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58章、画屏妖王殿,十祖九长生

成天乐闻言笑道:“大长老不必和我解释这些,其实我在半路上就遇到了那辆车,一路跟随至桥头,前因后果看得清清楚楚,也没有兴趣再理会什么,相信这种事情对武陵乡也不算什么。……但我曾听那车中人闲谈,提到本地民风开放,想必是山外人有所误解,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神念中向云冲漠转述了他在路上听到的王书记与司机的谈话,司机老李说武陵乡的姑娘个个都是美人儿,女妖怪们长得漂亮当然不是什么稀奇事。但是司机老李又提到,此地民风颇为开放,不少姑娘没结婚就生孩子了,有的就是在当地生的,有的是从外面回来生的,居然没有闹出什么乱子来。

云冲漠也笑了,神念中做了一番解释。尽管武陵乡看上去就是个人间村落,但它的居民毕竟都是妖怪,那些妖兽化形为人,也要有个合法的出身来历。此地在籍居民六百多人,实际上真正的人数只有四百出头,还有二百多人是现实中根本没有的,只存在于武陵乡的户籍档案上。

也就是说成天乐在这里看见了不到三百妖修,实际上迁居到外地或外出行游的武陵乡居民也只有一百多。这里的居民当初都是被领回来的妖兽,真正的关系当然不会是像户籍档案中写的家族血缘,那些只是给外界看的。

武陵乡会不定期编造一批并不存在的出生证明与户口,按照计划生育政策所允许的最大范围,以留待将来备用。比如乡政府去年就已经给云冲漠准备好了一个新的出生证和一个新的身份。现在云冲漠当然是用不着的,可是再过几十年就可以用了,凡事应提前做好准备。

说话间他们已经走出了村落,迎面是起伏的山峦与葱茏的树木,林间点缀着各种奇花异草。成天乐突然感应到云乡长在施法,是一种独特的感应法术,紧接着就见这位大长老一步迈出,却没有进入山林,人在前方仿佛变成了一道虚影。

成天乐跟随在后也迈出了一步,便穿越了妖王秘境的门户。妖王秘境就在村子的边缘,其门户与成天乐这几天所住的小楼并不远,那后院门就直对着这里,只要走几步就是。但如果云冲漠不为成天乐打开它的话,他近在咫尺也看不见。

亲身穿过妖王秘境的门户,成天乐才明白这是什么样的地方。它虽然不是小昆仑洞天结界,但其与外界的分隔边界却带有小昆仑结界的特点,是某种移转空间、出神入化的大法术所凿建。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妖王秘境仿佛是建造了一半的小昆仑洞天。

迈过这一步之后,云冲漠方才忽然变成虚影的身形又真切地出现在前方,这位大长老解释道:“想当初有十大妖王协助正一祖师凿建正一三山,他们凿建的是与外界分隔的空间结界,后来在这里也小试身手,留下了这片妖王秘境。”

云冲漠说话时,成天乐正放眼四望,神情很震撼,因为他看到了一片保留得完好如初的唐代建筑群。假如万变宗弟子、着名文物鉴定与考古专家罗克敌来到这里,估计会失声惊叫。在一片山谷环抱的半高坡地上,有几十栋整齐古建筑,就像是另一个村落或庄园。

这里的房屋可不像外面那么杂乱,有的宏伟庄严,有的精雅轻灵,是殿阁园林式的建筑,完全的唐代古风,而且是那个年代最精湛的工艺所建造。各色建筑依次排列、错落有致,中央有一条彩石大道穿过,直达一座大殿之前。

云冲漠指着那座大殿道:“那就是我们祭拜与供奉祖师之地,而这处妖王秘境,也是平日里此地大成妖修们的闭关修炼之所。此刻这里并无他人,全体长老会成员,除了我都在乡政府会议室呢。”

假如不看那座殿堂和这片古典庄园般的建筑群,这里的景致与外界并无区别,如果是无意间穿越门户,甚至意识不到已走进了原本没有发现的妖王秘境。在外面看不见这里,但在这里可以将外界看得清清楚楚,回头仍能看见武陵乡所在的村子,仿佛毫无障碍阻隔。

成天乐问道:“这里的建筑,是从唐代时一直保留至今吗?”

云冲漠点头道:“它们就是此地妖修最早的居所,十大妖王带领来自昆仑仙境的群妖所建,不为世人所知。至于外面的村子,则是后世妖修在千年间逐渐兴建的,妖王秘境已成传承之地。”

穿过这个古代庄园走到大殿前,踏上十级石阶,进入明堂式的大殿中。正中是一张数丈长的条案,前方并不是神坛,而是竖着一排屏风,共有十扇。每扇屏风上画着一幅画,每幅画上有一个人,旁边还有题字,正是千年之前的十大妖王。

从右至左看去,依次是“程妖王见仁”、“孙妖王见智”、“彭妖王见业”、“张妖王永均”、“姚妖王少杰”、“宋妖王时宏”、“段妖王如刚”、“谢妖王立全”、“肖妖王晓鸣”、“徐妖王胜治”。

成天乐在这里还发现了一位“熟人”。他曾在正一三山法柱峰下看见一个石牌坊,两边石柱上刻着一副对联“云水若无心,出人间为雨露;泉石动清听,入昆仑化山河”,落款就是徐妖王胜治。但屏风上画的这位徐妖王手中拿着一把扇子,扇子上题着一首诗,扇面恰好扬起挡住了五官,使人看不清楚他的相貌。

成天乐看着屏风上的十大妖王画像,云冲漠又发来了一道神念,向他介绍了这十位妖王的情况。前三位妖王,名号中都带一个“见”字,分别为见仁、见智、见业,其原身都是青牛,据说与道祖太上有莫大渊源。其后的张妖王原身是狼,姚妖王原身是黄鼠狼,宋妖王的原身是长耳兔,段妖王的原身是蛇。

至于谢妖王,实际上不应该被称为妖王的,因为此人并非妖修,原身是紫藤,属草木之精。当初既然混到了十大妖王的队伍里,他也就自称妖王了。排在第九位的肖妖王晓鸣,原身是一只五彩雉鸡。至于第十位妖王胜治,原身来历不明。

这十大妖王中,当年只有一位姚妖王少杰飞升时历天刑失败再入轮回,其余九位皆已飞升成仙。

成天乐怔了怔道:“这最后一位妖王,竟不知原身为何物吗?”

云冲漠答道:“是的,就连当初的正一祖师都没看出来,他也从来没有显露过原身。”

成天乐又指着肖妖王晓鸣道:“这里有八位妖王的形容面目都栩栩如生,但最后两位妖王却看不清长什么样。那徐妖王虽然未露形容,但只是画中恰好挥扇挡住了五官;可是这位肖妖王,头上究竟顶的是什么东西啊?”

云冲漠的神情很想笑,但为了避免对祖师不敬,他尽量忍住了,语气有些古怪地答道:“应该是泡菜坛子。”

只见那画中的肖妖王也看不清面目五官,头上顶着个泡菜坛子般的东西,那坛底还是破的,有一截鸟翎状的冠羽伸了出来,身穿花花绿绿的彩衣,屁股后面也伸出几根长长的羽毛。在这庄严的大殿中,这位妖王为何是这样一般形象,云冲漠的神念中也有解释。

这屏风上的画,就是按十大妖王本人的意愿留下来的,各有原因及缘法,他人也难解用意玄妙。这位肖妖王晓鸣,是当年的十大妖王中生性最为诙谐、行事也最为顽皮的一位。他曾在芜城郊外的凤仪山上如此打扮,自称凤凰大仙,点化一对修行后辈。后来在这妖王殿中,他便留下了这样一扇屏风。

云冲漠也回答了成天乐方才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此地的妖修传承。每一只妖兽被带到武陵乡之后,长老会都会留下神念心印指引,让这开启灵智的妖物自行修炼,它们平时也与武陵乡中众妖相处,学习种种世事。假如某只妖兽化为人形,则会被带入秘境到这妖王殿中。

这位妖修可以自己选择朝哪位妖王祭拜,武陵乡自有一套秘传的仪轨,让他得到这位妖王留下的传承指引。这个得到传承的仪式同时也是受戒的过程,妖修须立心魔之誓,遵从指引、守护传承,将来若离开此地进入人世间,也要遵守武陵乡的传承戒律。

此地一般的妖修进入妖王秘境的机会只有一次,就是在化为人形之时。若能玄牝大成,还有第二次得到传承的机会,再去当年那位妖王画像前祭拜,依照特定的仪轨,得到大成之后的修行指引。神念心印中自有秘传,便知开启门户之法能自如出入秘境,可在此地选择居所闭关修炼,也自然成为本地长老会的成员。

成天乐越听越惊讶、越听越好奇,追问道:“请问大长老,您也是在这里得到的传承,当年选择的又是哪位妖王前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