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60章、福缘弥足贵,造化自择之

若能得到姚妖王的传承,成天乐本人立刻就能体悟楚平黄这枚玄牝珠中所蕴含的各种神通妙法,同时也能给盛龙最恰当的指点。除了万变宗的正传法诀之外,还有最适合盛龙本身特点的修行指引,这在大成之后的修行中尤其重要。无论是对他自己还是对他的弟子,这都是最有益的。

云冲漠的神情似是吃了一惊:“就我所知,千年以来没有任何人在此做出这个选择!”

成天乐也吃了一惊,追问道:“为什么?这也太夸张了!”这里有十位妖王的传承,千年以来恐已有成千上万的妖修被领入这妖王殿中,为什么就没人选择过姚妖王呢?

云冲漠答道:“三百年前的事情我不太清楚,至少这三百年来,我本人的确没有见过谁选择姚妖王的传承。说来也巧,我们这儿从来就没有出过黄鼬妖!……成总若了解状况的话,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说话间以神念做了详细的解释。

在这十大妖王祖师中,自古妖兽选择传承最多的是程妖王与肖妖王,包括如今的大长老云冲漠当年选择的都是程妖王的传承;极少被选择的是徐妖王;还有两位从来就没有人选择过,就是姚妖王与谢妖王。

没有人选择谢妖王,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是草木之精,而来到这里的全是妖修,谁也不会浪费这只有一次的珍贵机缘。很多妖物选择程妖王,因为他是十大妖王之首,那么第一印象必然是最厉害的。小妖们并不了解这些妖王,就是根据他们的原身以及自己的感觉来选的。

没有人选姚妖王就很好解释了,如果面前有十位高人的传承,其中有九位高人已经飞升成仙了,有一位高人却飞升未成再入轮回,他肯定会首先被排除在外。而另一方面,妖兽会根据自己的原身挑选最合适的传承指引,这必然也是他们的第一念。

在他们看来,放臭屁的黄鼠狼自然不是最喜欢的,只要自己的原身不是黄鼠狼,恐怕就不会去选。说来也巧,这里从来就没有出过黄鼬妖。倒是有过一些“黄大仙”曾被带回村子里,但它们皆未度过魔境劫化为人形。

云冲漠最后问道——成天乐为什么偏偏要选择姚妖王的传承指引呢?

成天乐以神念回答了自己的缘由,然后笑道:“这十大妖王千年之前皆已修至世间法尽头,以人间成就论,并无高下之别。如果以为姚妖王未成仙,其经历感悟与境界印证就不如其他九位妖王的话,这是误解。其实对于懵懂小妖而言,选择自己最合适的传承就可以了。”

云冲漠叹道:“都是刚刚化为人形的妖物,哪里会有成总这份见解。我当年听说这里有九位妖王早已飞升成仙,而前三位妖王与道祖太上有莫大渊源,想都没想就选了排名第一的程妖王,很多妖兽与我都是一样的。”

成天乐又追问道:“那为何这位头上顶着泡菜坛子、扮相十分怪异、看不清相貌的肖妖王也有很多人选择呢?”

云冲漠答道:“两个原因,首先是因为他的原身在十大妖王祖师中是唯一的飞禽,所以来到这里的飞禽之属,几乎都会选择肖妖王;其次嘛,也有很多小妖觉得肖妖王不仅神秘而且神气,与众不同、非常拉风!……成总不要笑,您应该理解那刚刚在本地化形的妖修,看待事物的眼光与常人是不太一样的。”

成天乐忍住笑,又好奇地追问道:“若说神秘,顶个泡菜坛子遮住五官就叫神秘,那么这位徐妖王也很神秘啊,他的扇子刚好挡住了脸,为什么选他的人反而又极少?”

云冲漠答道:“确实极少,在我担任大长老这百年来,只有一人选择了徐妖王的传承指引。主要原因也是两个,首先因为徐妖王的原身不明。十大妖王中既然有谢妖王这位草木之精,那么也不能保证徐妖王就一定是妖修,否则当年的正一祖师怎么都没看出他的原身是何物呢?机会如此珍贵,只有一次且玄牝大成后也不可更改,谁都会很慎重。其次嘛,在那些小妖看来,论神气拉风、神秘莫测,还是肖妖王更对他们的脾气,就算是二选一,也是肖妖王啊!”

成天乐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太有趣了!难道当时就没有人明白传承指引的含义吗?比如选姚妖王,与其他妖王其实是一样的。”

云冲漠:“就算明白,也只能是事后明白,恐怕至少要等到玄牝大成之后。妖王殿中的传承受戒仪式何其庄重,那些懵懂小妖进了这里连大气都不敢出,我也不会像对成总这样与他们谈这些,只是发一道神念,介绍传承缘起以及这十大妖王的情况。他们都是自己选的,结果很好预料,而成总却是千年来选择姚妖王的第一人。既然如此,那么您这就去拜祭姚妖王吧!”

成天乐愣住了,因为云冲漠的话中有神念,告诉他刚才所问并不是一种假设,就是真的给他一个机会得到某位妖王祖师的传承指引,这是方才武陵乡长老会一致商议通过的决定。既然成天乐自己选择了姚妖王,那么此刻就去拜祭姚妖王。

云冲漠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武陵乡长老会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原因是多方面的。要彻底回答清楚成天乐的疑问,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成天乐与此地的妖修一样去得到妖王祖师的传承指引,否则就算用神念解释也不能全然透彻。成天乐有此福缘,是因为他自己发现了妖王秘境,否则云冲漠也不会领他进来。

另一方面也因为成天乐在世间的功德,创立了千古所未有的妖修传承宗门。武陵乡已经派人去考察过万变宗了,对他很有好感,也清楚他的确是以人身而玄牝妖丹大成,与昆仑各派修士皆不同。当然了,成天乐方才送出的三枚陆吾神仑丹,又为这好感增添了分量不轻的砝码。

这是武陵乡的好意,接不接受在于成天乐自己,他完全可以很客气地回绝,但如果他接受了,也不是没有条件的。

那些山野妖兽被带到武陵乡修炼化形,有机会进入妖王殿得到传承指引,就必须立下心魔之誓,遵守此地的戒律、守护此地的秘密。这对于成天乐而言也是一样的,否则他就不要答应。

而此地妖修玄牝大成之后,可以第二次得到神念心印指引,当时也必须立下誓愿,相当于各派修士大成之后的问魔仪式,要遵从十大妖王的遗训,否则那大成之后的神印灵引就进入不了元神。

至于这十大妖王祖师的遗训是什么?只有经历仪式的大成修士才会清楚。成天乐早已玄牝大成,如果武陵乡为他举行了这种仪式,他的身份就当于此地的客卿长老了。武陵乡不会约束他的行止,但成天乐必须遵守自己的誓言。这誓言是在他拜祭姚妖王、得到大成神念指引的那一刻前所立下的。

假如换一名修士,可能会有所犹豫,但成天乐根本就没有想太多,他来到武陵乡就是一种见证,如今已了解此地传承的内情,不仅认可而且十分佩服武陵乡世代所行。就算云冲漠不以这样的方式提出要求,他也很愿意帮助他们守护共同的责任和秘密。

万变宗与武陵乡所做的事情,可能侧重点不同,但宗旨是一致的。他当即向云冲漠行礼道:“多谢大长老,多谢长老会全体道友,竟给了成某人如此珍贵的大福缘!”

云冲漠笑道:“这福缘也是成总自择,假如来的是别人,长老会绝不可能有此决定。我们这里做事一向很干脆,得到妖王传承不仅要祭拜,还有秘传仪轨,咱就别耽误了,我此刻就为成总举行仪式。”

他的话音中有随言入境神通,告诉了成天乐该怎么做,成天乐很痛快地来到画着姚妖王的那扇屏风前下拜。

云冲漠站在那长长的香案尽头一弹指,妖王秘境中响起了回荡的钟声,钟声共有十响,每一响仿佛都冲击着元神,其中包含着此地的传承戒律,有散行戒与共诛戒,也有不泄露此地共守之秘的承诺。包括不向世人泄露此地其他人的妖修身份、不对外人谈及妖王秘境的存在、行走红尘人烟的种种指引。

古时与现代文明社会,情形已大有不同,但这种指引只是妖修在人世间行止的原则和态度,古今中外并无区别。

成天乐必须敞开元神、心念没有任何犹豫,才能接受到每一记钟声中的神念。这对于懵懂小妖来说非常容易,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用想太多。但对于成天乐这样的“人”而言,是很不简单的,因为他们必然会琢磨,可是往往还没等琢磨明白,下一记钟声就响了。

而成天乐根本就没琢磨,钟声印入元神,随即心境透彻,没有任何与他的愿心不符之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