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65章、俯瞰十万山,飘然在云端

成天乐虽不清楚刘大有就是当年的刘漾河,但他也清楚刘大有与孔琦不是一路人,刘大有也不会认可孔琦那一套,但他们怎么走到了一块呢?想想也是挺有意思,刘大有成了孔翎的双修道侣,如今又和孔琦同车飞到武陵乡。那辆飞天蛟车,应该就是刘大有的神器攸往辕所化。

看见这两个人,成天乐随即也明白了另一件事。为何今天上午舒半卷长老要在乡政府食堂的墙上写下那样一篇菜单,就是在点醒他赶紧挑明身份。成天乐见过靳晓夜,武陵乡早知道他会来拜山;那么刘大有也在外面碰到了孔琦,武陵乡也同样知道刘大有会在什么时候来拜山。

既然刘大有就要来了,成天乐再想装游客也装不下去了,所以长老会摆好场子,先接待来访的万变宗宗主,然后再接待那位大有宗宗主。

……

成天乐于妖王秘境中御器飞天,能看见远方飞来的刘大有。但是刘大有却看不见妖王秘境中的情形,所以他根本就没发现成天乐。

刘大有是在山外市井中遇到的孔琦,当时就吃了一惊,心中暗道世上怎会有与孔翎形容如此神似的男子?他不可能不留意观察,发现此人很可能也是妖修,于是挑明身份现身相见。孔琦已知道刘大有是谁,互报身份之后也有一番交谈,大概的场面与孔琦见成天乐时差不多。

刘大有其实并不认可孔琦那套“理论”,对孔琦提出的关于大有宗的发展规划及战略目标等话题并不感兴趣,但他却表现得很谦逊,夸赞孔琦有想法,尤其是夸赞孔琦在人世间取得了各种了不起的成就、非常令人羡慕与敬佩。

包括孔琦把玩的东西,对酒、对茶的品味,拿出来展示的种种器物,刘大有都表示了相当尊重乃至敬重的态度。这对于刘大有来说这无所谓违不违心,只是一种宽容或者是“兼容”的态度,他早年历经苦行磨砺、后来又经受了难以想象的挫折悲喜,在很多方面对世人世事看得已经很透了,清楚孔琦是怎样一种人、该怎么与他打交道。

另一方面刘大有已经清楚孔琦是出身武陵乡的妖修,更没必要在此时惹他不快。况且与世间一般人相比,在孔琦身上当然能找出很多不同之处,想夸捧他还不容易嘛,让他飘飘然都行啊,又不费刘大有什么事!

这让孔琦感觉非常高兴,但同时也有点遗憾,因为眼前这位大有宗宗主虽然很有眼光,却与“平生知己”还差了那么一点档次,没有坚决表示要用他的理论去结合大有宗的发展实践。但无论如何,孔琦认为刘大有是位可以结交的修士,虽然对方并非妖修,但毕竟也创立了妖修宗门,比那位不知趣的成天乐强多了。

从百宝囊里取出名酒请刘大有品饮的时候,孔琦就发出了这样的感慨,自称今日与刘大有相识,才更加感觉到那欺世盗名的妖宗成天乐如何不堪。这是他说了半天话第一次提到成天乐的名字,刘大有又吃了一惊,赶紧追问孔琦什么时候见过成天乐?

孔琦则告诉刘大有,那已经是上周的事情了,成天乐当时正要去武陵乡,现在应该早就到了。刘大有一听这话就坐不住了,便委婉的提醒孔琦,那样一个人去了武陵乡,万一花言巧语说动长老会与万变宗结盟,可不是什么好事情!他们有责任也赶紧前往武陵乡,向长老会传达正确的想法与建议。

孔琦深以为然,于是两人就结伴上路了。刘大有到达武陵乡,足足比成天乐晚了四天。他在路上也走得不紧不慢,想等待自己到万变宗拜山、提议妖修宗门互相结盟、守望相助的消息传到武陵乡。但刘大有万万没想到成天乐竟然也知道武陵乡的存在,而且比他先行一步到达,不禁心生懊悔,驾起攸往辕飞天赶路。

神器攸往辕化成飞天蛟车样子,实在是很高端、很有品位啊!地上跑的轿车有的是,但天上飞的蛟车又有几人能享受?

孔琦非常享受这种感觉,对刘大有的好感不禁又增加了一分。他心中已经做了一个决定,假如武陵乡要在大有宗和万变宗之间做出结盟的选择,他一定会全力支持刘大有,并以自己的影响力去号召群妖抵制成天乐。尽管刘大有还不能令自己完全满意,但已经很难得了,对世人的要求也不能太高了。

当飞在高空远远地望见武陵乡的时候,孔琦特意提醒刘大有道:“刘总,您看看这武陵乡所在的山河,是否发现另有玄机隐藏?”

刘大有答道:“从高空俯瞰,此处有天然屏障与世隔绝,别说古时,就连现代也是常人难至之地,真乃世间妖修千年生息之所。出入武陵乡的唯一交通要道,便是村外那座索桥。……咦,那座索桥好像断了,难道此地发生了什么变故?”

孔琦:“那索桥断了就断了吧,反正新修通也没几年,想修好对武陵乡而言也是举手之劳,看样子此刻是不想有外人误入打扰。……你先别理会那村外的索桥了,仔细看看村庄周边,可有什么玄妙的痕迹?”

刘大有:“武陵乡所在的村庄,屋舍看似错落凌乱,却隐约呈现出玄妙的阵法布置,每一座房屋仿佛都是阵枢,应是一座威力极大的法阵。”

孔琦:“这村庄确实是一座大阵,运转开来宛如十万大山铺展。但刘总别只看村庄,周边一带也值得仔细观察。”

刘大有赞道:“那是当然,这千年妖修聚居传承之地,处处皆是玄机!”

孔琦:“刘总不必只顾着夸赞,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刘大有:“天地灵息充盈,此处乃古时仙家高人所择之修行福地,虽然离得太远看不清山野中的情形,但也能隐约感觉到借天然地势造就种种妙境,种植着无数瑞草灵药。”

孔琦一直在提醒刘大有注意观察、能否发现妖王秘境的存在?可惜正如武陵乡的众长老所说,就算飞在天上也是看不见妖王秘境的,从远方更难察觉出它存在的痕迹,所见就是一片山野。

但妖王秘境毕竟不是小昆仑洞天,假如有出神入化修为之高人展开神识扫过,还是能够察觉到空间移转结界的存在。但刘大有可没这等本事,他也不可能就这样飞到武陵乡的上空盘旋着仔细观察,假如那样也实在太失礼了,会被视作敌意挑衅之举。

所以他展现出了飞天蛟车的行迹,就在那断了的索桥桥头落地,依礼步行进村。只要不是来捣乱的,拜山就必须如此。孔琦走在他的身侧暗暗叹息,因为在他那么强烈的暗示下,刘大有仍然没有发现妖王秘境的痕迹。

但孔琦也只能做到这样了,他也立过誓言不对外人说出妖王秘境的存在,不可能直接开口告诉刘大有。在叹息与失望的同时,孔琦却又莫名觉得一丝宽慰,原因竟然也是——刘大有没有发现妖王秘境。

孔琦知道妖王秘境的存在,因为他是此地的妖修,化为人形后被长老会带进去过。但换做平常的情况,他本人根本察觉不到妖王秘境存在的痕迹,就算飞在天上也看不出破绽。而刘大有的修为比他高多了,却同样看不出来,这也让他有一丝自我安慰般的满足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