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78章、众求者切切,唯正主姗姗

成天乐听到这个消息当然高兴,但随即又想到了另外的事情,便吩咐訾浩不要再泄露大雪的身份来历,已经知道的万变宗弟子也要暂时对外保密。訾浩立刻就明白了,在电话里问道:“我们还要去一趟喜马拉雅山吗?让大雪当向导是最合适不过的!假如有外人知道他就是那里土生土长的妖修,说不定会打他的主意。”

成天乐:“我当然要去看看,但是不着急,还得在武陵乡多呆两天,然后回一趟万变宗召开一场法会,做好了安排再出发。”

成天乐又布置了另外一些事,让訾浩将所有弟子都尽量召回宗门道场,让盛龙也向淝水知味楼请假,带着刘书君一块儿回来。等他回到苏州召开法会之后,再改派熊向去淝水知味楼值守。成天乐并不想立刻离开武陵乡,法会的时间定在五天之后,然后再商量怎么去碧玉湖。

成天乐对神器惊门将要现世的事情非常感兴趣,无论如何都会去碧玉湖一趟。但他的心情并不像刘大有那么急迫,因为他并不奢望能够得到惊门,最想知道的是最终谁会成为惊门之主,然后他要登门求教,所以去早去晚都一样。

对于成天乐来说,这消息只是一种意外,但还不足以扰动他正常的修行,眼前该做的事情仍然要做好。今天在晚宴上,武陵乡提出了与万变宗的结盟之议,细节还没有商量完呢,当然不能说走就走。商定共同的门规并传书天下是第一步,而且武陵乡显然还要借助万变宗将他们的情况介绍给昆仑修行各派,那就要好好听听对方是什么想法。

此时的成天乐还不清楚,如果他不去的话,神器惊门又如何在喜马拉雅深山中现世呢?

第二天上午,成天乐又受邀在武陵乡政府食堂里用早点,这顿饭其实是一场践别,为来访的大有宗宗主送行。以成天乐的修为,突破真空妙有之境后就可以常年辟谷了,净化形骸吞吐天地灵息,这大半年还从来没像这几天一样吃过这么多顿饭呢。

桌上摆的是各色点心和本地所产的瓜果,长老会众成员也都在座,气氛比较随意。餐厅里有不少张桌子呢,都坐满了至少能装下七、八十号人,所以很多小妖也都跑来凑热闹了。但他们今天多少懂点礼数,没有贴墙根站着围观,屋里坐满了,其他人也都在院中或门外呆着,纷纷议论着云端午长老昨天带回来的消息。

屋里最中间的三张桌子旁,坐着武陵乡的十六位长老以及两位客人成天乐与刘大有。而正中人最少的那张桌旁,还多坐了一个孔琦。

孔琦是后进来的,当时所有的桌子都满了,只有最中间那张桌子还有空。这头孔雀妖径直走到了刘大有身旁坐下,刘大有还很客气的向旁边让了让。

屋外的小妖在议论,屋内也在讨论相同的话题。就听孔琦说道:“本地虽有祖训——当助惊门之主,但祖师也没有说谁会成为惊门之主、谁又能成为惊门之主。假如神器惊门真的现世,还是在可靠的人手中最好,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我建议本乡长老会立刻派人赶往那传说的碧玉湖,最佳的结果,就是自己人拿到。”

武陵乡长老会不待见孔琦,看不惯的只是他这个人的某些言行,但此刻他的话也不能忽视。凌水芝皱眉道:“我昨天就有担忧,假如有心术不正者成为惊门之主,以祖训来要挟武陵乡做一些不光彩的事情,我们又该怎么办?”

不知为何,成天乐总感觉凌水芝说这句话的时候,仿佛有意无意地瞄了一眼刘大有。而云冲漠说道:“其实我隐约能猜到惊门之主是谁,虽然不方便说出来,但心中也都是有点数的。妖王祖师要我们相助此人,因为他们也不能断定此人会于何时何地出现,所以千年前留下了这么一手准备。

但在如今看来仿佛是多此一举了,那位先生应该根本就不需要我们武陵乡相助。我只是很好奇,神器惊门怎么会出现在那样一个地方?至于孔琦所担忧之事,虽然不无道理,但这等天下神器,不是强求就能得到的,这种大福缘玄妙,尚非我等所能堪透。”

刘大有立即追问道:“大长老能猜到那惊门之主是谁吗?”

云冲漠答道:“也仅仅是猜测而已,既不能肯定也不方便明说。但这件神器既然是千年前由两位金仙合力打造、以红尘人烟祭炼千年,又怎会轻易让他人得到?若真有人能得到它,恐怕也是另有机缘,想强求是不可能的。”

这话的含义很明显,既然神器惊门是千年前两位金仙打造的,那么惊门之主就应该是这两位金仙,如今祭炼完成而现世,其他人跑去凑什么热闹呢?十大妖王祖师必然与那两位金仙有特别的交情,而其中又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变故,所以才会留下那样的遗训。

刘大有闻言也皱起了眉头,心里犯嘀咕。有些事情当然不可为,比如号称天下第一神器的雷神剑,就在正一门掌门的头上顶着呢,假如有谁想跑到正一三山去抢雷神剑,那简直是吃错药了。就算正一门的掌门孤身一人在外行走,也没人敢去打这个主意啊。伏击了正一门掌门得到雷神剑又怎么样,那不是得雷神剑而是找死,会死得不能再死!

但若是两位金仙以红尘人烟祭炼千年惊门终将成器,那么自己收回去就是了,何必搞出这么大动静、传出这种消息来呢,其中必有原因。或者那两位金仙早已殒落,或者那就是他们留给世人的福缘,虽不可强夺,但也不代表不可去争取缘法。

刘大有心中的疑问,立刻就被身边的孔琦说出来了:“大长老,话虽如此说,但你也不敢肯定结果。祖师遗训让武陵乡助惊门之主,可没让我们什么都不做、自己人不能成为惊门之主!若就是这样等待观望,绝非上策。”

云冲漠答道:“长老会自有对策,昨夜已经商量好了,遵缘法而处之不必慌乱,既有此变故,那就更应该先把眼下的事情解决好。……今日是给大有宗刘宗主送行,我们就不要再谈论了。刘宗主,感谢您前来拜山问候,也希望将来能长结同道之谊。”

然后食堂中的话题变了,众长老没有再说神器惊门之事,谈的都是宗门结交、礼尚往来之类,显得轻松而愉快,像一场欢送的茶话会。刘大有也对武陵乡及万变宗说了很多祝福之语,用词很有分寸。

也许是为了活跃气氛,云冲漠说道:“成总,您被尊为一代妖宗,据说察辨世间妖修之能独步天下。今日众人相聚有缘,老夫也就凑个趣,您能不能看出我的原身?”

一听这话,满屋子妖怪纷纷附和,还有不少小妖鼓掌起哄。另一张桌旁的公输子迷说道:“我一直都不清楚大长老的原身呢,问都不敢问,没想到大长老今天竟有此雅兴,这是要考成总吗?……成总,您能不能看出来啊?”

此地妖修当初都是被带回来的妖兽,原身为何物彼此知根知底,比如公输子迷是鹿蜀,在武陵乡不是什么秘密。可云冲漠不一样,他于三百年前就化形成妖了,成为大长老也有近百年,这里的小妖绝大多数都不知道他的原身为何。长老会成员倒是清楚的,但也不会说出来。

既然已经化为人形,原身来历便是妖修的一种隐私,像这种事情别人知道了也就知道了,不知道的话也不便刻意去打听追究,本地妖修之间虽不太忌讳这些,但也是有分寸的。所以云冲漠自己不说,小妖们也不敢轻易开口去问大长老,没想到他今天主动问了成天乐。

满屋子妖修,成天乐唯一没看穿原身的就是这位大长老。见众妖起哄,他赶紧说道:“大长老修为已脱胎换骨、无众生族类之别,神气收敛毫无痕迹,我仅凭感应是看不出来的。除非失礼得罪,直接施法及身,或许能够察知一丝端倪。但若是我未见过的珍禽异兽,也一样叫不出来历。”

云冲漠笑道:“若是相遇斗法,哪还谈得上什么失礼不失礼,当然会尽展手段。欲料敌先机,查明原身来历很重要。我既然问成总,成总也就不必在乎什么失礼不失礼了,有什么探查之术尽管使出来。至于我的原身,并非什么珍禽异兽,成总应该认识。……刘总,您的大有宗亦是妖修宗门,您当然也擅于察辨世间妖修,是否也试试啊?”

云冲漠说得没错,和昆仑各派修士相比,刘大有更熟悉世间妖物,他其实也非常擅于分辨妖修的特征,否则当初他怎么能找到那么多妖怪呢?但他的心思起初都在山野中寻找妖兽,后来又有大批现成的妖修可以挑肥拣瘦,便没在这方面下过特别的功夫,所以远无法与成天乐相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