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81章、彼送温玉髓,恰添神丹效

好人做到底,成天乐会尽力促成这桩缘法的,但需要询问云端午以及史天一的意见,不能由他擅自做主,所以在将云端午介绍给史天一之前,他并没有提这件事。

成天乐在武陵乡又多留了两天,商谈好诸般事务这才告辞,临行前云冲漠送给他一个木匣道:“成总,您那三枚陆吾神仑丹的拜山礼实在太重了。长老会一致商议决定,先赐予端午一枚,就让他带在身边,等到了万变宗由成总您亲自指点他服用。至于这枚温心寒玉髓,是武陵乡的回礼。”

成天乐有些哭笑不得道:“这温玉髓就是刘大有的拜山礼啊,武陵乡怎么送给我了?”

云冲漠笑道:“拜山礼既已收下,那它就是武陵乡之物,如何处置当然是武陵乡说了算。物总要尽其用,众长老考虑再三,只有这枚温玉髓是最适合送给成总的回礼,对您非常有用。”

成天乐反问道:“那天听大长老介绍过,此物是九转紫金丹中的一味灵药。而刘大有也问过,东方长老介绍了这天材地宝其他的用处。可是我听大长老的话好像另有所指,否则我实在想不通——为何这温玉髓最适合送给万变宗?”

云冲漠:“当然有原因,这就是您的缘法。”这番话中带着悄然的神念,解释了万变宗可以拿温玉髓去干什么?竟然是——炼制陆吾神仑丹!

东方静雪曾告诉刘大有温玉髓除了炼制九转紫金丹之外的妙用:以之为炼器辅材,可助心火纯正达淬炼之极,成器时物性妙用能尽数显现;以之为炼药辅材,可助炉火纯正达凝炼之极,成丹时药性妙用能浑然相合;以之为静室布阵中枢,定坐阵中修行,可助神气运转火候合度。

但东方静雪并没有以神念详解各种具体的炼化应用之法,而在武陵乡秘传的《饵药丹典》中,专门提到了温玉髓的一种用法。它在其他很多种灵丹妙药中都可以当药引,不仅能用于炼制九转紫金丹。武陵乡秘传的《饵药丹典》中其实也提到了陆吾神仑丹,虽没有具体的丹方与炼制之法,却详细记载了其灵效。

水清灵长老对此是最有研究的,据她推断,温玉髓也可以用在陆吾神仑丹中,以某种特殊的炼药手法辅助成丹,会增强那炉陆吾神仑丹的灵效,并使服用后吸收转化的效果达到最佳。这样炼制出来的陆吾神仑丹,所用的灵药就不是十八味而是十九味了,落雷金和温玉髓同时为药引。

修行饵药的丹方可不是能轻易改动的,加一味药、少一味药都大有讲究,那是前辈高人根据药性配合与凝炼之法,经过无数的试验总结出的心血结晶。就算是普通的中药方,也要讲究君臣配伍不可随意添删,有些药物虽可以替代,但必须熟知与精通各种药性,成方后的药力也会有微妙的改变,更何况具有仙家修行灵效的神丹?

陆吾神仑丹是上古时昆仑仙境中山神陆吾所传,不按原方依法炼制根本就成不了丹,若是擅自添加灵药,甚至可能毁了这一炉丹药。所以云冲漠所述温玉髓的用处是一种秘传,他不明确的说出来,成天乐是绝不敢乱试的。万变宗可没那么雄厚的资本,能拿那么多灵药和温玉髓去尝试新的灵效。

水清灵长老其实也不清楚陆吾神仑丹的丹方,但她根据温玉髓的特性提出的辅助炼药之法在理论上是可行的。而成天乐真要这么试的话无疑也要冒风险,因为没人这么做过。可无论成功与否,他手中的温玉髓只有这么一枚,也只有拿一炉丹药做试验的机会。要么一炉陆吾神仑丹全毁,要么炼出一炉不同的神仑丹来,不仅灵效最强,能最大程度的被化转吸收,甚至有洗炼神髓之妙。

成天乐想了想感觉值得一试,其实他手里攒的灵药很多,寒针翠、玉龙烟都足够炼制百枚之用,猴儿果、赤炎果也并非珍贵难得,至于其他灵药则是别的门派提供的,只有生元杏有点麻烦,目前只知正一门、忘情宫以及昆仑仙境中的妙法群山才有出产。而最难采集的落雷金,他上次搜刮了上千枚之多,虽然已经用了不少,但还有八百余枚呢。

所以用一炉陆吾神仑丹的代价作这个尝试,成天乐还能挥霍得起,他很高兴的称谢接下温玉髓,与云端午一起拜别武陵乡众妖,各自祭出凤凰毛化为玄鸟飞天而去。成天乐是走进来的,而离去时他已经能飞了,并非因为突破换骨劫的考验,而是武陵乡之行所得之大福缘。

……

话说两头,刘大有当日祭出飞天蛟车离开武陵乡,随即急冲高空敛去光华不见,除非在近处展开神识扫过,否则发现不了他的存在。刘大有很小心,他在高空避开了有云层聚集的地方,飞向万里无云之处,假如有人追踪的话也非常容易被他发现。

刘大有兜了一个圈子,飞到十万大山边缘,又往回飞落在崇山峻岭之中,敛去行迹穿行谷壑,于第二日凌晨在一个山谷里见到了燕无欢。燕无欢也是刚到不久,他是展翅疾飞赶到最近的机场乘坐最近的航班,又隐匿踪迹赶到这里与刘大有见面。

时间距刘大有给燕无欢打电话过去了一天两夜,以现代发达的交通与通讯条件已经足够做出很多布置了。燕无欢还带来了一批手下,那些人却并没有进入十万大山,而是在附近的一个县城汇合待命,自己只身飞入十万大山来见宗主。

燕无欢看见刘大有便上前行礼道:“师尊,按您的吩咐,我已经做好了布置,大有宗精锐尽出,有两位供奉长老压阵,已经动身赶往喜马拉雅山。那个地方我们熟、知道该怎样准备。时节已到秋季,盆地里每晚的暴风雪会越来越猛烈,进入盆地的道路环境之恶劣也非常人所能想象!如果不知状况贸然前去的话,别说找什么神器了,能活着回来就算走运。”

刘大有冷笑道:“可以想象有很多人听到消息必定蜂拥而至,世上总有那些不知死活之辈。”

燕无欢:“万没想到神器惊门竟要在那个地方现世!而师尊您在几百年前的一张丹方上见到了碧玉湖的记载,知晓落雷金出产在那里,早已经去过,看来真的是冥冥中有缘。但我现在却有些担忧,就算师尊能够得到神器惊门,可是怎样才能保住它呢?在您未及祭炼之前,肯定有无数人窥探,明抢暗偷之举恐将层出不穷。”

惊门之主和得到这件神器的人是两个概念,比如说正一门掌门泽仁曾将雷神剑借给师伯和锋前去雪山碧玉湖救成天乐脱困,但并不是说和锋当时就成了雷神剑之主。雷神剑与题龙山的掌门信物化龙池一样,都是带有传承烙印的,当世之主就是泽仁。

神器可随形神变化,甚至收入形神中让外人看不见,但做到这一点需有出神入化之能,若有地仙修为,随便拿到一件神器便能融入形神。除此之外就得是神器之主了,比如史天一拥有化龙池,又比如成天乐拥有那幅画。

其实在成天乐回家乡遇到风君子之前,他是无法将那幅画收入形神的,一直只能装在背包里。风君子“借”画一观,再还给成天乐时,却莫名抹去了打造者留下的神魂烙印,成天乐成为了唯一祭炼它之人。因为其独特的修炼经历,在玄牝大成之后就能将画卷融入形神,他不将画卷拿出来展示,别人是看不见的。

所以就算得到了神器惊门,也不是立刻就能成为惊门之主,必须重新祭炼这件神器,成功留下自己的神魂烙印。假如没有大成以上的修为,这根本连想都别想,很多小妖并不清楚这一点,听到神器现世便跑到雪山碧玉湖想碰运气,殊不知就算有天大的运气也要看实力,如果连大成门槛都迈不过去,就不要奢望了。

燕无欢为刘大有考虑问题当然很周到,就算动用整个大有宗的力量帮助刘大有拿到了神器,还要防止其他人的明抢暗夺,让刘大有能安然祭炼神器、成为惊门之主。刘大有沉吟道:“石野联合昆仑修行各大派发出警告,不得行抢夺之举,否则各大派将会追究。这件事你是怎么看的?”

燕无欢:“其实这也是好事,至少昆仑各大派的高手不好公然出手抢夺。若是师尊在担忧大有宗会不会被追究,我们既然已经做好了安排,就绝不会让您亲自出手抢夺。至于昆仑各大派提出的警告,在如此神器的诱惑下,并不能起到多大的效果。

更何况很多山野妖修要么不理会这个警告,要么根本没听说这件事,他们只是得知乔彩凤在众妙飞舟上说出的消息。一旦神器惊门现世,不止被一人察觉,就很难说是谁的缘法了。若场面起了混乱纷争,又如何断定是谁的责任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