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95章、何趣自矫作,无谓任分说

风越来越大、越来越冷,盆地周围的雪山间经常飘起大雪,高山上的雪线渐渐往下延伸,冰雪覆盖了夏日间长着花草的流石滩。真正的风险不在雪山盆地中,而是在前去的路上。

就在山外某处雪线下的峭壁中,有一个天然裂隙形成的岩洞,它是远古时的冰川活动遗迹,岩洞很深构造很复杂,内部有一片平缓的区域,且干燥通风。离洞口不远的地方点着一堆篝火,烟被流动的空气带到上方的岩隙中飘走,燃烧的火焰能抵挡些许寒意。

火堆后坐着一位女子,看上去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容颜秀媚身姿妖娆,但脸色却不怎么好看,正用一种怨忿的目光盯着洞口。

火堆外的洞口处坐着一个人,靠在一块石头上正懒洋洋的晒太阳,仿佛在欣赏着高原上的风景,赫然是三梦宗大弟子丹紫成。只听那女子说道:“丹紫成,好久不见,你就这么特意来欺辱我吗?就算你自恃是三梦宗的大弟子,行事也不能如此肆无忌惮!”

丹紫成懒洋洋地答道:“我没有欺负你,只是劝阻你不要去而已。”

女子:“劝阻?有你这么劝阻的吗!你分明就是无礼拦路,不让我前行。”

丹紫成:“非是我拦你的路,而是这雪山拦你的路。你用分水刺在绝壁上开道,引发了冰层崩裂,如果不是我及时出手,你现在恐怕也不需要再有人劝了。”

女子:“我当然知道前路艰辛,但你认为我是惧怕艰险的人吗?想见证神器惊门现世,必然要历经艰难险阻,我愿意!……你若真是好心救我,我很感谢!可你现在这么做又是什么意思,连日将我困在此处,这是绑架还是囚禁?”

丹紫成苦笑道:“我哪敢绑架听涛山庄的珂珂大小姐,若换做平日,我连招惹都不敢招惹。我无意困你于此,你若要离开这高原,明日一早便可以走。可你若还坚持去那雪山碧玉湖的话,我却非拦路不可。

那不是你能走的路,至少不是你现在能走的路。于世间行事应不畏艰辛,这话听上去好像是没错,也很有道理。但艰险就是艰险,并非不畏惧它你就能成事,而且你还没那个本事,被挡住是必然的,若还要执意往前,那就是找死了。

自古慷慨赴死者令人敬佩,那只是因为他们能为大誓愿而不惜献身。可你去找死又是为了什么呢,就是为了看一场热闹?既无谓又可笑!比如人们可以说‘我不畏艰险也要修仙’,那就尽管说好了,也许说一辈子连门都入不了;但有人说‘我不畏艰险就要成仙’,那便是可笑了。”

那位名叫珂珂的女子颇有些恼羞成怒道:“丹紫成,你是不是早就在暗中跟踪我?看见我遇险才出手相救,目的就是为了嘲笑我?我在路上确实是出了点状况,但那只是意外,只要再小心些,我一定可以成功到达雪山碧玉湖,而你把我拦在此地又是何意?”

丹紫成叹息一声道:“珂珂,你为何会这么想呢,那便是你自己行事的心境吗?若是不相关的人,我就算明知道他会殒落在雪山中,出手救了也劝过了,至于他还听不听,已非我所能左右。但就因为是你,我才会拦住去路,你以为我闲得没事干吗?”

珂珂:“你就是想专门欺负与羞辱我吗?我究竟有哪里对不起你了!识相的话就赶紧让开去路,我爱做什么又与你有什么关系?否则休怪我翻脸动手!”

丹紫成:“你不是已经翻脸动手了吗?没有用的,凭你的修为,既伤不了我也无法过得了我这关。我既然要拦住你,便会拦住你。”

珂珂柳眉倒竖,呵斥道:“丹紫成,你究竟是什么意思?身为三梦宗大弟子,行事也未免太霸道了吧!就不怕我回去之后,在昆仑修行界怎样揭露你的无状言行!”

丹紫成又恢复了懒洋洋的语气道:“你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说实话,我并不在乎你会说什么,只在乎我在做什么。……珂珂,你这次又是偷跑出来的吧?据我所知,令尊宇文霖长老已带领了一支队伍进入了雪山碧玉湖。假如是听涛山庄让你来的,你不会不和他们走在一起。”

珂珂冷哼道:“我的事,用不着你管!你这副嘴脸,越看越像你的祖师爷,怎会那么讨人厌呢?不把人放在眼里,自以为很了不起吗?”

丹紫成坐直了身子,正色道:“此刻拦你路的人是我,不是我的祖师爷,他老人家远在海边,根本没管这里发生的事情。我的祖师爷很清楚自己是谁,根本不需要别人说他有什么了不起,而且也不在乎。但正因为如此,他当年才自封仙家神识,如凡人在世间,这是他的求证。

至于你嘛,先请注意自己,若是无端辱我三梦宗祖师,那可就是自讨没趣了。我本只是拦你去路、不让你进入雪山而已。若你再说这样的话,我反倒省事了,正好以此为由拿下你押回听涛山庄,交给宇文掌门追究这般辱及尊长之言行。”

珂珂隔着火堆瞪着丹紫成,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丹紫成过了一会儿又说道:“想当年在三梦峰下浮生谷中,各派修士齐聚的忘情宫之会也是一场闹剧,你是从家中偷偷跑去的。那时你的年纪还小,尚可说童心懵懂、稚气未脱;可如今你还这样娇作唯我,恐怕就要让人起鸡皮疙瘩了!”

珂珂遇到丹紫成这么块厚脸皮的滚刀肉,大小姐脾气也没了用武之地,她眨了眨眼睛突然就似发现了什么新大陆,语气一转道:“我确实是偷跑出来的!丹紫成,你也是偷跑出来的吧?据我所知三梦宗和正一门同样下令,禁止本门弟子参与神器惊门的争夺。你身为掌门大弟子,怎会跑到这里来?

我知道你也对惊门感兴趣,若有缘成为惊门之主则最好,就算无缘也可以看一场热闹,这种事情一辈子又能碰上几回?错过了实在可惜!你在这里与我耗着,万一神器惊门在雪山中已经现世了怎么办,你岂不是也错失了良机?

你要想显本事、做好人,干脆就做到底,也不用在这里堵我的路。你的本事不是大吗,又声称不想让我在路上出危险吗,干脆就带着我一起去雪山碧玉湖,这岂不是两全其美?这么做才是真正的高人风范,你在这里欺负我打不过你、拦路耍横又有什么意思?”

丹紫成站了起来,转过身道:“你以为我也是偷跑出来的?有的人总会长大懂事的,比如我。实话告诉你吧,我是受托奉命而来,且就是奉你听涛山庄的掌门之命。令尊离开了听涛山庄,宇文掌门发现你也不见了,便通过淝水知味楼询问各派修士、有谁知道你的行踪?想派人把你找回去。

我一听就猜到你是偷跑到雪山碧玉湖来了,可是这种绝地,谁会特意为了你跑一趟?这真不值得!况且来者若不是高手则很冒险,是高手的话谁也没这个功夫,就算来了也是奔着惊门现世去的,只会顺便看看你在不在。是我主动给听涛山庄打了电话,告诉宇文掌门少安毋躁,也请他放心,我会来找你的。

我不是为了神器惊门而来,就是专程为此事而来。你说得不错,在你遇险之前我已经跟在你后面了,直至看你要出事才现身出手、然后拦住你的去路。至于你回去之后想怎么说,我其实无所谓,哪怕你去淝水知味楼告我行止无状,那也是你自己的事。

世间有太多的事情,错过了也就错过了,何必强凑热闹呢?你恐怕还不清楚神器惊门的来历,我同样也不清楚,但不久前我柳师叔曾去忘情宫询问,才知此物与我师祖大有渊源。既然如此,此物若要传给三梦宗的话,恐怕早已在三梦宗了。若没有留给三梦宗,我又凑什么热闹?”

珂珂有点发怔,愣了一会儿才说道:“你有那么好心,专程为我而来?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过是逞能而已,是不是早就看我不顺眼,终于可以找到个机会名正言顺地羞辱我?”

丹紫成摇了摇头道:“你为什么要把别人想的都和你一样呢?我特意跑到这险绝之地,就是为了这么无聊的兴趣吗?我是为了三梦宗与听涛山庄的交好,当然了,多少也因为我们当年的交情,所以还是想尽量劝阻你。至于你领不领情,还是你自己的事。”

说话间天色已经渐渐黑了,山间又飘起了风雪,石隙中也有寒冷的乱流不知从何处渗透进来,那燃烧的篝火仿佛不能抵御这生命禁区的严寒。宇文珂珂不再和丹紫成啰嗦了,调息定坐运转法力护身。丹紫成突然隔着火堆扔过来一件东西。

定坐中的珂珂也保持着警惕,随即用御物之法接住了,发现那是一块粉红色的玉佩,握在手中就有一股暖流笼罩全身。只听丹紫成以神念道:“这是我师弟阿游的法宝温火玉,当年在正一三山会上所得,配以御器之法辅助运转神气,可温暖形神。我临行前特意从他那里借来的,却不是为我自己准备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