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94章、善哉子之言,是名即菩提

天明之后众人走出帐篷,只见那高坡内侧的陡壁上被打了大小深浅不一的五个洞,再以神识查探,有五头妖兽正钻在里面睡觉呢。三鲜道人见到年秋叶、邢秋赋、方秋咏等人,赶紧上前向诸位仙子问礼并自报家门。

昨天夜间的事,众位大成修士都是清楚的,她们又好奇地追问了三鲜道人一番,当得知他曾去万变宗拜山、还在人家万山大阵中支架子烤过肉时,皆被逗得咯咯直乐。三鲜道人生性诙谐,是很搞笑的一位妖修,听众人笑他也很开心,然后解释自己当初是怎么想的、后来也醒悟确实做得太出格了。

聊了一会儿,见那五头妖兽还在洞里呼呼大睡,三鲜便走过去喝道:“昨夜你等蒙高人前辈相救,今天风暴已停,怎么还躲在洞里睡觉连声招呼都不打呢?……还不快出来化为人形道谢,否则在诸位仙子以及前辈面前,你们也太失礼了!”

那五头妖兽被叫醒,急忙钻出洞穴化为人形行礼。领头的那位妖修向众高人致谢并说道:“我们是从昆仑仙境小次山来的,长居山野确实不太懂礼数,昨天是被风暴刮昏头了,只得化为原身抵御风寒,见到避难的地方就想往帐篷里钻。……后来又不知风暴几时能停,所以这才连夜打洞,不仅搅乱了诸位的营地、也打扰了诸位的清修,实在不好意思!”

五味道长摆手道:“进入这雪山碧玉湖猝然间遭遇风暴,性命尚且堪忧,就不必谈什么失礼了。如今天光已亮风暴亦停,尔等可以自寻去处!”话音中伴随着神念,告诉了几位妖修他所知的有关这一带的情况。

为首那名妖修又说道:“我等筑巢一夜,神气法力消耗不小,今日寻合适的营地于黄昏前再筑巢穴,恐怕来不及。请诸位高人垂怜,能否让我们在此多歇息一天?我们走的时候,会将营地恢复原样,也将这些巢穴填平了。”

五味道长也看出他们都很虚弱的样子,便点头道:“你们想在这里多休息一两、天无所谓,只要安分守己莫打扰他人清修便行。”

三鲜道人看了看那坡壁上打的几个洞,又说道:“至于这几处藏身之所,我看可以留着。众位高人既在风暴中指引人避难,来者都进入帐篷也多有不便,不如就留一些能安身的地方。……你们几个,身为妖兽连天赋本能都忘了吗?这几个洞打得也太没有美感了!而且你们已化形成人,那就不是洞而是洞府了,要有个洞府的样子。”

几名妖修赶紧解释道:“昨天实在太仓促了,实在来不及好好营建洞府。”

以三鲜的修为,天亮后自可安然离去、在盆地里找到合适的安身之处。但见五位妖修没走,他便也不走了,对叶铭与五味说道:“二位是前辈高人,立营地在此救助风暴中遇险的修士,这是大功德之举,三鲜感恩也不敢多打扰。可既然有妖修同道停留在此营地中,而且这样的事情非止今日,也不能总烦劳二位前辈高人,他们恐怕也会打扰到诸位仙子清修。

若前辈不弃,三鲜便留在这里暂时做一位护法侍者,约束与监督偶尔来避难的妖修们,让他们也不至于在营地中生事滋扰诸位高人。有些呵斥或教训的话,就让三鲜来说好了;假如再有同道于风暴中受指引往此处避难、坚持不住倒在半路上,三鲜也可以出去营救。”

三鲜道人也找借口想留下来,而且他的理由非常恰当,暂时做一位护法侍者,好人和恶人都可以让他来当。比如昨天那五位妖修进了营地仍然是原身,晕头转向直接就想往帐篷里钻,这样做恶人出面喝止的活就可以让他来干;假如半夜需要出营地去救人,他也自告奋勇。

五味等人想了想,也点头答应了。既然在此建营地有救助在风暴中遇险者的用意,而再来此地的各派修士恐怕很少,大多是一些妖修,其中很多人懵懂莽撞,有三鲜道人管束也好。况且三鲜道人已突破真空妙有之境,修为法力不低,在昆仑修行各派中也算是高手了,自然也能镇得住。

当然了,三鲜道人留在这里并不打扰大家,他也是妖兽出身会建巢穴,当天也在坡壁上打了一个洞。他这个洞打得很漂亮,已经是个小型的临时洞府了,入口处离地面约二尺高,猫着腰就能走进去,倾斜往上走四米多远、爬一米多高,有一个三米方圆的内部空间,干净平整就像一间小小的静室。

三鲜的“洞府”建成,年秋叶等人都好奇地挨个钻进去参观,另外五位妖修也夸赞不已,都表示也要把自己的“洞府”改造成这个样子,这让三鲜感到很高兴也有点得意。

那几位妖修干嘛还要改建洞府?原来他们见三鲜找借口留下,也想留在这里更久,表示要帮助三鲜维护各派高人所在的营地秩序,假如有什么事情,尽管让他们效力。这五位妖修搞清楚状况之后动了心思,在等待惊门现世的这段时间里,就打算住在此营地中了。

他们虽进入了雪山碧玉湖,但也清楚自己不可能参与神器惊门的争夺,其就是想来看热闹、长见识的。而此地的情况很凶险,在一伙神通广大的高人身边呆着当然也更安全,假如将来惊门现世时起了混乱争斗,也能避免被误伤啊。

而另一方面,他们是山野中的懵懂妖兽,既然已化为人形当然也接触过人间各派修士,很羡慕大派高人的宗门传承。眼前有各派的大成修士,这是难得的机缘啊,假如能得到一两句指点,正是山野妖修所需;就算没有修行上的指点,能和各派高人混个脸熟,将来行走红尘也方便不少。

三鲜道人未尝不是也抱着这种想法,能留在这营地中和各派大成修士结缘,这当然是难得的机会。以他的修为,更需要大成同道之间的交流印证,否则当初一出昆仑仙境也不会就直奔万变宗。

营地中多了三鲜道人和五位妖修,顿时热闹了不少,像取水、拣柴火这些活,都让这些妖修自告奋勇给抢着干了,众人有什么事情吩咐一声便成。年秋叶等大成女修无事,便听几位妖修讲述在昆仑仙境蛮荒中的见闻,听着很感兴趣;而三鲜则趁机向各派修士打听昆仑修行界的状况,并适时聊一聊修行中所遇的各种问题。

那五位妖修很崇拜三鲜这位“前辈高人”,人家不仅洞打得好,懂的事情也多,而且修为高超、与各派高人能侃侃而谈毫不怯场,还能把大家逗得都那么开心。于是他们就做了一个决定——请三鲜前辈赐名。

这五位妖修来自昆仑仙境一个叫小次山的地方,原先彼此之间当然各有称呼,他们以化形岁月的长久排行,就叫阿大、阿二、阿三、阿四、阿五,小次山一带只有他们五位妖修,如此称呼也就足够了。

可他们也知道人间还有正式的姓名之说,于是今天就请三鲜道人帮他们起。三鲜道人与众大成女修就这个问题讨论了半天,气氛很是热烈,最后他对阿大说道:“假如不是各派高人于此地安营,你们昨天就危险了。这是各派高人施于此地的功德善举,你等皆是被救者也是见证者。既有此缘法,你就姓施,名叫施大善吧!”

方秋咏带头鼓掌喝彩,名字就这么定下来了,至于另外四位妖修也顺理成章的定名为施二善、施三善、施四善、施五善。谈笑中很快又到了黄昏,众修士各回帐篷与巢穴洞府中安歇,盆地里又卷起了漫天的风暴。

天黑后又有一位刚进入盆地不久的妖修在风暴中遇险,被叶铭掌门展开神识及时发现,发送神念指引她到营地中避难。这名妖修化为原身穿行草甸,还没有走到营地就法力难支倒地,是三鲜道人祭出烧烤架般的法器护身,进入风暴中把她给救回来的。

三鲜将这只冻僵的妖禽救回自己的洞府中,施展法力为其驱寒暖身,救了她一条命。这位妖修第二天见到了众人,也了解到此地的状况和营地中发生的事情,也要求留下来当护法侍者,更有意思的是,她也请三鲜及诸位高人赐名。这事好办,就叫施六善。

……

各派高人在营地中连施六善之举暂且不提,随后几天到达雪山碧玉湖的修士越来越少了,因为该来的早就来了。还有很多人也到了青藏高原上,却没有进入雪山碧玉湖,只能远远在山外望雪峰而兴叹,以他们的修为翻越这样的地方过于凶险,不值得用性命去冒险。

时间已进入十月,南方大部分地区仍然很温暖,与喜马拉雅山同纬度的某些地方甚至还很热,可是这高原雪山间已经迎来了严寒。那盆地中虽然每天都有猛烈的风暴,但只要掌握其规律便可提前躲避,除此之外那里还是相对温暖湿润的栖息之地,可山外就不一样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