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801章、随风云际会,挽狂澜安座

深夜里,各路修士都在避风且能御寒的营地或巢穴中休息,却有两人就坐在风暴之中。靠近盆地边缘一片开阔的碎石滩中,他们各坐在一块巨石之上以神念交谈,身形就如夜色中屹立不动的磐石。呼号的风雪从他们身边飞掠而过,不时有被狂风卷起的碎石飞击他们所坐的巨岩,在黑暗中甚至擦出碰撞的火星,却没有一块飞石打在他们身上能发出声音。

乍看上去这两人仿佛没有施展任何神通法力,就是这么坐在风暴里,可在近处展开神识仔细观察,会发现贴着他们身体有极其细微的罡风如罩,使那呼号的风暴不能及身,这两人就是刘大有和燕无欢。

假如有高人站在他们身边能观察得更仔细,会发现刘大有的身形一动不动就如雕塑,而燕无欢上衣的垂襟却在风中轻轻地飘动。这并不能说明刘大有比燕无欢更高明,而事实恰恰相反,燕无欢功力更深、对护身法术控制得也更加自如,简直精微到了极点、不必耗费一丝多余的法力。

恐怕很少有人清楚,这位大有宗的总管,如今论修为功力其实已在刘大有之上,虽然相差可能很细微,可他毕竟已更高明。但燕无欢并不以此为傲,他对刘大有始终是忠心耿耿;他甚至也不以此为忌,并不在刘大有面前刻意掩饰自己,而此处除了他们俩也没有第三者。

只听刘大有在神念中叹息道:“无欢,想当年我们修炼铁瓦金舍诀时,就经常在雪山风暴中如此定坐。那样的苦行,你我都挺过来了,才能有如今的成就。”

燕无欢亦以神念道:“这雪山风暴唤起了太多的回忆,想当初师尊第一次遇到我,就是在这样一场风暴中。当时我被狂风卷起砸在山崖上受伤,眼见就要殒命,幸被师尊所救,并将我留在身边悉心指点,否则无欢哪能有今日?”

刘大有微笑道:“你那时已是开启灵智的鹰妖,对雪山上的天时变化应自有感应,就算来不及飞回巢穴,也能寻找地方及时躲避,为何会遇险呢?”

燕无欢:“师尊您应该早就清楚原由。我那时发现您在山中修炼,既好奇又向往,所以在高崖上窥望,一时入神忘了感应天时,再想飞去已经晚了。……而有幸跟随师尊一路行来,如今我已不惧怕这世上的任何风雪。

如今见到这雪山碧玉湖中的很多人,不禁又想起当初刚刚开启灵智时的我。他们是为了神器惊门现世而来,就算明知有天威之险也会来,等发觉不妙再想走,恐怕也为时已晚。今日成天乐到了雪山碧玉湖,向各路修士发出了警告。但很多人仍是心存犹豫,在神器惊门现世之前,并不会甘心就这么离开。”

刘大有:“成天乐怎会将这里的天时之变也了解得这么清楚?”

燕无欢:“据维维所说,成天乐去年来的时候,身边也出现过一头尚未化形的雪人。我后来在此地搜寻过,可惜这一带的地域过于广大、地形又太复杂,我并没有找到它。想来那妖兽在成天乐的指点下躲了起来,后来又被他找到了,化形之后告诉了成天乐此地的情形。”

刘大有点了点头道:“十有八九就是如此,我们当初的事情做得不够干净。但他知道就知道了吧,大有宗已占了先机,若神器惊门真的现世,我们的机会要大得多。各路修士听到了成天乐发出的消息,都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燕无欢答道:“很多懵懂妖修都是将信将疑,私下里纷纷议论,认为成天乐想借天时将大家都吓退,越少有人争夺、他本人得到惊门的机会就越大。但也有不少明白人,清楚以成天乐的修为及身份,不可能撒这种谎自损,所以他说的话应该是真的。

但就算是真的,也不能排除成天乐有借机将很多修士引走的用意,同时还能示恩于人,这是一举两得之事,成天乐此人最擅长用这般心机。下午有各路妖修跑到大有宗弟子的各个驻地去询问详情、想打听是不是真有这么回事?师尊认为,大有宗该如何回答?”

刘大有沉吟道:“我们当然不能说成天乐所言不实,但也不必替他解释什么,猜忌他的人当然越多越好。若有同道询问,大有宗便可答——成总确实是这么说的,事关重大,众道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一定要多加小心。大有宗也在做周全的准备,但在神器惊门现世之前,我们不会撤离雪山碧玉湖,仍会坚持维护此地的秩序与安宁。”

燕无欢点头道:“弟子遵命!天一亮便会传令下去,让大家就这么回答。成天乐提到了此地将出现的异象,入冬之后的某天,每夜的风暴会莫名停歇,雪山环绕盆地中一片宁静祥和、宛如仙境,众人听闻都感到不可思议。有人曾猜测惊门现世时必然伴随着天生异象,那么这一幕便是征兆,惊门很可能就会在那时出现。”

刘大有:“连我都这么想,更何况听说消息的其他人呢?……成天乐既然来了,我们也应去拜访问候一番,且当面问问他这件事。他既然已经开口了,便让他说得越多越好。回头也将此消息尽量转告给所有人,我们是好意提醒,而话全是万变宗说的。”

燕无欢想了想道:“想当面问成天乐的人肯定不少,既然师尊要去拜访,那么干脆就公然前去、让越多人知道越好。很多人闻讯都会去看热闹的,对师尊而言,场面也越大越好。”

他是啥意思,为什么让刘大有去拜访成天乐时人越多越好呢?这并不是指大有宗门下的妖修,而是听说消息闻讯而至、跟随刘大有去拜访成天乐的其他妖修。因为那样的场面无形中会给人造成一种暗示:大有宗的身份就相当于此地东主,刘大有是迎接并询问刚到此地的成天乐。

刘大有点头赞道:“非常好,就应该这么做!天一亮你就派出飞禽妖到大有宗各个驻地,将此消息散布出去。待我到达成天乐的营地之时,必然有各路修士蜂拥而至。……无欢啊,你如今不仅修为已不在我之下,而且处置诸事考虑得也更周到了。”

燕无欢:“这都是遵从师尊您的教诲,而无欢的一切,也都是师尊所赐。”

……

大有宗带到雪山碧玉湖的弟子有一百多人,是最庞大的一股宗门力量。这里虽然有很多地方可以落脚,但也没有哪个营地适合同时容纳这么多人。按燕无欢的安排,将他们分成了很多批,分别驻扎在盆地各处,还可以及时发现盆地中的各种状况。而另一方面,大有宗也能随时掌握各路修士的动态,无论惊门在何时何地现世,他们都能在最短时间内得知并快速集结,这是其他人所不具备的优势。

其实大有宗在此地布置的人手有二百来号,还有燕无欢秘密训练的那群飞禽妖。他们并不以大有宗弟子的身份出现,分散在周围群山崖壁上的巢穴中藏身,也能监控整个盆地的动静。大有宗此番可谓是倾巢而动、精锐尽出,做足了周密的准备。

第二天一大早,当太阳升起、风暴停歇的时候,雪山间妖禽乱飞,有一个消息迅速传开:大有宗宗主刘大有将去拜访妖宗成天乐,并会当面问清楚昨日之事。昨天成天乐一到雪山碧玉湖,就向所遇的各路修士发出了警告,提醒大家不要久留此地,并说入冬后会有那么三到七天时间,盆地有异象出现,到那时就要赶紧撤离。

闻者皆很震惊——成天乐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就算他知道,说出来又有何用意?显然成天乐了解的情况比其他人更多,那么他是否也知道惊门会在何时何地现世呢,放出这个消息是为了将众人吓走吗?也有人认为,入冬后这雪山中环境必然异常恶劣,成天乐不需要撒谎,只需将情况形容得很严重就行了。

更有人早就认为,惊门现世必然伴随着异兆,那么成天乐所说此地异象,就应该是神器惊门即将现世的信号。他劝大家一见这种征兆就赶紧离开,分明是为自己得到神器创造条件嘛!至于喜马拉雅山上的冬季有日夜不歇的寒飚风暴,那也是必然的,并不需要成天乐特意提醒。

很多人就算心里有各种疑问,但也不能自讨没趣当面去质问成天乐。现在好了,有刘大有出头,大家都充满期待。这段时日以来,大有宗已宛如此地东主,就相当于这里的秩序维持者与纠纷仲裁者,而刘大有也俨然是临时的盟主了。

这个消息传得极快,叶铭、五味、明杖、宇文霆、樱舞儿等人闻讯赶到了成天乐所在的营地,他们所率领的各派大成修士也都过来了,也算是一场修行同道间的随缘聚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