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88章、笑约乘鸾客,同载一方舆

成天乐刚刚遇到禇无用时,沈翠兰二十六、七岁,而如今五年过去了,她已经三十出头,而禇无用身份证上的年纪也已经四十了。沈翠兰与禇无用的感情一直很好,可是一直没有子嗣。盛龙是最常去禇家的人,刚来到苏州时还住在禇无用家、帮他干活,后来才去梦湖美蛙饭店打工,再后来又经常带着刘书君去褚家串门,逢年过节总提着各种礼物去看沈翠兰。

褚家夫妇就把盛龙当作自己的孩子一般,看刘书君也像看儿媳妇,多少能弥补心中的一丝遗憾。

在武陵乡结识云冲漠之后,成天乐就了解到其实像禇无用这种情况是很少见的。妖修混迹红尘,也有可能风流放荡、纵意花丛,但很少会找个普通凡人成家就这么过日子,这其中有很多麻烦外人是不清楚的,只能在自己心里憋着。

所以武陵乡的妖修选择道侣,都愿意找互相知根知底的本地妖修。就算他们与凡人结合,最好也是了解这一切的修士。比如当初的甄诗蕊,她对胡卫华不可能没有那一片心,可是她在顾虑什么也容易理解,最后因为曹邝的出现将真相给挑明了,成天乐顺势介绍胡卫华拜入听涛山庄,这才皆大欢喜。

禇无用是很老实本分的一位妖修,这些年虽然就住在苏州,但很多时间并不在宗门道场,仍然留在村子里。万变宗众妖了解他的情况,有什么事情尽量不会麻烦禇无用,就让他好好过日子吧。但禇无用却总感觉自己参与的宗门事务太少、为万变宗所做的事情也太少,而另一方面,他在世间修行的见知阅历也确实不多。

禇无用的日子过得很踏实,修炼也很用功,神通法力不弱,且御形之道早已圆满。但日复一日,他始终堪不破化妄之门,见到万变宗中同辈执事接连玄牝妖丹大成,若说心里不羡慕那是不可能的。而且禇无用还有一个深藏在心中的愿望,他不仅想玄牝妖丹大成,更希望能突破真空妙有之境直至脱胎换骨,获得妖王成就。

本以为这已是一个奢望尽量不再去多想,可是这几天褚无用看见了妖王云冲漠之子云端午,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希冀又被唤醒了,他欲找寻破妄大成的契机。对于禇无用来说,修炼中什么都不缺,他也服用过陆吾神仑丹、得授妖修正传法诀,成天乐以及各位大成妖修也给了他各种指点,能说出来的修行感悟,对他从来都没有什么隐瞒和保留。

但修行之事就是这么玄妙,能否大成谁也没有办法保证,甚至那入妄的机缘都是妙不可言,否则那些大派弟子岂不是个个皆已大成了?就连正一门和光长老的弟子泽名,当初总是不得迈入化妄门径,和光让他在山中习练书法十年,四十多岁才堪堪破妄。

而世间各派弟子,终身不得大成者远比能破妄大成者要多得多,万变宗第一代门人这种情况只能说是特例、得天功造化之福缘。当然这种特例也不仅属于成天乐与万变宗,当年的正一门掌门守正真人一生收了七名弟子,六人金丹大成,其中三人出神入化,就连如今的昆仑盟主石野,都差一点成了守正的关门弟子,这算是奇迹中的奇迹了。但一世之中,天下又能有几个守正呢?

平时与同门闲谈之时,禇无用偶尔也会感叹几句。有人便随口说了,他并不是修炼用功不够勤苦,也不是神通法力尚且不足,可能就是平日所见所历的事情太少、见知眼界太窄,因此缺乏顿悟的机缘,需要适时在红尘中行游,说不定这破妄大成的机缘便悄然而至。

禇无用记在心里了,可他平时除了到万变宗来参加宗门会议之外,基本上也不出门啊。但今天听说了万变宗将组团去遥远的雪山碧玉湖、迎接神器惊门现世,这样千载难求的机缘哪里去找呢,所以终于忍不住要参加此次远行。

禇无用这样一位元老级人物,以这样小心的语气开口提出请求,而且在大家的记忆中,这还是禇无用第一次主动对宗门提出某种要求,谁又能拒绝呢?成天乐笑道:“老褚啊,你想去当然没问题,可是怎么对翠兰嫂子解释呢?”

禇无用挠了挠脑袋:“就说我出差了吧,诸位帮我想个好办法?”

一位承包蟹田的农户出什么差?花膘膘眨了眨眼睛道:“这样吧,就说你跟随成总出国考察了,这样就算联系不上也好解释,反正你在研究会也有挂衔。”

訾浩皱眉道:“可是褚大哥出国考察什么项目呢,外国有养大闸蟹的吗?”

花膘膘板着脸一本正经道:“怎么没项目?可以考察各国水产嘛!禇无用不仅是养蟹的、也是做生意的,还可以考察国际贸易。难道你们没听说吗?德国的大闸蟹泛滥都快成灾了,都是河里野生的。有人还曾经想组织货源卖到国内呢,这些都是可考察的项目。”

訾浩:“可这和苏州园林风景研究会有什么关系呢?”

花膘膘终于笑了:“怎么会没关系呢?只要你说有关系就一定会有关系,苏州也是水产之乡嘛!现在各个单位、社团组织的出国考察,不都是这么回事?”

成天乐伸手指敲了敲桌子道:“好,就这么定了!……老褚啊,家里的事情就放心吧,有这么多人可以帮忙呢,而且盛龙和书君也在苏州,会照顾好翠兰嫂子的。”

商议已定,万变宗宗主成天乐携范采耀、任道直、花膘膘、黄裳、吴燕青、石双、禇无用、于忠肃、袁大雪出行,同行者还有云端午、史天一、泽真三人。他们并不是说走就走,根据袁大雪所介绍的情况,还做了各种准备,最重要的是抵御严寒风雪的衣物还有足够的干粮。

有神通法力可不畏寒暑,但并不代表对极端严酷的环境都可以从容抵御。想当初年秋叶攀登孔雀河边的大雪山,遭遇白毛风暴也险些殒命。而据大雪所说,喜马拉雅深山中的暴风雪要比孔雀河一带猛烈凶险多了。

万变宗在成天乐没有回来之前就已经开始准备了,他们拥有各种天材地宝和妖兽原身之物,紧急加工了一批特制的御寒衣物。其中最珍贵的,是任道直让甄诗蕊帮忙制作的一件火羽衣,特意让成总穿在外套里面。

成天乐看见这套世间难求的火羽衣便说道:“以我的修为,其实已不太畏惧恶劣的天时,此次出行修为最低是的袁大雪,还是给他穿着吧。”

花膘膘笑道:“成总啊,您这可就是闹笑话了!最不怕雪山碧玉湖环境的就是大雪,人家是那里土生土长的妖怪!而且您不知道,他自己已经做了一身裘皮装,非常漂亮耐用,这时节在苏州穿着不太合适,但去雪山碧玉湖正好。”

成天乐哑然笑道:“好像是这么回事哦,以大雪的身材,也穿不上这件火羽衣。于忠肃仍是蛤蟆原身,直接躲谁的袖子里就可以了,那这件火羽衣还是给老褚穿吧,我穿别的就好。”

禇无用推辞再三,但最终还是接过了这件珍贵的火羽衣,他清楚自己的修为不及其余大成修士,假如遇事也不想拖大家的后腿。

除了衣物之外最重要的就是食物,虽然这一行人皆已度过风邪劫、可修炼辟谷之道,但只要没突破真空妙有之境可吞吐天地灵息,就不可能长年辟谷不食。况且在极端恶劣的处境下,生机神气若消耗极大,就更需要进食补充体力了。他们这一行人中,也只有成天乐、范采耀、云端午、任道直、史天一、泽真突破了真空妙有之境。

所以每人都准备了一个很大的背包,里面装的是各种吃的、高热量有营养还便于携带。最后出发时还有个小小的麻烦,他们是计划先飞到拉萨,然后坐车去日喀则,再从日喀则步行进入喜马拉雅深山,这样是节省体力的最佳路线。但是大雪没有身份证,没法坐飞机。

刚化形的妖怪哪来的身份证呢?总管訾浩则扔给大雪一张身份证道:“你先拿去用吧!”大雪接过来看了半天皱着眉头撅嘴道:“这上面的名字不是我的,照片也一点都不像啊!”

花膘膘笑着解释道:“就拿这张身份证给你订机票,过安检的时候验一下。我教你一手障眼法,以你的修为施展并不难,可以让别人看你的时候,所见到的就是这张身份证上的样子。”

袁大雪临行之前还在花膘膘那儿学了一手法术,怎么拿着证件蒙混过关。而云端午又说道:“大雪啊,想要户口和身份证,等我回来后在武陵乡给你弄一套吧,连出生证明都有。年纪嘛,就在二十岁左右吧,名字可以去派出所改,照片也可以重照,反正办手续的都是自己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