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90章、山环云锦罩,影落碧湖光

原来这伙妖修是在昆仑仙境中听说了消息,分批乘坐众妙飞舟赶来的,他们在昆仑仙境蛮荒中早就认识,在此地聚成了一伙势力,人数约有近百位。他们穿过冰塔林时有好几位同伴丧生,也施展法力轰平了几十座冰塔,硬生生打碎冰层填平裂隙,就用这种蛮干的方式走到了对面。

这几天对面的盆地里又没什么事情发生,夜间的天气又很恶劣,他们这么多人不太好安身,于是又折返回来堵住了这边的通道口,向后来者收“过路费”。他们原本倒是没这种心眼,是乘坐众妙飞舟时在乔彩凤那里学来的灵感,就算无缘得到神器惊门,也可借机捞一笔好处嘛。

他们能拦住的都是修为低微的走兽之妖或江湖散修,其实勒索的好处也有限,但有多少算多少、蚊子小也是肉嘛,总不能白来一趟。而且他们还打算去人世间逛逛,知道钱是有用的,所以人民币也收啊。至于飞禽之属或有飞天之能的高手,当然早就过去了,还有一些神通强大的大成修士或妖修,显露一手神通也能轻松过关,这伙妖怪仗的不过是人多势众。

年秋叶等人离老远就听见了这边的争吵,等走到近前,有一位修士远远认出了他们,赶紧跑过来给叶铭掌门、五味道长等高人赔笑行礼道:“各位尊长,长白派弟子刘爽有礼了!……那边有伙妖怪拦路勒索,挡住了前去碧玉湖的通道,你们可算来了!能带我过去吗?”

五味道长皱眉道:“带你过去?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将这伙妖怪驱散了才是正经!到达雪山碧玉湖的各派弟子也不少了吧,怎么能容一伙妖修在这里乱来?”

刘爽苦着脸解释道:“您老有所不知,该到的几乎都到了,那边的地方很大,百里方圆地势复杂,很多人找个藏身之处都在等待神器惊门现世,根本就不清楚这边发生的事情。我是已经过去了,为了躲避每日晚间的风暴又跑过来的。这里还有很多晚来的人,都被他们趁机堵住了。”

叶铭亦皱眉道:“连这条通道都过不去,还跑到这里来凑什么热闹?……但这伙妖怪也实在不像话,既然让老夫碰见了,就驱散吧,若不听劝,也只得不客气了!”

叶铭掌门说话的时候,门下弟子年秋叶已经柳眉一竖,拔剑就欲上前穿过人群。恰在这时,通道内传来一个很冷峻的声音:“你们是昆仑仙境敖岸山一带来的妖修吗?怎能聚集在此生事!各路高人皆已进入山谷,没想到你们又跑回来拦路勒索。速速散去莫再为乱,否则大有宗绝不客气!”

有妖修叫道:“你是谁呀?凭什么管我们的闲事?……我们在冰塔林那边死了好几个人,也花气力开了路,凭什么就不能收点好处?”

那人答道:“我是大有宗总管燕无欢,刘总见这条通道一整天都没有动静,便命我过来查看是否出了什么状况,果然是你等在此滋事!这条路是你们开的吗?分明是千年之前的仙家遗迹,就凭你们几个货色也好意思拦路收费?若说冰塔林,这几日已有数千同道经过,就凭你们几个填的那几块冰吗?”

那伙妖修显然不太清楚燕无欢的底细,根本就没把他当回事,见燕无欢如此说便纷纷亮出了法器,有人已经先动手了、想给燕无欢点颜色看看。紧接着就听数声惨叫接连响起,然后燕无欢喝道:“还不滚!我已手下留情,难道你们非要自寻死路不成?”

堵在通道口围观的人群发出喝彩声和起哄声,有人趁机叫道:“大伙儿一起上,把他们给收拾了!”

这时叶铭等人已分开人丛走到了通道口,见到了一身黑色劲装的燕无欢。燕无欢身边躺了一圈有七、八头妖兽,身上各带伤口正在流血,这伤势不轻不重,反正他们是动不了了,也恢复了妖兽原身。见谷口外的众人起哄要一起动手,而又有一队修为强大的修士来到,那伙妖修赶紧抬起受伤的同伴,从通道里灰溜溜的快速逃走了,围观者又发出一阵喝彩与叫骂声。

燕无欢没有再理会其余的人,上前行礼道:“叶铭掌门、五味前辈,昆仑修行各派的道友,大有宗燕无欢有礼!”

叶铭一边还礼一边问道:“你就是大有宗的燕无欢?我听说过你的名字,你为何认识我等?”

燕无欢答道:“我虽没有见过众位前辈高人,但也早听说过诸位的形容风采,而且日前已知道你们会结伴而来,当然能认出来,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今日有缘在雪山碧玉湖相遇,实乃燕某之幸!……各派高人以及各路道友这几日都已聚集到雪山碧玉湖,诸位前辈、道友请随我来。”说着话,燕无欢又一一与年秋叶等人见礼。

燕无欢孤身一人穿过通道来看状况,发现有一伙妖修拦路捣乱便上前喝止,出手干净利索震慑群妖。他一个人未必是那一群妖修的对手,但自保无虞,也别忘了外面还堵着那么多人呢,一旦有人挑头动手占了上风,被堵者一拥而上的话,那伙妖修也绝对受不了。燕无欢正是看准了这一点,同时他也知道叶铭等人来了。

年秋叶早就听说过燕无欢的名字,但她对刘大有及大有宗却没什么好印象,虽然并不清楚刘大有就是当年的刘漾河,但仍然有些反感,却又没法说清楚为什么。这可不是妖修的直觉,也许是女性的直觉吧,或者根本就是女儿家的小心思。

大有宗出现、刘大有先后跑到万变宗与武陵乡提出的倡议,以及他的提议被成天乐否决,这些消息昆仑修行各派多少也都听说了。在年秋叶看来,刘大有显然是在效仿成天乐,搞出个不伦不类的大有宗,聚众成势将来迟早与万变宗有针锋相对的意思。所以她当然不会喜欢刘大有,连带着看燕无欢也不是很顺眼。

这一支娘子军中,多多少少有这种心思的可不止年秋叶一个。所以当燕无欢行礼之时,很多人也不过是淡淡地回了一礼,并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多套近乎。倒是叶铭和五味保持着长者的谦和,在燕无欢的引领下一路寒暄着走过了这条通道。

通道尽头的冰塔林已经消失不见,两侧的冰川仍然斜挂,在低处形成被压平踩实的冰屑地,那些容易断裂的冰层早已被大法力轰塌,裂隙和暗流也都被填平了,现在走过去已经很安全。出了谷口是向山坡下延伸的冰舌,冰层与积雪最终消失于流石滩上。

放眼望去,这里的风光太美了!蓝天下皑皑雪山环绕,由于阳光从不同角度的折射,冰峰呈现出深蓝、浅碧等不同的色调,雪线以下是裸露的灰色岩石、各种奇形怪状的悬崖绝壁,再往下则是坡度渐缓的流石滩,渐渐有了花草生长,花草从稀疏渐变为成片的草甸,草甸深处能长到齐腰高度。

再往盆地中央出现了稀疏的树木,树木渐渐茂盛成为苍茫的原始丛林,地形地貌起伏不定,中间还夹杂着周围雪山融雪汇成的河流,这些溪流最终都流入到盆地中央一座如碧玉般的湖泊之中。

这座大湖有三十多里方圆,比刚才经过的那个小盆地还要大些,从侧面看倒映着蓝天白云和远方的雪山。但它从天上却不容易看见,不仅仅是因为周围雪山的环绕,在它的正上方笼罩着如华盖般的云层,浮于高空与湖面差不多大小,似终年凝聚不散,是此地特有的异象。

看见这山、这盆地、这碧湖、这奇云,还有来路那不可思议的通道,使人有一种感觉,神器惊门若在这里现世,冥冥中仿佛真有天意。

以周围雪山的断崖峭壁为边缘,包括中央的湖泊面积在内,这片盆地有百里方圆、接近两千平方公里。分布着原始丛林、交错的溪流,开阔的草甸、怪石密布的崎岖陡坡,这么复杂而广大的地方,莫说来三千人,就算是三万人撒开了,特意想找一个人也很不容易,更何况找一件东西呢?

但惊门这等神器现世,有非常大的可能伴随着某种异象,届时会有端倪被察觉,所以来到这里的人都各寻营地驻守等待。燕无欢将叶铭等人领进盆地便告辞而去,形色匆匆仿佛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大有宗正在维持此地的秩序与安宁。

叶铭等人在草甸与丛林交界处的开阔地带、离一条溪流不远的地方扎营,卸下行装搭起几顶帐篷,帐篷的分布还隐约布成了某种阵法,这是他们早就做好的准备,以应对山野中的各种突发状况。这帐篷可不是普通的旅游帐篷,也不是专业的行军帐篷,材质经过特别的选择,加工时也以神通法力处理过,不仅能抗强风还能抵御严寒。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