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69章、鱼自放江湖,胡复相聚陆

云冲漠闻言呵呵笑道:“所以成总才是本乡的客卿长老啊!”

成天乐:“大长老给了我一个机会,见识了这画屏之妙,但这样听人之言,我总觉得有些尴尬。”

云冲漠摇了摇头道:“成总不必尴尬,在会议室待客是公开之举,并非什么隐秘之事,就算您不在场,事后也会有人向您转述的,还不如让您自己看个明白。刘大有与孔琦并不知本乡之秘,所以不清楚您在当场,但并不代表他们所说的话就应该有何不同。”

……

会议室中的接待还是与上午同样的流程,三道茶已毕,刘大有起身呈上拜山之礼,用一个木匣装着。东方静雪打开木匣后动容道:“温心寒玉髓?竟是此等珍贵难得的天材地宝,刘宗主真是有心了,多谢!”

在妖王秘境中,成天乐悄悄问云冲漠:“温心寒玉髓是什么?”

云冲漠解释道:“原来成总没听说过此物,它确实非常珍贵难寻,昆仑仙境中偶有现世,但人世间却很难得见……”

温心寒玉髓又称温玉髓,只出现在寒玉矿脉深处。寒玉本身就是少见的天材地宝,大多出产在昆仑仙境,而有寒玉矿脉的地方,也不一定就有温玉髓。它是整条大型矿脉的精髓经自然造化形成,往往在极其难以开采之处,通常是因为各种原因露出了地表,才会被人们发现。

能移炉换鼎的神药九转紫金丹,丹方中有一味灵药就是神话传说中的“人身果”,但人身果只有仙家才能培育,人间到哪里去弄呢?而且以原方炼出的九转紫金丹,普通人根本就无法服用、受不了那种药力。千年前有仙家高人想到了另一个法,便是用温玉髓代替人身果入药。

如此炼成的九转紫金丹灵效不再那么猛烈,只要小心护法普通人也可以服用。如今天下只有三梦宗能炼成九转紫金丹,其中用的那味灵药就是温玉髓,其物之珍贵可想而知。

刘大有听见东方静雪的夸奖与道谢,很谦逊地答道:“近来有很多出自昆仑仙境的妖修拜入大有宗门下,也向宗门进献了很多来自昆仑仙境蛮荒中的天材地宝,这温玉髓就是其中之一。我知此物珍贵难寻,是炼制神药九转紫金丹中的一味灵药,但除此之外,尚不知道它还有什么别的妙用,正想向诸位求教呢。”

这温玉髓确实是得自那些从昆仑仙境进入人世间、又被大有宗招揽的妖物手中。珍贵难寻之物往往要凭机缘偶得,那些来自广袤蛮荒深处的各类妖修,就是意想不到的机缘,谁也不清楚他们在漫长的修行岁月中,会偶尔得到哪些天材地宝?刘大有很走运,大有宗这一次总共收获了五枚温玉髓。

刘大有比成天乐强一点,已知道它是什么东西,但也只清楚温玉髓是炼制九转紫金丹中一味很重要的药引,十分珍贵难寻。但大有宗不可能炼成九转紫金丹,又不清楚这种天材地宝还有什么其他的妙用,擅自试炼的话又怕不小心损毁。刘大有和燕无欢商量了一番,在很多东西中最终挑选了一枚温玉髓作为此次到武陵乡的拜山之礼,顺便打听此物除了炼制九转紫金丹之外的妙用。

他们也清楚武陵乡是千年前那叱咤风云的十大妖王在世间留下的传承地,应该有关于这种天材地宝的记录。至于其余几枚温玉髓,刘大有打算特意留出一枚作为将来到三梦宗的拜山礼,就算在武陵乡问不到,三梦宗也会清楚的。剩下的三枚温玉髓等打听清楚之后,大有宗就可以掌握发挥其物性妙用了。

东方静雪答道:“刘宗主还真问对了人。此物效用甚妙,以之为炼器辅材,可助心火纯正达淬炼之极,成器时物性妙用能尽数显现;以之为炼药辅材,可助炉火纯正达凝炼之极,成丹时药性妙用能浑然相合;以之为静室布阵中枢,定坐阵中修行,可助神气运转火候合度。……拜山赠此重礼,不知刘宗主有何来意?”

终究要谈到正题了,刘大有是干什么来的,他难道也像成天乐那样只是跑来看看、了解武陵乡是什么地方吗,还是另有目的?刘大有端坐正容答道:“我此来首先是想领略这千年妖修传承地以及各位高人前辈的风采,其次更重要的目的,其实刚才已经说了,在如今的大势潮流下,为天下妖修同道谋福祉……”

刘大有终于提起了他此次来拜山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想推行妖修结盟之举。他来此之前已经做好了铺垫,到万变宗提出了这个建议,虽然成天乐没有当场答应,但刘大有在万变宗做客三天,对参加凿建宗门道场的各路妖修都谈到了他的想法与提议。如今消息应该早就传到武陵乡了,他再开口时就显得顺理成章。

刘大有就如今的形势谈了三点看法。一是当前昆仑修行界已有妖修宗门接连出现,万变宗先行已经得到了昆仑修行各派的认可,大有宗虽后起但正在发展壮大之中,历史正悄然发生改变。

其二,因为众妙飞舟的开通,大量妖物涌入人间红尘,虽然人间自古以来就有妖修出没,但这种状况是前所未见的,必须要善加引导,所以大有宗才挺身而出。

第三,武陵乡就是千里以来的妖修传承地,其实是最早、最独特、最隐秘的妖修宗门。而如今武陵乡的存在恐不会再是隐秘,将渐渐为外界所知。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世间妖修将是一股谁也无法忽视的力量,若放任流窜,可能会引起种种后患,若凝聚起来加以引导,将是一场大功德成就。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功德,这就是属于当今这个时代的大成就,至少对于在座各位是如此。

紧接着他的话锋一转,提到妖修的出身,他们是秉天地造化而生,向来受世间修士疑忌,妖修宗门也容易被昆仑修行界孤立,所以妖修同道之间更应该守望相助,彼此形成更紧密的同盟,才能迎来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妖修联盟形成之后,若在世间遇到什么问题和麻烦,也能及时的处理,发挥越来越大的影响力。

刘大有不自觉受到了乡政府会议室中“新闻联播”的气氛影响,开口说话便是这样的风格,最后道:“我曾在万变宗对成总提出了这个建议,并表示我可以私人身份拜入万变宗门下,但成总当时并未点头。可能他是有别的想法和顾虑,或者是我并没有表达清楚真正的意思。此番来到武陵乡,获悉成总已成为贵乡客卿长老,看来他的态度也是支持天下妖修结盟、守望相助的。”

东方静雪一边听一边在笑,刘大有说完后又忍不住问道:“东方长老,您为何要笑啊?”

东方静雪:“我只是觉得刘宗主的说法很有趣。成天乐为本乡客卿长老是我们发出的邀请,并非是他本人提出的要求。至于刘宗主的意思,其实表达得很清楚了。但我想还问,您所谓的妖修联盟究竟是怎么样一种形式呢?有盟必有约,又是怎样一种约定关系呢?”

刘大有:“天下妖修宗门应该形成一个团结的整体,以这样的方式去融入昆仑修行界;天下修士共守的散行戒、共诛戒自当遵从;万变宗率先提出的护佑妖修不因其身份受胁迫的门规,也应推广。世间若有妖修作乱,当责无旁贷首先出手镇压之;但若有人因其妖修身份而行欺辱之举,也应挺身而出主持公道。”

东方静雪长老微微点了点头又问道:“还有呢?既是以各宗门为主体形成的联盟,那各宗门之事又如何彼此约束、推何人主事?”

刘大有:“我曾建议成总及万变宗为天下妖修之盟主,成总坚辞不受;如今成总已为武陵乡客卿长老,若真成此盟,理所当然以武陵乡众尊长为首。”

东方静雪摇了摇头道:“武陵乡安守此隅,遵从妖王祖师遗训,就是指引所遇尚未化形之妖兽如何在人间立足自适,并无聚集天下妖修而称尊之愿。”

刘大有:“诸位长老谦逊了,若论传承之悠久、功德之深厚、指引妖物之众多,天下宗门无人能与贵乡相提并论。以贵乡为首,自能使天下妖修同道敬服。而那奔走江湖之事,在下与大有宗愿尽全力驱驰。”他的言下之意,只要武陵乡愿意出这个头、享受这个盟主的地位,至于其他的活、联络世间妖修之事,都可以由他刘大有来干。

长老程玄同插话道:“依祖训,也是武陵乡之实情,我们做的只是教会那些尚未化形的懵懂妖兽如何在世间修炼、怎样在红尘中去做一个人,与世人相处相安,若游鱼入水。但是刘宗主之意,却要他们刻意与世人割裂,抽身而出单独再划一道界线,这与武陵乡传承之本意相违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