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62章、五彩妖雉羽,飞天凤凰毛

做出这种承诺对于成天乐而言也是顺理成章,就算那九位妖王在神印灵引中不提出这种要求,成天乐已经在这么做了。他指引盛龙修行,是全心全意的。那位楚妖王平黄虽神通广大,但修行求证确实有偏,别说长生有望,这一世恐怕连苦海都过不去。

楚平黄在万变宗遭遇成天乐,虽然失去了修炼三百年神通法力所凝聚的玄牝珠,但也等于有了走上另一条路的希望。至于此生能否修至世间法尽头,就要看他自己的选择与机缘了,这是谁也说不准的事情。

成天乐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所有的条件,做出了完全无违的承诺,则神印灵引中的“见知障”已破,九大妖王的传承指引皆印入他的元神中。成天乐此刻已完全沉浸于元神定境,感受着印入元神的各种信息,甚至忘了自身以及周围一切的存在。

九大妖王祖师所留的传承指引中,最特别的是谢妖王与徐妖王。谢妖王是草木之精,留下的当然不是妖修指引,而是关于一位草木之精自大成之后修至世间法尽头的各种感悟。这对于成天乐本人来说没有太大用处,但万变宗弟子中也有草木之精啊,比如林小果、榨菜、白菜等人。

徐妖王留下的指引,却不是一位妖修自身的境界印证,就算成天乐得到了他的传承,仍没搞清楚这位妖王祖师原身是什么。徐妖王是站在妖修的角度,分析人间各派修士的修行道路以及重重境界。这位妖王还指出,凝炼妖丹化为人形修炼,直至假合神气凝结玄牝珠,都是一种借形之法。

妖物修炼超脱的本质,其实与人间各派修士并无不同,所要度过的重重境界与劫数考验都是一样的,只是对于妖修而言有不同的特点。然后徐妖王不讲妖专讲人,告诉后世妖修怎么分析判断世上的各路捉妖师,通过他们的神通手段看出修为境界以及法力深浅。这对妖物行走人世间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成天乐不禁想起了当年的镇妖门,镇妖门的前辈高人曾经一直在研究妖物的修炼,甚至总结出了一套妖修正传法诀。那么世上的“高妖”也同样会去研究人,分析各派修士的修为境界、以及相应的神气法力与生机律动特征。

徐妖王想当年定然阅遍红尘,和两昆仑各门各派修士都打过交道,他也是在向后世妖修解释一种情况——昆仑修行各派为何也能招收妖修弟子入门、指点他们修炼?并非因为上师也会妖法,而是从修行境界上的参照印证、按种某种思路去点化。

徐妖王的传承指引,最适合什么样的人?并不是特定族类的妖物,反而更像是告诉昆仑各派的人间修士,以怎样的思路去指点拜入门下的妖修弟子?而成天乐在其中也有了非常熟悉的发现,他所修习的“敛妖气”的法诀,非常有可能就是徐妖王传下来的。

“敛妖气”之法,成天乐得自于道阳,而这秘传法诀并不是于道阳所创,他也是因偶然的机缘得到的。世间怎么会有这种法诀呢,指点妖修掩饰生机律动特征混迹红尘?应该就是前辈高人总结出来的妖修藏身手段。

徐妖王所留下的敛妖气之法,就是如今成天乐传于门人的万变宗秘术。要么这套法诀是徐妖王所传,后由他人得到,于道阳也曾修习;要么就是后世之人以同样的思路总结出了这套秘法,因为其玄理相通,可能不同的人都有同样的参悟。

老蛤蟆于道阳在五百年前因偶然的机会获悉了武陵乡的存在,那时候的武陵乡还是一个极少为人知的山寨。但于道阳显然不是出身于武陵乡的妖修、也没有得到武陵乡的传承,只知道此处自古有妖修聚居,却对妖王秘境的存在以及他们的独特传承一无所知。

除了谢、徐两位妖王的传承指引很特别之外,另外有三位妖王的传承指引也非常有意思,就是十大妖王祖师中排名前三的程妖王见仁、孙妖王见智、彭妖王见业,他们不仅都是青牛妖,而且留下的神印灵引是一模一样的,就像一人所为!

如此说来,若有哪位妖修选择这三位妖王之一的传承,其实也没必要选,无论是谁都一样。但成天乐目前能够解读的神印灵引内容,也只是真空妙有之境至换骨劫的到来,剩下的神印类似于封印的状态存于元神中,以他目前的修为境界尚不能领悟透彻。那么这三位牛妖祖师的指引到了更高境界比如出神入化之后,会不会出现微妙的区别呢,成天乐尚不得而知。

他拜在姚妖王的画屏之前,十三记钟响与接受两道神印灵引,所用时间并不算太长,可是后来他凝神拜于香案前却足足过了一个时辰,身形一动未动也全然断绝了外缘。这么短短的时间,成天乐当然不可能把所有的神印灵引全部解读明白,就算不包括那些他尚不能参透的,仅仅是那些他已印证的境界指引都不可能全然在元神中展开,需要在今后的定境中逐渐去解读。

他只是尽量在感受这些神印灵引的特点,以及传达的总体信息,就这么简单了解一番,以他如此强大的元神也足足用了一个时辰。云冲漠一直很有耐心地站在香案旁等着,眼中微有些惊讶之色,因为成天乐耗时显然长了点。

云冲漠当年也经历过同样的传承仪式,那神印灵引进入元神后,他简单的了解其概况,随即就明白不是短时间内能彻底解读的,然后就出离了定境,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想必这位成总可能是想尽量了解清楚一点、解读更多的内容,所以就在此地进入定境多耗时间了,实在有些没必要。

就在云冲漠这么想的时候,成天乐突然身形一动,朝着姚妖王画屏叩首拜了下去。这说明他已出离定境,完成了接受神印灵引的过程。云冲漠再一弹指,妖王秘境中响起了最后一记钟声,这是仪式结束的象征。前十三道钟声中的誓言与承诺,也都包含在这一声钟响的声闻智慧中,不必任何人再多说什么。

这些钟声中都包含着什么,主持仪式的云冲漠大长老当然清清楚楚,但也有些情况是云冲漠所不了解的。成天乐所得到的传承指引中另有特别的誓言与承诺,只有得到传承者自己才会知晓。

就在最后一记钟声响起时,站在香案边的云冲漠和跪在香案前的成天乐都定住了,流露出不可思议的震惊之色,因为他们都感应到一种奇异的神念。

这并不是仪式的正常内容,像这样的传承仪式,妖王殿中千年以来已举行过很多次,云冲漠本人就亲自主持了近二十次,却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那神念不是从姚妖王的画屏中发出的,而是来自隔了好几扇屏风的肖妖王画像,同时有一件东西出现在成天乐面前的香案上。

那是一根约一尺二寸长的五彩羽毛,伴随的神念很简单,此物就是给今天得到姚妖王传承者的,这是他的福缘、也是为了更好的帮助他守护承诺。再看肖妖王于屏风上的画像,他头上原本套着个底部有破洞的泡菜坛子,坛底破洞里伸出来的冠羽此刻却莫名不见了。

画像中消失的冠羽并非一根而是一撮,但香案上出现的就是这么一根五彩羽毛,这种神通手段是云冲漠与成天乐都无法理解的,恐怕也只有仙家才能为之。到底是怎么回事?成天乐抬头看着云冲漠,云冲漠也一脸惊愕地看着他,谁也不明白。

就是这么一道简单的神念,以玄妙未知的手段出现了一根五彩长羽,告诉在场的人这是赐予刚刚得到姚妖王传承指引者的福缘,并无其他任何解释。成天乐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长出一口气问道:“大长老,这究竟是何物?”

云冲漠既愕然又感慨,以近乎叹息的语气答道:“成总,恭喜您有如此大福缘!肖妖王晓鸣祖师当年的原身是一只五彩雉鸡,此物我见过,武陵乡也有同样的一支,是自古传承至今的宝物。它是肖妖王在飞升之前以原身彩羽炼成的飞天神器,还包含着其他诸般妙用。成总今日既得之,可慢慢地自行体悟!”

话中虽说让成天乐自行体悟,但神念中却告诉了成天乐这件神器的可参考操控之法。云冲漠不仅认识此物,而且自己也用过。十大妖王祖师留给此地历代传人的,不仅仅是这妖王殿中的传承指引,还包括其他很多东西。比如武陵乡一带种植的各种瑞草灵药,大部分都是十大妖王当年从昆仑仙境移栽于此。

肖妖王还留下了一件神器,历代传承至今,名字就叫做“凤凰毛”,云冲漠曾经掌管过它,当然清楚凤凰毛的妙用。现在香案上又出现了同样的一支,但作为神器,不可能是全然相同的,只能说它与武陵乡传承的那支凤凰毛是同源之物。云冲漠也不清楚两者还有什么玄妙的差异,所以就介绍了他所知的凤凰毛妙用,让成天乐参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