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85章、目送玄珠去,且与昨日别

在袁大雪拜师仪式上,成天乐也将正式宣布自己不再收徒。但成天乐本人的师徒缘法还留了个尾巴,记名弟子大乖尚在芜城石柱村中。成天乐本打算等大乖凝炼妖丹化形成人后,再来正式拜师。

从南京赶到万变宗总部的妖修火龙果却私下告诉成天乐,其实大乖已经在一个月前凝炼妖丹化形成人了,是个相当英俊的小伙子。但他在石柱村中的身份仍是一只大白狗,不可能“请假”跑到苏州来。按大乖的心愿,他要一直陪伴石家父母直至他们天年已尽。

成天乐闻言点了点头,告诉火龙果道:“你是不是经常去芜城看他?那就托你转告大乖,等我处理完目前的事情,会去一趟芜城的。我将在石柱村外单独为他举行拜师仪式,并传他神印灵引。”

按訾浩开玩笑的说法,成天乐的弟子都是“大”字辈的,比如袁大雪、石大乖,蛤蟆妖于忠肃被他起了个外号叫蟆大蛤,小猴儿何凡则叫何大凡,就连南京的草木之精林小果也成了林大果。除了大乖之外,这一批弟子今日倒是聚齐了。

晚宴尽欢而散,当众人都离去之后,后园中只剩下仍趴在池塘边装睡的那只大黄鼠狼楚平黄。成天乐像以往一样独坐在假山凉亭里,而假山中的丹房内也有人。成天乐不在万变宗这段时间,其他人也没有闲着,甄诗蕊率众门人又炼制了一炉陆吾神仑丹,火候正在紧要关头,须臾都离不开人施法护持,所以甄诗蕊今天并没有参加晚宴。

成天乐坐于凉亭中,暗中施法护持丹炉火候,让甄诗蕊可以稍事休息涵养神气,并以神念和甄诗蕊谈了一件事。按武陵乡长老水清灵所授之法,以温玉髓入药辅助炼丹,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加进去的,而是在即将成丹之前置入炉中。

成天乐回来得正巧,这炉神丹还没炼好,恰恰能用温玉髓做试验。他详细讲述了其玄理与手法,问甄诗蕊有没有把握?甄诗蕊回答理论上完全可以做到,但能不能成功谁都不敢打包票,但她也认为值得一试。这炉神丹正式出炉将在三天之后,出炉之前才能将温玉髓加入,成天乐便将温玉髓交给了甄诗蕊。

然后成天乐又将盛龙单独召到了凉亭中,师徒两人私下聊了很久,也以神念交流了很多东西。成天乐明日要为大雪举行拜师仪式,后天要召集全体弟子举行一场法会,但在他回到万变宗的当天夜里,就单独为盛龙开了个小灶,也算是一场特别的小型法会了。

成天乐在妖王秘境中选择了姚妖王的传承,第一道神印灵引中包含了那位黄鼬妖王自开启灵智之初直至玄牝大成的修行印证以及种种境界感悟。当年的姚妖王已修至世间法的尽头,但他也不是天生就这么神通广大,在其漫长的修炼求证道路上,也曾经走过不少弯路,所以回过头来的经验及教训总结弥足珍贵。

成天乐当然不能原样直授姚妖王的神印灵引,但他这几天定坐之时,重点解读的就是姚妖王留下的第一道传承指引,等回到万变宗中,以旁证者的角度将自己的体会及心得向盛龙讲授,并留下了他本人的神印灵引,以便盛龙日后在修证中去自行解悟。

在盛龙离去之前,成天乐又递给他一个木匣道:“此物我今日便正式传于你,同时传你一套如何炼化吸收它的秘诀。你若能玄牝妖丹大成,随时就可以炼化它,但根据我的经验,在度过换骨劫时再动用最好。”

盛龙打开木匣一看,里面有一枚淡金色的圆珠静静地悬浮。这木匣也是经过炼制的法器,附有一个锁妖阵,可以用来存放玄牝珠。

盛龙虽是成天乐的正传弟子,但有些相当于天赋神通的本事他却是不会的,他只有一次机会去炼化吸收这枚玄牝珠,不能像成天乐那样收于形神中滋养。盛龙激动得差点说不出话来了,伏地拜谢道:“成总,您完全可以在自己度换骨劫时用它!”

成天乐笑着摇了摇头道:“他人所凝炼的神气法力,就如修行饵药一样,毕竟是借外物之助,并非本身的修炼。而属于本人的修炼过程,其实是如何去炼化吸收,至于能得到多少,就看造化与修为了。此物对我来说并不合适,对你来说却是梦寐难求!

我于形神中滋养与体悟这枚玄牝珠已有多日,神通妙法只要我能够吃透的已经参悟得差不多了,而另一些玄妙因为原身的关系,并非我的天赋神通所能掌握,依缘法也该赐予你。更何况我的形神中还滋养了另一枚玄牝珠多日,待到脱胎换骨时便可自行炼化吸收之。”

盛龙打开盒子的时候,假山脚下、池塘对岸趴着的楚平黄突然抬起了头,以复杂的难以形容的眼光看着那凉亭。成天乐今日赐给盛龙的,便是他的玄牝珠,三百年假借人身所聚合的神通法力,如今是再也回不来了!

当盛龙捧着木匣走出后园时,楚平黄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身影,脑袋一直跟着他在转,直至盛龙的背影消失,楚平黄便定在那里。这时他的元神中突然传来了成天乐的神念:“楚妖王平黄,你有幸保住了一条命,也是留下了此世的福缘。你在这后园中装死已经很长时间了,还想装到什么时候?若求解脱,此刻便到凉亭中来,我有话要单独与你说。”

楚平黄很激动,这么长时间以来,成天乐终于开口对他说话了!他以一只三尺黄鼬的原身,就这么趴在古宅后园的池塘边,根本就无法走出这里,来来往往的人仿佛已经将他遗忘了。这种感觉不仅是被人遗忘,而简直是已被这个世界所遗弃!

楚平黄毕竟是有脱胎换骨修为的妖王,他居然还没有崩溃,仍然活得很好、伤势在缓慢地恢复中也渐渐痊愈。但他困守于此却很迷茫,对身处世界迷茫,同时也对三百年来修行之路迷茫。今天又一次看见了自己被摄去的玄牝珠,却被成天乐授予了盛龙,他终于明白这也象征着自己要与某段岁月彻底告别,恰在这时听见了成天乐的话。

楚平黄如梦游一般绕过池塘、爬上假山,进入了凉亭中。成天乐对他说了很多话,其中也包含着各种复杂的神念。成天乐告诉他,他当初既然留下了一线生机,成天乐便出手救了他,也是留下此世一线修行之缘。人们总要为自己的所为付出代价,那玄牝珠成天乐当然是不会再还给他。

但这并不意味着楚平黄失去了修为成就,他的境界仍在,只是原身之外假借化形的神通法力无存,完全可以重新修炼,甚至可以重铸根基,而他的寿元也是没有问题的。成天乐传了楚平黄神印灵引,其中包含姚妖王千年前自开启灵智之初直至玄牝妖丹大成的种种得失总结。

对于楚平黄这位妖王来说,以之印证自己的修行,不仅可以让他少走弯路,而且可以纠正很多偏差。楚平黄早就是过来人,本不需要重新经历这些,可现在恰恰有了这样一种机缘。

除此之外,成天乐还平心静气的和楚平黄谈了很多别的事情,而楚平黄后来也开口说话了。至于两人之间具体聊了什么,并无外人知晓。但就是从这一天开始,楚平黄于万变宗中每日行功修炼,不久后重新化为人形,也参加了宗门道场的凿建。

楚平黄在万变宗一呆就是十二年,当他离去之时,恰好是万变宗的宗门道场完全竣工之日,而乔彩凤驾众妙飞舟渡十万众生的誓愿刚刚圆满。楚平黄告辞时盛龙曾单独设小宴践行,那时的盛龙已脱胎换骨成就妖王,并继位成为万变宗的第二任掌门,而这些都是后话了。

这天夜里,成天乐单独给盛龙和楚平黄“开小灶”,不仅是因为传承缘法,也是因为在妖王秘境中所做出的承诺。当楚平黄走出凉亭之后,成天乐闭上了眼睛进入了画卷世界,有些私密是他与小韶所独享的。而小韶虽在画卷中,却也清楚今天发生的一切。

小韶掩口笑道:“你真是信守承诺的人,一回到万变宗首先办的就是这件事。我想武陵乡的九大妖王祖师,希望得到他们的共同传承者就应该是你这种人。假如换作别人进入妖王殿,稍微想得多一点,恐就不会选择姚妖王的传承。连我都以为你会选择徐妖王的传承,但我的傻乐就是这么实在!”

武陵乡众长老并不清楚一件事,其实发现妖王秘境的不止成天乐,还有一位小韶。自从成天乐堪破脱胎换骨心境,而小韶也在画卷世界里拥有脱胎换骨的修为之后,若成天乐以御器之法催动形神中的画卷,就可与小韶神念相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