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96章、假手搜遗秘,残方掩真方

在雪山碧玉湖一带,各色人等怀着不同的目的而来,这自古与世隔绝之处也汇聚了众生百态,仿佛自成一方小世界。几天时间过去了,叶铭与五味等人的营地中,又有一位妖修请三鲜道人赐名,他的名号已经排到了施九善。

营地中这几日所救助当然不仅止九名修士,有人在此避难一夜,天亮后便拜谢离去,还有些妖修也想像施大善他们那样留下来,却被三鲜赶走了,因为其行止恐滋扰诸位高人的清修。留下来的妖修有十余位,他们也不是都没有姓名,后来又有三位山野妖修请三鲜道人赐名,其中施七善、施八善原先胡乱给自己起了名字,现在又改过来正式定名了。

众大成女修见营地里这么热闹,便打趣道:“再这么呆下去,我们这里差不多就快成万变宗了,不知成总看见了会是什么感觉?人家大有宗早就到了,万变宗怎么来得这么慢?”

是啊,成天乐怎么还没到呢?这些人与成天乐都很熟、知道他会来,也都在等着呢。这天一大早,年秋叶登上土坡放眼望向那通道的入口,突然看见一只五色灵禽展开双翅从高空飞了进来,赫然是一头毕方。年秋叶大喜过望,回头喊了一声:“成总带着万变宗的人终于到了!”

任道直化为毕方的原身,飞在队伍的前方了望警戒路上的状况,他觉得很舒服畅快,在雪山碧玉湖这种地方,终于可以毫不遮掩的化出原身悠然飞翔。成天乐等一行人则跟在毕方后面,飘然来到这片风景如画的大盆地中,他们的出场很惊艳啊。

成天乐目力超凡,远远就看见草甸与丛林交界处,距离一条溪流不远的开阔地带建了一个营地,人工垒起一圈如火山口般避风的土坡,里面支着七顶呈阵法分布的帐篷,还有不少人在营地中活动呢。他不禁微微一皱眉,心中暗道在那个地方建立营地可不是明智的选择,别看现在还没什么问题,但再过一个多月情形就不同了。他打算首先过去看看,并提醒那里的修士一声。

成天乐心里正这么想的时候,只见那营地里飘出一条曼妙的身影,施展神行之法穿过草甸向这边急驰而来。就算没有看清她的相貌,仅看身形凭感觉,成天乐也知道那是年秋叶。他突然反应过来,原来那片营地就是叶铭、五味前辈率领的各派大成女修的驻地。

年秋叶跑得很快,但有人比她更快,又见一道剑光从营地中飞起,越过天空如一道长虹般落到成天乐身前,是御剑飞天的紫清派长老陈秀芸。陈秀芸也曾陪同史天一前往题龙山的宗门道场点睛小筑,见证了史天一的掌门升座仪式,当时那一行人中还有正一门的泽真,都是老相识了。

众人见礼问候,继续前行迎上了奔来的年秋叶。成天乐远远地就抱拳笑道:“秋叶师妹,去年我来此之时,万没想到今日能在这里见面。”

年秋叶站定身形,盈盈还礼道:“想当初你就是在此地遇险受困,而我于别有洞天中受罚闭关,如今竟有缘真的又能在此地相会,这里的风光可真好!”

成天乐:“传说中的天下神器将现世之处,风光怎可能不好呢?但要欣赏这高原雪景,颇有些不容易,非寻常人眼界。”

谈笑中来到那片营地,叶铭、五味与众修士也走下土坡相迎;营地里的妖修们听说成总来了,也纷纷好奇地上前围观,并行礼打招呼自报名号。成天乐一一还礼,看见三鲜道人时微微一愣道:“三鲜道友,你怎么会也在此地?”

他当然不是奇怪三鲜道人会来到雪山碧玉湖,而是为何会和叶铭等人在一起?三鲜拱手道:“成总,我是在风暴中得各位高人救助,于是主动留下来帮助维持营地秩序,当一位护法侍者。”声音中包含着神念,介绍了事情的前后经过。成天乐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也清楚了叶铭等人为何要在这里扎营。

走进营地时,三鲜又说道:“当初贫道拜访万变宗多有失礼之处,后来才明白成总已经很客气了,直至今日才有机会当面致歉!……另外嘛,我还有一件事要感谢成总及万变宗。”

成天乐纳闷道:“我能看出道友这段时日在人间行游增长了不少见知,当日之事只是一个莽撞的误会,可是你又要谢我什么呢?”

三鲜道人以神念道:“我在人间行游时曾碰到一伙强大的妖修,不小心被他们识破了身份,于是他们就要拉我入伙。我当时没有点头答应,结果他们说,天下妖修本应共同进退,像我这样行走人间,若被识破身份是很危险的事情,就应该加入他们方可自保。他们有些话虽未直言,但其中威逼利诱之意我怎会听不出来?

于是我就告诉他们,我刚刚从万变宗拜山而回,还和成总把酒面谈。万变宗曾传书天下,庇护天下妖修不因其身份而受胁迫,如果他们认为,我是妖修就应该做什么事或者加入他们,那也是违禁之举,万变宗及昆仑各派修士都不会答应的。他们听了这话,就没再说什么便自行散去了。”

成天乐眯起眼睛以神念暗道:“你因此谢我?其实不必!应当是那些人见三鲜道友修为高超,因而起了笼络之心,你若不愿意的话,他们也不敢把你怎么样。……道友可知那伙妖修的来历,他们与哪股势力或宗门有关?”

三鲜道人当时确实是刚刚拜访过万变宗,也和成天乐当面谈过话,谈话的时候他也拿出了一瓶酒,只不过是成天乐没喝而已。三鲜闻言以神念道:“他们可能确实不敢乱来,但真动手的话,那边人很多,我也不好对付。有万变宗的门规做挡箭牌,不是更好脱身吗?

至于那些妖修的来历,当时他们没说。可我后来听说刘大有也去万变宗了,还提出了天下妖修应结盟共同进退的建议,以成总之聪明,也应该能猜到吧?大有宗是首批到达雪山碧玉湖的势力,他们先入为主,这段时间也忙活了不少事,俨然就如维护此地秩序的东主。”神念中又介绍了大有宗最近在此地做的一些事情。

成天乐又皱起了眉头,却淡淡道:“谁叫他们来的人多呢,况且此地鱼龙混杂,有人能主动维持秩序调解纷争也不是坏事。就算是为了笼络人心,只要事情做得对就好!”

三鲜道人又以神念悄然道:“可是我最近又听说了一个消息,觉得有必要告诉成总一声。大有宗招揽了很多昆仑仙境蛮荒中来的妖修,他们下了一道命令,征集陆吾神仑丹的丹方,无论是什么样的残方都可以。这几天在雪山碧玉湖,他们也在向各路妖修征集,看来是想试炼陆吾神仑丹,仍是在效仿您的万变宗啊。”

陆吾神仑丹的丹方,刘大有手中早就有,他在成天乐之前就得到了于道阳留下的灵药、炼成了陆吾神仑丹,还来到这雪山碧玉湖采取过落雷金。可此事是绝对的隐秘,假如泄露出去很可能会暴露刘大有当初的身份。但陆吾神仑丹对大有宗又十分有用,若世间妖修知道他们也有这种神丹,无疑会增添极大的诱惑。

所以大有宗拥有陆吾神仑丹的事情,不可能永远只有几个核心高层掌握,将来赐予门人神丹时,消息必然也会流传出去。于是刘大有就想了个办法——公开征集丹方。这么做可能会犯万变宗的忌讳,因为人人皆知陆吾神仑丹如今是万变宗的独门灵药。

但是话又说回来,陆吾神仑丹并非万变宗所创,而是昆仑仙境中上古山神陆吾所留之方,曾经流传很广。可是丹方中的灵药想采集齐全简直万难,尤其是药引落雷金实在太罕见了,有人得到丹方之后一辈子都没机会炼制,在漫长的年代中也就渐渐失传了。

昆仑修行各派如今并没有陆吾神仑丹的丹方传承,但在昆仑仙境的蛮荒妖兽之中,有不少妖修还是听说过陆吾神仑丹的,甚至知道炼制此神丹的某些传说,虽是只言片语也可能是线索。大有宗如今做的,就是搜集那些并不完整甚至不正确的残方,企图拼凑研究,整理出相对完整的丹方并进行试炼。

成天乐仍然皱眉道:“陆吾神仑丹乃古传丹方,就像很多灵药,其实世间修行各派都可以炼制。但大有宗想用这种方式炼成神丹,希望很渺茫,就算撞大运能够成功,恐怕也不知要用多长时间、损毁耗费多少灵药,投入的成本太高了!”

其实大有宗所需投入的成本并不高,这么做只不过是为将来神丹的出现做掩护而已。刘大有命人搜集陆吾神仑丹的各种传闻以及残方,只要能够拼凑出相对完整的丹方来,便可以宣布大有宗已拥有了陆吾神仑丹。因为这样的试制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而大有宗偏偏就成功了,也不需要再做什么特别的解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