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79章、道大象无形,叹人面仍妖

刘大有闻言赶紧谦虚道:“我虽在这方面有些擅长,但毕竟不是一代妖宗啊!而大长老修为如此高超,若收敛神气端坐不动,又如何能察觉原身?我就不献丑了,也很好奇成总能否分辨?大家可不要作弊啊!”

其实刘大有很怀疑,成天乐能否看出端倪,反正他是很难看出来的,干脆就不丢这个脸了。如果成天乐也看不出来,在座有人想让贵客好下台阶,暗中以神念告诉成天乐,那么这番试探就没意思了。云冲漠分明是在考成天乐和他,刘大有办不到,但也不想就此被成天乐比下去。

云冲漠闻言一挥手道:“你们谁也不许告诉成总。……成总,请吧!”

成天乐倒没那么多想法,呵呵一笑道:“不好意思啊,那我就得罪了。”说着话他展开神识扫过云冲漠的形神,将之锁定细察其生机神气,片刻之后便开口道:“大长老修为高超,神气收敛如此之完美,果然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话中不带任何神念,引用了《道德经》中的成语,意思仿佛是说他也看不出来。旁边的孔琦刚刚撇嘴露出一丝嘲笑之色,不料云冲漠却拊掌赞道:“不愧为一代妖宗,眼力果然了得!老夫的原身就是一头大象,居然被成总这么轻易就看穿了。”

众小妖这才明白成总最后那“大象无形”四个字是什么意思,既在夸奖云冲漠修为高超、神气收敛得完美,同时也点破了他的原身。云冲漠的来历就是西双版纳热带丛林中的一头亚洲象。众小妖纷纷鼓掌喝彩,众长老也不住地点头赞叹。

刘大有的神色多少有些不自然,云冲漠来这一出,分明就是要当着武陵乡全体妖修的面,将他和成天乐分出个高下。成天乐能识破云冲漠的原身,未必就比他刘大有更高明,这仅仅是一门小技而已,但在武陵乡众妖眼中,印象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但无论刘大有怎么想,因为这么个打趣的小插曲,“送行茶话会”的气氛一时前所未有的热烈。众小妖也七嘴八舌地开口,议论起妖物原身以及化形经历来,他们说话的风格是五花八门甚至是匪夷所思,突然有一人问道:“成总,您见过长得像孔琦这么俊的妖修吗?”

孔琦长得确实非常俊,俊中带俏、秀美异常,假如他是个女人的话,简直可以颠倒众生,孔琦也一直以此为傲。实际上不仅很多女人对他感兴趣,很多男人也曾对他流露过异乎寻常的兴趣,但武陵乡的妖怪们除外。

可能是这里的妖物审美情趣各具特色吧,也可能是对孔琦知根知底,对他平时那副样子不甚欣赏吧。但是以人间标准的审美眼光来看,孔琦这个男人确实俊,俊得几乎有点妖异了,明明已经化为人形,可给人的感觉仍旧很“妖”。

成天乐第一眼见到孔琦就很惊讶,世上不仅有像他那么俊俏的妖修,而且形容极其神似另一名女妖怪。假如没人问起,成天乐也不会刻意提这茬,而此刻便很自然地答道:“有啊,当然有!不仅我见过,刘宗主也见过,与孔琦道友长得极其神似,她还和刘宗主很熟呢,是一名女妖修。”

“什么?女妖!居然和孔琦长得一样?难怪我一直看孔琦觉得像女人,原来还真有和他长得一样的女人!……刘宗主,成总说的是真的吗,你和那女妖怪很熟?她也是孔雀吗?”

屋子里更热闹了,小妖们七嘴八舌纷纷追问。刘大有初见孔琦时也很惊讶,此人怎么长得那么像孔翎?但他也没有提这茬,此刻却被成天乐当众说破了,只得答道:“我大有宗中确实有一位女修叫孔翎,形容极似孔琦道友。我当初也觉得很意外,可能只是巧合吧。”

“巧合?这又不是人间的双胞胎,就算是一窝里出来的妖兽,化为人形的样子也不可能相同啊,这只与寿元、修行、心境有关。……世上还有真有与孔琦一样的妖修啊,怎么是个女的?”

“孔琦这下总算找到道侣了!他这么自恋的人,往后就不用自己照镜子……”

“成总,您认识的那个女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你们是怎么认识的,您和她是什么关系,她和刘总又是什么关系啊?……”

这里很多小妖说话口无遮拦,形容得好听点是直接,往难听点形容就是太尖刻,有人直截了当笑话孔琦太自恋,只能自己找自己当道侣。现在好了,有了和他形容心境极似的女妖,这不是天生的一对吗?

刘大有装聋作哑没答话,成天乐解释道:“其实我与那位孔翎道友也不熟,只是上次万变宗神丹会时,她曾来拜山。”说话间向众人发出一道神念,神念中不仅有孔翎的样子,还有她当初到神丹会上拜山时的情形。但成天乐可没提孔翎被盛龙一屁熏跑的事情,更没提有传闻说孔翎与刘大有双修。

众妖纷纷惊叹道:“果然是一模一样耶!假如突然碰见,恐怕还以为是孔琦男扮女装了,那么娇滴滴勾人的女妖!……他们为什么会长得这么像呢?难道因为都是孔雀出身?不对,一定另有玄妙。”

在座的还真有高人,对妖修的形容心境很有研究,又给大家讲了一个关于孔琦的笑话。想当年孔琦被带回武陵乡、在此地化为人形后,自以为超脱于世间禽兽,为禽兽中的大成就者,第一次出山便往南行,找到了有很多孔雀聚集栖息的地方,效法佛陀讲法,向众孔雀讲的都是他那一套。

他是用天赋神通将孔雀们招来的,也不管那些孔雀能不能听懂,反正是讲了三天三夜,自己过足瘾了,然后看了满山孔雀一眼,感慨它们还没有超脱禽兽之属,心满意足的叹息着离去。

原来还有这么一段故事,成天乐也觉得很有趣。于是有人就推测了,当时被孔琦招来的满山孔雀中,可能有一只雌雀已开启灵智,后来化形成妖跑到人世间,便是当今的孔翎。这是最顺理成章的解释,众妖纷纷表示赞同,嘻嘻哈哈笑成一片。

大家都在笑,成天乐很自然的也笑了,但眼角的余光却注意到孔琦的脸色几乎都黑了,这才收起了笑容。他能感觉到孔琦此时心中的愤怒与怨毒,同时也惊讶于其人为何会有这样怨毒的恨意,但转念之间也就明白了,心中暗叹——这回可真是彻底把这个人得罪了。

成天乐脑袋里一直缺根筋,遇事不爱多琢磨,就算他已堪破脱胎换骨的心境,心性仍然如此,并不会自寻烦恼想太多。他不会刻意提孔翎,但有人问到了,也就很自然的回答,那些也都是大实话,想当初各派修士以及后来的大有宗众妖也都是认识孔翎的,今天这话题也不是他挑起来的。

但是听在孔琦耳中,却完全是不一样的感受,认为成天乐当众这么说就是在羞辱他、打他的脸,却让他无法反驳。这一定是成天乐对昨天长老会讨论时他出言无礼的报复,将他比做那么一个卖弄风骚的女妖,是可忍孰不可忍!

可是当着众人的面,成天乐发出了那样的神念,偏偏让孔琦又发作不了。成天乐只是描述了一个事实、没有多做半句评价,而这些小妖们的议论,孔琦一张嘴根本反驳不过来,所以只能坐在那里心中恨意涌起。

想当初孔琦只是因自己的意见不够受重视而有所不满,后来又因刘大有的旁敲侧击而觉得成天乐的不堪,回到武陵乡因出言无礼被长老会呵斥心生怨恨,那么到了此时,他已经将这怨恨彻底转化为仇恨了,心中暗道:只要有一丝机会,非报复成天乐不可。

以成天乐如今的修为心境,当然转念间就明白了,但只有暗叹一声。他已清楚孔琦那莫名其妙的怨恨从何而来,但也不会去多想。孔琦越这样,他就越没必要把他当回事。而热热闹闹的送行茶话会终于结束了,刘大有站起身来告辞。

众长老以及小妖们也纷纷起身向刘大有行礼,刘大有则向众人还礼,说了很多客套以及拜别的话,然后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出了院子,又向站在院外的小妖们拱手告别,走到村口外这才驾起飞天蛟车离去。

刘大有离去之前,孔琦大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刘大有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孔琦希望他去碧玉湖,得到神器成为惊门之主。这在孔琦心中虽不是最优结果但也是次优选择了,总之千万不能让成天乐这种人占了便宜,而且他也想和刘大有一起离开。

刘大有则悄然发送了一道神念,告诉孔琦自己还有另一件事情要忙,很抱歉不能同车而去。但他告诉孔琦怎样去寻找大有宗、联络大有宗中的值守弟子,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打招呼,能帮忙的一定会帮忙的。

他也看出孔琦心中对成天乐的仇恨了,当然会好好利用,但他也不想在武陵乡众妖面前公然与孔琦太接近。何况他要去与燕无欢见面密谋,就更不能带着孔琦同行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