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66章、真人未露面,却已到场中

飞在天上明显可以看出来,深壑激流上的那道索桥就是出入武陵乡的门户,正常情况下刘大有应该落在桥外走进来。但如今出了点状况,那座索桥已断、守桥人也不在,刘大有便落在了桥内侧收起了飞天蛟车,以此为起点步行进入武陵乡。

那座索桥到村庄的路只有三里,他们是从天上飞下来的,在远处就展露了行迹,当然早就惊动了武陵乡众妖。刘大有从云端落下时,在飞天蛟车上起身拱手道:“在下刘大有,乃昆仑修行界初创之大有宗宗主,偶尔得知世外仙乡福地武陵源,特来拜山致意!”

这声音谦和有礼,却伴随着神通法力传出很远,村庄里的小妖都能听见。这时从村庄方向也传来一个声音道:“我等已知刘道友今日来访,武陵乡长老会已恭候多时!”

落地后走过一段S形的山路,绕过两座山峰,便到了武陵乡的村口。武陵乡长老之一、灰鹤妖卢霜便站在路口抱拳道:“刘道友大驾远来,欢迎之至!众长老皆已在乡政府会议室中相侯,请随我来。”

满村妖怪又跑出来夹道看热闹,还在纷纷窃窃私语——

“那位就是大有宗的宗主刘大有?驾着一辆飞天蛟车而来,好神气啊!”

“他旁边那人不是孔琦吗,孔琦跑回村子干什么,不是说这个地方太小,难以施展他的远大志向吗?”

“听说孔琦在外面已经是名流了,大概是想衣锦还乡吧。……刘大有是他带回来的吗?”

“听说最近有不少妖修从昆仑仙境的蛮荒跑到了外面,刘大有趁机收编成立了大有宗,也号称是妖修宗门。”

“妖修宗门,那不是成总搞的吗?”

“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呀,昆仑修行界又不止一家门派,各宗门之外还有好多散修呢。成总成立了万变宗,其他人就有样学样呗。”

“成总可是以人身而玄牝大成,他刘大有是吗?”

“刘大有当然不是,他是人间散修,却在很早之前就指点妖物修炼了。据靳晓夜他们从外面传回来的消息,刘大有说过,昆仑修行各派自古也会招收妖修弟子入门,他成立大有宗便是顺应当今时代潮流,专门指引那些苦无指点的世间妖物。”

“这个刘大有进村,可比成总威风多了!我们武陵乡最近可真热闹,几乎天天都有好戏看……”

他们一边说着悄悄话,站在路边笑眯眯地打量着走过村庄的刘大有。刘大有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被这么多妖物围观,他也不断地向道路两侧的妖修点首致意,并面带微笑接连拱手行礼。众小妖们也觉得挺有意思,乱七八糟纷纷拱手还礼,嘻嘻哈哈笑成一片。

卢霜喝道:“都严肃点,刘道友正进村呢!贵客在此,不要失礼。”

走在刘大有身边的孔琦微微皱起了眉头,刘大有却赶紧说道:“卢长老何出此言?我看贵乡众妖修同道皆乃率真烂漫之辈,甚为可亲可爱。”

卢霜又笑道:“那是因为刘道友是此刻在武陵乡见到了他们,假如是当初于山野猝然遭遇,恐怕就不会说出这番话了。”

话中伴随着神念,向刘大有介绍了此地妖修的来历,他们都是被本地居民从外面带回来的妖兽,绝大多数就是十万大山周边一带的妖兽,于武陵乡中得到指点、化为人形。卢霜还特意指出刘大有身边的孔琦,他本是十万大山南端接近越南边境中的一只孔雀妖,想当初被发现时还施展神通一个劲地啄人呢,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才跟着一位长老飞了回来。

刘大有闻言暗暗惊讶,他终于清楚武陵乡众妖都是怎么来的了,第一念就在盘算,用这种方式聚集力量实在太慢了!指点已经开启灵智、但尚未凝炼妖丹化形为人的妖物,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成功的概率也非常低,往往是吃力不讨好。

另一方面,这些妖物的修为低微,相对而言实力必然是最弱的,需要足够庞大的基数,在漫长的岁月中才可能培养出一批高手。但据孔琦所说,武陵乡中大成妖修很多,在世的长老就有二十五人,孔琦虽对这些长老很有些不以为然,但刘大有却深知武陵乡实力惊人啊!

这就是千年传承所积累的底蕴,他们有足够长的时间找到足够多的妖兽,带回武陵乡指点修炼,在漫长的岁月中也总能有一批数量不少的高手。而且经过这种方式培养出来的弟子,对武陵乡的忠诚度、认同感与归属感必然极高,有着其他手段几乎无法替代的凝聚力。

这是武陵乡的高明之处,但高明也有代价,至少对于目前的大有宗而言并不适用。大有宗是初创之宗门,没有千年历史的积累,想在短时间内成为一方强大的势力,就不能采取这种思路去发展。目前就是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昆仑仙境中有大批妖修涌入人间,挑选其中天赋神通强大、潜质极佳者招揽入门,是最佳的方式。

当然了,像武陵乡这种培养传人的方式,有条件的话也可以适当使用,这要看机缘也要看准培养对象。刘大有身边最得力的助手燕无欢,就是当初他从一只鹰妖带出来的,目前已度过真空妙有之境,是他最为忠诚的左膀右臂。可惜这样的人才太难得了,培养的过程也太艰难了,只能是宗门传承最核心的部分。

刘大有绝对是个有心人,他来到武陵乡不仅为了寻求与这一方强大的妖修势力结盟,同时也在考察借鉴其可取之处。刘大有的分析完全正确,但他这样匆忙赶至武陵乡,对此地传承的了解当然没有成天乐那么深入透彻,还没有搞明白一件事。

想当初十大妖王留下这一片妖修传承地,根本就没有刘大有那种想法,他们得天地造化之大福缘,又还福缘于天地造化间。山野中懵懂妖兽,对世人来说很危险,而人世间对它们来说则更凶险。武陵乡做的事情只是让它们学会在红尘中处事,使那天地造化成为真正的福缘。

至于世间那些已化为人形的妖修,不关武陵乡什么事,该学会的那些妖修早就学会了,至于该怎么做都是各自的选择,他们强大不强大、修为高不高,也不是武陵乡关心的问题。区区这一方传承地,本就理会不了那么多。

刘大有以一派宗主的身份拜山,还没有进乡政府会议室,长老卢霜就介绍了此地的情况,也好让这位访客心中有数、了解武陵乡是个什么样的地方。进入乡政府会议室之后,场面仍与新闻联播中领导人接见外宾差不多,正中间右首的主座上坐的不是大长老云冲漠,而是东方静雪。

东方静雪在乡政府负责后勤,职位并不高,但她在长老会中的地位却不低,云冲漠不在时便由她来主事,相当于“二长老”了。孔琦也跟着刘大有昂然走进了会议室,凌水芝一侧身让过刘大有,拦住孔琦问道:“小孔,长老会议事,你怎么也进来了?”

孔琦正色道:“今日不是议事而是待客,刘总是我领来的贵客,我当然要列席!……再说了,本地诸事虽由长老会议处,我代表本地妖修也有监督建议之权,为何不能在座?”

凌水芝瞪着孔琦,神情是好气又好笑,正想多说几句什么,那边东方静雪摆手道:“贵客在此,就不必废话太多了。刘道友确实是孔琦领入武陵乡,就让他也在场吧。”

众人互相通名见礼完毕,分宾主落座,比上午招待成天乐时少了一位大长老云冲漠,却多了一位主动要求列席的孔琦。还是那套开场白,东方静雪首先道:“我谨代表武陵乡全体居民、长老会全体成员热烈欢迎大有宗宗主刘大有先生来访!昨日获悉刘宗主要来,武陵乡全体妖修充满好奇与期待,希望此次友好访问能给您留下美好的印象,将来在人世间、在昆仑修行界,彼此能善结缘法。”

这场面让刘大有也很有些错愕,但他也知入乡随俗的道理,随即微微一点首侃侃答道:“在下乃一介江湖散修出身,自修行初始便与妖修为伍,有机缘接触各类世间妖物,并一直伴随身边。因此大成之后便有誓愿,聚集世间妖修结盟相助,亦可印证修行,顺应时局创立了大有宗。

偶然听来自昆仑仙境的前辈高人提及,才得知人世间早就有贵乡的存在,不禁心怀大慰,万里迢迢前来寻访至此。多谢众道友的热情接待,向我展示了这世外妖修福地。我是来向诸位请教学习的,也是带着美好的愿望、欲为世间妖修求福缘。”

客套话说了两三轮,如果架个摄像机拍摄,稍加剪辑就可以直接上新闻播放了。刘大有终于问道:“我在山外幸遇孔琦道友,指引我飞越十万大山直接来到贵乡。我听闻万变宗宗主也于日前到贵乡拜山。我曾到万变宗拜访,提出妖修宗门结盟之意,成总虽未置可否,但我对他本人以及万变宗仍十分景仰。今日已至此,却不知成天乐先生在何处?”

东方静雪答道:“成总已为我武陵乡的客卿长老,正随大长老云冲漠考察村外山川,此刻并不在村中。大长老也让我代为问候刘道友,很抱歉没有亲自接待您。”

孔琦早就听得有些不耐烦了,突然得知此事不禁失声道:“什么!成天乐随大长老考察村外山川?他有何德何能,竟会成为我武陵乡的客卿长老!”

……

在秘境妖王殿中,云冲漠扭头问成天乐道:“成总,您是怎么得罪孔琦的?”

此刻他们站在妖王殿的后侧,那十大妖王画像屏风的后面。假如这里是一座庙的大雄宝殿,那么转过来的位置通常是绘有南海观音的壁画浮雕,而这十扇屏风的背面也有绘画,场景连成一体,就是武陵乡所在的十万大山。

乡政府会议室的墙上也有同样一幅绘画,而这两幅绘画之间竟然有着玄妙的感应,很类似成天乐见过并亲手打造的彩龙鳞壁。云冲漠刚才站在妖王殿后,对着屏风背面的绘画一挥袖,画面上十万大山的图案隐去,就如打开了一扇窗口,他与成天乐能清清楚楚的看见会议室中的情形、也能听见众人说话的声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