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57章、无求有所见,秘境自洞明

陆吾神仑丹之名,此地长老会是听过的,他们虽然没有见过这种灵药,但云冲漠拿在手中感其灵性,转念间就猜出来是什么了。

成天乐笑道:“相比此番造访贵乡的收获,这区区拜山之礼不算什么!于我而言,它尚不及方才水清灵长老煮的三道茶。”

在座众长老皆有些变色,因为成天乐的拜山礼确实极重,出手也太大方了,难免让人怀疑他有所企图。长老程玄同说道:“成总如此重礼,是否有事相求?”

成天乐也不矫情,仍然微笑着答道:“我的确有事,但不能说是相求,而是相问。……我有问题想请教,如果方便说的话,恳请诸位长老不吝赐教。”

话中有神念,问了几件事。首先与传承有关,此地有这么多妖修,成天乐这几天看见的是一派淳朴的乡民生活,也知道他们各自都在修炼,却没看出师徒传承关系。这里的普通小妖,仿佛并非某位大成妖修的正传弟子,他们是以一种特殊的派系关系存在的,而非宗门传承关系。

说实话,这里真的就是一个民族乡,只不过居民都是妖怪。但这里的妖修不可能全然靠自悟修行,武陵乡也不是山野蛮荒,否则也不可能出现这么多大成修士,成为一方惊人的力量。

万变宗有妖修正传法诀、有各位大成妖修收徒,弟子拜入师门修习,承担宗门责任、守护宗门之规,这与昆仑修行各派并无区别。那么此地的妖修,又是谁在指点他们呢?修行之事若无上师相授,又如何约束他们的行止呢?

这是成天乐看了这么多天,终究也没看明白的事。

另一个问题也是他想问的。如今世事之变化千古所未见,武陵乡虽然处世外桃源,但并非与世隔绝,出生于此地的妖物仍会行走世间,必然也会与世人以及各派修士打交道。这种事情以前早已发生过,人们只是不知他们的出身秘密而已。

而如今大量妖物涌入人世,各种妖修势力已经出现,成天乐既然来到这里,必然还会有别的修士来到,武陵乡恐将不再不为昆仑修行界所知。那么此地的众位长老,是如何看待这种局面的,又有什么应对之策?

最后一个问题是成天乐真正想请教的,与他本人及万变宗有关。武陵乡既然已经派人去万变宗考察过,其宗旨与虚实应该已经摸清楚了。那么对于世间这样一派妖修传承宗门出现,武陵乡是怎么看待的?他们已经聚集妖修千年,对很多事情当然更有经验,假如万变宗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太合适,是否可以指点?

武陵乡长老会众成员互相以目光示意,仿佛以神念在暗中商议什么。过了一会儿,云冲漠笑呵呵地问道:“成总,您在这村里村外看了三天三夜,我们也吩咐众妖不必有所掩饰和阻拦,您想去什么地方、想看什么东西尽管自便。除了一众乡民之外,请问成总还有什么发现?”

成天乐赶紧点头道:“有的,还真有!若非大长老问起,我还不好贸然相询。”说着话他从怀中掏出一枚法宝孔天晶,托于手心施法,在那会议室的中央、刚才放炉子的地方,出现了一片立体光影,就是成天乐昨夜元神中所呈现的武陵乡全貌。

偌大的武陵乡方圆数十里范围,只在屋中这一小片地方展示,细节当然很难看清。但成天乐的法术自有玄妙,全景呈现之后就开始放大,渐渐呈现出的是局部,特别显示出村中的房舍有些变形拉伸。接着再由局部展示渐渐恢复成全景,那些细节发生了变化又呈现出正常的模样,光影中的武陵乡出现了一片空白区域。

成天乐解释道:“我虽走遍了村庄和山野,但有一片地方却始终未曾涉足,也根本没看见。……如果方便告知的话,能否请问这是什么所在?”

在座众长老面面相觑。东方静雪目瞪口呆道:“成总,您是飞到天上看出的痕迹吗?”

还没等成天乐回答,长老金龙碧又说道:“不对,成总根本没有飞到高空,这几日一直就在附近行走。况且就算飞到高空俯瞰本乡全貌,也是看不见那里的,除非特别留意细察,否则也发现不了什么痕迹。”

云冲漠则说道:“成总既然能以法宝如此施展所见,那必是元神内景之观,神乎其技,佩服之至!”

成天乐又解释道:“在下尚无飞天之能,手中亦无飞天神器,这确实是元神内景所察。这几日走遍附近山野,熟知此地一草一木,于元神世界中包容呈现,却发现了有些不对,因而以神通化转推衍,得出了这个结论,不知是否正确?”

众妖修闻言又发出一阵惊叹之声。东方静雪:“成总竟然将我们这里看得这般仔细,几乎什么都没放过!”

成天乐答道:“我就是来参观的,当然要看得尽量清楚透彻。元神中的显现推衍,实在是一种笨功夫。”

水清灵摇头道:“不笨,不笨,谁敢说成总这手功夫笨呀?这才是真正的大巧若拙!”

众长老说话间,又在以神念暗中交流,似乎是商量好了什么事情,终于达成了一致的决定。云冲漠站起身道:“成总所问之事,我等知无不言,但有些是可以回答的,还有些是我等尚答不明白的,只能尽量介绍所知的情形。另有些问题,恐怕是我等要向成总请教的。您方才所问此地妖修传承之事,就与您发现的这妖王秘境有关,欲知详情,这就请随我来。”

原来成天乐所发现的那处隐秘之地叫妖王秘境!武陵乡长老会现场以神念商议,就让大长老带他进去。成天乐想问的此地妖修传承之秘,答案就在妖王秘境中。这是因为成天乐已经发现了妖王秘境,他们才会告诉他这个答案。假如成天乐在村里村外转了三天,自己没察觉的话,那么武陵乡众妖是不会主动提及的。

这伙妖修做事很干脆,云冲漠当即起身,请成天乐随他去妖王秘境,而其余众长老仍然坐在会议室里,也不知在议论和商议着什么,大概也与成天乐方才所问的问题有关。

云冲漠出门后走得并不快,领着成天乐穿过村落向北而去,两人一边走还一边聊着什么。村中的众小妖见了,纷纷聚在屋边墙角,三五成群窃窃私语。

“看见了吗?大长老领着成总往妖王秘境去了!”

“你忘记这里的规矩了?有外人在,不能说出秘境的存在,就连‘秘境’两个字都不许提!”

“这里哪有外人啊?”

“成总不是从外面来的吗?”

“这几天总在村子里看见他,我差点都忘了他不是本村人。……但我也没有对成总说呀,我是对你说的。”

“别看离得远,成总本事大,说不定能听见你说话。”

“不对不对,大长老已经领着成总去秘境了。……成总已经知道秘境,还用我说什么吗?”

“倒也是哦,大长老已经把他领进去了。”

众小妖在交头接耳,而云冲漠与成天乐也在交谈,他们聊的竟是闲话。穿过村子时,云冲漠首先发来一道神念,讲的居然是最近乡政府的工作。成天乐三天前进村时,曾亲眼看见王书记的车是怎么掉下桥、人又是怎么被送回去的,云乡长就告诉了他后续的情况。

就在王崇庆被送去医院的第二天,王崇庆的父亲、市委的一位主要领导,给武陵乡的“老乡长”云冲漠打来了电话,表达了很多意思。这位领导对王崇庆不顾劝阻强行坐车过桥,结果损坏了索桥、导致武陵乡与外界交通中断之事只字未提。他只说王崇庆在进村时遭遇了交通意外,着重赞扬了众乡民见义勇为、奋不顾身的救人之举,并表示了诚挚的谢意。

这位领导又表示,武陵乡地处偏远、交通不便,国家对于民族自治乡的经济发展一直十分重视,市里也将投入更大的力量扶持。现在有多项优惠政策和财政补助,都可以优先安排给武陵乡。

他的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假如武陵乡有什么损失的话,可以从这里找回来更多。只要武陵乡提出申请,无论是优惠政策还是财政补助,市里都会按相应的项目优先批准,完全能弥补因索桥被损坏而造成的各种损失。

最后这位领导又很委婉的暗示,王崇庆到武陵乡上任只是过渡,既不会插手民族乡内务,也不会调查原有领导的问题。武陵乡的各项工作一直做得很好,从县里到市里的评价都非常高,不会有什么别的调整和改变。等王崇庆将来调走之后,继任者该怎么安排,仍然会尊重当地的意见,也希望武陵乡的党政领导班子能够配合上级的工作。

这番话虽然委婉,但意思也很明白。王崇庆这位书记不会给武陵乡带来任何麻烦,只要武陵乡不再找王崇庆什么麻烦,他平时甚至可以不必到乡里来办公。王崇庆书记将在任上继续干一段时间,等他调走之后,由武陵乡当地再推选一位书记接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