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83章、万箭山中伏,毫发不伤身

刘大有仍然沉吟道:“事情虽可以这么处理,但若走漏了风声,大家都知道成天乐离开武陵乡之后于十万大山中遇刺,你那批参与行刺的手下也很难永远守住秘密。一旦被人查了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燕无欢又解释道:“这些都是以防万一的安排,我既要斩杀成天乐,自然不会让消息泄露出去,就是要让这个人在世上凭空失踪,人们甚至不清楚他已经死了,只知成天乐离开武陵乡之后便不知所踪。

无论是谁,正常的猜测都应该是他去了雪山碧玉湖。而雪山碧玉湖如今的场面必然很混乱,若是神器惊门现世,混乱争夺之中殒落的修士也未必会留下名号,其中未尝不可有成天乐。在雪山碧玉湖一番混乱之后,人们恐怕才能反应过来成天乐已失踪,绝对猜不到他早已在十万大山中殒落,只会以为与神器惊门现世有关。

而按师尊您的交代,我秘密训练这批飞禽妖已有好几年,我不说的话,他们也是不会问的。他们只听命效忠于我,却不清楚我有个名字叫燕无欢、是大有宗的总管,更不清楚自己与大有宗有关。我只是要他们去执行一个命令、设埋伏杀一个什么样的人,但不会说出此人是成天乐。

到时候他们恐怕连自己杀了谁都不会知道,也免得走漏风声。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须当断则断、不可再拖延。成天乐暴露了行踪又是孤身一人,他只能怪自己还不会飞。只要他步行穿越群山,我自然就能设伏刺杀之,做得干净利索!”

刘大有沉吟良久,终于点头道:“无欢,你行事比我果断,而且你安排好的事情,我也绝对放心。设伏刺杀之事要做得干净,最关键的是不能让人知道与我们有关,最好是谁都不清楚成天乐已于此地送命。你本人若现身出手,须是必杀之击!”

燕无欢肃容道:“师尊请放心,没有绝对的把握我是不会出手的。您这就赶紧离开此地,与大有宗众人汇合,在成天乐离开武陵乡之前,您早已公然出现在另一个地方。而我无论是否刺杀成功,都会赶到雪山碧玉湖接应您,那批飞禽妖也会另作安排,成为碧玉湖一带我们的另一支秘密伏兵,他们的速度是最快的。”

刘大有离去之前,又给燕无欢留下一道神念,除了叮嘱此事一定要做得干净,还向他交待了孔琦的情况。刘大有告诉燕无欢,孔琦对成天乐心怀怨毒之恨,可以好好利用,但与这种人也要注意保持距离。

燕无欢愣住了,愕然道:“世上居然还有与孔翎小姐长得一样的男妖?原身也是孔雀!”

刘大有意味深长地看了燕无欢一眼道:“孔琦可不是孔翎,你没必要对他怎样,只需不开罪此人,用他做某些事就行。……其实他若想报复成天乐,用不着我们再挑拨什么,只是尽量给他创造一个机会去发挥。”

……

燕无欢终于找到了一个破绽可以伏刺成天乐,他的情报工作做得非常好,摸清了成天乐的行踪、也知道他是孤身一人,此天赐良机怎能错过?燕无欢对刘大有是绝对的忠心,而且某些事情他比刘大有看得更清楚、作风也更果断。他很清楚,成天乐只要还在世上一天,刘大有的处境就会越来越凶险,不仅仅是麻烦而已!

出入武陵乡只有一条路,而且穿行于崇山峻岭之间。燕无欢的计划是派出飞禽妖在武陵乡外面的山林中远远地监视,这种藏鸟于林的追踪手法,成天乐在斩杀李逸风时也用过。远处的深山密林里有一只鸟,收敛神气混迹于鸟群中,只要无所异动,恐怕谁都注意不到。

如果成天乐身边有其他人,比如武陵乡送行的妖修,燕无欢则不会动,可是一旦成天乐落了单,在深山中有很多地方可以迅速设好埋伏,外围还会布下监控警戒,确信并无其他人接近。燕无欢是欺负成天乐不会飞啊,就算成天乐会飞,只要他当时在步行恐也来不及飞走,燕无欢布下的是全方位立体伏击圈,根本不会让成天乐有机会脱身。

此布置不可谓不周密,假如成天乐如来时那般走出十万大山,恐怕凶多吉少。成天乐本事再大,也难抵挡一群神通强悍的飞禽妖布阵突然暗算,更何况其中还有燕无欢这样的高手呢?不论成天乐能当场斩杀多少刺客,只要脱不得身,待神气耗尽或受伤之时,燕无欢自会发动必杀之击。

可惜百密一疏,成天乐在妖王秘境中得到凤凰毛的事情,匆匆离去的刘大有并不知情,燕无欢就更无从得知了。离开武陵乡时,成天乐平生第一次没有像以往那样步行穿越山河,而是与云端午分别祭出各自的神器凤凰毛,化为两只飞天玄鸟而去。

燕无欢埋伏在村外道路两旁、藏于密林中的飞禽妖,根本就没有发现成天乐“走”出武陵乡。成天乐与云端午在村口的断桥头直冲天际,很快就隐匿光华不见行迹,寻常人根本发现不了。而燕无欢本人化为鹰的原身,在附近一座高山顶上了望全局,只有他察觉到了这一幕。

燕无欢并没有隐匿身形冲上高空去追踪,他立刻就做出了判断。以那两道光华的速度,恐怕只有自己勉强能追上,他带来的禽妖是比不过的。而且成天乐并非一人离去,身边还有一位武陵乡的同伴,他就算一个人能追上,也难以将之劫下斩杀,更谈不上不留痕迹了。

这番精心安排、看似几乎毫无破绽的埋伏,根本没有派上用场就已经失效了,连成天乐的汗毛都没伤到一根。燕无欢只得仰天长叹,心中隐约有一丝深深的不安。他不得不放弃了这次刺杀计划,命令群妖赶往雪山碧玉湖待命,自己也独自离开前去与刘大有汇合。

……

成天乐与云端午飞天离开武陵乡,他曾经在妖王秘境中试用过凤凰毛,但如此飞天疾行还是头一遭,而云端午显然已是轻车熟路。于云端之上,云端午以神念告诉成天乐如何将凤凰毛的飞天之用发挥得更好、最节约法力还能最舒适。

他们两人很快就飞出了十万大山,根本就没察觉出村的路上已经布下了那么险恶的刺杀埋伏。成天乐避过一次杀身之祸,自己却浑然不知,也许这就是傻人有傻福吧。在进入武陵乡之前,成天哪能想到自己会是这么离开?而燕无欢就算再有本事,也更是想不到的!

刘大有的武陵乡之行,匆匆而来匆匆而去,掐头去尾其实只呆了一个整天,他根本没有时间与机会发现妖王秘境的存在,心里琢磨的事情太多了!但假如给刘大有足够的时间去熟悉武陵乡,他就能发现妖王秘境吗,恐怕也未必。

成天乐对刘大有及大有宗的出现,不可能没有疑忌,这次武陵乡之行,他也察觉到刘大有恐怕不怀好意。这也许是类似妖修本能的直觉反应吧,但成天乐尚不清楚刘大有就是当年的刘漾河。

说来也许有点可笑,刘大有将成天乐视为平生最大的敌人、必须要解决的对手,但成天乐并没有把刘大有当回事,或者说根本没把这个人当成自己的对手。

成天乐从来不是一个高傲或狂妄的人,就算取得了古往今来独一无二的成就、被尊为一代妖宗,他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了不起。而且他见过的世间绝顶高人很多,诸如石野、白少流、和锋……等等,个个都比他厉害。

可是另一方面,观察刘大有在万变宗以及武陵乡的言行、了解其人的想法和愿望,成天乐就有一种形容不出的感觉——此人的修为恐怕就此到头了,此生可能脱胎换骨无望。

这是成天乐见证世间百态、已堪破脱胎换骨心境之后才有的感觉。并不是说刘大有的神通法力不会变得更强,但他想迎来换骨劫的考验、迈过那一道门槛,可不仅仅是凭勤修苦练就能达到的。

成天乐眼中的刘大有,某种意义上就像刚进入武陵乡时碰见的王书记,只要他还是这样一种人,恐怕就过不了那样一座桥。

当然了,这种判断也不是绝对的,修行中的缘法谁也没法完全说清。可是刘大有若不经历重大的转变,不堪悟某些东西融入心境行止,他就迈不过这个门槛,至于神通法力再高强,那也是另外一回事。

成天乐这么想倒不是轻视刘大有,假如真打架的话,他也不一定有把握必然战胜之,就算有些脱胎换骨的飞天高手,斗法时也未必能强得过刘大有。世间的有些事情与修为境界并无必然的关系,比如成天乐本人当初修为并不起眼,却一样创立了万变宗。

成天乐只是没把刘大有这个人当成对手、没有特别高看他一眼,更没有成天去琢磨这个人。不论刘大有怎么样,成天乐只是在做好自己的事情。假如刘大有清楚成天乐的态度,不知会庆幸自己没有被重点盯上,还是会感到一种被无视的愤怒?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