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99章、引指登天径,神器勿惊尘

成天乐笑道:“谢谢秋叶师妹费心,届时我万变宗也有合适的营地,而且离此处并不算太远。我倒希望不用等那么长时间,诸位道友虽修为高超,但留在冰雪咆哮的苦寒绝地也甚为无趣,我们也不会冬眠。”

大雪这个洞府可容十余人居住,恰好适合叶铭等人在此扎营,假如成天乐一个人来,当然也能挤得下,年秋叶就是这个意思。可万变宗还有那么多人呢,都过来的话肯定是住不下的,届时众人如果都没走,万变宗也得另寻营地。

成天乐离去之后,真华门弟子蒙晨问叶知秋道:“姐夫怎么还不来呢?我听说石盟主就是委托姐夫去问乔彩凤的,如果他来了,神器惊门何时现世也就有准信了。”蒙晨所说的姐夫,就是叶知秋的道侣、海天谷掌门于苍梧。

……

乔彩凤近来有点很烦,神器惊门即将现世的消息发布出去之后,众妙飞舟几乎就变成了单程,很多人排队等待着从昆仑仙境涌入人世间看热闹或碰运气,到现在那瑶池岸边还挤着老多人呢。可是近日却不断有人乘坐众妙飞舟从人世间前往昆仑仙境,这些人大多有飞天之能,自己就能穿越瑶池结界,却偏偏要坐他的船。

这些人都是借机来打听消息的,询问乔彩凤神器惊门究竟何时会现世?话既然是他说出去的,那就最好说清楚点,假如是八百年之后,现在散布这样的消息不是故意戏弄人吗?一两个人问也倒罢了,可是天天都有人问,而且来的多是各路高手,他也给问烦了。

这天是星期日,乔彩凤不发船,不想再有人来烦他,干脆远远地躲到了青海湖边的一个山坳里,在那里自斟自饮喝小酒呢,也落个耳根清净。他一边喝酒一边展开磅礴的神念朝天喝骂,骂的当然是乔散人。

乔散人这场热闹确实“送”得足够大,但他本人如今却躲起来不现身,害得乔彩凤天天被人追问,神器惊门何时现世也不给个准信。

乔彩凤只顾自己骂得痛快,也不管乔散人能不能听见。他正在那过嘴瘾呢,突然从云端之上传来一道神念:“乔彩凤,背后骂人可不是好习惯啊!”

乔彩凤突然蹦了起来,抄起一个酒瓶就朝天上砸了过去,以神念喝道:“我就知道你这个家伙果然在躲这儿偷看,是不是还在偷着乐呢?你不是仙人吗,我就是骂给你听的!……耍一道花枪就没影了,害我天天被人烦,哪有你这么办事的?小心天刑伤神啊!”

那瓶酒飞到天上忽然不见,估计是被乔散人拿过去了,但这位仙人却并未现身,只有神念呵呵笑道:“正主到了,神器惊门才能现世啊!我今天来就是给你个准信的,神器惊门出现在世人眼前,就在今年之内。”

乔彩凤一挥手道:“你可算开口了,谢了哦,那酒连瓶子都送你了。”

乔散人仍然笑道:“谢谢彩凤大仙的酒,如今很多妖怪都叫你彩凤大仙呢,这个名字倒真有趣。……彩凤大仙啊,其实我很想问,你为何要说惊门将在雪山碧玉湖现世?”

乔彩凤反问道:“不是你告诉我的吗?只要我说是什么地方,就会是什么地方!”

乔散人:“我是这么说的,但你可以随便指一个地方啊,怎么指了那么绝的一处所在?”

乔彩凤翻了一个白眼道:“谁知道你安没安好心呢?我当然要小心点!”说着话朝天发送了一道神念,解释了其中的缘由。

乔彩凤少年时迈入修行门径,因此对世上各种神秘的传说很感兴趣,在图书馆及网上搜集各种信息,很是痴迷地研究过一阵子,其中也包括青藏高原上古老的洛国传说。如今古洛国早已消失,只在尼泊尔以及西藏一带还有为数很少的珞巴族部落,据说他们就是古洛国的后人。

后来乔彩凤修为更高,也了解了昆仑修行界自古以来更多的事情,曾经到青藏高原一带访问过传说中的遗迹,发现了莲华生大士千年前凿建的雪山碧玉湖道场残痕。据乔彩凤猜测,当初在盆地中供养道场修士的居民,就是一支移居至此的古洛国部落。后来此须弥道场被毁,此地不再适于人居,那支部落又迁走了。

当乔散人“送”来这场大热闹时,乔彩凤又想起了雪山碧玉湖那片世外绝地,当即就决定宣布神器惊门将在那里现世。

他首先是考虑到昆仑仙境瑶池门户的地点,虽有三百里方圆之广,但来到人世间所到达的地方都在青藏高原上。假如他说出一个人烟繁华的大都市,那就不是热闹而是大乱子了;而把路指向雪山碧玉湖,闻讯者根本就不必走下荒芜人烟的青藏高原,从青海穿西藏直接到达喜马拉雅深山,可以最大限度的不惊扰世人。

而另一方面,石野包括刘大有、成天乐等人都能想到惊门现世可能引发的混乱争斗,乔彩凤又如何想不到呢?假如各路修士起了斗法混乱怎么办,一旦有任何波及,后果都不堪设想;可在那雪山环绕的世外绝地中,却不会影响到其他人。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前去雪山碧玉湖路途漫长而艰险,能挡住很多人的脚步,也避免了很多无畏的伤亡,有本事去的人才能凑这场热闹。而且乔彩凤在众妙飞舟散布消息的同时,把话也说得非常清楚——想到达那个地方是多么的困难。困难是小事,危险才是大事,修为不足不要轻易涉险。

假如闻者还是执意要去,那就是自找了。明智的人应该清楚,得不到神器惊门并无什么损失,因为那件神器本来就不归谁所有;假如为了得到神器惊门而强涉不可承受之险,甚至出手争夺卷入混乱纷争,若有什么下场那也是自找的。就让那些自找的人去折腾吧,乔彩凤已经做出了在他看来最佳的选择,世上再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比雪山碧玉湖更合适。

乔散人闻言赞道:“好绝妙的所在,真为难彩凤大仙能想到!……时间我已经告诉你了,就等着看你送的这场大热闹吧。”

乔彩凤:“我送的大热闹?不是你送的嘛!”

乔散人:“我只是告诉你这件事,是你自己憋不住说出来的,功劳是你的呀,假如有所造业,也是你造的……”说话间声音渐远、渐渐消失无闻,他又走了。

乔彩凤朝天喝道:“说两句话就走,也不陪我喝两杯解解闷!……咦,那是谁在御风飞天呢?好厉害的修为!不对,他怎么冲着我这边来了?是海天谷掌门于苍梧,我都特意躲这么远了,他居然还能找到,肯定又是问时间的。算了,好人何苦不自己做呢?我亲自去一趟雪山碧玉湖发个通知!”

说着话他一跺脚,化为无影无形的遁光飞起,朝着西南方的雪山碧玉湖方向疾冲而去。远远飞来的于苍梧在云端喊道:“乔彩凤,你又要往哪里去?”

乔彩凤头也不回地喊道:“于掌门,你不用问了,只要跟着我来就能听到答案,就看你能不能追得上了。”

……

成天乐将五味、叶铭所率领的大成女修们送至洞府,回程时与三鲜、泽真、史天一并未在湖面上穿行,而是绕了个大圈子,兜过半个盆地在丛林的树冠上飘行而过,一路上遇到了很多修士,只要远远地以神识察觉,他们皆发过去一道神念提醒。

当天黄昏后,盆地中的风暴再度呼号,成天乐本打算在中央大帐中亲自值守,展开元神搜索可能在风暴中遇险的修士。在这样的风暴中施展如此手段,对元神之力也是一种很好的磨砺,而成天乐的元神远比一般的修士要强大,正适合干这个。

可其余人哪里能让,范采耀与任道直说道:“成总,这种事情让您来,岂不是让我等羞愧吗?您就安心于帐中休息,营地里还有这么多人呢,若事事都让成总亲力亲为,万变宗弟子则都该领罚了。”

成天乐想想也是,不能什么事都让自己给包办了,于是就单独住进一顶帐篷定坐行功,进入画卷世界与小韶相会。虽然雪山盆地中风雪呼号,可是画卷里的姑苏仍是江南山水美景,最美的还是那山水神韵汇聚成灵的小韶,她正站在春风杨柳桥头,似笑非笑地看着成天乐。

成天乐傻笑道:“小韶,你为何又这样看着我?”

小韶答非所问道:“嗯,那秋叶仙子确实生得很美!”今日成天乐进入雪山碧玉湖时,一直与画卷中的小韶神念相通,也向她展示了所见的一切。

成天乐笑呵呵道:“你早知道她是什么样的啊,今天怎么突然来这么一句?”

小韶:“我当然知道啊,只是今天又看见她。傻乐,你的人缘可真好啊,有人比年秋叶还快,一看见你就直接飞到眼前了。那紫清派长老陈秀芸,不仅是已脱胎换骨的飞天高手,而且人长得也那么俊俏秀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