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56章、一苦二清甜,三杯五味全

云冲漠的声音中也带着神念,介绍了武陵乡更多的情况。这里的众多妖修,绝大多数都不是本地出生。他们都是武陵乡的居民外出行游时发现的各种妖兽,将之带回来此世代妖物聚居修炼之地加以指点,有些妖兽因度劫而殒落,而有的妖兽则就在此地化为人形。

武陵乡现有的居民,其实来自不同的年代,不断有妖修殒落、又不断有新的妖兽在此地化形成妖。成天乐在武陵乡看见的居民很多,但是村中尚未化形的妖兽却很少,因为本来就没有那么多妖兽会同时被带来。

而妖修寿元长久、聚集成众,比如云冲漠本人,已经来到此地三百多年了。

这个村落里的居民并非与世隔绝,妖兽化形后就像村民一样相处,并学习人世中的种种事情,这样将来再进入世间才不至于祸人伤己。武陵乡并不限制居民外出或者迁居他乡,但必须要化为人形之后,除了遵守散行戒以及共诛戒、还要保守此地共同的秘密。

在过去纷乱、落后的岁月中,这个世外之地的事情自己人很好处理,但到了如今的太平盛世,随着现代文明的发展,尤其是各种信息联网之后,有些事情就显得麻烦了。这里的妖修毕竟要与外界产生各种联系,才能熟知世事修行。所以才会申请成立一个民族自治乡,这样出生证、身份证、介绍信之类的东西自己都可以弄。

武陵乡居民平时带回来的,主要是十万大山一带的尚未化形的妖兽,偶尔也会在行游中带回别处的妖兽来,但世间之大、山野妖兽之多,他们也不可能全然理会,只是随缘而已。诸位长老外出行游之时若遇妖修作乱,也会出手镇压。对于那些已经化为人形潜藏红尘的妖修,只要相安无事的话,他们一般也不会去打扰或招揽,就当作没看见。

如此说来,成天乐在武陵乡所见众妖,都是在尚未化为人形之前被带到此地的,也在此化形成人、熟悉人烟红尘中诸事。他们先熟悉的是武陵乡,学习妖物与妖物是怎样在此地相处的;然后再去熟悉人世间,学习如何行走人烟红尘。

他们是可以离开的,但大部分妖修仍然选择长居此地。有的小妖不出去,是因为觉得还没搞清楚人间状况,在外面恐怕尚且混不开或者混不明白。而更多妖修常驻此地,就是因为喜欢这里、武陵乡就是他们的家。这里确实是更适合妖修清修的一方福地,至少在武陵乡不必掩饰身份,大家都很清楚彼此是妖怪、原身来历是什么,诸事方便而自在。

说话间,水清灵仍在煮茶,第一道茶之后,她又用小匙在砂罐中加入了几味灵药,再度冲水而煮。砂罐中发出的响雷之声更加明显,而屋中飘散的茶香也更加宜人,竟然带着洗炼形神之效。此刻她已经不是为了把茶水煮开,而是借着炉火施法、炼制饵药灵效。

待炼药已毕,水清灵提砂罐又给众人斟上了茶。这一杯比刚才稍多,约有八分满,然后她举杯道:“成总,请用二道茶。”

成天乐此刻已清楚,这位水清灵长老应该是此地的炼药高手,借白族风俗如此煮茶待客。他说了声谢谢举杯饮下,方才他看得清楚,水清灵在砂罐中又加入的都是当地山野中出产的灵药,不知经过了一番怎样的炼制,方才苦涩至极的茶,竟变得清甜无比。

这种甜是真正的清甜,甜而不腻,在砂罐中发出响雷声的水倒入杯中竟然一点都不烫,饮之微温,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说不出的舒坦,刚才口中还残余的苦涩感也全然消去。此茶亦有灵丹饵药之效,去运功化转,可强壮筋髓、洗炼形神。

云冲漠又笑眯眯地问道:“成总,这二道茶如何?”

成天乐答道:“闻之超凡脱俗,品之清甜可人。”此答话中亦带着神念。

难怪云冲漠方才说他还没有品二道茶,便已经品出了接下来第二道茶的滋味。若是谈修行,那种种劫难考验,代表的也是种种超脱成就,在世间所追求的大自在境界。人们选择了什么样一条道路,便造就如今所处的环境,比如这个逍遥于世外的福地武陵乡。

一命二运三风水之外,还有四修功德五读书之说。众妖兽在这里化形成人,了解他们来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世界,该如何立足修行,然后去享受这种种修炼的成就,他们都经历过常人难以想象的考验,相对世间普通的禽兽而言,也有极大的收获享受。

这些妖修如此,世间修士何尝不是如此,成天乐本人亦如此。回想起自第一次踏上苏州山塘街行走至今的道路,是他想要的吗?真真切切就是他所愿所求!他甚至难以想象,假如没有走上这条道路,会是怎样的遗憾。那么就好好去品味这清甜吧。

第二道茶斟完,水清灵又往砂罐里下了几味灵药,冲水继续煮之。砂罐中发出的响雷之声渐渐地竟带有一种奇异的韵律,仿佛能与身心神气共鸣,茶香竟已不再仅是茶香,而是融入了天地灵息之间。这位水长老好深厚的修为,虽说没有脱胎换骨的妖王成就,但至少也应该突破了真空妙有之境。

待茶煮好,众人皆端起杯,水清灵又道:“成总,请品这第三道茶。”

这回杯子里倒了约六、七分满,成天乐缓缓饮入口中,并没有着急咽下去。茶水萦舌,滋味太特别了!不仅仅是苦或者甜,酸甜苦辣咸诸般滋味皆有,竟然还有神念随之。这神念的含义很抽象,就是天地之间的自然气息,宛如人们走过市井山河那种种复杂的感受。

云冲漠也在缓缓地品,过了一会才放下茶杯沉吟着问道:“成总,这第三道茶如何?”

成天乐答道:“如证世间山河万类、众生百态。”

这句话不带任何神念,仿佛解释已是多余。成天乐心中却很感慨,这是一杯世外之妙茶,也是世间之灵茶。茶中意味不仅仅是武陵乡,也包含武陵乡众妖所面对的人世间,成天乐一路走来,所求证的不就是这种意境吗?

这位水清灵长老本人并未脱胎换骨,却能煮出这样一道茶,这说明了两件事情。其一,她的修行所追求境界也是如此,所以能看见道路的方向。其二,成天乐之所以能在人烟山河中勘透脱胎换骨的心境,因为这种意境就存在于人间,并不因为他而生,更不因为他而灭。

世间众生百态,皆是修行所证,他们就在那里。每个人都有可能看到,却不一定能够求证,或者心境未至、或者功夫未足。

三道茶已毕,水清灵收起茶炉归座,云冲漠终于问起了正经事,咳嗽一声道:“成总,这待客之茶已经喝了,您到武陵乡来,究竟有何贵干?”

神念中带着种种设问——成天乐跑到这里来究竟想干什么?此地千年与世相安,但如今世事巨变,先是成天乐在市井中创立前所未有的妖修传承宗门,然后又有大批妖物涌入人世,接着有人趁势聚集妖物自成势力。以成天乐的身份在这种时候跑进武陵乡,当然非常敏感,难免会引起各种猜想。

成天乐苦笑道:“大长老,诸位道友,我若说并没有任何企图,只是一场修行求证,你们会信吗?”

长老凌水芝:“我等信或者不信,须成总言明缘起。如今昆仑仙境蛮荒中大量妖物涌入人世,武陵乡的存在,恐怕迟早不再是隐秘,我们已经想到这一天了,但没想到第一个来的是成总您。”

成天乐解释道:“我是偶然得知此地的存在,心中甚感好奇,不知世间妖物如何聚于一地千年相处,且不为外人所知。说实话,我是来参观学习的,此行也受益良多。因际遇造就,我成立了万变宗,指引妖物于世间修行,但无太多经验,一切都在摸索中。

武陵乡则是令我开了眼界,这是前所未有的见知,原来妖物还可以这样一种方式聚集、相处、成长,然后再走出深山。世人相处之道、妖物修行之道,向来就不是唯一,武陵乡也是我修行中的见证。来之前我并无任何成见,亦无所求,如今也没想改变这里什么。”

长老舒半卷:“成总就是来参观的?难怪进村时不挑明身份,就像游客般四处乱逛。”

成天乐笑道:“武陵乡的妖修靳晓夜,也曾到我万变宗参观,当时并未挑明身份,我事后才得知。而我要看的并不是形形色色的妖物,而是诸位妖修同道如何在人间建立了这一方世界,既然显现给世人的就是一方乡民,那么我来到这里也就是一位游客。直至被舒长老在饭店壁上的题字点破,我这才现身拜山,向诸位表达谢意!”

说着话他站起身来,向云冲漠呈上了拜山之礼,是一个白色的小瓷瓶。云冲漠起身还礼,接过小瓶打开一看,愕然惊叹道:“三枚陆吾神仑丹?成总这礼物太贵重了!”


阅读www.yuedu.info