请勿骚扰万变宗的道场。……成总,万变宗诸位道友,大有宗刘大有在此致意!”

他的声音传出很远,在场所有人都听见了,包括那些在高空盘旋的飞禽。就算是不懂事的懵懂妖兽,听见刘大有的话也都安静下来,不会贸然跑上土坡滋扰万变宗的道场营地,而刘大有率六名门人走上了土坡。就在这时,成天乐也出现了。

成天乐现身于土坡顶端抱拳笑道:“原来是刘宗主,能在这高原雪山上相会,真是人间之大缘法!”说着话款步走下了斜坡。

刘大有举步迎了过去,却突然感受到一种难以形容的威压,差点想停下脚步转身退回。因为成天乐并非是一个人,他身后还跟了一群修士,共有七十余人,其中大部分是大成修士,来自昆仑修行各派。三鲜道人也带领营地中驻留的妖修们,跟在队伍的最后面。

五十多名大成高手并未掩饰修为,神气一体从一个方向居高临下走来,那是什么样的感觉?若是论“气场”的话,足以将这天上地下上千号围观的妖修都镇住。

叶铭、五味为何大清早就率一众大成女修都赶了过来,还通知其他几支大成修士队伍也到此地聚会?除了让各派修士借机相聚并引见,就是为了给成天乐壮声势的,他们很清楚这片营地周围会有什么样的情形。

刘大有多少觉得有点尴尬,因为他是从斜坡下面走上去的,迎面的感觉就像有一座无形的山压了下来,还好他定力深厚修为高超,仍步履从容、神情不变,迎着成天乐走了过去。成天乐从坡顶上走了下来,两人就在这斜坡中央,相隔丈余各自站定脚步。

他们的个子原本差不多高,可也许是因为这斜坡的关系,总让人感觉成天乐是在俯视刘大有。这让刘大有也觉得有些别扭,这一幕场景倒是他事先没想到的。

既是同道拜访,按照通常的礼数,成天乐应该请刘大有去营地大帐中坐谈。可是成天乐带出来这么多人,帐篷里根本坐不下啊,更何况还有上千号修士跟随刘大有来看究竟,他们俩也不太适合单独躲到帐篷里,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这也符合刘大有的来意。

刘大有定住身形,拱手笑道:“原来各派前辈高人也齐聚此地,刘大有有礼了!听闻成总率万变宗众同道到达雪山碧玉湖,于昨日放出消息,提醒众同道注意回避此地的凶险。此善举令刘某十分感佩,今日特来致谢!而各派同道也很好奇,聚集而来想打听详情究竟,毕竟事关众人安危啊……”

成天乐也呵呵一笑道:“昆仑修行各派皆知,我万变宗炼成了陆吾神仑丹,丹方有一味药引落雷金,当初就是在此地采取,我也因此来过这里,机缘巧合了解此地的天时详情。如今听闻神器惊门将在雪山碧玉湖现世,而各路同道齐聚,恐大家不知状况而遇险,故此赶来示警。

不过是行应为之事,刘宗主就不必特意致谢了!若说善举,各派高人所建的这处营地才是真正的大善,于每天黄昏后的风暴中救助遇险的同道。我来到此地便深为感动,恰好也想找最合适的驻地观望这雪山美景,所以就恳请各派同道将这个营地让给万变宗暂住。我们方落脚一夜,刘宗主就到了……”

这番话伴随着神念,不仅解释了自己为何熟悉此地的天时,更重要的是夸赞叶铭、五味等高人建此营地的功德善行。他夸人其实就等于夸己啊,因为如今接替叶铭等人驻守这个营地的就是万变宗。

成天乐最后还特意夸奖与感谢了刘大有,因为叶铭等人凿建这片营地道场时,大有宗众高手也帮忙了。有些妖修前几天曾在此营地中避难,然后离开散布到盆地各处,此刻他们也在人群中纷纷开口介绍——自己就是这么被救的。

叶铭等人设营地救助遇险同道之事,很多人还不清楚呢,因为盆地太大,大家夜间都各自藏身,不可能看得见也还没听说。而成天乐这一开口,众人才恍然大悟,纷纷赞叹叶铭等人的义举善行,连带着将万变宗与大有宗也都赞了一遍。

成天乐这番话是堂堂正正、风风光光,让所有人听了都开心。刘大有心中暗道成天乐倒是拣了一个笼络人心的好机会,但他也不得不附和着赞叹叶铭、五味等前辈高人的功德善行,同时也自我谦虚了一番,最后终于问道:“成总既熟知此地,能否向诸位同道介绍更多的情况呢?若真有什么意外发生,大家也好心中有数、知如何趋吉避凶。”

成天乐坦然笑道:“我正有此意,但昨日形色匆匆只来得及于沿途留下神念,况且众同道散居各处,想一一寻找转告也颇为不易。幸亏刘宗主今天来了,还引来这么多同道齐聚,那么我就详细向大家介绍一番吧。”

成天乐也不隐瞒,就站在斜坡上毫无保留地向众人介绍了此地的四时变化,将他所知的情况讲得清清楚楚,尤其是入冬之后这里会出现怎样的异象,随后那日夜难测的冰雪狂飚又是怎样的可怕。而出山则更为艰险,这里可是喜马拉雅山深处啊,想离开并没有路,最低处也要翻越海拔近七千米的雪山。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假如到了那时候还不走,恐怕就必须得留在此地越冬了,等到明年初夏才能出得去,这也相当于一场生死考验。

以成天乐的身份与修为,不可能在这种场合撒谎,更何况这是根本骗不了人的事情,因为事实很快就会被时间印证。很多修士不禁在心里犯起了嘀咕,假如真是这样,就要早点做好撤离的准备了,看热闹、长见知固然重要,可是自身的安危更要紧啊。

也有人仍对成天乐的用意有各种猜疑,但他们爱猜就猜去吧,成天乐并不介意,他的本意就是要告诉大家这些,刘大有今天倒是制造了一个最好的机会。

成天乐并没有完全以神念讲述,因为在场的人太多、分布的范围也太大,对这么多人同时发送清晰的神念太过消耗法力,只在有些言语说不清的地方偶以神念解释,大部分时间仍是运转法力将声音送出,用了快半个小时才讲完。

他止住话音的时候,营地周围足足安静了好几十秒没人说话,大家都在心中暗自盘算呢。但也有修士对成天乐刚才话中另外的内容感兴趣,只听一人小声嘀咕道:“原来陆吾神仑丹的药引叫落雷金,竟然在这里就能采到!难怪大有宗这几天向众人搜集神丹残方呢,估计是找到药引了,所以也动了炼制陆吾神仑丹的心思。”

同伴问道:“落雷金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假如是有用的天材地宝,我们也可以在这里找找嘛!”

那人又答道:“我也不清楚啊,陆吾神仑丹这种丹方当然是各宗门的传承之秘,谁也不好乱打听啊。……大有宗这么做,可能会犯万变宗的忌讳。我还以为成总今天会质问刘宗主呢,因为他刚才一开口就提到陆吾神仑丹了。”

也不知这两人是不是事先排练好的,或者就是随口的无心之言。他们自以为站在人丛中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此刻大家都很安静啊,很多人都隐约听见了,尤其是那些站在土坡上的各位大成修士,更是听得清清楚楚。

还没等刘大有开口,成天乐便主动问道:“刘宗主,我最近还听说了一件事。大有宗在昆仑仙境来的各位同道中搜集陆吾神仑丹的残方,难道也想炼制此神丹?”

刘大有赶紧微微躬身解释道:“是的,确有此事。其实早在大有宗创派之初,我已在来自昆仑仙境的诸位同道中征集神丹残方,而此番雪山碧玉湖之会,有这么多同道聚集,更是大好机会,所以此消息才散布开、让成总您得知。天下皆知陆吾神仑丹乃万变宗独门秘炼灵药,但刘某这么做并无任何冒犯之意。

大有宗身为妖修传承宗门,而此丹对妖物修行有大助益,我为天下妖修与门中弟子求福缘,虽明知万难成功,也想尽力一试。此丹方是昆仑仙境上古山神陆吾所留,至今仍有不少残方传世,大有宗只是搜集整理之。若此举犯了成总及万变宗之忌,刘某在此致歉!成总有什么话想说,今日当着众人之面,也请尽管开口。若是您指教的对,刘某定当听从。”

他这番话说得很漂亮,不卑不亢软中带硬。周围刚刚安静了片刻,突然间又变得嘈杂起来,大家都在议论这件事。大有宗想炼制陆吾神仑丹,站在万变宗的角度可能会感觉不痛快,但成天乐今天当众质问刘大有,未免显得太小家子气、太自损身份了,哪里还配得上一代妖宗的名望?

成天乐可以不高兴,但不能公然指责刘大有什么,否则就显得太无礼了!陆吾神仑丹又不是万变宗的专属之物,而是自古流传的修行灵药,别说是刘大有,世间无论是谁若有想法,都可以征集残方试炼,能不能成功是人家自己的事情,万变宗也管不着啊!

刘大有听见众人的议论,心里这个乐呀!今日两位宗主碰面,虽只是彬彬有礼的交谈,但绝不亚于一场真刀真枪的交锋。到头来还是他刘大有彻底占了上风啊,没想到成天乐竟会这么蠢,居然真的当众质问陆吾神仑丹之事,这不是自损声名吗?

假如再将此事适当的添油加醋四处宣扬,大有宗自有一万种方法可以往成天乐身上抹黑,他还怎么好意思再以一代妖宗自居?心中虽然这么想,但刘大有仍带着恭谨甚至略有些惶恐的神情看着成天乐。

不料成天乐此时却呵呵笑出了声,这是他标志性的傻笑,笑声清晰地穿透人群传出很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