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76章、一卷洞天器,尽收十万妖

当年的妖王祖师们留下了那么一句话,武陵寨、武陵乡历代长老会口口相传。成天乐尽管得到了妖王殿中的神印灵引,却不清楚这件事。历代长老会也只知道惊门是一件神器,却不清楚它是怎样一件神器?十大妖王祖师只有一句解释:惊门可以把整个武陵乡的妖怪全都收进去。

这可能会导致一种误会,假如世上另有人打造了一件神器,也起了个名字就叫惊门,那么武陵乡长老会该怎么办,是不是就要依照祖训相助此神器之主呢?事情当然不能这么简单,这件神器必须是在妖王祖师留话之前就已经开始打造了、并非后来才有之物,而且什么样的神器能把整个武陵乡的妖怪都收进去呢?

所以长老会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就明白将要现世的神器便是祖训中提到的惊门。千年之前由两位金仙合力打造,以千年红尘人烟祭炼成器,内含洞天世界可凿建穿行世间的门户,当然也可以把整个武陵乡的妖怪都收进去了。

刘大有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追问道:“当助惊门之主,这又是什么意思?”

云冲漠答道:“就是这么一句话而已,祖师并没有更多解释,但我想不会是让我们做什么伤天害理、祸乱人间的举动,只是尽武陵乡的力量去帮助那位惊门之主。”

刘大有已经完全动心了,他不可能不动心!此番来到武陵乡提出天下妖修结盟之议,本来就是想联合这一股世间最强大的妖修力量为己所用。假如能成功的话,他就不必在乎成天乐以及万变宗了。但刘大有没想到成天乐也知道这个地方,不仅提前来到了这里,还当着他的面与武陵乡建立了另一种同盟关系。

可突然发生的新情况使刘大有顿生峰回路转之叹,假如他能成为神器惊门之主,那么武陵乡众妖尊祖训,就会尽全力相助他,那还何必谈什么结盟不结盟?如果他和成天乐之间起什么冲突,武陵乡必然不会再帮成天乐,而他与成天乐之间迟早是要见分晓的。

刘大有已经做了决定,他要立刻离开武陵乡通知大有宗,尽一切可能做好最周全的布置,将神器惊门弄到手。刘大有虽与成天乐有不同的想法,但两人有一点震撼是相同的,那就是乔彩凤所宣布的神器惊门将出现的地点,是在喜马拉雅山深处。

那是两片被雪域高原环绕的、与世隔绝的盆地,盆地一大一小呈葫芦形,中间有一道峡谷相连,大的盆地方圆有百里之广,中央有一座大湖叫碧玉湖。其实千年之前那里是莲华生大士凿建的佛家须弥道场,后在相斗中被损毁。如今只留下遗迹,而碧玉湖最早就是那片道场的名字。

如今那里千年无人烟,就是连绵雪山中的一片绿洲,不为世人知晓。

那个地方刘大有太熟了!他可能是五百年来第一个涉足的人,就是采取落雷金之处啊!他还顺手收服了一群妖兽,命令那些妖兽看守峡谷。后来成天乐也去了,请援手斩杀了那群妖兽,也采取落雷金炼成了陆吾神仑丹。

假如神器惊门将出现在别的地方,刘大有可能还不会有这么强烈的念头,但是将于喜马拉雅深山的碧玉湖现世,刘大有当然感觉自己冥冥中就与此物有缘。而他同时又想到了成天乐,心里清楚成天乐同样去过那片不为人知的高原盆地,心中又隐约有一种不安。

这一次,刘大有一定要抢占先机。当世之人中,就是他最早到达那个地方的,而不是成天乐,神器惊门将在那里现世,就是一种暗示与召唤,他如何能不动心?

别说刘大有,就连成天乐也是心惊不已啊,惊门怎么会出现在那个地方,乔彩凤又是怎么知道那个地方的?但无论如何,成天乐也认为这是一种缘法,他当然会去看看的,但事先也得做一番准备。

成天乐并不奢望能得到神器惊门,可他非常希望知道惊门现世之后是被谁得到了?如果是那样,他一定会登门请教其妙用,无论花多么大的代价也会提出请求——借神器一观,研究体验其中的玄妙尤其是祭炼之法,为了他的画卷世界尤其是画卷中的小韶。

当然了,若有缘法能成为惊门之主,成天乐也不会不乐意,只是不去勉强设想而已,他也清楚这是强求不得的事。

成天乐与刘大有各怀心思,晚宴上的众长老也是纷纷议论,这顿晚宴的气氛和主题完全变了,武陵乡众长老在商讨如何应对这件事?意见分歧并不大,既然有此祖训,说明妖王祖师在千年之前早就想到了如今的状况,那按祖训办就可以了,保持观望状态,看看谁将成为惊门之主?

众长老还没有忘记此次晚宴的主题,热闹议论一番,水清灵又端杯道:“二位宗主,真不好意思,今天是待客的晚宴,因意外之事打扰,冷落了贵宾有失礼数,在此致歉!”

刘大有笑道:“这么大的事情,刘某也震撼异常。先是有缘结交贵乡众妖修同道,然后又在此与众位一起听闻神器惊门即将现世,更得知武陵乡有那样的祖训流传,这就是我等妙不可言的缘法啊。我想武陵乡众长老随后可能有事要忙了,我也就不便多打扰,晚宴后便告辞离开。”

云冲漠则劝道:“晚宴后就走?刘宗主不必这么着急吧!夜色已深,何必在这十万大山中星夜赶路呢?这样也显得我武陵乡待客不够周到。刘宗主既然事务繁忙,武陵乡倒也不敢久留耽误,不如明天白天再走,也好让众乡民为刘宗主送行。”

刘大有一听这话倒也没坚持,假如连夜离开的话失礼的不是武陵乡而是他,都没有来得及和其他的小妖们打声招呼,未免引人不满和议论。而且另一方面,也显得他太心急了,谁都能看出他的目的来。想得惊门还需要从容布置,调集人手也需要时间,干脆就明天白天再离开吧。

这天晚宴之后,分别请刘大有与成天乐这两位客人各回住处,而武陵乡众长老则进了妖王秘境,也不知继续在商量什么。成天乐住的是云端午的院子,而云端午回来后仍旧把院子让给成总住,自己则住在妖王秘境的静室中,倒也两不相扰。

夜深人静的时候,刘大有用手机上网了,却没有动客舍中早已准备好的电脑,他联系上了大有宗总管燕无欢。虽然手机传输的信号也有可能被武陵乡所截获,假如这里的人真有黑客手段的话,但他与燕无欢之间自有一套独特的联系方式,宛如密语暗号,其他人是不懂的。

燕无欢立即报告刘大有神器惊门即将现世的传闻,刘大有表示自己已经听说了,而且惊门之主将得到武陵乡的全力相助。燕无欢又告诉了刘大有一件事,最近有一名刚化形不久的妖修找到了大有宗,竟然就是喜马拉雅深山中那头叫维维的雪人王。

刘大有闻言是大喜过望,心中暗道真是天助我也!他虽然去过碧玉湖洞天,但论对那片高原盆地的了解,谁能比得上在那里土生土长、化形成妖的雪山巨猿呢?那片盆地有百里方圆啊,也就是说有近两千平方公里的广大区域,想找一件东西实在是太难了。而他刘大有与其他人相比已有了最大的优势——拥有了最好的向导!

刘大有本都快把那头妖兽给忘了,但今天在晚宴上他又想起了当初那批妖兽,如今只剩下了一头雪人维维,已经动了念头将维维找来当向导,而维维化形成妖找到大有宗则是一个意外的惊喜。刘大有又吩咐燕无欢,要对维维的身份来历绝对保密,哪怕是在大有宗内部,也不要对任何人提起。

维维这位妖修,身份对刘大有来说其实很敏感,因为他第一次去碧玉湖采取落雷金时就见到了维维,当时他还是刘漾河的样子。而维维也认识燕无欢,知道燕无欢和他是什么关系。也就是说在当今世上,知道刘大有当年的形容者,除了燕无欢、王天方、孔翎之外,只有这头雪人了。

假如换一种情况,大有宗非常有可能就杀妖灭口了,但如今这头雪人妖却非常有用,所以一定要留在大有宗中。维维虽然见过刘大有原先的样子,但也只听燕无欢叫他师尊或者刘总,并不清楚那时他的名字叫刘漾河,所以还可以掩饰过去。刘大有要燕无欢让维维立下心魔之誓,永远不说出刘总当年的相貌、不说出自己当年的来历,外人也就不会知晓这段隐情。

刘大有又布置了很多事情,让燕无欢赶紧落实准备,他志在那件神器惊门。燕无欢将调动宗门人手,并表示立刻赶来与刘大有汇合,两人还谈到了在武陵乡遇到成天乐的事。武陵乡拒绝了刘大有的提议而与万变宗结盟,本是心腹大患,而神器惊门的出现则是解开这一死结的转机,大有宗一定要把握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