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93章、绝处闻生讯,风雪夜救妖

就在刘大有与燕无欢飞在天上以神念商议的时候,叶铭等人所在的营地大帐中,众大成修士也在商议事情。辛语奇问叶铭道:“宇文霖、明杖两位师叔所带领的队伍,都选择了刘宗主所指的营地,您为何坚持要留在此处?”

年秋叶在一旁说道:“其实这不是我师父一个人的意思,我们几个都不太喜欢跟着那刘大有走,就算他没有恶意,谁知道还有别的什么花样呢?况且我们已修建了这样一圈坚固的土坡可以抵御狂风,仅仅是飞雪飘落也不算什么事。就算过一阵子天气更恶劣,我们也可以自行寻找更好的营地,没必要住在刘大有指定的地方。”

辛语奇掩口笑道:“秋叶仙子,我知道你不喜欢刘大有,其实我对他也没什么好感,刚才只是问问而已。我有一种感觉,假如再过一段时间,这里的风雪会越来越大。”

叶铭咳嗽一声道:“我与五味道友商议,暂时仍将营地建在这里,除了秋叶所说的原因,更重要的考虑还有两点。”

将营地就建在这么一览无余的开阔之处,首先是视野好、周围没有任何遮挡,便于眺望、能及时发现各种情况,大家来到这里不就是为了见证嘛!

另一方面,他们这个营地离雪山碧玉湖的入口是最近的,从小盆地那边穿过通道一走过来,假如天气晴好,站在那高处就能看见这个营地,穿过碎石滩和草甸走过来也不算很远。后来者并不清楚这盆地中的状况,不能保证所有人都恰好在最合适的时间进入雪山碧玉湖、在风暴来临时能找到藏身之处,那么这个营地可以成为一个避难所。

谁也不清楚昆仑各派弟子与各路修士还有多少人会来,假如有人恰好是在接近黄昏时分进入雪山碧玉湖,老远就能看见此处有一个营地。等他还走在开阔地带时风暴就来了,也有个地方可以躲避,不至于受伤或殒命。

……

叶铭说得没错,留在这里扎营果然可以救助人,第一个被救助的就是三鲜道人。三鲜道人穿过通道时已近黄昏,夕阳下的雪山美景让他感到目眩神驰,站在高处赏叹多时,这才背手走下流石滩。

三鲜道人远远地望见了草甸与丛林的边缘有一圈似火山口般的土坡,中间围着七顶帐篷,隐约呈玄妙的阵法布置,一看就是有组织的昆仑大派高人所建立的营地,显得十分醒目。他是来看热闹的,也是想碰运气的,当然不会和那些人一起。而且大家也不熟,乱闯人家的营地更是不好,他可是在万变宗受过教训的。

所以三鲜道人并没有往帐篷营地所在的方向走,而是穿过草甸沿着溪流想到达湖边。他刚刚来到丛林的边缘,风暴就从湖中升起,飞旋着很快漫延、越来越猛烈。雪粒和碎石在狂风中如飞箭一般乱射,寻常人根本就站不稳,暴露在风暴中甚至片刻间就会血肉模糊。

三鲜道人起初没有太在意,展开了法器护身。他的法器像个笼子又像个烧烤架,祭出之时可以锁拿对手,但此刻却化为笼状把自己罩在其中,隐约有红光环绕,既挡风势也能保暖。可他很快就察觉到不太妙,以他的修为虽暂时可自保无虞,但若就这么顶着风暴走一夜的话,恐怕神气消耗极大,说不定也会受伤的。

三鲜道人决定就地筑巢、赶紧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可是此时挖洞可不容易啊,他正祭出法器抵御风暴呢,分出法力凿地没多深,就见寒冷的水流涌出。这里的植被下两尺深就是碎石,挖不出坚固的洞穴,而且附近有溪流经过,碎石间渗着溪水。

呼号的风雪阻挡神识,使三鲜道人很难分辨出远处的情形,只能依照记忆中的方位,向着那个曾望见的营地走去。天完全黑了,风暴越来越猛烈,就这么走在开阔地带,假如不是有神通法力,恐怕早就被卷飞了。凭着元神中判断的方位前行,他祭出法器护身,支撑得越来越辛苦。

恰在这时,一道神念穿透风雪印入元神,有一个声音说道:“风雪中的这位道友,可来此暂避。”

这是逍遥派掌门叶铭的召唤,指引风暴中的三鲜道人进入营地避难,元神中还有清晰的方位以及地形展示。以三鲜道人的修为,尽管看不清远处的情形也知道那片营地在哪里、该怎么走,但有了叶铭的指引则更加快捷安全,同时也使他松了一口气。

叶铭在风暴未起之前就发现三鲜道人了,也知道这名修士可能会遇到麻烦,所以在暴风雪中尽量展开神识,果然发现了三鲜道人,随即向他发出了救援的信号。三鲜道人在狂风中越过土坡到达营地中,顿时感到一阵轻松。这一圈土坡围起了约十几丈方圆的地域、垒起的高度有五米多,空地中央支着七顶帐篷,显然有阵法守护。

三鲜道人的行止已比当初拜访万变宗时得体了不少,他没有贸然闯入法阵中,在帐外远远地抱拳行礼道:“不知是哪位高人相救?在下三鲜感激不尽!”声音中带着神念,介绍自己是来自昆仑仙境的修士,前段时间一直在人烟红尘中游历,最近听说神奇惊门将现世,便赶到了这雪山碧玉湖中。

叶铭在帐中答道:“我是逍遥派掌门叶铭,与轩辕派长老五味道友率各派修士至此。……同道有难,理应相助,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外间虽无风,但夜间仍有深寒,请道友到这帐中避寒吧。”

三鲜道人:“深夜至此,不知是否打扰前辈清修?若不方便的话,我就在这帐外也可过夜。”

叶铭:“这大帐很宽敞,只有我和五味道友在此,你就进来吧。……至于其余几顶帐篷,住的都是各派大成女修,倒是真有点不方便。”

三鲜道人得到了明确的许可,这才走入法阵进了当中那顶大帐,这特制的帐篷确实很宽敞,后面还用毡幕隔出两个单间来,是叶铭和五味临时的修行静室,但现在两位前辈都在大帐的前厅中,他们于夜间轮流展开神识值守警戒。

三鲜道人入帐行礼,在角落里找了个垫子很规矩的坐下涵养神气,心中暗道这帐篷真是神奇,丝毫感觉不到外界的风寒。

闲着没事,两位前辈就多问了几句他的来历。三鲜道人则尽量详细的回答,自己是从昆仑仙境乘坐众妙飞舟来的,想见识人烟红尘的繁华、同时也寻找修为精进的机缘。他初入人间时有很多规矩并不是太清楚,闹过笑话也冒犯过修行同道,所以今天进帐之前才会这么小心地询问。他也提到了自己在万变宗中的经历,叶铭和五味都笑了。

五味道长笑着问道:“原来你也是妖修?……我们都认识成总,你当初确实是闹了个笑话,但这人烟红尘并没有白白经历。”

三鲜道人反问道:“难道前辈没有看出我是妖修吗?”

叶铭:“你并未显露出原身,况且是在那风暴之中,我们如何能认出你是妖修?此刻坐在帐中涵养神气,才察觉你的生机律动特征和常人有异,但以你的修为,老夫和五味道长也看不出你的原身是何物。这方面的功夫,我们可比不上万变宗成总。”

正在说话间,五味道长突然又发出一道神念道:“风暴中的五位道友,请不要往那个方向乱走。这里有避难之处,可以暂时过夜。”

这天接近黄昏时进入雪山碧玉湖的人不止一批,就在三鲜道人走出通道后不久,又来了五位结伴的修士,他们刚刚走过碎石滩来到草甸的边缘便迎来了风暴。这五人皆是妖修,修为却远不及三鲜道人,就地化为原身想打洞躲藏,但是失败了。他们在风暴中迷失了方向乱窜,恰好被展开神识的五味发现,及时以神念指引之。

那风暴对神识感应的距离有很大的限制,过了好一会儿,三鲜才发现有五头妖兽正穿越风暴往营地而来,不禁感叹五味道长功力之深厚。那五头妖兽进了营地,看见有这么多帐篷便想跑进来,却被阵法所阻。

五味道长又以神念道:“此处无风,尔等以妖兽之原身可抵御一夜之寒。帐中是女眷,莫要打扰,你们就在那坡下自行休息吧。”

五味道长指引五头妖兽过来避难,却没让它们进帐篷,因为那些妖修来到营地并未化为人形行礼问候,直接就想往帐篷里钻。它们被五味喝止才知冒失,于是就贴着土坡的边缘休息。这里没风,但不时有冰雪洒落,过夜也挺冷的。妖修就是妖修,它们自有办法,居然在土坡的侧面开始打洞。

三鲜道人在大帐中感应得清清楚楚,而叶铭与五味两位前辈也没有再理会。

这一带本是无法往地下钻洞的,因为两尺多深处就是碎石,其间渗透着冰冷的溪水,但这里却合适,因为有一圈人工堆起来的高土坡。土坡堆建时经过法力处理,想在上面打洞也十分困难,这五头妖兽忙活了一整夜,耗费神通法力甚巨,快天亮时才在土坡侧面挖了几个窑洞般的巢穴,里面宽入口窄,倒是个藏身的好地方。但此时风暴已经停了,倒把它们累得够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