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89章、见零圭断壁,拂人间尘土

成天乐闻言心念一动,又问道:“端午,武陵乡还能再帮忙办套身份吗?不是我的,是别人。”

云端午呵呵一笑:“别说一个人,几十人之内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武陵乡有很多挂空名的户籍人口,就是为这些事准备的。本来嘛,出生证上填的是什么名字就叫什么名字,但若本人想改名的话,编个恰当的理由,通过派出所也不是不可以。”

成天乐问这些当然是因为小韶,将来小韶若走出画卷来到人世间,还是有户口更方便,不给别人看也要给成家父母看看,先有了户籍然后可以迁到苏州来,其他的事情都好办了。

就这样,万变宗这支队伍又耽误了两天,一切准备妥当才从苏州出发。而他们动身的时候,去雪山碧玉湖的各路妖修和各派修士都早已动身了。泽真本是一个很潇洒的人,行游天下通常说走就走,而此次也在万变宗耽误了好几天,但他觉得这里很热闹、很有趣也很有生气。

……

成天乐从苏州出发时,已经有大批修士及妖修赶到了雪山碧玉湖一带。这里的环境不用大雪说,根据常识也知道是多么的艰险恶劣,在那苍茫的天地之间,气息那么的冷峻森然。首先的考验并不是怎么在雪山碧玉湖中立足,而是怎样到达那里?那片盆地是在群峰环绕之中,根本没有路能进入,需要翻越的高度最低处也有海拔七千米左右。

时间已经入秋,喜马拉雅山上飘起了飞雪,时常会有严寒风暴袭击,那雪线以下的流石滩渐渐被冰雪覆盖,夏季短暂生长的植被也迅速枯萎不见踪迹。从这里走过,就算是平缓处也非常危险,积雪下有看不见的石隙与冰缝;而到了陡坡处,则是无穷无尽难以攀援的冰雪绝壁。

不仅那风化万年的岩石会突然塌陷,冰层中也充满裂隙,随时可能出现冰崩或雪崩,海拔越高、坡度越陡的地方便愈加危机四伏,专业的登山队也不会选择这个时节来冒险。况且这里根本就是无人区,也没有为探险爱好者建立的营地和补给站,出了任何意外都不会有救援。

严寒、绝壁与稀薄的空气对普通人来说已是生命的禁区,哪怕不遇到任何自然灾害,仅仅是极耗体力的行走,高原反应也可能莫名让人随时送命。各路妖修和各派修士有神通法力护身,有远超常人的神识感应可以探查潜伏的危险,所以他们才敢来。但其中有大多数人也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不少人还没到达雪山碧玉湖就已经出事了。

相比之下,妖修比同等修为的人间各派修士更能适应各种环境,因为他们自幼就生活在险恶的山野中为了生存而挣扎,除了神识法力之外,还有敏锐的直觉能发现各种潜在的危机,化形成妖超脱原身后,适应与生存能力则更为强大。

但这也并不是绝对的,妖修同样受原身所限,擅长的天赋神通各不相同,假如是热带的禽兽来到这里也会很不适应,修为不足者更容易因各种意外而殒落。而各派修士比很多懵懂妖修懂的事情要多得多,他们所做的准备往往也更加周密。

就在这一天,有一位孤独的道人终于穿过了碎石密布的高原流石滩,攀登至雪线以上开始翻越连绵的雪山。他穿着带油渍的道袍,但里面还有特制的御寒衣物,就是曾去过万变宗又因失礼被赶走的三鲜道人。

三鲜道人在雪山中遭遇了一场风暴和一次小型雪崩,及时避入岩隙躲过,待天气放晴之后抓紧时间再度赶路。当他走过那场雪崩后的陡坡时,在散落的积雪和碎石中发现了两具野兽的尸骸。那都不是青藏高原上可能看见的兽类,显然是途中遇难的妖修。

三鲜道人长叹一声,自言自语道:“人间有成语狐死兔悲、物伤其类,今日我终于有了真切的体会。若还是昆仑仙境蛮荒中的习性,我可能会取二位的尸骸烤熟了做干粮,但此刻却动不了这个念头,甚至也不想查看你们的骨骸是否能有器物之用。也许这就是我进入人世间心境的变化吧!……也罢,也罢,我就做一场善事,也免得再经过这条路的那些妖修动你们。”

三鲜道人挥袖又卷起另一场小型风暴,在山壁上沿天然岩隙凿开一个空间,将那两位妖修的尸骸掩埋其间,并用碎石封死积雪掩盖,然后继续前行。

……

据事后不完全统计,到达雪山碧玉湖的各派修士与各派妖修有三千多人,其中妖修有两千多,各派修士与江湖散修数百。

而在前去雪山碧玉湖的路上,因恶劣的环境和各种意外而遇难的,就有两百多,他们根本就没有翻过雪山到达盆地中。这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妖修,一小部分是江湖散修,各大派弟子则很少。有些尸骸后来在妖怪们艰难翻越雪山离开碧玉湖时被发现,真的就变成了食物。

各种禽兽的尸骸因严寒被保存得非常好,而很多妖修本就是从蛮荒中来,还保留着原先的许多习性,在饥肠辘辘急需进食的情况下,难免会做出这种事情。

但这批直至入冬时才不得不撤出雪山碧玉湖的妖怪们,很多都没有成功走出喜马拉雅山脉。尤其是那些在风寒中已饥饿难忍的妖修,他们更是修为不足、本就不应该来到这里、来到这里也不应该滞留这么久,他们大多在更远处倒在暴风雪中被掩埋。

因为天时的变化以及体力、法力的消耗,归程比来路更险,在离开雪山碧玉湖回去的路上,遇难者也更多。

还有一些人很明智或许也很幸运,他们走在半路上就发觉情况不妙,忽然间醒悟了什么,长叹转身而回,并没有进入雪山碧玉湖。

……

穿越喜马拉雅群山的道路艰险,等成功进入盆地后总算可以松一口气。最低处海拔只有四千多米的盆地,是雪山间的绿洲也是天然的避风港,入秋时节还能见到充满生机的绿意。这里的草木尚未枯萎,生活在其中的野生动物也在抓紧时间进食,以储存足够的能量为越冬做准备。

就在三鲜道人穿越雪峰时,叶铭、五味带领年秋叶等大成女修已经进入了盆地中。他们当然是毫发无伤,首先达到的是那片有数十里方圆的小盆地。群峰脚下的草甸铺展而开,盆地中央还有逐渐变得茂盛的原始丛林,如刀的冷冽寒风远去,空气也变得有些湿润与温暖,他们不禁都长出一口气感到精神振奋。

说这片盆地“小”,只是相对而言,它的面积也有近百平方公里,就算有上千人散布其间,钻入树丛也是很难发现的。但这里的视野非常好,站在高崖上远眺可一览无余,雪线以下的碎石滩以及草甸很开阔,只有盆地中央的丛林可以遮挡视线,更适合人藏匿隐蔽的地方反而是盆地周围布满裂隙的冰壁与乱石丛。

他们在高处也看到了零星的修士于丛林边缘活动,但更多的人却聚集在对面那条通道的入口处,约有近百号,不知道在干什么。众人是第一次看见那条雪山中连接两片盆地的通道,震撼得难以形容。一道巨大的V字形缺口笔直的斩开雪峰,令人既不敢相信这是天然形成,却又更不敢相信这竟是人力所能为!

修为越高者,见到这副场景便越震撼,甚至恍然入定感悟天地灵息中蕴含的远古气息。而通道那边,本是在一场仙家大战中被损毁的须弥道场,这一道斧劈形的缺口便是千年前的斗法遗迹。是什么样的人,能发出那样的一记劈击?

众人恍然良久之后才走入盆地,由于如今雪山碧玉湖一带的特殊状况,他们并没有掩饰自己的修为神气。散落在小盆地里的妖修们远远地望见了,也能感应到这一行人的气度不凡,并没有敢靠近。等他们沿碎石滩穿过盆地来到那通道口,却发现这里果然很热闹,正发生着一场争吵。

原来是有一伙自负实力强悍的妖修占据了通道的入口,想从这里通过者,要给他们好处,或天材地宝或瑞草灵药,各种法宝或者妖兽原身材料也行,实在没有这些东西的话,人民币也是可以的,反正得表示一下才能过得去。

有人当然不乐意了,在那里嚷道:“你们也太不像话了!这条路也不是你们开的,凭什么要给你们好处才能过去?”

守在通道口的一个大个子妖怪喝道:“你们清不清楚这条通道的凶险?那边有一片冰塔林,冰层裂隙密布充满暗流。我们过去的时候还死了好几个人呢!我们把冰塔林轰碎填平了,你们才能安然走过,收点报酬难道不是应该的吗?乔彩凤乔大仙开通众妙飞舟,我们也都是坐众妙飞舟来的,就连乔大仙都收东西,我们又为何不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