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82章、大患须早断,养祸恐夜长

燕无欢举了几个例子,假如神器惊门从天上掉下来,恰巧被几个人都看到了,这到底是算谁的福缘?若他们同时出手争抢,又如何判断是非?这种事情还好说,还有另一些情况是根本说不清的,比如张三拿到了惊门、李四杀张三夺宝,那么王二发现了能不能阻止李四这种行为并追究李四的责任?这并非昆仑各大派才有的权利,那么大有宗完全可以扮演那个“王二”的角色。

在这种情况下“王二”拿到神器并成为惊门之主,昆仑各大派又能以什么立场去反对呢?所以石野的警告并不能阻止真正的争夺发生,大有宗是最熟悉雪山碧玉湖的人,已经占了先机。假如真起了混乱,他们会集合宗门的力量得到惊门并交给刘大有。刘大有不需要亲自出手,甚至能以平息纷争、阻止混乱者的身份出现。

刘大有皱了皱眉头又说道:“其实我担心的是另一件事,武陵乡的大长老云冲漠提醒我,神器惊门恐怕不是无主之物。它既然是千年前两位金仙合力打造,以人烟红尘祭炼千年终将成器现世,怎么会被他人夺走?”

像惊门这等天下神器,其中定有打造者的神魂烙印。得到这件神器的人,平时是可以使用的,若有出神入化之能也可将之融入形神。但若是不抹掉其中的神魂烙印并重新祭炼留下自己的神魂烙印,就不能算是神器之主,仅仅是持有这件神器的人,所以刘大有的担心很正常。

燕无欢压低声音道:“我也打听了,通过各种渠道搜集的零碎消息传闻,情况大致已经清晰。千年之前打造这件神器的两位金仙号清风、明月,他们留下的只是神器的轮廓而已,当时根本就没有完成,却用了一种玄妙的推衍之法以人烟红尘祭炼之。

据说千年前清风已散、明月不归,这两位金仙如今早已不在,神器却流传于世间。假如其中仍有打造者的神魂烙印,以我们的修为想抹去恐怕不可能,但并不妨碍拥有与使用这件神器。可是消息既然这么传出来,引起天下这么大风波,必然不是无缘无故。要么那神魂烙印是一种传承烙印,有缘者可继承之,要么就是那神魂烙印已不在,得之者需重新祭炼。”

刘大有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神器惊门现世不是只有我们得知,这个消息面对的是天下修士,当然就是留于世间、有缘者得之。无论如何,我们要尽力争取,怎么得到它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得到惊门之后如何自保,也要做好安排。

正一门正式宣告不参与这件神器的争夺,并禁止他人行强夺之事。那么我若得到惊门,就立刻离开碧玉湖直奔正一门,在正一三山中反倒是最安全的。正一门必须遵守承诺,他们自己也不能从我手中将惊门强夺而去,有这个时间,我可安然祭炼神器成为惊门之主。”

燕无欢赞道:“师尊真乃非常人也,携惊门入正一三山确实是惊人之举!若在正一三山中成为惊门之主,天下恐谁也无法强夺,为今之计就是如何得到惊门,得到之后又如何掩护师尊离开碧玉湖到达正一三山。……师尊成为惊门之主,便可召武陵乡相助。”

刘大有:“我这次前往武陵乡欲商定天下妖修同盟,却让成天乐给搅黄了,他趁机与武陵乡签订了另一种盟约,这钻营攀附之事一直是他的擅长。我若成惊门之主,不仅能得武陵乡相助,展开惊门可自成一方世界,容纳大有宗众妖,也可成为世间妖修总盟之处,到了那时便是谁也夺不走的神器,也是我奠定的世间大业根基。”

燕无欢附和道:“此神器之妙用,恰能成全师尊之愿。师尊是应运而生之人,惊门也是应势而出之物,在我看来,有缘者就当是您。……这次您虽未能与武陵乡结盟,但武陵乡也以礼相待,我们没必要与武陵乡交恶,要保持好同道之谊,多一个朋友就是少一个敌人,更何况是这么强大的传承呢?”

刘大有:“那是当然,武陵乡与万变宗并不一样,武陵乡可以是友、可以为用。但如果我没有得到神器惊门,他们也可能会成为成天乐的臂助,变成一个很大的麻烦。而我们与成天乐,注定只能是敌人。”

燕无欢:“无论师尊能否得到惊门,与成天乐之间必然是死敌,终有一天是要见分晓的。只要成天乐还在世上,师尊就很难完成誓愿,并时刻处于凶险之中,此心腹大患应尽早铲除。其实所谓的万变宗,目前只维系于成天乐一身,假如成天乐一死,万变宗便不足道也。”

燕无欢的眼光倒是很毒,万变宗发展速度极快,得天功造化为己有,聚集世间妖修,成为自古所未有之传承宗门。自成天乐修行至今也不过短短六年时间,万变宗隐然已成为世间妖修指引者。但这个局面是建立在成天乐在世的前提下,假如成天乐一死,谁还能维系这一派宗门?就算万变宗还在,谁还能维系成天乐的影响力与号召力?

万变宗的发展很快自然是好事,可它出现的时间太短、沉淀根基不足,也是一个致命的缺陷。除了成天乐之外,万变宗众妖确实各有各的本事,但他们都取代不了成天乐的地位,至少目前不行。

万变宗中目前修为最高者是范妖王采耀,但脱胎换骨的修为在昆仑修行界也算不上绝顶高手,而且范采耀刚刚加入万变宗不久,根本就没有服众的能力与功德。那么剩下的人中还有谁呢,搞笑爱得瑟的訾浩、有历史污点的老狐狸花膘膘,或者那只曾被万变宗众妖合力擒下的毕方?

至于其余大成执事,确实各有各的本事与特点,或许能勉强维持万变宗不散架,但想像成天乐那样在天下妖修间乃至昆仑修行界有那么大的影响力,恐怕是不可能了。若成天乐不在,万变宗不过是一伙有传承的妖怪而已,其声势不仅赶不上大有宗,而且将不足为患。

刘大有忍不住又点头道:“是的,成天乐对于万变宗而言太重要了,他创立宗门的时间毕竟太短,太多的缘法只集于一身。我也想让他死,此人一死,其实万变宗与武陵乡之盟便形同虚设,可是他会怎么死呢?”

燕无欢:“晚死不如早死,不能再给他时间做更多了,甚至不能再给他时间去争夺神器惊门。师尊可别忘了,他也是去过碧玉湖的。……我这次将手下秘训的那批飞天精英全带来了,此番就在十万大山中设伏,一举将之斩除!”

能飞天的妖修当然并非仅指脱胎换骨之妖王,也包括原身是飞禽的妖修。燕无欢专门秘密培训了一支杀手队伍,成员都是原身强悍的飞禽,平日着重指点,并通过各种方式考验与指引,他们对燕无欢的命令是绝对的服从,今日也将这批妖禽给带来了。

刘大有吃了一惊:“就在此时此地动手?你怎么没告诉我!”

燕无欢:“时间紧迫,我提前做好了准备。但需要师尊您点头,我才会行动。”

刘大有:“是不是太着急了一些?这样做也太冒险了!”

燕无欢:“既是死敌,他活得越久,师尊在世间行走便越是冒险。假如某天他察觉了师尊的身份来历,那才是养成大患;若万一他得到了神器惊门,更是后患无穷。所以无论师尊能否成为惊门之主,都绝不能再让成天乐带着与武陵乡定盟之约回到万变宗;为以防万一,更不能让他有机会再去碧玉湖,这个人已经坏了我们太多的事情。”

刘大有有些踌躇道:“但若在此时此地动手,难免牵连到武陵乡。而我也刚刚去武陵乡拜山,也难免令人怀疑到我身上。”

燕无欢:“这些我都想到了,若万一走漏了风声,成天乐于十万大山中遇刺的消息传了出去。武陵乡必然受到万变宗的猜忌,甚至可能与万变宗反目成仇。而世间绝大多数修士,更是不清楚武陵乡的存在,他们乍闻此事、得知有那样一伙行事隐秘诡异之妖修,第一反应也必然是心生疑忌。

而师尊您一定不能有嫌疑,这就立刻离开,与两位太上长老及大有宗众妖汇合,公然出现在各派修士眼前。成天乐不是还要在武陵乡里呆两天嘛,那么在他遇袭身亡的时候,您早已身处远方,而且大有宗的一众高手也都在您身边。至于我虽没有出现,但人人皆以为我去雪山碧玉湖提前做布置了,您也不需要解释什么。

届时天下皆知大有宗的头等大事就是迎接神器惊门现世,您怎么还有空去操心另外的事呢?更不可能去杀成天乐!若武陵乡受到人们的非议和猜忌,师尊还可以卖个人情,向众人如实解释在武陵乡的经历,成天乐怎样受到武陵乡的礼遇并成为客卿长老,为他们辩解清白,武陵乡也会感激您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