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70章、既修人入世,自视何非人

刘大有解释道:“程长老切莫误会,就因为群鱼初入江湖,才更应于江湖中互助,以面对险恶风波。并非使他们割裂于世人,而他们的出身确实与世人不同。若结成联盟共同进退,对内可惩治妖修作乱为祸,防患于未然;对外可护佑妖修之权益,谋更大福祉,此乃有益无害、一举多得之事。”

金龙碧长老开口道:“群鱼初入江湖?刘宗主说的是最近从昆仑仙境来的众妖修吧,而非我武陵乡的妖修。其实那批妖修同道也不能算初入江湖了,他们早在江湖之中,已凝炼妖丹化为人形,否则如何知道走出蛮荒登入那众妙飞舟?

只是他们生活在昆仑仙境中,所接触的也都是各派修士,没有见识过红尘中的凡人市井。初来人间对世事懵懂,不小心确实可能生出事端,昆仑修行各派头疼的都是这件事,也都在行规劝指引之举。其中出力最大的是万变宗,大有宗也在为此尽力,我等皆有耳闻。

但妖修并非一种职业,只是其出身而已,比如在座诸位长老,原身皆不相同。蛇与鼠能同座而安,已非族类之行,而是以人相处。对于昆仑仙境来的那些妖修同道,他们其实也一样,人烟中并无一个族类叫做妖,只有一种修士叫做妖修。

听刘宗主之意,是要成立一个类似工会之类的权益组织,制定章程吸收成员,对外形成攻守联盟、协调一致行动。请问刘宗主,您欲推广的这个联盟,是否向天下妖修颁布号令?”

刘大有沉吟道:“说号令天下妖修并不恰当,但作为一个联盟,若无共同进退之规,那只是徒具其表,又与一盘散沙何异?”

成天乐在妖王秘境画屏后听着,心中暗道就算刘大有说得天花乱坠,恐怕也是白费口舌,因为他并不完全了解此地的秘传。此乡长老皆得到了妖王祖师的大成指引,也就是说他们都在那三记钟声中立下了誓言——

第一,不得利用此地妖物传承指引,诱惑驱使天下妖修效命、只谋一己之私欲。第二,亦不得借此地传承指引聚集妖修呼啸山林与人烟、行欺凌众生之事。而且此地向来不理会世间那些已化为人形的妖物,只指点那些尚未化形的懵懂妖兽。

会议室中的卢霜长老开口道:“刘宗主,进门之前我已向您介绍了本乡的状况。我等并不理会那已入红尘化形为人的妖修,只专门指引懵懂未化形之妖兽,能做好这件事就已经相当不易了,而武陵乡已传承千年。……说句并非自吹的话,这是你大有宗目前做不到的、也是不太愿意专门去做的。”

这话有点挤兑人的意思了,刘大有赶紧又解释道:“卢长老之言千真万确,武陵乡千年之举,我大有宗包括万变宗都望尘莫及,心中感佩万分。所以我动天下妖修结盟之念,才会万里迢迢特来拜山。各宗门皆有所长,联盟内亦可以各有分工啊。”

凌水芝:“武陵乡所行之事,乃妖王祖师遗训,也是千年来本地生息之道。至于我们该做什么,不由谁来分派。”

刘大有:“凌长老又误会了,非是谁能分派武陵乡同道做何事。而是武陵乡为天下妖盟主事,我大有宗愿联络世间妖修同道共为驱驰。”

卢霜又摇头道:“刚才说过了,已化为人形混迹红尘的妖修,武陵乡并不理会。假如有妖物在世间作乱,碰到了也就出手铲除之。其实这样的事情,自古以来昆仑修行各派做的最多,我们主要是指点附近一带的妖兽学会如何为人。”

车轱辘话又说回来了,在座的除了刘大有不知此地长老皆曾立下的誓言,还有一位孔琦也是不清楚的,他尚未修行大成,也没人告诉他。孔琦终于忍不住又开口道:“诸位长老,武陵乡已墨守成规太久,早就应该求新求变、顺应时代潮流。我认为刘宗主的提议非常不错,天下妖修本就应自成联盟,为世间诸事垂范。”

凌水芝皱眉道:“世间诸事垂范?可别忘了懵懂妖兽是跟谁学的,那便是人间文明传承,你要用什么去垂之以范啊?”

孔琦:“学之于人,施之于人。”

凌水芝:“那何必分别于人呢?既化为人形入红尘修行,又何必自视非人或高人一等?你要清楚,昆仑各派人间修士亦有神通法力,实力远强于世间妖修,那是他们生而为人之福泽。……刘宗主,您非妖修而是人间修士,对此又怎么看呢?”

刘大有:“孔琦道友身为妖修,知自尊自重,当然是优点;但我们也不能刻意强调于此,我身为一介江湖散修,也知自尊自重。在我看来,各派修士并不比妖修同道更高一等,而妖修入世也确实需要指引,结盟相助也是互益之举。”

他也看见了在座众长老对孔琦是什么态度,在这种场合孔琦就类似于传说中的“猪队友”了,所以他可不能顺着孔琦的意思说,更不能得罪武陵乡这些真正做主的长老。但孔琦这个人,他也不想得罪,还有很大用处呢,因为他已经看出了孔琦对成天乐的怨念,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嘛。

这时东方长老道:“刘宗主的想法可能有些道理,但论懵懂妖兽,他们尚在山野,我等能否为世间禽兽虫鱼定盟?若论进入红尘之妖,则潜匿人烟,我们能否为无关人等定盟?

所以就事论事,今日所能议者只是武陵乡与大有宗能否定盟?然后推而广之,再与各妖修宗门定盟。刘宗主的意思就是这般,我已经听得很清楚。今日大长老不在,明日武陵乡长老会将于内部协商。

该如何应对如今之时局,是武陵乡之事,该如何与大有宗相处则是我们双方的事。明日晚间本乡将设宴款待刘宗主及万变宗成总,届时会给一个明确的答复。刘宗主是贵客,万里迢迢而来便与我们谈了这么久,请暂且到客馆休息,本乡也会派人陪同您于四处参观一番。”

东方静雪很客气的宣布“散会”了,她的意思很明确,武陵乡不可能与刘大有定什么天下妖修之盟,要结盟也是他们两家结盟,有了这个前提才能谈其余。武陵乡长老会将在内部磋商,才能做出决定。先给刘大有安排个院子休息,然后再派人陪他参观,这才像招待客人的样子嘛。

孔琦说道:“东方长老,明日磋商此事,我是否可以参加?”

站在秘境画屏后的云冲漠,突然向会议室内的众长老发出了一道神念,表示孔琦要参加长老会讨论就让他参加。东方静雪则点头道:“你愿意来,那就来吧!”

成天乐亦以神念问云冲漠道:“长老会内部商议,为何同意孔琦参加?”

云冲漠呵呵一笑:“他若不参加,还有什么好商议的?”

成天乐随即反应过来,武陵乡长老会根本不会与大有宗之间结成那样的联盟,假如不找一个“反对派”参加,那讨论商议的过程都没有了。特意找一个人来提出反对意见,也好向众妖解释,长老会为什么会否决那些提议?

云冲漠又说道:“成总已是武陵乡的客卿长老,既然长老会要商量,也邀请您列席、尽管说出看法。”

成天乐摇了摇头道:“我才来到贵乡几天,又如何干涉这里的事情?其实我的建议与看法,大长老自然是明白的,这次的长老会议,我就不掺和了。”刘大有已经去万变宗找过成天乐,而成天乐未支持他的提议、万变宗也没有与大有宗定盟,成天乐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不需要再多说什么。

云冲漠点了点头道:“成总初得妖王祖师传承指引,正需闭关静悟,留在这妖王秘境自寻一间静室吧,我就不多打扰了。明日晚间,武陵乡将设宴招待贵客,成总别忘了来喝酒就成!……刘大有是孔琦带来的,他是武陵乡的客人,而成总也是武陵乡的贵客。孔琦参加明日议事,成总自己不参加,是否推荐一名非长老会的本地妖修也列席呢?”

云冲漠要成天乐推荐一位妖修列席明天上午的长老会议,成天乐随即也明白了。长老会需要一个见证人把话传到外面,而并非都是众长老或者孔琦所说的话。成天乐想了想道:“我在此地只与公输子迷比较熟。孔琦将刘大有带到武陵乡,要求参加长老会商谈;那么公输子迷也陪我逛了一整天,就让他列席此次商谈吧。”

云冲漠离开了妖王秘境,成天乐独自留下。从这天晚间到第二天上午,刘大有也没闲着,在村子里四处漫步与人打招呼,有不少很好奇的小妖凑过来与他搭话,他都很有耐心地与之相谈,谈的内容无非是此次拜山的目的、天下妖修该结成怎样的联盟等等。

这里的妖修有的化形未久尚且懵懂、有的已在世间生活多年,如果对世事理解的水平就像做算术题一样,那么从幼儿园到博士都有。刘大有想把自己的意思对他们都说清楚可不容易,众妖问的问题是五花八门。

有小妖问道:“共同进退的攻守联盟?是不是我在外面跟人打架,大家都会过来帮忙啊?”

刘大有解释道:“话可不能这么说,要看你打的架有没有道理。如果有别人无故欺负你了,联盟会为你主持公道。”

又有小妖道:“我们都有神通法力,普通人谁能欺负得了?只有我们欺负别人!但乱来可是违反散行戒的。……能欺负我们的只有昆仑各派修士了,若是捉妖师找我们的麻烦,联盟也会出头?”

刘大有解释道:“那要看是什么样的麻烦,做的有没有道理了。”

“那我们互相打架呢?”

刘大有:“那就问明是非,谁对谁不对。”

“那我们打着玩呢?”

刘大有额头冒汗了:“打着玩,不出事就好。”

终于有明白人问道:“万变宗立门规,各派修士不得因妖修身份胁迫其人,遇事只论行止,就是解决类似争端的。昆仑修行各派皆已认可,刘总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刘大有:“天下妖修自己有一个组织当然更好了,主持公道不能指望别人。”

“主持公道,就在公道本身。万变宗也是妖修宗门啊,怎么被刘宗主划出去了?人家就是立门规自己做事,做的对世间修士自有响应。……刘宗主您也是人啊,又不是我们妖修。我听说给鬼子带路地叫汉奸,您这样做叫不叫人奸啊?”

刘大有尽力绷住了才没有变脸色,尽量解释道:“我自修行之初便与妖修为伍,怜世间妖物无人指点修行,所以才发愿创立大有宗……”

“可是我们有指点啊,武陵乡自有传承。至于传承是怎么回事,我不能告诉您。”

刘大有:“要有放眼世间之胸怀,才能得到放行天下的逍遥。这位道友你是有传承指引了,可天下还有很多妖修在懵懂之中。”

“说的是有点道理,可是也不对啊。就算成立联盟了,世间妖修也照样无人指点啊,难道要把他们一个个都找出来收入联盟吗?”

“我想结道侣,可人家不答理我,联盟也能帮忙吗?我想拜师,可是人家不收我,联盟也能帮忙吗?对了,你大有宗是不是来者不拒,只要是妖怪就能拜入门下?”

刘大有赶紧道:“那倒不是,当然要考验其心性行止,各宗门都是一样的。至于道友所说的私事,联盟倒也不好插手。”

“这样就没意思了!我听来听去,怎么还是觉得就是要打架一起上啊?”

刘大有:“不能说就是打架一起上,而是共同进退团结一致,这样才能拥有更强的力量,做成更多事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