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72章、此生非孤存,互随善结之

刘大有所说的那种“联盟”,其实就是一个广义的大型宗门、企图包罗世间妖修于门下。联结其他妖修宗门一体进退,这其实是没有必要的甚至是危险的。各宗门因机缘而成、各有传承,修行的最终目的是超脱自在。

大有宗代表不了天下妖修,武陵乡也代表不了。如果妖修之间有类似的同盟,那也是定下共守之规、大家立誓维护,而不是划出族类成立一个这样的组织,将世间妖修都裹挟到自己的阵营里。

大有宗对妖修的指点,与昆仑修行各派并无本质的区别,昆仑各派历代也收妖修弟子入门,而大有宗只是出于某种目的专收妖修而已。如果说真正有传承特色的应该是武陵乡和万变宗,武陵乡带回尚未化形之懵懂妖兽指点成人;而万变宗则有妖修正传法诀,指引万变之妖于世间立足修行。

东方静雪最后说道:“其实在我看来,武陵乡对待大有宗的态度,与对待昆仑修行各派的态度不应有什么本质的区别。若谈结盟之议,这是一个前提,随缘法而已。”

大长老云冲漠清咳一声,终于开始做最后总结性的发言。他此时开口,在座众长老若无异议,便是今日商讨的定论了。只听这位妖王缓缓说道:“大有宗的刘宗主,此来拜山的结盟提议,实际上是提出了一个新问题。我们不论其人如何说,应看他的目的何在。

号召天下妖修成立共同攻守进退之联盟,需要向谁发出呼吁?世人并不知我等妖修的身份,清楚大家之存在者,要么是世上其他的妖修,要么是昆仑各派修士。这实际上不是在向世人发出号召,而面对的是各种出身的修士,呼唤其中特定的某一种人,从昆仑修行界单列出来与其他的修士加以分别。

此非我之所求,更非武陵乡历代传承指引之所求。但刘大有某些方面说得也对,大量妖修涌入世间,武陵乡也将逐渐浮出水面,我们也必须表达某种态度,让各派修士了解武陵乡是怎样一种存在,毕竟他们中绝大多数人从未听说过这里。但我们需要表明的态度,却与大有宗的想法无关。

正如东方长老方才所说,武陵乡的存在千年以来并非绝对的隐秘,还是有很多大派高人与妖修同道是知道的,但从来没有人对付过我们,也没人来找过我们的麻烦。那我们向昆仑修行界显露存在的时候,又何必自划界线树立一个假想敌、先假设我们要对付谁呢?

万变宗的出现很重要,成总的来访对我们而言也很及时,我们要表达自己的态度,最好的方式就是借助成天乐、借助万变宗,将此地的情况介绍给昆仑修行各派。长老会一致通过决议,邀请成天乐为本乡客卿长老,便是这个用意,这样也省了本乡不少麻烦。

作为一支对大部分修士很陌生的古老传承,我们可以与各宗门随缘而结盟,但这种结盟是根据我们自己的需要,而非刘大有那种愿望。……无论如何来者是客,今晚设宴款待两位宗主,不要有失礼之处。宗门之间能否结盟,可以就缘法而论,互不勉强。”

在座众长老皆点头称是,孔琦又问道:“大长老,本乡长老会的意思,是明确拒绝了大有宗天下妖修结盟的倡议吗?……可是我想说,我不赞成长老会的决定!”

舒半卷道:“孔琦道友自可保留看法,我等并不勉强你改变想法。但你并非本乡长老会的成员,长老会做出的决议可以向你解释,但不由你批示。”

孔琦:“武陵乡中还有众多妖修并非长老会成员,他们若也赞同刘大有的提议呢?”

云冲漠不动声色道:“孔琦,你是不是想号召他们赞同?其实刘大有昨日到今日正在做这件事,你也可以尽管去试试。但我觉得你更应该先想想自己,在座的长老为何会成为武陵乡的长老会成员,你又为何不是?

若真选择妖修宗门结盟,在刘大有与成天乐之间,其实我们已经选择了成天乐,并非是因为成天乐先来。我们有借用成天乐其人与万变宗的地方,这是前提。结盟之宗门当然也可以不止一家,我们一样可以再选择刘大有,但是却没有,因为他的提议与我们的传承不符。

以武陵乡的传承渊源,其实在昆仑修行界早有盟友,别忘了我们的祖师是谁!武陵乡与正一门在千年之前就已结盟,虽然千年以来并未打过交道,但修行之渊源如此。武陵乡传承浮现,若谈攀附势力还能轮得到他大有宗吗?我们若有麻烦的话,正一门会首先相助的;但若武陵乡自行作乱,正一门也会首先惩处的。

选择成天乐及万变宗,是因为当今特殊的形势,能更好的实现我们的目的,甚至比正一门更合适。由万变宗这样一个妖修传承宗门,向昆仑修行各派介绍武陵乡的存在、是怎样一支传承,能够说得最清楚,也最有说服力。

你曾对成总说,妖修应成为世间各界引领潮流之精英翘楚。那么你身为妖修,在妖修之间、这小小的武陵乡里,为何连长老都做不成呢?这可不是我们不让你做!修行与世间俗务虽有牵连,但也有区别。其实你想说什么、做什么,是你自己的意愿,但要考虑清楚那是怎样一条道路。

你若支持刘大有的提议便自去支持,想号召也自去号召,其实你还可以做得更多,比如开宗立派自成一家,向世间发出这种呼吁,成为另一个刘大有。当然了,你会自以为比刘大有更高明的,除了修为不如他之外。

只要你没有违反在武陵乡立下的誓约、不对外泄露不该泄露的秘传,武陵乡便不会管你。我们千年以来皆是如此,这种态度不仅仅是针对你一个人;但假如你有违反散行戒之举,世间修士包括武陵乡众长老碰到了一样会出手对付你,也没有例外。

我清楚你在世间走过很多地方,学了很多东西,有很多值得称道之处。但你也沾染了一种心性,可能自己尚不清楚。比如有人认为自己所走的道路或所持的信仰是高贵的,这没有问题;但若因此觉得自己也变得高贵了,虽然可笑但也与他人无关;可是更进一步,觉得他人必须认同这种高贵与优越,也得跟从这条道路、服从这种信仰,那就是流毒了。”

武陵乡的长老会议就这样结束了,云冲漠大长老最后的定论非常明确。武陵乡有着与正一门那样的传承渊源,假如出现在昆仑修行界,不怕谁来捣乱或者找麻烦,只要他们自己不做出祸及世间的举动、不无故树敌。目前所要做的就是表明态度,让大家了解武陵乡是怎样一种传承,与昆仑修行各派又以怎样一种关系相处,可借成天乐之手去完成。

云冲漠毫不讳言武陵乡在借用成天乐,或者干脆直说是在利用成天乐。成天乐就在妖王秘境中,假如他站在画屏后施法,也能听见这番话,但云冲漠并未隐瞒。人与人之间本就会发生各种各样的互动关系,随缘善用而已,成天乐也没什么不乐意的。

但成天乐并没有旁听,整个上午他仍在定坐之中。孔琦离开会议室之后,心中那种怨意才逐渐释放开来,刚才在会议室里面,大长老在座、又没有刘大有撑场子,他这只孔雀妖无形中的气势就弱了,甚至没法再做出那么高傲的样子。

等走回村子里,孔琦才再度“活”了过来。众妖都知道长老会今天闭门商议,很想问问过程与结果,孔琦一改常态,主动向众妖诉说、发表各种观点议论,并提出呼吁号召。但更多的小妖是不太理会孔琦的,他们跑去问公输子迷。公输子迷也主动介绍了长老会议的经过及结果、谁都说了哪些话云云。

诸位长老当然也碰到了不少妖修询问,那就更简单了,直接发过去一道神念就行。可是各人理解的角度不同,说出来的话引申的含义也不同,所以长老会事先会要公输子迷去列席旁听,而公输子迷从头到尾是一言未发。

这天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成天乐才在元神世界中收起了那展开的神印灵引,他并没有立即出定,而是调息涵养保持一种神气凝炼的状态,就像大梦初醒后又有小睡恍惚,这才睁开眼睛起身走出静室。

虽然从任何一个方向都可以走出妖王秘境的结界,但他还是从来路的门户出去的,面对的就是这几天所住的那栋小楼的后院门。有两个人正站在门外,还是东方静雪与公输子迷。

成天乐在秘境中就能看见外面的人,出了门户立即拱手行礼道:“东方长老、公输道友,你们二位是在等我吗?真不好意思,劳你们久候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