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64章、题龙千里杖,攸往化蛟车

成天乐创立的万变宗,无论从形式到内涵都是一派修行传承宗门,这是以前没有人做到的。但万变宗传承也有两个特点,一是不能传人、二是不可入门。它所指点主要是妖物,而且不可能教阿猫阿狗如何成为猫妖狗妖,只是指引猫妖狗妖如何于世间修行。

万变宗的存在顺应了世事潮流,也得到了昆仑修行界的认可。那么武陵乡的存在,也没必要完全参照其他宗门的形式,它只需保持好自己的传承、与昆仑修行界和光同尘,不仅成天乐已认可了这一点,而且武陵乡也完全能做到这一点。

云冲漠又笑着说道:“成总得到了这件飞天神器,为何不演示施展一番呢?老夫也想开开眼界。”他这是对新出现的凤凰毛感兴趣,还是对成天乐的神通手段感兴趣?是想看热闹,还是想考考成天乐的御器修为呢?

成天乐略一沉吟,挥手祭出一道五色流光,这流光环绕周身,人如一道彩虹飞向半空,随着一声清啸,化为了一只展翅的玄鸟。不是神器化为了凤凰、成天乐骑在凤凰背上飞上了天,而是这件神器与身心相融,成天乐的形神看上去就是一只飞天的凤凰。

他只是在试神器的妙用,其实御凤凰毛飞天的情形,还可以有别的变化或者说幻化。比如将凤凰毛化为一只飞天的彩凤,而他骑在凤凰背上遨游山川,看上去就似神仙一般。但此刻成天并没有这么做,他飞得并不太高也不太快,只在数百米高的半空盘旋,体验平生第一次御器飞天的感觉。

妖王秘境的洞天结界十分奇特,想从外面进来必须经由特殊的门户;而成天乐此刻也算是武陵乡的“长老”了,他得到了九位妖王祖师的大成指引,自然也就掌握了出入秘境之法,想从这里出去的话是没有障碍的,随便哪个方向都可以直接穿入外面山野。

但成天乐并未飞出妖王秘境,他可不想以这副样子惊扰到山村中的众妖。他此刻看着虽然威风,但并不方便,除非在极高处掠过,否则难免惊骇人烟红尘。成天乐在逐渐体会如何敛去光华,那飞天之凤渐渐又化为五色流光,变成半透明的朦胧形状,再施展障眼法术也就能让普通人看不见了。

但神气波动却不能完全收敛,因为他毕竟在御器施法,到了近处必然会被修士察觉。成天乐一边在半空盘旋,一边遥望着周围的山野景象,他在妖王秘境中,将武陵乡周边一带的地域看得清清楚楚,果然如元神中推衍出的那一方世界。

成天乐倒不是想卖弄本事,云冲漠要他试试那便试试,逐渐掌握这件神器的飞天操控之法,敛去光华形迹之后就打算落下来,这时他却突然看见从天边飞来一物。

成天乐可以肯定那“东西”是突然出现的,自极远的高空、他神识可及的范围之外。虽神识感应不到但眼睛却能看得见,那是一道飞天的碧色流光,成天乐立刻就反应过来,也有一位高人御飞天神器正赶至武陵乡。

那位高人与他一样,原本是隐藏了光华行迹避免惊骇红尘人烟,可是到了深山之中快接近武陵乡的地方,便展现了御器飞天的全貌。一方面可能是不想引起武陵乡众妖的敌意,当然要公开显示自己的行迹;另一方面恐怕多少也有点炫耀或展示实力的意思,否则不必这么拉风。

来者究竟有多拉风?它刚出现的时候太远了,以成天乐的超凡目力都看不清详情,但它飞来的速度却极快,还没有进入武陵乡的范围,成天乐就已经看清楚了,居然是一辆飞在天上的车!

不是越野车更不是轿车,看形制是一辆光华环绕的马车,但拉车的可不是马,而是一头光影幻化成的青色蛟龙,腾飞之际威风无匹。车上坐着两个人,等看清面目之后成天乐微微吃了一惊,他竟然都认识。

坐在右边的是大有宗宗主刘大有,此人前不久曾去万变宗拜山,向成天乐提出过妖修宗门结盟的建议。

另一位坐在左边的男子,模样非常俊,他如果出现在市井中,几乎能引起很多姑娘兴奋地尖叫。此人就是成天乐曾在靳晓夜饭店里见过的孔雀妖孔琦,五官形容酷似成天乐所认识的另一位孔雀妖孔翎。

孔翎生得极美,五官身材无一处不动人、一举一动无一处不诱人,而且修炼欲乐双运道秘法,自然间就有无形的媚惑气息,莫名能使人心旌动荡。孔翎曾在万变宗中“做客”很长时间,成天乐了解这位妖修的心性脾气。孔翎很满足于世间男子都对她想入非非的感觉,至于自己愿不愿意去亲近他们是另一回事,但以她的魅力而让人动心,她本人却视之为理所当然。

去年盛龙在上方山上放的那个屁,对孔翎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听说此妖如今已加入了大有宗,有传闻说刘大有也成了她的双修道侣。成天乐闻讯也只能苦笑,倒不能因此说孔翎或刘大有什么,孔翎就是那样的习性,既加入大有宗她不媚惑刘大有反倒不正常,而对刘大有来说,这也是你情我愿的事情。

但成天乐认识孔琦之后,也开始思考另一个问题。这一男一女原身都是孔雀,化形为妖之后形容竟如此相似,是什么原因?可能是有一人先成妖,而另一人在成妖之前只见过前者。除此之外,先成妖者必然留下了某种指引,而后成妖者也有着与之极似的心境。

如此说来,那孔琦的心境又是怎样的呢?他是一位很“出色”的妖修,至少在人世间混得很出色。如果去插孔琦的身份信息,绝对查不出武陵乡的来历,可能在人世间又设法弄了另一套身份材料。他自国内名校毕业,又是剑桥博士、哈佛讲师、如今的北大副教授,开的课题是国际政治和名流时尚。

孔琦在人世间很会考试也很会赶热点,看待芸芸众生时有一种自然而然的优越感,他是一只高傲的孔雀,从他与成天乐那段谈话中就能看出来。按孔琦的说法,妖修应当成为人类社会方方面面的精英翘楚、去引导时代的潮流。

其言下之意是再明显不过的——他本人理所当然就已经是这种人!

但成天乐却在孔琦那满满的、充满即视感的优越高傲之下,隐约看见了深深的不自信。孔琦在世间取得的成就,最大的作用是让很多家长去激励自家的孩子——看看别人家孩子有多出息!除此之外,世间有太多的凡人要比他出色得多,而那些人并非妖修。

孔琦自以为优越,却因为他自己是隐藏世间的妖修。但是从一名妖修的角度,孔琦远远谈不上出色,就算是在小小的武陵乡,修为比他更高的妖物就多的是。修为可不是一种他人授予或认可的资格,就是自身存在的境界,如果达不到的话那就是达不到,别人再捧都没用。

假如有十万人说某人有仙风道骨或是佛陀再世,那人也不可能真的成仙成佛,顶多去做个招摇撞骗的神棍,或是某种舆论造就的“明星”。

所以孔琦在其他妖修甚至是妖宗成天乐面前,极度希望得到认可与尊崇甚至是追捧,来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他在谈论“妖修优越论”的时候,展示出想彰显身份的那套东西,其实都是在人世间学会的。

孔琦处处想彰显自己的优越,甚至妖修的出身也成为其中原因,但骨子里却唯恐别人无视这种优越感。这种人只能哄、只能捧,却不能劝也不能说,否则就会引起他内心中的说不出口的挫败感,进而导致仇视。

世上就有不少这样的人,他们往往从内心深处鄙夷那些奔波劳作的“普通”人,因为他们自以为很不“普通”,可是在世人眼中他们又确实并无长处,于是只能尽量找各种彰显档次和身份的东西来填充自己那种空虚的存在感与优越感。当别人否定这些的时候,哪怕是出于善意,也会引来他们恶毒的怨念。

孔琦若只是一个普通人,其实他已经混得很出色、足以令一般人羡慕了,可他偏偏是一只高傲的孔雀妖,其言行心态就不难理解了。上次孔琦约成天乐私下相谈,结果却是不欢而散。其实他要宣扬的并不是那套不切实际的妖修主导人世的理论,他想要的仅仅是一种感觉,成天乐只需夸赞迎合他就可以了,但成天乐又怎么可能?

这是成天乐堪破脱胎换骨心境之后才想明白的事情——孔琦这个人究竟哪里不对劲?因为上次见面后、孔琦离开饭店时与靳晓夜所说的话,成天乐虽然已经走远却仍听得清清楚楚。孔琦这种心境确实与孔翎面对世人时的心境是相通的,只是孔翎以另一种方式更直接的表现了出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